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小团圆》

05-13 8 反馈
    川剧·小团圆

    [大幕起,一女子站立舞台中心

    【一】

    男女合唱:风萧萧

    落红润芳土

    雨沥沥

    河舟泛涟漪

    天昏地暗  清清浊浊

    孰人知

    兰英:七月半

    (帮)鬼门开

    (唱)七月半  鬼门开

    冤魂齐出飘荡荡

    地府城下凄惨惨

    谁人能知其中苦

    (帮)只能诉于阎王知

    兰英:奴家姓王,名兰英。乃是宰相之女,自幼爹妈疼爱,视为掌上明珠。养至十六七岁,出落的大大方方。爹妈正将我许配与那尚书之子,怎耐我那年元宵观灯,遇着一位富有才气的美男,名叫李肃。谁知二人,郎有情来,妾有意,暗下决心,将终生许付于他,怎奈爹妈阻拦再三,我下定决心偷跑出相府,与公子结为夫妻。想那婚后日子恩爱甜蜜,公子发奋读书,终于考取状元。爹妈欣喜,叫我二人回到府中。公子与爹前来接奴,谁知船至河心,天色突变,怒风四起。我那时站立船头,忽觉有人在背后一推。我…我掉进了河中呀。挣扎之中,我见那李肃在船头招手。哎呀呀!想必是那贼将…将我推入湖中呀!

    (唱)哎!罢罢罢

    那贼人丧尽天良将奴害

    到而今——

    奴家冤魂飘飘荡荡在地府

    只剩二老孤孤零零留阳间

    今日七月半

    (帮)何不人间走一趟

    (唱)是呀

    去找阎君诉诉苦

    求他放我出关

    索那厮的命儿

    (帮)再把亲亲爹妈看

    【二】

    [兰英下场,俩个鬼差上

    鬼差甲、乙:昔日有个目连僧,为救母亲下狱门

    鬼差甲:(唱)当时帮了他的忙

    过后他还不曾忘

    鬼差乙:(唱)看他像个好菩萨

    升官能否就靠他

    鬼差甲、乙:兄弟二人看的准,事后不久把官升

    鬼差甲:(唱)以前官位小

    赢头就很少

    鬼差乙:(唱)现在看守阎王殿

    过往冤魂若要进

    群众:咋个办呢?

    鬼差甲、乙:我们要这个

    [同时比出要给钱的动作

    群众:哟喂!鬼都这么势力嗦

    鬼差甲:啥子势力哟!这个叫现实!这个社会么,阳间都那样现实,更何况我们呢。

    帮腔:(唱)世道真是转的快!

    鬼差乙:(对鬼差甲说)哥子,我们今天要看紧点子哦。呵呵!今日不榨更待何时

    鬼差甲:晓得!晓得!七月半嘛,冤魂来的多哦。你娃娃到是要矜持点哦,表哪个女鬼给你灌迷魂汤哦!(偷笑)

    鬼差乙:明白哈!

    [俩人站立在“阎王殿”牌匾下,兰英出场

    帮腔:(唱)兰英飘飘到殿前

    只恐二鬼要阻拦

    [兰英刚迈进殿,就被阻拦下来

    鬼差甲、乙:做啥子!做啥子!

    兰英:(惊恐)我…我想见…见阎君呐!

    鬼差甲:哼!阎君岂是尔等能见的么?

