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清官册全折》

04-29 15 反馈
    《清官册》全折(秦腔 剧本)

    人物表

    寇  准--须生         赵德芳--小生

    内  侍--杂角         人  役---杂

    寇  准(内白):催马 !

    (人役与寇准上)

    人  役(白):人役禀爷,来到午门。

    寇  准(白):接马,换衣来.<换衣介>人役们,莫要远离,莫要近身,唤声即到.

    寇  准(唱):行来在午门足离鞍蹬, 再叫那哥哥们近前听。

    我在那下邽县里把官坐, 并未曾坑苦好百姓。

    万岁爷金牌把我宣, 他宣我七品县令上金銮。

    此番上殿把主见, 但不知所为何事端?

    转面来我把哥哥们唤, 听我把话说心间。

    此地莫要高声喊,午门外不比县衙前。

    我这里朝王上金殿, 是吉是凶实难参。

    有句话儿对你讲, 哥哥们耐烦听心间。

    将棺木抬在午门外...

    人  役 (夹白):要棺木何用 ?

    寇  准(唱) :收拾我尸首转回还。

    人  役(白) : 老爷乃是一家清官,此番上殿,必然高升。

    寇  准(白) : 不能。

    人  役(白) : 一定。

    寇  准(白) : 不能。

    人  役(白) : 一定。

    寇  准(白) : 你们先下去.

    (唱):好汉的哥哥会讲话, 他言说上殿必高升。

    转过了金井梧桐树, 来到了爷家议事厅。

    寇准抬头用目奉, 观金字牌匾写得清;

    头一家清官吕蒙正, 东西杀斩杨家兵,

    霸占朝事潘仁美 ,好打不平八主公。

    这一旁还有朦胧字。 寇准上前观分明,

    上写合朝文共武。 这旁还有寇准名,

    寇准我的名,寇准我的名。

    (白):哎呀

    (唱):虽然间我的官职小, 清官册也有我的名。

    寇准提衣班房过...

    (内白) : “这是众位大人”,“大人”,“你看何人在金殿上摆来摆去?”

    “我们不知”。“他不是别的,他就是下邽县的寇准,芝麻大的官,

    也上了殿了,我等将他笑了,笑了,吆,哈哈哈...

    寇  准(唱) : 众位大人笑哄哄, 他笑我寇准官职小。

    七品官怎样上龙庭, 有才不在官大小,

    清官册也有我的名。 有一日宋王重用我,

    我把这忠的忠来奸的奸朝里朝外一个一个要正名,要正名。

    (内白):是谁?

    寇  准(白):是我!

    (内 白):你不能。

    寇  准(白):你料不能!

    (内白):你不能。

    寇  准(白):哎,你料不就呀!

    (唱):虽然间话是这样讲, 但不知得生不得生?

    自古道清官不怕死, 怕死的臣子岂为忠。

    滴水檐前将身跪, 臣本是寇准参见公主。

    (白):臣!下邽县寇准参见我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内白):爱卿,你进了京了?

    寇  准(白):臣我进了京了。

    (内白):你进了京了着好?

    寇  准(白):哎呀万岁,臣在下邽县作官,尚为欺君,下为苦民,调臣进京,

    却是为何?

    (内白):我卿那知?只因潘杨两家告下御状,寡人当殿难以审问,宣我卿

    进京审问此事。

    寇  准(白):待臣思忖。

    (内白):你且思忖。

    寇  准(白):我当为着何来,原为潘杨两家当殿告下御状,我主万岁当殿难以审问,

    调我进京审问此事,我想这是一件小事,哎呀!说什么小事?我想

    一家国老皇丈,一家御妹尊亲,我乃小小七品印,见了他们叩头问安不及,

    我是怎样的审?怎样的问?我还是当殿推本,哎呀万岁,你看一家老皇丈,

    一家御妹尊妹,臣乃小小七品县令,见了他们叩头问安不及,我是怎样的审?

    怎样的问?

