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独幕粤剧补镬》

04-29 14 反馈
    独幕粤剧《补镬》

    原编剧:唐周 徐叔华

    改编:区志刚李燕庭余虹民

    饰演:小神鹰 苏定闲 梁青

    时间:上世纪六十年代

    地点:某农村

    人物:刘大婶,养猪能手

    刘兰英,大婶独生女

    李小聪,青年补获匠

    佈景:农家院落

    (百花亭闹酒启幕·小猪叫声介)

    刘大婶【内场白】嚟萝、嚟萝!仲叫乜野。

    (锣边相思·大婶端猪潲上·喂猪介)

    刘大婶【梆子中板】 (长序) 我叫刘大婶,人人都识我,喜事在心笑呵呵,(笑介)真喺快乐不知,时日过。我养了队里,一只好猪乸,一胎就生下,猪花十几个,只只肥头耷耳嘴噘噘,圆圆椂椂,肉多多。

    刘大婶【十字清】 (唱白)

    社员们,纷纷来我家订货。我门口阶基石,踩嘎、踩嘎、踩成一个脚印窝。只怪我,粗心大意闯了祸。打破左猪潲获,我急呀、急呀、急到我无可奈何。

    刘大婶【七字清】

    拿了饭煲当猪潲获。饭煲细小潲又多。啲猪仔整日嘈肚饿。碰跌潲桶又拱倒箩。咬烂南瓜大半个。食左白菜有十一棵。又食左一篮青豆角。

    刘大婶【直转穆瓜腔】

    调皮猪,仲追入房,咬住我,拦住我,扯我,拦我,缠我,缠到双脚好比,呀!绑住大秤砣。又错手,打破了…

    (楔白)喺喺广州买嘅、又喺镶金边嘅、画左彩凤嘅、喺我娘家嘅…

    刘大婶【接唱】妆嫁茶壶一个。

    (士工相思楔白)

    (见猪仔食饱走散,急赶猪入栏、数猪;发现一只猪仔未入栏,赶!最后捉住。疼爱地)

    刘大婶【七字清】

    喺你带头嘈肚饿。喺你带头拱倒箩。

    刘大婶【三字清】

    食得肚圆圆,似皮球一个。好嚹乖乖地瞓觉,不准再萝嗦。(关猪介)

    刘大婶【五槌滚花】

    猪仔日日大,食潲食得多,偏在这时将潲获打破。

    刘大婶【韵白】

    哈!本想话添翻一个嘅,但喺又要花费队里七文几。想落又唔符合增产节约嘅原则。阿兰英话去请补获佬,相约在今日;哈,而家日晒屋梁勒,人仲未到嚟,我心急。

    唉!听讲话哩个俏皮女,喺外面找左个对象,姓乜、名乜、人品呀、相貌呀、职业呀、年龄呀,嘿!都瞒得我密密实实。阿兰英呀兰英,其实你唔讲呀,我都晓得!佢叫乜野……?佢叫乜野李小聪,住在南朗村北。呀!佢噚日一定喺冇去叫补获佬,一定喺去左佢对象嘅屋企呀。好!等我叫佢返嚟,问明至得。

    (向内)兰英,兰英!(冇人应,向外大声叫)兰英!

    (兰英内应介:哎!)

    刘大婶【白】你啲猪菜洗成嚸咖?

    (兰英内应介:洗好嚹。)

    刘大婶【白】洗好仲唔快啲返嚟?!

    (兰英内应介:嚟嚹。)

    (猪叫介/大婶:咪嘈萝,咪嘈萝。下介)

    (入场锣鼓,刘兰英轻快上介)

    刘兰英【士工慢板】

    堤边红荔挂满枝,天上彩霞光映河,小艇载瓜又载果,桨儿惊散,戏水鹅。我与小聪同上学,去年高唱毕业歌,建设美好新农村,我俩热情,红似火。回乡劳动情意合,我生产来他补获,怎奈妈妈思想不正确,说补获哩行,都低得多。前天我妈妈,失手打破获,趁热打铁做工作,哩一个时机,勿放过。(进屋介)

    刘兰英【白】妈!(大婶上介)

    刘大婶【白】

    兰英,返嚟嚹?(英:返嚟嚹!)兰英,嚟,阿妈有啲野问嘎你。

    刘大婶【迭芙蓉】我我我,我叫你揾补获佬。

    刘兰英【楔白】我去,去左嚹。

    刘大婶【楔白】去左萝?

