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请医》

04-28 8 反馈
    川剧剧本《请医》

    人物:

    黄翁、温先生、秀才、秀才娘子

    图片由川剧论坛网友 59老先生 提供

    黄翁: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老汉黄翁,我那店子头来了一个客人,偶染暴病,卧床不起呀。

    今天我去给他请,哦呀……请温德栋先生给他看病啦。

    黄翁: 嗨,来此已是温先生。

    画外音:没得人在屋头。

    黄翁: 到哪里去了。

    画外音:医死了人,去打官司去了。

    黄翁:嗨呀,一听就是你的声气。快请出来哟。

    画外音:呃,来了。

    温上场

    温医生:嗨嗨,我四代都是名医哟嗬。

    黄: 嗨嗨,你咋个出来就兴乱说话哟。

    温:啥子乱说呀。

    黄:只听说三代名医。你咋个钻出四代来哟。

    温:我昨晚些才添了一个玄孙哪。

    黄:吾,好福气

    温唱:三方人尽知

    黄:呃,你又乱说哟

    温:咋个又乱说呀

    黄:好先生吗,四远驰名嘛,你咋个才三方喃

    温:你不晓得有一方的人,拿给我医绝种了,你晓不晓得。不论早迟请着我便医,(唱)人人说我是催命蛆,催命蛆哦,原来是位伯伯,请进。

    黄:擅造

    温:伯伯请坐

    黄:坐坐坐

    温:座下伯伯动问贵姓啦

    黄:啥子座下伯伯动问贵姓

    温:呃,我说动问伯伯贵姓

    黄:嘿,我就是开招商店那个黄翁

    温:哦,你是开招商店那个黄翁,你啥子病发了找我医呀。

    黄:我有啥子病,我那店子头有个客,他生了病,想请温先生去给他医。

    温:唉呀,好倒好,我今天不出门呐

    黄:哎,咋个不出门喃

    温:今天没得人抱药箱,医生走在街上自己抱药箱,别人看到脸上多不光彩呀。

    黄:呃,那往天是哪个给你抱药箱喃

    温:往天家我的儿子给我抱药箱

    黄:他到哪里去了嘛,

    温:出去耍去了

    黄:哦,我给你抱药箱

    温:你是我的儿呀

    黄:哟,我胡子都白了

    温:说耍的,我说往天家是我的儿

    黄:哦

    黄:今天是黄伯伯了哦,伙哈哈

    黄:温先生,我们请走哇

    温:不要慌,招呼两句话就走

    黄:嘿嘿,慢慢说

    温:玄孙听着,吩咐丁香,刘寄奴,好生关好麦门冬,怕木聱虫爬上金线虫笼,咬坏我的桂皮靴子,红花袄子,无事牵牛到常山,喂点甘草豆蔻,然后再到捞沙河,喂点水银,归来要走熟地,莫走生地,千万不要走滑石经过,犹恐拌断牛膀子,那时为师用青黛把你吊在沙树上,打你一顿荆柴棒,打你一顿柴胡棒,打得你马蹄草直爬,使君子长焱风,就是贝母来保,我也不饶半夏,慢道夫子无情,你要荆芥荆芥,细辛细辛哪。

    黄:嗨呀,温先生嘞,你说了这么半天,嘿,全都是说的药名字

    温:嗬,这就叫三句话不离本行。

    黄:对的,好先生,我们走

    温:把门插好。

    黄:呃,温先生我们走东门哈。

    温:哎呀,黄伯伯,东门走去不得。

    黄:东门上咋个去不得呀。

    温:东门上我惹过一个祸。

    黄:咋个祸哦。

    温:有个驼子找我去医过。

    黄:唉哟,那个驼子咋个医得倒哟。

    温:医生,只要人家请到,就没得说医不好的病。

    黄:你医得好呀,

    温:医得好。

    黄:你咋个医喃

    温:我就喊他准备两扇大门板,把一个驼子叫在门板上睡倒,上面榨一个门板,把驼子榨在中间,四方用撬扛,找几个有力的就这么一撬。

    黄:哎呀,那个驼子不是就遭压死了。

    温:人虽然死了,驼子把它正伸了嘛。

    黄:嗨呀,算了算了,不走东门了。温先生,那我们就走南门嘛。

    温:嗨呀,南门上更去不得。

    黄:嗨,咋个南门上你也去不得哟。

    温:南门上有一家人的小孩子得惊风病,请我去医。

    黄:哦,惊风病好医。

    温:是呀,我就说,准备两百斤陈艾。

    黄:喃,要两百斤陈艾

    温:嘿,要把娃娃包倒呀

    黄:包倒?