    (内白):只要我卿做官清廉正直,寡人当殿就封我卿西台府下御史之职,即日走

    马上任。内侍,将五花官皓赐我卿。

    内  侍(白):这是寇大人,万岁将你这个官儿升长升长,说是你叩个头儿下殿去吧。

    寇  准(白):谢过万岁,万万岁,

    (唱) :叩一头把主的恩谢了, 谢过万岁把臣封。

    人言说赵家官儿真好坐, 七品官封我为御史卿。

    寇准转身下龙庭,

    (赵,侍上,待喊介“咦”内侍宫人打喊声。莫不不是哪家大臣进了宫,

    寇准上前观分明。)

    (白):哎呀,

    (唱):上打一把黄罗伞, 下边打坐一王公。

    头戴王帽额一顶, 虎皮靴儿足下蹬。

    但不知哪家小天王千岁,我想不起,记他不清,记他不清。

    (白):哎呀,他是哪家千岁?哪家王爷?哎,想,想,想起来了,

    (唱):南清宫有一个八千岁, 他的脾性了不成。

    他面前错讲一句话, 瓦面金铜不容情。

    我不见千岁走去了——

    内侍(白) : 咦?

    寇  准(唱):内侍宫人呐喊声。

    我有心不见千岁面, 八千岁降罪怎担承?

    走上前来打一躬, 公公大人进前听。

    (白):公公大人请了,下官这厢有礼。

    内  侍(白):还礼了,施礼为何?

    寇  准(白):请问公公大人,那边打坐的他是哪家的千岁?还是哪家王爷?

    内  侍(白):他不是别的,他就是南清宫八王千岁.

    寇  准(白):原来是八王千岁.

    内  侍(白):正是!

    寇  准(白):烦劳大人禀明八王贤爷,就说下邽县寇准已在午门求见千岁,

    千岁命我相见,你再命我去见,千岁不命我相见的时节,大人

    你将袍袖这样一摆。

    内  侍(白):怎么样?

    寇  准(白):我便走去。

    内  侍(白):你且少站,待我与你传禀。(向赵)禀千岁!

    赵德芳(白):讲。

    内  侍(白):下邽县寇准要见。

    赵德芳(白):命他来见。

    寇  准(白):(背身介)我想千岁不命我相见着好。

    内  侍(白):千岁命你去见。你可小心着!

    寇  准(白):怎么说千岁命我相见?

    内  侍(白):正是!

    寇  准(白):哎呀,不~~~不好呀!

    (唱):八千岁他那里命我去见, 吓得我颤兢兢不敢上前。

    轻轻儿扫去了足上尘。 见千岁我这里躬身下拜,

    吓得我头不敢抬来眼不敢睁。

    赵德芳(白):哎呀!

    (唱):赵八王用目睁 我面前跪倒寇爱卿。

    知晓佯装不知晓, 知情假装不知情。

    本御午门开言问: 下跪的官儿报上名!

    寇  准(唱):千岁把臣误记了, 臣本是寇准进了京。

    赵德芳 (唱) :是寇准不在下邽县, 来在京地因甚情?

    寇  准(唱):岁爷金牌把我调, 他调为臣进了京。

    赵德芳(唱):我叔王调你因何故? 你与本御说分明。

    寇  准(唱):万岁爷调臣无别事, 为只为潘杨那事情。

    赵德芳(唱):一家国老为皇丈, 七品官怎问驸马公?

    寇  准(唱):为臣也是那样讲, 万岁爷封臣御史卿。

    赵德芳(白):哎呀!

    (唱):赵八王吃一惊, 我面前跪倒御史卿。

    御史官儿比天大。 谁不怕来谁不尊?

    本御午门忙放赦, 寇爱卿免理把身平

    (白):寇爱卿平身。

    寇  准(唱):千岁恩宽!

    (唱):叩一头来谢恩情, 站在一旁不敢高声。

    (责任编辑:陕西田高峰)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