    刘大婶【接唱】

    去你个俏皮鬼,你莫来骗我。哼!你…你呀,你根本冇叫补获佬。

    刘大婶【楔白】你喺去……

    刘兰英【楔白】去边度呀?

    刘大婶【接唱】

    去你对象屋企打牙骹,把时光消磨。

    刘兰英【急白】

    冇呀,冇呀。妈!你唔好乱咁讲说话呀。

    刘大婶【白】

    哎吔,你睇嘎佢呀,神色唔对!兰英,你噚日到底去边度呀?

    刘兰英【白】都话去请补获匠。

    刘大婶【白】你真喺去请萝?

    刘兰英【白】真喺去请。

    刘大婶【白】喺请补获佬?!

    刘兰英【白】喺请补获匠。

    刘大婶【白】咁嚸解日晒屋梁,仲唔见人影呀?

    刘兰英【白】

    妈,你急羊野唧,到时佢就会嚟嘅嚹。

    (猪叫介/大婶叹气/出门张望介)

    刘大婶【白】

    哎呀,你听嘎,你听嘎!冇获煮猪潲呀,阿妈嚸解会唔急咖。

    刘兰英【故意介/白】妈,今日喺初几呀?

    刘大婶【白】今日喺初一萝。

    刘兰英【白】初一…?!

    呀,妈阿妈,噚日补获师傅讲:佢话初一唔嚟就十五嚟,十五唔嚟,三十一定嚟!(轻一槌介)

    刘大婶【急白】乜野话!要等咁耐咖?

    刘兰英【夸张地/白】

    鲠喺啦,人的补获师傅呀,忙得氹氹转。今日又到樟村,明日又到洗村,后日到李村,大后日……

    刘大婶【白】哎呀,我怕佢飞得上天!

    刘兰英【白】

    佢飞唔飞上天,就喺佢嘅事,总然之轮到我的屋企,就喺月底。

    刘大婶【白】

    嘎!哎呀傻女呀。咁嚸解当时,你唔拖佢返嚟呀?

    刘兰英【白】

    嘎!嚸呀嚸呀?要我拖……,阿妈,咁嚸好意思呀?

    刘大婶【白】哼!

    乜野唔好意思呀?拖个补获佬返嚟补获,喺正大光明嘅事,又唔喺叫你拖女婿,你呀真喺封建脑筋!

    刘兰英【试探地/白】封建脑筋…?!

    阿妈,如果我的屋企有个会补获嘅,咁你话几好呀!

    刘大婶【白】仲使讲,就喺可惜冇。

    刘兰英【白】

    咁……咁你老人家,可以揾个会补获嘅做女婿呀。

    刘大婶【白】嘎!羊野话?你话羊野话?

    刘兰英【白】

    我话呀,你老人家,可以揾个会补获嘅做女婿呀。

    刘大婶【白】唓!

    嚸解要揾个补获嘅嚟做女婿呀?个获烂左,揾佢返嚟补嘎就差唔多,揾个补获佬嚟女婿,我怕佢想烂心肝。

    刘兰英【白】

    妈,照你咁样讲,世间嘅补获佬,就唔使娶老婆嘅啦?!

    刘大婶【白】哎呀!

    人的娶唔娶老婆关你乜野事呀!俗语讲得好,“养女莫嫁补获汉,黑口黑面似玄坛”。

    刘兰英【白】

    妈,不过,我又听到有人喺咁讲啵!佢话:“你莫看轻补获汉,佢为大家流黑汗,张家拉来李家嗌,一副家罉都抢烂”。

    刘大婶【旁白】

    哎呀,你睇佢,将个补获嘅捧上天。唉!唔通佢个李小聪,喺个补获佬?(作稍思状)哎呀,唔想唔似,越想越似呀。

    (对兰英)唉!兰英呀!

    刘大婶【减字芙蓉】

    婚姻本喺大事情,你找对象应看准。若然嫁个补获佬,会误了你终身。

    刘兰英【接唱】

    行行职业都光荣,补获这行也要紧。老眼光睇新事物,阿妈真喺旧脑筋。

    刘大婶【接唱】哎呀!

