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穆桂英大破天门阵》

05-13 21 反馈
    川剧《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剧本

    -----------------

    第一幕 盗降龙木

    人物:杨延昭 焦赞 孟良 兵卒

    <延昭带兵卒上。>

    <引> 为国忘家保社稷,一片丹心

    <诗> 奉王诏旨统雄兵,威镇边疆常忧心。敌兵摆下天门阵,这场干戈几时平?

    本帅,三关总帅杨延昭,只因肖邦猖獗,累犯边疆,本帅奉诣威镇三关。可恨辽将白天佐,今又无故兴兵攻打我国,竟在本帅关前摆下天门阵。此阵内分一百单八,外有青龙白虎,二阵为前卫,变化无穷,利害非常。日前已命马氏嫂嫂和五哥前来我营助战破阵,马氏嫂嫂她慨然应允,谁知五郎哥哥言道,要破此阵,离不了开山斧,金枪一战,折断了斧柄,需要降龙木接上方能斗力。若有此木,才愿出阵交锋。哎!我想此木,出于山东穆柯寨,这寨中又有人把守,一时又如何取之得到手中。这明明是五哥痛恨宋王,不肯出阵,假意需要此木,故意为难。本帅破辽心切,只得顺从他意,今日便差一员将官,前去索取降龙木,谅也不难。

    昭: 来呀!

    卒: 哎!

    昭: 传焦赞、孟良!

    卒: 传焦赞、孟良!

    <焦、孟同上>

    焦孟:参见元帅!

    昭: 起去,两旁侍立!

    焦孟:谢过元帅!

    昭: 焦赞贤弟。

    焦: 元帅。

    昭: 只因要破天门阵,五哥虽已应允下山助战,惜手中少一兵器。

    焦: 五大帅善用板斧,库中现存很多,怎么说没有兵器呢?

    昭: 五哥要用他昔日用惯了的板斧,上阵之时,方能得心应手,斩将扳旗。

    焦: 此斧是否还在呢?

    昭: 此斧尚在,只是斧把子已经折断了。

    焦: 这有何难,用金银给他打一根就是了啥。

    昭: 这斧把不用金银铸造,需要一种木把。

    焦: 安?这不是就更容易了吗?普天之下哪里都有树木。

    昭: 贤弟,此非一般之木呀!

    焦: 那又是啥子木啊?

    昭: 降龙木?

    焦: 哦!降龙木。

    昭: 嗯,降龙木。

    焦: 元帅,不知此木出在哪州哪县?

    昭: 出在山东穆柯寨。

    焦: 这有何难。待我赶至穆柯寨前,用手这样一扳,扯它一捆;用脚这样一踢,踢它一堆;背回营来,慢是说一根斧把,那还用它得完?

    昭: 贤弟,此山有人把守,岂由你用手扳,脚踢不成?

    焦: 有人把守,我看也不妨事。俺先向他要,后去向他讨,他若不应允,给他一个杀上山去,估倒抢,也要抢回来啥。

    昭: 噫?这样容易呀?

    焦: 依我看,容易得很啰!

    昭: 焦赞听令!

    焦: 候令。

    昭: 令箭一枝,命你去至穆柯寨,盗取降龙木,不得有误!

    焦: <略微思索>哎呀,元帅!那穆柯寨上有大兵把守,他若不允许取降龙木,那又晓得我杀不杀得上去呀?

    昭: 哎,贤弟!这三关之上,二十四员大将,就拿武艺来说,你不数第一,也要数第二,你都杀不上去,谁人还杀得上去?

    焦: 哈……这倒也是,我都杀不上去,谁人还杀得上去。元帅,你就拿来嘛!

    <接令欲走。>

    昭: 转来!贤弟,做事小心点,不可造次哟!

    焦: 哎!晓得,晓得!你总是说这些,哪件事没有给你办妥哟!<下。>

    昭: 孟良贤弟!

    孟: 在!

