睦剧

睦剧

睦剧,是一种清末民初时形成于淳安山区的地方戏曲剧种。剧目内容大都反映家庭生活,曲调主要是湖广调和三脚调,并伴以锣鼓之类的打击乐器;演出角色以小生、小旦、小丑为主,群众称之为“三脚戏”。由于它以当地语言为道白,表演风格淳朴粗犷、活泼风趣,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盛行不衰。
      1951年,淳安首次举办三脚戏艺人讲习班,将三脚戏改名为睦剧。经整理改编演出的睦剧传统剧目有《南山种麦》、《牧牛》、《看花灯》、《补背褡》等。

戏曲名片

  • 中文名睦剧
  • 分    类戏曲
  • 地    区浙江
  • [db:sxn4][db:sxv4]

简介

睦剧是一种古老的地方戏曲剧种。主要流行于浙江西部淳安、遂安、开化、常山和安徽屯溪、绩溪以及江西婺源等地。原名“三脚班”(三小戏),因其活动中心淳安、遂安古属睦州,1949年后定名为睦剧。睦剧与安徽黄梅戏、湖北花鼓戏、赣东采茶戏等均有渊源关系。
清光绪年间,这些剧种传入浙西,融合当地民间曲调发展成为富有特色的剧种。睦剧以演小戏为主,原无袍带戏。传统剧目分两类,一类为大戏中的折子戏如《安安送米》、《马房逼女》、《山伯访友》、《杀夫伸冤》等;另一类为民间小戏,如《南山种麦》、《王矮子牧牛》、《磨豆腐》、《补背褡》、《铲菜》、《王婆骂鸡》等。 

历史

睦剧是新安文化融合外地文化的特产,是全国315个地方剧种这一,唯淳安独有。睦剧是淳安人民一定历史时期里的文化结晶,是精神文明的宝贵财富。淳安民间文艺底蕴很深,积存较厚,形式多样。它是在民间文学、民间说唱、民间歌舞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千岛湖畔的睦剧(3张)
清朝末期,睦剧流行于浙江淳安、常山、开化一带,因为淳安一旦当时属睦州,睦剧便因此得名。睦剧是由江西、安徽传入的采茶戏与当地流行的民间歌舞“竹马班”结合形成,原来只有小生、小旦、小丑三种角色,所以群众又称睦剧为“三脚戏”。据杭州剧协工作人员介绍,正宗的杭州地方戏只有睦剧和杭剧两种,越剧还属于外来剧种。
睦剧戏情简明,情节风趣,语言通俗,生活气息浓厚,边歌边舞,表演自如生动,以表演喜剧、闹剧见长,不出皇帝不出官,演的尽是农民身边事,唱腔粗犷豪放,伴奏以二胡为主,音乐以湖广调、三脚调、杂调三大类,常年活跃在农村,颇受农民欢迎。
睦剧极盛时几乎村村有班,后由于连遭禁演和农村日趋贫困,睦剧艺人星散,剧种几濒湮没。1949年后,业余睦剧团纷纷恢复,并成立了专业的淳安睦剧团。经过整理较有影响的传统剧目为《南山种麦》、《牧牛》、《补背褡》和现代戏《雨过天晴》等。睦剧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度兴旺,但是淳安40多万人口分散在900多个村庄,地处山区,贫困人口多,剧团跋山涉水,演出收入常难以自给。1986年睦剧团解散。
在新的形势下,为了继承和宏扬睦剧艺术,淳安的宣传文化部门积极组建了“睦剧艺社”,开办了“睦剧业余艺术学校”,并制作出版发行睦剧OK磁带、睦剧MTV等,是中华艺术殿堂中的一份宝贵财富。杭州市文联、杭州市戏剧家协会为了使睦剧不至于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淳安县千岛湖风景区组建了一支睦剧演出小分队,还运用睦剧曲牌排演了一出反映农村婆媳关系的新风小戏《月圆曲》。2004年5月,《月圆曲》在第二届国际小戏节上获得剧目金奖和优秀表演奖。 