    乜野光荣唔光荣,补获名声喺低一等。佢屋角檐前到处踎,一面墨黒尽灰尘。

    刘兰英【三字清】

    满面灰尘,有乜要紧。补获也是,为人民。

    刘兰英【七字清】

    干革命不分贵和贱。没有补获,也不行。(腔)

    刘大婶【白】

    兰英,到底你嗰个李小聪,喺搞乜野嘅?喺唔喺个补获佬?嘎!

    刘兰英【白】唔喺!唔喺!

    刘大婶【白】当真唔喺!

    刘兰英【白】当真唔喺!

    刘大婶【白】果然唔喺!

    刘兰英【白】果然唔喺!

    唔喺就唔喺啦!妈,嚸解你咁唔相信人嘅唧!

    刘大婶【白】好萝好萝!

    唔喺,唔喺!唔喺就好萝。兰英呀,阿妈就喺唔放心,我怕你选错对象呀。拿,好似你咁嘅高中毕业生,乜野爱人唔好选呀?呢,你应该揾返个:有文化嘅、有技术嘅、职业好嘅、有前途嘅、贡献大……

    刘兰英【白】妈!你试又嚟勒。

    刘大婶【白】好,阿妈唔讲萝,阿唔讲萝。

    刘兰英【自语/白】嚸解佢咁耐都唔嚟嘅呢?

    刘大婶【白】哎!

    兰英,你促徛喺度做乜野呀?仲唔快啲去催嘎佢。

    刘兰英【白】

    好,我去催,我去催!(欲下回头介)

    刘大婶【白】唉!

    兰英,你又试返转头做乜野呀?

    刘兰英【白】

    妈呀,我返嚟梳嘎个头,换翻件衫呀嘛。

    刘大婶【白】哎呀!

    梳乜野头,换乜野衫?又唔喺去相睇对象。

    刘兰英【白】妈!

    你睇,我而家咁样出去呀,邋遢死啦!如果喺咁呀,人的实会话:“你的快嚟睇呀,快嚟睇呀,哩个呀,就喺刘大婶教出嚟嘅好女儿嚹”!

    刘大婶【白】

    哎呀,好萝好萝好萝!咪吱哩喳拿萝,要换就快去换萝! (兰英下介)睇你哩个俏皮女呀…… (笑下介)

    李小聪【喊叫/白】补获!

    (大撞点,李小聪挑补获担上)

    李小聪【长句二流】

    田园披彩绿,到处唱新歌,我支援农业心似红炉火,肩挑风箱越岭,又过河。(合)

    补获哩一行,虽是小手艺,但螺丝虽小用处大,只要群众称心,我何惜咙喉喊破。(上)

    (喊叫白:补获!)

    李小聪【快打慢二流】

    一副家罉穿南北。(士)

    人人见我笑呵呵。(尺)

    担挑挑满阶级情。(合)

    李小聪【合尺花】落雨翻风无间阻。(上)

    李小聪【喊叫/白】

    补获,有烂获快啲拧出嚟补啦!

    刘兰英【西皮连序/边唱边上介】

    喊叫声声听到真,分明佢口音。笑颜开,喜在心,我喜在心。我整衣衫,笑吟吟,急步出门行。(出门见小聪介)小聪!

    李小聪【白】兰英!

    刘兰英【近前轻声/白】

    小聪!嚸解你而家先至嚟嘅?

    李小聪【白】因为我的补获组开会呀!

    刘兰英【白】真喺急死人嚹!

    李小聪【白】我而家立即入去补。

    (走近担挑,兰英拦介)

    刘兰英【白】咪住!

    李小聪【白】嚸解呀?

    刘兰英【白】

    我阿妈,而家仲喺睇唔起补获嘅呢。

    李小聪【白】哦!

    佢老人家,有啲旧观点,我的要耐心说服呀。

    刘兰英【秃白榄】

    你又唔知到,我道理讲左几箩,佢当作喺耳边风,不瞅又不睬。趁今日喺个机会,帮助佢认识过来。

    李小聪【楔白】你有乜野办法帮佢改呢?

    刘兰英【楔白】

    办法,我已想出嚟勒:等一阵我阿妈,睇唔起补获嘅,你就故意唔帮佢补获。走啦!