    温:果到陈艾烧,把火点起。刚刚把陈艾引燃,这个主家很贤德,端了一碗醪糟蛋出来。

    黄:呵呵,

    温:他就说,老师请吃蛋嘛

    黄:哈哈

    温:嘿,我说多谢,端过来(吃像),我在吃蛋,把这个事情就忘了。微风一起,哎呀,就跟烧房子一样,把两百斤陈艾惹燃了。

    黄:哎呀,那个娃娃不是就烧死啦。

    温:呃,惊风病是烧出来了的。

    黄:哎哟,那我问你,那一家有几个娃娃哟

    温:一子之家,

    黄:那岂能与你干休呀。

    温:当然,人家喊我赔命价。我赔不起,

    黄:你咋个赔呀。

    温:没得钱赔,他就说你没得钱赔吧。那把这个死人抬起,去给我转四门。

    黄:你一个人抬呀?

    温:一个人咋会抬得起喃,我们一家人四个,

    黄:哪四个喃?

    温:我,我的老婆子,

    黄:两个,

    温:我的儿

    黄:三个

    温:我的儿媳

    黄:哦,刚好四个

    温:嗨呀,路上他们抬不动了,我说,抬不动了就唱歌

    黄:唱的啥子歌呢?

    温:唱的的那个抬丧歌,

    黄:抬丧歌

    温:唱起歌就不累了

    黄:好不好听嘛

    温:好听呐

    黄:你唱给我听喃

    温:我们走哪边呀,

    黄:我们走垮城墙

    温:垮城墙,

    黄:嗯,

    温:走垮城墙,喜得好有垮城墙,不然我四门都走不得,我唱抬丧歌

    黄:要得,走垮城墙,

    温唱:我做郎中命运低,哩莲花

    黄:哎呀,你像是没有交到好运哟。

    温:是哦,就是哦

    黄:这下接下来哪个唱

    温:这下就归我的老婆子唱

    黄:她唱的啥喃?

    温:你听倒嘛,唱你医死了陈儿带累妻哟,哩莲花

    黄:你的老婆子在抱怨你,

    温:就是

    黄:这下该哪个唱啦?

    温:这下归我的儿唱

    黄:他咋个唱的

    温:嘿,你听嘛,你医死了胖子我倒抬不起哟,哩莲花

    黄:嗨呀,这下又归哪个唱

    温:这下就归我那儿媳唱

    黄:儿媳啷个唱的喃

    温:儿媳叫唤道一声,哎呀,公爹呀,你从今后挑到那个瘦的医哟,闪闪花,我们好抬他,

    黄:嗨呀,你唱个穿花哟

    温:人家说的是老实话哟

    黄:老实话,老实话,嘿嘿,温先生,你看我们都走拢了

    温:噫,

    黄:你在后面候到,我去招呼一下,再来请你,

    温:对对

    黄:秀才娘子,先生都请来了

    秀才、秀才娘子上场

    黄:温先生,温先生,温先生

    温:哎,哈哈

    黄:温先生

    温:唉呀,你把魂都给我诧断了,你硬是

    黄:你啷个站倒就睡着了

    温:啥子睡着了,

    黄:你做啥喃

    温:我出了神了,

    黄:出个流神哦

    温:我刚刚合眼朦胧,就神游太虚,飘飘然然,就走到了终南山,寿星老汉找我。

    黄:寿星老汉找你做啥子?