唱腔

睦剧的曲调有100多个,但目前能谱曲的专家扳着指头都数得过来,他们多数在淳安,而且已经上了年纪。睦剧音乐睦剧唱腔分“湖广调”、“三脚调”和“杂调”三大类,抽调共一百余首。
“湖广调”多用于大戏,属雏形式的板式变化体音乐结构,以[平板]为基础,发展了[头]、[回龙]、[紧
板]、[煞板],[插句]等板式。[平板]唱词词格为七字或十字对偶句,其音乐属五声音阶宫调式,上句落“2”,(偶落“5”),下句落“1”;一板一眼(四分之二)或一板三眼(四分之四)。[头]为整段唱腔的首句,是[平板]的变体,其特点是:开首散唱,唱词末尾四字重复时先入板后散唱,旋律出现“4”音,形成临时移宫,最后落在“土”音上。
[回龙]是[头]的延伸,既可与[头]配成上、下句,又可作为[平板]的结束句;其特点是在唱腔的句逗间常有拖腔。[紧板]是[平板]的紧缩,有板无眼(四分之一)。早期,[平板]与[紧板]都只有上、下两句,后期均发展为四句。[平板]:第一句落“5”,第二句落“1”,第三句落“2”,第四句落“1”’[紧板]:第一句落“5”,第二句落“3”,第三句落“2”,第四句落,“1”。[煞板]是[平板]或[紧板]下句腔的变体?二在腔的句逗间套插锣鼓,句末散唱后,加锣鼓煞住。(插句)是一个落“2”音的上句,:它是[平板]到[紧板]的过渡,也可作为其他板式转[于板]的桥梁。1953年后,在[平板]的基础上,又先后发展了旋律较华丽的[慢板],节奏自由的[散板]、[导板]等新板式,使“湖广调”逐步丰富起来。
“三脚调”除少数趋向板式变化的唱腔外,大部分仍属民间小调。多用于小戏,共60余首,有时专戏专用(如[种麦调]只用于《南山种麦》,有的数戏通用(如[骂鸡调]既用于《牧牛》,亦用于《访友谭》等剧) “三脚调”中(大、小反惰,)之类唱腔,因词格为十字、七字、五字等对偶句,曲调风格近似而自成一类,与唱词结构不拘一格,衬字很多,各曲调又耳无联系的民歌小调,形成了差别。
不管是[大小反情]类,还是民歌小调,在过去,艺人们都习惯将其中一些节奏平缓的唱腔统称为[平板],节奏紧促的统称为[急板],词格灵活、叙述性强、并近乎口语的统称为[搭子板],并在板式名称前冠以剧名,或保持原有民歌小调的名称,如[补背褡平板][补背褡搭子板][小反情平板][采桑调][绣花调]等。由于[大、小反情]类的唱腔与“湖广调”有血缘关系,且比“湖广调”柔美,可与“湖广调”相辅相成,故而一直作为睦剧的主要腔调,在大、小戏中广为采用。自睦剧团成立后,它又衍生了[导板],[散板]、[慢板],[哭板]等板式。至于民歌小调,现则仅用作插曲。
[杂调]多作插曲用,有来自道、释宗教音乐的[伸冤调][请五方]等;有来自婺剧的[滩簧急板]、[欢乐调]和来自徽戏的[乱弹调]、[阴司调]、[二黄急板]等。其中[二簧急板]因与“湖广调”及[大、小反情平板]相近,故可彼此连接使用。 上述三类唱腔,均不分男、女腔;舞台语按当地的六声调值结合中州韵,其字调为:
干唱、偶加后台帮腔;句逗间以锣鼓作“过门”。1953年睦剧团成立后,逐步增添了中、西管弦乐器伴奏,并对男、女分宫及角色分腔作了有益的探讨。 
调名
阴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阴入
阳入
例字
调值
33
45
51
213
5
12

分类

睦剧音乐唱腔属于民间歌舞类型腔系,其主要唱腔是“湖广调”和“三脚调”,他们都属于采茶戏。有100多支曲调,可分三类:
一为“三脚调”,民歌小调,专戏专用,戏名即曲名,如〔骂鸡调〕、〔种麦平板〕、〔对花调〕等;
一为从湖北一带传来的“湖广调”,有“头、平板、紧板、急板、煞板”一套可以互相转接的板式唱腔,常用于折子戏和某些小戏;
另一类是吸取婺剧等其他剧种的某些唱调。睦剧原无管弦伴奏,以“长程”、“短程”等锣鼓经为间奏和过门,后来逐渐配以胡琴、笛子、三弦等乐器。睦剧充满生活气息,载歌载舞,深受当地人民喜爱。
早期它有两种活动形式:一种是与民间跳竹马灯相结合,又跳竹马又演戏,称为“三脚戏竹马班”;一种是摆脱竹马专事演剧的“常班”。