    李小聪【白榄】走?!哎,唔得。

    哩个办法行唔通,对支援农业有障碍。佢虽然睇唔起补获,我为佢补获亦应该呀。

    刘兰英【白】

    小聪,我睇只有咁样,先使佢认识到:“如果冇补获嘅,就唔得”。

    李小聪【白】

    咁都好。我等阵见到你阿妈,咁我嚸样称呼呀?

    刘兰英【白】就叫伯母。

    李小聪【白】哦,叫外母!

    刘兰英【白】

    哎,唔得唔得!小聪呀,暂时叫住刘大婶先喇!

    李小聪【白】好,我暂叫刘大婶!

    刘兰英【白】小聪呀,叫啦!

    李小聪【喊叫/白】

    补获!补铜煲、锑煲、锅杂(搪瓷)、面盘、铁水桶。

    刘兰英【白】小聪呀,大声啲嗌呀!

    李小聪【白】大声呀?(喊叫)

    补获,有烂获快啲拧出嚟补啦!

    刘兰英【白】妈呀,补获师傅嚟嚹!

    (刘大婶急出门,兰英迎介)

    刘大婶【白】

    补获师傅嚟嚹,喺边度呀?(高兴地迎上)补获师傅…

    (突见小聪是年轻人,仄槌/愕然介)哼,喺个后生仔。后生仔呀,乜你…会补获嘅羊?

    李小聪【清歌】

    不会补获我不来,补得唔好你拆招牌呀!

    刘大婶【楔白】

    哎吔,真喺有趣咯,仲会唱歌嚟答话添。

    李小聪【清歌】

    而今日子天天好,我心头快活歌仔成箩。

    刘大婶【楔白】

    心头快活就爱唱歌…对!唉,后生哥呀,你姓乜野咖?

    李小聪【清歌】

    十八子就喺我姓,桃花同我一起报春来。

    刘大婶【沉吟/白】

    十八子、桃李同报春…?!十八子喺李,桃李争春…唉!后生哥呀,你鲠喺姓陈李张黄何嗰个“李”。

    李小聪【白】正喺姓李。

    刘大婶【白】咁你叫李乜野呀?

    李小聪【口快快地/白】我叫李小…

    (兰英诈咳急止,大婶追问“小乜野”介)

    李小聪【急中生智介/白】小名叫做满仔呀。

    (兰英、大婶等松一口气)

    刘大婶【白】喺哩,你读过书未呀?

    李小聪【白】读过,高中毕业!

    刘大婶【三脚凳】乜野话?!

    你喺高中毕业生?

    李小聪【接唱】

    我并毋欺骗你。难道大婶你不相信?

    刘大婶【接唱】我相信?!

    佢向我吹牛皮。佢一定喺懒读书,才做补获仔。若然有学问,就应该大有作为。

    刘大婶【滚花】后生哥呀,咁嚸解…

    你唔去考大学,甘愿学补获哩一门手艺。

    李小聪【白】

    响应党号召,支援农业第一线!

    刘大婶【白】哎吔,同我兰英讲嘅一样。

    李小聪【口快快地/白】本来就喺一样!

    刘大婶【白】羊野话?(追问介)

    李小聪【支吾/白】

    我话…喺,搞乜野劳动都喺一样…。大婶,你老人家喺咪要补获呀。

    刘大婶【白】

    喺呀喺呀!我想补翻只猪潲大获。唉!都怪我一时粗心大意,哩几日饿到啲猪仔哕哕叫。

    (小聪正与兰英低语,心不在焉地)

    李小聪【白】哦,瓜瓜叫!

    刘大婶【白】

    咁我用个饭煲皧嚟煮猪潲啦,搞到人都唔能够依时食。

    李小聪【白】一齐食呀。

    刘大婶【白】

    兰英呀,入去帮阿妈攞只获出嚟啦。

    (兰英应介/大婶对小聪/白)

    拿,你等嘎先,我入去攞只获出嚟呀嘎。

    (小聪开炉/大婶兰英抬获上)

    刘大婶【白】拿师傅仔,拿你同我睇嘎只获啦。

    李小聪【白】哦,大婶呀,你哩只获烂左哩一度。

    刘大婶【白】喺萝,要同我补好啲至得啵。

    李小聪【白】得勒,我同外母补获…

    刘大婶【白】羊野话?羊野话?(追问介)

    李小聪【发现露出马脚,支吾/白】

    哦…我话上次同我外母补获补得好好,哩次同你老人家补呀,一定要补得好嘅。

    刘大婶【白】

    唔,要补好啲至好嘎。师傅仔呀,你补呢只获头,要几多钱呀?