    温:他说他要吃我一付药,

    黄:火,哪里哟,人家神仙吃不完的仙桃仙枣哦

    温:你晓得啥子,人家他说他活得不爱了,

    黄:来来来,看病罗,

    温:哎

    黄:温先生,这是秀才娘子哦,

    秀才娘子:是是是

    温:害病的人只要看到医生一来,这个病就会好一半,不要紧,

    抓住秀才的手,看脉像,

    温:嗯,你这个脉是喜脉,有几个月了,啥子

    黄:温先生,你看的男病吗女病

    温:看的女病嘛

    黄:唉哟,你看一下呃

    温:哎哟,黄伯伯,你也有点错,你进来就给我指那个是秀才娘子,我就默倒秀才娘子有病,所以我就按倒女病在医,

    黄:温先生,我问你,我刚才看脉,在哪个地方看的哦,

    温:看脉你还要考我,手背上嘛。

    黄:哈哈哈,嗨哟,一会儿还要整到脚背上,

    温:咋个喃。

    黄:看脉吗,有个脉经嘛,

    温:脉经?嘿嘿,哪里叫脉经?

    黄:你连脉经都不懂哪

    温:不晓得吗,就是不晓得嘛,你硬是

    黄:哎哟,三部脉,你看

    温:跳这儿就叫脉经

    黄:哦

    温:哎呀,嗳嗳嗳,

    黄:啥哟

    温:幸亏你老人家今天给我说了,不然我简直在手背上肇一辈子算了。

    黄:嗨哟,好生看好

    温:这叫脉经,唔,你莫不是头昏啦?

    黄:人家不昏哦

    温:呃,总有点昏嘛

    黄:哎呀,人家不昏

    温:那么一定是耳处鸣,耳朵昂,一阵一阵地在叫唤,嗡嗡嗡

    黄:人家不昂,

    温:不昂,那么心焦

    秀才娘子:哎呀先生,人家不焦呀

    温:不焦呀,我猜不倒才好焦呀,那么一定是害痨

    黄:人家不痨

    温:啥子怪病,你硬是,妈的说了那么多样,他一样都不是,似你这种人,老子情愿打死你给你抵命。

    黄:哎哎哎,温先生,你做啥?

    温:龟儿子,害病都害不来

    黄:你咋个怪人家害不来病喃

    温:人家先生在问他,说你头昏啦

    黄:人家不昏嘛

    温:唉呀,你给人家圆个面子嘛,你答应倒还是有点昏,有点昏

    黄:你咋个估倒人家昏罗

    温:算了,我昏,我不看罗

    黄:唉呀,我看你,把这个名字改了算了,不叫温德栋,硬是叫瘟得痛

    温:随便人家咋个骂我瘟得痛罗,嗳,我是你约起来罗,我丢了脸,就是你丢脸罗

    黄:嗨呀,你看不倒吗,问一下三

    温:那我就问你老人家嘛

    黄:嗬,你问我,一会儿你得了脉礼,你一个要哇

    温:这个样子,如果是得了脉礼。我给你八刀,

    黄:我给你九刀哦

    温:啥子给我九刀,

    黄:啥子八刀?

    温:哎呀,八字底下一个刀字就是分,我们两个分脉礼

    黄中:哦,分分,分脉礼,温先生,是这个样子的,他走在路上,走散了一个佳人,又遇上了这一个佳人,(黄:呃呃)皆因兵慌马乱,住在店子头一思一想,怄了点气。

    温:这个病我医得倒,你转去给我回个神,你说本来老师很好,吃了点早酒,我现在用这个丝线拴在他的手上,我在这头一听就晓得啥子病。

    黄:呃,我去咋个说喃?

    温:你就说,这个叫悬丝吊脉

    黄:哦,悬丝吊脉,要得要得,秀才娘子,温先生带了点早酒,没有把病看出来,他习得有啥子悬丝吊脉

    温:悬丝吊脉是家传,这个悬丝吊脉我多年都没有用了,今天才拿出来整你们的,

    黄:嘿嘿,人对了。

    温:人对了,你来听一下子嘛

    黄:我来听呀,听嘛,咋个听哟,

    温:好听

    黄:嗨哟,听得到啥哟。

    温:你走拢点嘛,啷得啷得得当,

    黄:嗨,你在唱得嘛

    温:不是我在唱是哪个在唱喃,火,喃,哦,那个病,他在路上失掉了一个亲人,又会到一个佳人,现在店子里一思一想,这是焦出来的,这个叫情惊恐感伤病

    秀才娘子:先生真是活神仙啦!