乐队

睦剧早期乐队由三人组成,分工是:打鼓佬主击檀板(或用竹板仿制的“三块头”)、爆鼓(即板鼓,亦有用梆子或竹筒代替)、兼敲扁鼓(扁圆形,木制,两面蒙牛皮,似“书鼓”状,俗称“马鼓”);一人敲苏锣,兼铙钹,谓之“双龙头”;敲小锣者兼捡场。这三人除各司其职外,还须承担帮腔和答应场外白的任务。建立睦剧团后,乐队才有了发展。睦剧的文场曲牌,都是借用或融化外剧种的,建团后始有新创作。锣鼓经也只有少量是自己传统的,其余都是从京、婺等剧种吸收而来。
锣鼓经中的汉字代音分别这:乙(檀板声)、角(檀板重击声);大(板鼓声)、的(钹与小锣同击声);来(小锣轻击声);七(钹轻击声);才(钹与小锣同击声);冬(扁鼓单击或与小锣钹、同击声);仓(大锣声击声或与其他响器同击声)。
传统锣鼓经及其作用如下:[湖广头锣鼓]是[湖广头]功[湖广平板]唱腔的起唱锣鼓;视需要,有时可增加数记出台锣。
[回龙锣鼓]为|O冬|冬冬冬冬|仓仓|冬仓七冬|仓冬|他?大|才O|,是[回龙]唱腔的起唱锣鼓;剔去扁鼓并简化为|O才|才才才才|仓仓|才仓七才|仓乙大|才O||即成[种麦平板][卖花线][下南京搭子]等唱腔上、下句的间奏。[长程]是[三脚调]中[平板]或[搭子板]的起唱锣鼓。[短程]是[三脚调]中[平板]唱腔上、下句的间奏;[湖广平板]的间奏不用它,只用一记或数记小锣应承。[急(紧)板锣]是所有[紧板]或[急板]唱腔的起唱锣鼓。[九记锣]是多数[紧板]、[急板]上、下句的间奏。[九记锣]是多数[紧板]、[急板]上、下句的间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用于唱腔句逗间的一记、二记、三记等大、小[插木追],颇有特色。 

《雪兰花》

杭州市西湖之春艺术节昨天演出了睦剧《雪兰花》,我今天要说的是一个人与一出戏。王姝苹,一个在淳安千岛湖畔长大的睦剧女演员,一个对睦剧情深意长的奇女子,在中国唯一的睦剧剧团解散几十年后,先后两次组织人员两次演出大型睦剧《雪兰花》,非常不容易。睦剧现在是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原名三角戏,因为淳安古时属于睦州,故解放后就将它定名字为睦剧。
睦剧主要特色是载歌载舞和优美的音乐。其曲调有100多个,总体分为大戏曲调和小戏曲调。大戏曲调主要是湖广调和大反情调。小戏曲调有采桑调、种麦调等。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生活情趣。《雪兰花》的此次演出,比2006年的那次,有了提高,故事更加脉络清晰,唱词更加丰富优美,王姝苹的表演也有了很大的提升,许多高难度动作也能够做了,非常难得。如果没有王姝苹,就没有睦剧的这两次演出,戏曲是靠名家名演员为生命的,睦剧现在有王姝苹,如果王姝苹不干了,靠谁呢,只有靠淳安的老百姓了。好在地方戏曲从来就有能够在夹缝中间生存的能力,剧团可以不要了,但是剧种是不会马上就灭亡的,就是这个剧种没有了,它的一些艺术元素也会永久流传下去的。
5日晚,睦剧《雪兰花》在浙江儿童艺术剧院正式上演。这是这出精心排练了几个月的睦剧大戏第一次向公众亮相,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晚上7点,暑气还没有完全消散,观众已经陆陆续续地从四面八方赶到剧院里来了。他们中有从小生长在淳安农村,想来重温一下睦剧韵味的,也有不知道睦剧为何物,好奇想来感受一下的。怀着不同目的赶来的观众占据了剧院八成左右的座位,这让此前一直担心无人捧场的演出方颇觉安慰。
坐在记者后面的单小姐说,她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睦剧,在报纸上看了介绍,得知这出戏也许只演一场,特别赶来看看。来之前,她还专门上网查了有关睦剧的资料,做足了预习功课。还有一些人随身带来了照相机或是摄像机,想记录下这即将消失的艺术。
花了这么多精力排出来的一部戏,却只能演一场,这让昨晚的演出多了点行为艺术的味道。和通常演出谢幕不太一样,《雪兰花》的谢幕音乐被设计得庄严而肃穆,演员们站成一排,缓缓地往前走,然后一个长时间的90度鞠躬。不少演员的眼中都含着泪花,他们是在为这出戏谢幕,也是在为这个濒临灭绝的剧种谢幕。 没有了专业的剧团,这出戏的演员是从全省12个不同的剧团拼凑起来的。因为经费严重不足,导演翁国生说,他们实在没能力把这个戏继续演下去了。而直到目前为止,演员们都还不知道自己能拿到多少演出费。
向下展开更多

精彩推荐

更多 >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