    李小聪【白】嘎!就三毫子啦。

    刘大婶【白】

    三毫呀!好啦好啦,三毫就三毫啦。喂,最紧要补好啲,嘎。

    李小聪【白】得嚹!

    刘大婶【发现小聪的书/白】

    咦,真喺睇唔出啵,过村补获仲带埋本书添呀嘎。哩本喺羊野书嚟咖。

    李小聪【白】《雷锋日记》呀!

    刘大婶【白】

    《雷锋日记》?!哦,喺呀,而家人人都向雷锋学习。你而家就唔好学住嚹,你最紧要快啲同我补好只获,我等住煮潲咖。

    李小聪【白】

    大婶呀,你喺咪想快啲呀?如果想快嘅,最好揾个人帮嘎我手。

    刘大婶【白】做羊野呀?

    李小聪【白】拉风箱!

    刘兰英【白】拉风箱,我最会拉——

    刘大婶【白】

    哎吔,睇嘎你呀,拉唔喺拉萝,又我最会拉——

    (兰英帮忙,小聪生火,见大婶在旁,想法支开介)

    刘兰英【白】妈呀,你徛喺度做羊野呀?

    刘大婶【白】我呀,喺度睇嘎萝!

    刘兰英【白】

    妈呀,你仲唔冲壶茶畀过师傅仔饮。

    刘大婶【白】

    呀,喺啵嘎!好好好,师傅仔呀,等我去煲滚水,冲碗马蹄粉畀你食嘎。

    李小聪【白】大婶,唔好咁客气嚹。

    刘大婶【白】

    唔紧要!不过,你最紧要同我补好啲就得勒。

    拿,我去嚹。

    刘兰英【白】

    小聪呀,你听到嘛,阿妈话冲马蹄粉嚟招待你呀。

    李小聪【白】得勒,唔好讲咁多,我的郁手啦。

    (俩人相视一笑,开始工作介)

    刘兰英【西皮连序下句】

    手拉风箱呼呼响,火炉烧得红旺旺。

    李小聪【接唱】

    女婿补获来,外母不知详。

    刘兰英【接唱】

    操作要留意,当心手烧伤。

    李小聪【接唱】纵然烧伤不紧要,

    刘兰英【接唱】只怕我亲娘,难改旧思想。

    李小聪【浪里白】

    行船莫怕滩,跑马莫怕山。

    帮助你亲娘,换上新思想。

    刘兰英【接唱】风箱扯得呼呼响,

    李小聪【接唱】炉火烧得更红旺。

    刘兰英【接唱】我用力拉动,

    李小聪【接唱】我用心来补。

    刘兰英【接唱】拉呀拉,

    李小聪【接唱】补呀补。

    刘兰英【接唱】拉呀拉,

    李小聪【接唱】补呀补。

    英  聪【合唱】

    小聪(兰英)好同志,教育我(你)亲娘,改变旧思想。

    刘大婶【西皮连序下句/边唱边上】

    听见风箱呼呼响,火炉闪闪光。这位后生哥,生得好模样,诚实又伶俐,随身带文章。

    (叹腔)只可惜无志气,入错补获哩一行!

    刘大婶【白】师傅仔呀,只获补成嚸呀。

    李小聪【白】补好左一大半嚹。

    刘大婶【白】等我睇嘎你嘅巧手艺。

    李小聪【白】好呀,请大婶指教!

    刘大婶【白】(上前看介)

    哈,真喺睇唔出啵,年纪轻,手艺老,破获头,补得好。

    刘兰英【白】鲠喺啦,人的喺家传手艺呀嘛。

    刘大婶【白】你又嚸知呢?

    李小聪【见兰英支吾/白】

    喺我嚿先同佢讲嘅。大婶,你睇你只烂获补得好唔好呀?

    刘大婶【韵白】嘿!

    功夫无花假,唔喺大婶把你夸,年纪轻轻好手艺,将来一定喺个补获……

    刘兰英【韵白】专家!

    李小聪【韵白】手艺粗糙未到家。

    刘大婶【韵白】

    唔喺大婶吹牛把口夸,我头髪虽花眼不花,一眼看出人好丑,一眼能数五十只猪花。

    李小聪【韵白】

    大婶本领夸啦啦,可惜有人眼力差,沉香当烂柴,龙驹当瘦马。

    刘大婶【白】喺边个呀?