    温:啥子活神仙——才将黄伯伯给我说过,捏,啥子喃,明人吗,就不做暗事嘛

    黄:算了,拿药拿药

    温:拿药,吃我的药呀,

    黄:哦,吃你的药

    温:吃我的药照算钱罗

    黄:照算嘛

    温:脉礼了脉礼,

    黄:各了各

    温:药钱了药钱,哎呀,

    黄:安逸,耗子都爬到药箱去罢窝去了。

    温:哎呀,你不要管,走不到好远,过去就倒了,耗子药包闹包捡

    黄:耗子你还有手艺,

    温:拿去,

    黄:咋个吃喃?

    温:干吃都吃得

    黄:干吃,撇脱吃药后呕吐

    黄:哎哎,你啥子药哦,咋个病人吃了就发吐喃

    温:你看,那么好吃的药,啷个会吐喃

    黄:药好吃啥子哟

    温:你不信你尝点嘛

    黄:我是好人

    温:嗨呀,你吃了就会不好嘛

    黄:那我不吃了,

    温:吃了会大好

    黄:大好,那大好吗,你就吃

    温:我吃

    黄:你吃

    温:我卖药的人,两下把本钱吃完算哪个的

    黄:这个样子,温先生,你吃一撮,我给你三钱银子,

    温:吃一撮三钱,

    黄:三钱

    温:吃两撮六钱,吃那么多

    黄:我们照算

    温:对嘛,

    黄:说清楚哈,不吐才给钱罗

    温:吐了不要钱,看倒,(吃药像)一撮了,三钱

    黄:三钱了

    温:下去是三撮了

    黄:啥子三撮哟,你吃果绞吗啥子,两撮,才两撮呀

    温:才两撮,这一撮下去

    黄:这一撮下去才三撮温吃药后呕吐不止

    黄:你咋个吐了

    温:唉呀,我把痔疮药拿到了

    黄:你看好呃

    温:哎呀,对了

    黄:啥子

    温:八宝绝命丹

    黄:呃,算了,你这个命都绝了,还吃啥子药喃

    温:哪个给你说的

    黄:你说那是八宝绝命丹嘛

    温:我说八宝接命丹,命都接得起

    黄:咋个吃喃

    温:兑点水

    黄:嘿嘿,八宝接命丹

    秀才娘子:(拿出银子)谢过先生,这是脉礼

    温:嗨呀,我的功夫好,药到病除。(唱)袖里财,袖里财,钻进去就不出来

    黄:若要出来呢

    温:若要出来,除非是买米买柴

    黄:哎哎,你走哪去哟

    温:我不吃饭罗

    黄:哪个儿留你吃饭哦

    温:那你给我拉倒做啥子喃

    黄:呃,刚才说的我两个八刀喃

    温:老实话,要分,

    黄:哦要分罗

    温:前头有个银匠铺,我们去借个宰子,把它宰成两块,你拿一块,我拿一块,走走

    黄:走走,要得要得

    温:哎呀,今天幸亏你老人家,我给你说黄伯伯,才将吃药你给我两个赌输赢

    黄:嘿嘿,你赌输了,

    温:这阵我给你分脉礼,我也跟你赌输赢

    黄:咋个赌喃

    温:说两句缜倒话,你只要说得好,我把这个脉礼一下送你

    黄:哦,我说缜倒话,那咋个说喃

    温:不容易哦

    黄:咋个说嘛

    温:我说上句,你接下句,接下句的人,要把说上句的那个话翻一面

    黄:哼,说得倒,

    温:不容易

    黄:告一下哈

    温:告一下,

    黄:告一下,

    温:要不

    黄:不要

    温:对的,说对了,钱要不

    黄:不要钱

    温:不要钱,你跟倒转啥子

    黄:噫,狡猾喃

    (完)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