    昭: 命你去至关后,赶运粮草,少时人马到来,好破他阵,仔细仔细。

    孟: 你哥子尽管放心。<下。>

    昭: 本帅令下,关前挂了免战牌。<同下>

    第二幕 讨降龙木

    <焦内喊开关啦!>

    焦: <唱“二流”>

    方才关下连声喊,怎不见一人来开关。

    这样久一人都不见,等得老子不耐烦。

    哼!他不开关,待我骂他几句,看你开关不开关。穆桂英丫头听着,我乃宋营有名大将,焦赞,奉了元帅将令,前来砍伐降龙木,快快开了寨门,将降龙木恭恭敬敬送与我;如其不然,恼了焦老子的性情,少时杀上山来,鸡犬都不得活!

    <穆瓜上>

    瓜: 哪来如此无理之人,胆敢辱骂我家姑娘,看锤!

    <焦、瓜打仗过场,瓜败下,焦追下。内面杀声四起,焦败出。>

    焦: 穆桂英丫头,好杀法。

    <二女将上,追焦下。>

    第三幕 掉令箭

    <孟上><唱”二流>

    元帅营中传箭,命我关后把粮搬。烈日炎炎晒得浑身汗,来在树林下马鞍。

    <下马歇凉,过场。>

    <孟上><唱“二流”>

    穆桂英武艺真希罕,杀得老子急急忙忙往前窜,只见孟良坐路边。

    噫!红蛋头,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孟: 黑蛋头,你回来了吗?取的降龙木,拿来我看看。

    焦: 不要说,不要说!<只是摆手,很呕气的样子。>

    孟: 怎么样?快说来我听。

    焦: 我只说像往回一样,只要抬出我的大名,就把那个丫头骇倒,她就把降龙木给我,岂不就轻轻巧巧就拿过手来了吗?谁知她,不讲客气,棍棍棒棒就把我送下山来了。

    孟: 降龙木呢?

    焦: 没有取到手。

    孟: 那又如何破阵?

    焦: 那我也不知道了。

    孟: 不中用,你枉为宋营大将。这样一件事也办不到手,若是六哥命我前去,我拼死拼活也要杀败那个丫头,将降龙木盗回营来嘛。

    焦: 不要夸大话,六哥不是说我的武艺高吗,才叫我去,我都杀不赢她,你还会做啥?要是你碰到了她,那你比我更不如!只怕你胆都要骇破!

    孟: 哼!这叫啥话?我老孟如有令箭,定将降龙木取回,显一显本事你看。

    焦: 那么,我们将令箭掉了,你去取木,我去押粮。如何?

    孟: 掉得吗?

    焦: 掉得,掉得!只是我奉劝你一句:穆桂英的本事真正了不起哟!

    孟: 要掉就掉,何必紧说。<抱令过手>想我昔年盗御马、闹幽州,千军万马尚且不怕,未必然还怕这山寨上一个小小丫头不成?

    焦: 穆桂英非肖邦之将可比哟。

    孟: 休夸她天上有,地下无,我有一个譬比。

    焦: 譬比何来?

    孟: 俺老孟是一炉火。

    焦: 不错,不错!你红得像火神菩萨一样,真是像一盆火。

    孟: 那丫头好比一锅水。

    焦: 对的,对的!她眉清目秀,真是像一锅水。

    孟: 她那一锅水,遇着我这一炉火,就要烧她娘个焦干。

    焦: 对,对,对,你一去就把烧干了。不要大话,说早取不来哟!取不来降龙木,这是小事,你是宋营大将前去丢脸,那才羞人哟!

    孟: 可恼!<唱“三报”>

    听你言来切齿恨,焦赞说话太欺人。

    哪怕丫头武艺狠,誓要把降龙木盗回营。<下>

    焦: 红蛋头!<唱“二流”>

    红蛋头真有一股冲劲,看他怎样去破娘子军。

    不放心后头观动静,杀败了我好救他回宋营。<下>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