    李小聪【白】喺我外母。

    刘大婶【白】嘎!哈哈…

    哩点我就睇唔出嚟勒,乜原来你结左婚嘅拿。

    李小聪【急白】

    未呀未呀,大婶,你唔好乱讲呀,我的下定决心:要、晚、婚。

    刘大婶【白】

    哦,而家喺谈紧恋爱喺嘛。嘿!好后生!唉,喺呢,咁你嗰个外母又睇唔中你呀?

    李小聪【白】外母呀,大婶!(大婶随口应介)

    李小聪【七字清】

    外母嫌我当补获匠。开口闭口说我入错行。话我黒口黒面似玄坛一样。长年累月踎在屋旁。劝她女儿另找对象。大婶你说应不应当。

    刘大婶【接唱】

    难怪你外母有咁嘅思想。似你聪明能干手艺强。

    刘大婶【滚花】

    嚸解七十二行你唔挑,为何要当补获匠?

    李小聪【白】

    羊野话?!原来你老人家,又同埋我外母思想一样咖?你只烂获,我唔同你补嚹。

    刘大婶【白】

    羊野话羊野话,唔补萝,哎吔,咁嚸得咖。

    刘大婶【爽二簧】

    你补得唔三唔四,我亦无,用场。

    李小聪【接唱】

    请你另找高明,我要收炉,不干。

    刘大婶【接唱】

    何以收炉不补,为了,哪桩。

    李小聪【接唱】

    你看不起我哩一行,我看不起你的,思想。

    刘大婶【接唱】

    你年轻脾气大,凡事要好好,商量。

    李小聪【唱序】没有什么好商量。

    李小聪【 白 】

    你嫌我补获无出息,你揾个有出息啦。

    刘兰英【故意打猪叫/白】

    妈阿妈,啲猪仔饿到哕哕叫嚹。

    刘大婶【手足无措地/白】

    哎吔…哎吔师傅仔呀师傅仔,有道为人为到底,补获要补齐呀嘛,咁嚸能够补到一半又唔补嘅呢。

    李小聪【白】

    你嘅思想唔改变,我就唔补!

    刘兰英【白】

    妈阿妈,啲猪饿瘦左,队里就会受损失嘅嚹。

    阿妈,咁嚸样呀?!

    刘大婶【焦急地/白】

    哎吔兰英,你帮阿妈手,劝嘎佢啦。

    刘兰英【白】

    我去?!又好!喂,补获仔,你咪以为你了不起啵,你终日在“屋檐角下踎,满面尽灰尘”,难怪你外母睇唔中你,我都睇唔起你呀。冇你补获我的一样能够煮猪潲,我阿妈一样能够受表扬。走啦走啦!

    (大婶在旁听见更急介)

    李小聪【白】我走!

    刘大婶【白】

    唔好走住,咪走住咪走住,有事好好商量呀。

    李小聪【白】我要走!

    刘大婶【急拦介/白】唔走得!(恼火地)

    好!唔补就罢就。哼!学得尐咁多本领唧,就响度虾人萝啵喺嘛?我问嘎你呀,你学习过…《为人民服务》未呀?仲带住本《雷锋日记》,喺度装模作样!你呀,你对集体养猪事业嚸睇法呀?你呀,你逢年过节,想唔想食猪肉呀?

    李小聪【白】哼,嚸解我会唔想食猪肉呀?

    刘大婶【白】

    哦,乜你都想食猪肉嘅羊?咁我再问嘎你勒,你既然想食猪肉,咁又使唔使养猪呀?

    李小聪【白】当然要啦。

    刘大婶【白】咁既然要养猪,咁使唔使煮潲呀?

    李小聪【白】当然要煮潲!

    刘大婶【白】既然要煮潲,咁使唔使获头呀?

    李小聪【白】当然要嘛!

    刘大婶【白】

    既然要获头,咁个获头烂左,使唔使人嚟补呀?(质问介)嘎,讲啦,讲啦,嚸解唔出声呀?补获仔!你喺学校读书嘅时候,嗰啲老师喺嚸样教你咖?

    刘兰英【白】

    喺呀,你老师嚸样教你咖:“对于哩种错误嘅思想,就喺要斗争”!

    刘大婶【以为女儿帮自己/白】

    对勒!好似你哩种咁嘅服务态度,逢年过节你就唔配食肉,你呀,只配食骨头!

    李小聪【白】

    好!逢年过节我就食骨头。不过,我想问嘎大婶你一句,你老人家为乜野事干会得到表扬呢?

    刘大婶【白】凭我养猪养得好唧。

    李小聪【白】

    咁我再问你勒,你养猪要唔要煮潲呀?

    刘大婶【白】当然要煮潲勒。

    李小聪【白】咁煮潲又要唔要获呢?

    刘大婶【白】鲠喺要获啦。

    李小聪【白】

    既然要获,咁只获烂左,又要唔要人补呀?

    刘大婶【白】哎吔,鲠喺要人补啦。

    李小聪【白】要啦嘛?

    刘大婶【白】要定啦!

    李小聪【白】

    大婶,如果人人都似你咁,睇唔起补获嘅人,嗰阵时,边个愿意学补获呢?拿,你今日只获烂左,又边个同你补呀?

    (追问介)你讲呀?!你讲落去啦,嚸解你老人家又唔出声呢?

    刘兰英【白】妈,你冇道理嚹。

    李小聪【士工慢板】大婶!

    革命工作是整体,好比一部大机器,你养猪要我来补获,我补获还须,靠炼铁。钢铁工人神通广,也要吃饭和穿衣,吃饭离不了农民,穿衣又要,靠纺织。

    李小聪【直转七字清】

    七十二行都重要。彼此相靠不能离。

    刘大婶【白榄】唉…对、对!

    搅左大半天,还喺我唔对。劳动我分贵贱,不辨是和非。

    (不好意思介)

    师傅仔呀你莫怪,有理我服输。只怪我学习少,所以错误思想未清除。

    李小聪【白榄】

    只要你认识过嚟,烂获帮你补到满意。

    刘大婶【白榄】

    兰英呀,你快去冲马蹄粉啦。(介)沙糖要落多啲呀。

    刘兰英【白】知到嚹!(笑下介)

    刘大婶【白】

    师傅仔呀,等我攞啲烟出嚟畀你食嘎。

    李小聪【白】

    大婶,唔使嚹,我唔会食烟咖。(双关地)唔使咁客气勒,我的就喺一家人。

    刘大婶【白】对!一家人。等我嚟帮你拉风箱。

    李小聪【白】唔使嚹唔使嚹!

    刘大婶【白】

    唔紧要唔紧要,我嚟我嚟。师傅仔,仲唔快啲补起嚟。

    李小聪【减字芙蓉】好!

    烧熔铁水补获头,小聪心中暗欢喜。

    刘大婶【接唱】

    我拉风箱炉更旺,师傅仔补获汗淋漓。

    李小聪【吊芙蓉】螺丝虽小用处大,

    刘大婶【接唱】莫把补获来看低。

    刘兰英【接唱】补获哩行重要不重要?

    刘大婶【接唱】重要!哩行缺少成问题。

    刘兰英【三字清】有什么问题?

    刘大婶【接唱】会饿坏猪仔。

    李小聪【接唱】破获补好了!

    刘兰英【接唱】快煮潲喂猪。(腔收)

    刘大婶【楔白】睇嘎,哎吔,真喺补得唔错呀。

    婶  英【合唱百花亭闹酒】

    好功夫,技巧老到,补得光滑、牢固。破获再返新,多亏有小师傅。

    刘大婶【白】嘿!真喺补得唔错呀。

    师傅仔呀,嚿先你唔喺话,你嗰个外母又喺睇唔你补获嘅?依我睇呀,你再去同佢补多两只获,把嚿先同我讲嘅说话,再同佢讲一次,我包保佢一定会通。

    李小聪【白】

    大婶呀,我外母思想,已经通左嚹。

    刘大婶【白】羊野话,通左萝?几时通咖。

    李小聪【白】喺我嚿先同佢讲通嘅!

    刘大婶【怀疑地/白】嘎!你鲠喺……

    李小聪【白】我就喺李小聪!

    刘大婶【白】嘎!

    哎吔,兰英,你个俏皮女,你的究竟做嘅喺乜野戏咖!

    英  聪【科反/白】我的喺做粤剧《补获》!

    刘大婶【恍然/白】哎吔!

    剧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