    兰英:(一下无措)这…这…

    [鬼差乙连忙插话,

    鬼差乙:(笑嘻嘻)姑娘见得!见得!(拉鬼差甲到一旁,两人暗暗私语)哥子,人家一个女娃儿,死的又造孽兮兮的,要不…

    [向鬼差甲比出让她进去的手势

    鬼差甲:啥子哟!不死的造孽兮兮的,我们咋个赚钱哦,还咋个演下去哦!莫忙,我来问她有这个不哦

    [又一次比出“钱”这个动作,鬼差甲向兰英走去

    鬼差甲:小娘子呀,想要进去,到也不难哦!给我们讲一讲生前的家世吧

    兰英:这个么,唉!不知从何谈起呀

    鬼差乙:姑娘莫慌,慢慢说起呀

    兰英:(唱)提起往事

    (帮)心悲凉

    兰英:(唱)母亲娘十月怀胎把我生

    老爹爹爱我如那掌上珠

    七八九岁学诗画

    十一二岁做女红

    十六七岁会打扮

    爹爹说

    这都是大家闺秀应具备

    在府中

    绫罗绸缎穿不尽

    珠光宝钗戴不完

    日子过的呀

    (帮)美哉哉

    兰英:(唱)谁知我把李肃爱

    为情为义为真爱

    为他舍去万贯财

    此情天地唯可见

    却不知他反将我来害

    到头来落的这般光景

    (帮)好不痛煞奴心

    [甲、乙鬼差听后,两人互相抽泣

    鬼差甲:(边哭边说)小娘子呀,如此这般说来,你还是有钱人家的呀

    兰英:回鬼差老爷,爹爹高居朝中,府中日子还算富贵呀!我与那厮在一起时,才叫真真的苦呀

    [鬼差乙连忙插话

    鬼差乙:哥子,看别个死的时候也无有什么银钱,还是放她进去吧

    [兰英听问要钱,才可以进去,连忙跪地哀求

    兰英:差老爷呀!差老爷!想我坠湖之时,身上无有银钱。恳请差老爷放我进殿去,启明阎君放我出关,返回阳间,稍时回转,定与差老爷送上银钱

    [鬼差甲一听,连忙扶起兰英

    鬼差甲:小娘子快快请起

    (唱)我并非是冷血

    我并非爱钱财

    我听你一席话

    深感你重情意

    若不把你放进殿

    菩萨知了会怪罪

    我只怕到时候呀

    (帮)肩膀儿挑不起责

    兰英:多谢鬼差老爷呀

    鬼差甲、乙:姑娘不必多谢,快快进殿把

    [三人下场,阎王几俩个小鬼上

    【三】

    阎王:(唱)天神地神都是神

    (帮)神仙管辖不相同

    (唱)我管阳间人寿命

    (帮)人人都会惧怕你

    [小鬼们比出赞扬的姿势

    (唱)七月十四忙不赢

    (帮)忙不赢

    (唱)他们都想出关去

    (帮)出关去

    (唱)急忙忙 心慌慌

    忽见有人到殿堂

    [阎王急忙走进殿里,兰英上场

    兰英:(唱)殿前遇着二好鬼

    不收纹银将我放

    急忙走进殿堂里

    (帮)寻阎君 哭诉情

    [兰英埋头向前急走,突然与阎王撞上

    阎王、兰英:哎呀!

    [两人立马分开,兰英侧脸观望

    阎王:是哪个!是哪个!瞎了狗眼把本君撞着

    [兰英一听到“本君”二字,突然惊慌起来

    兰英:(暗自说道)他是阎君?他是阎君么?

    阎王:(笑道)呵呵!不错呀!我就是阎君

    [兰英马上跪下道错

    兰英:啊!奴家有错!奴家有错呀。冒失撞着阎君,还望阎君宽恕呀

    阎王:(大笑说道)无关紧要,快快起来。所谓宰相肚里能撑船,何况我还是阎王嘛!

    兰英:多谢阎君

    阎王:(边说边向座椅走去)今日七月半,想必你到此有事吧

    兰英:(害羞笑道)哎呀呀!知我者,阎君也呀!奴家希望阎君放我出关呀

    阎王:(假怒道)来的人都喊我放他出去。有去索债的,有去开荤的,有去看妈老汉的…你出去干啥子呢?

    兰英:我…我…我去索命的,还附带去看看爹妈呀

    阎王:(真怒道)哼!索命?索命?索的谁的命?又与那人有何冤仇呀?速速讲来,若其不然,休想出关。

    兰英:阎君,容禀呀!

    (唱)我这里将实情禀与阎君知

    望阎君知详情

    (帮)放奴出关去 (唱)我父本是宰相也

    官居朝中品性高

    阎王:家住何处

    兰英:(唱)家住长安城

    阎王:自幼可婚配

    兰英:(唱)奴家未从父母命

    自选才郎来配亲

    阎王:选的哪个

    兰英:(唱)元宵佳节赏花灯

    不仅赞叹——

    春夜灯花,几处笙歌腾朗月

    有人回到——

    良宵美景,万家萧管乐丰收

    抬头忽见一公子

    英俊潇洒文采佳

    二人对视有点久

    丫鬟及时来打断

    她拉起我呀

    羞羞怯怯就往相府返

    阎王:呵呵,事后怎样

    兰英:(唱)自从花灯初相见

    茶不饮来饭难咽

    差了丫鬟院子去打听

    派去的人儿回来禀

    那公子姓李名肃字润清

    家在蛤莫陵下住

    公子家境实难堪

    意志坚定考状元

    赏识公子好文采

    有心助他登龙门

    阎王:那你怎样做呢?

    兰英:(唱)命人送去二百银

    阎王:他收下没有呢?

    兰英:(唱)公子无功不受禄

    再三恳求他不收

    家丁无奈告详情

    公子听后欲见奴

    阎王:有意思,穷书生要见富小姐哦。他见着无有呢

    兰英:(唱)原不想让他见我

    家丁做事太荒唐

    竟把公子领进府

    阎王:都跑上门来咯嗦!咋个办呀!

    兰英:(唱)管家把那奴才责

    再邀公子花厅座

    然后去把爹爹请

    爹爹不知他来意

    茶水招待不失礼

    阎王:公子来访,没有人告诉你么?

    兰英:有人告诉!有人告诉

    (唱)丫鬟绿萍前来禀

    告知公子已到临

    奴家正在梳云髻

    惊慌之中钗错地

    担心公子言失语

    急忙赶到花厅去

    阎王:到了花厅后,有是怎样?

    兰英:(唱)怕爹来把奴责骂

    躲在屏后细观察

    阎王:那公子和你爹爹聊些什么呀?

    兰英:(唱)爹爹先问公子名

    来此何事他不提

    他猜公子到府…到府

    阎王:(疑惑)他猜什么?

    兰英:(害羞)(唱)到府把亲提

    阎王:甚是如此,你爹爹想法正趁了你心意吧

    兰英:(再次害羞)阎君说哪里了呀

    (唱)爹爹先把公子文来考

    一要公子写对联

    二要公子作诗赋

    三要公子论时下

    阎王:公子表现的如何呀?

    兰英:(唱)公子本身文采佳

    次次回答爹满意

    阎王:这样好呀!公子回答,老爷满意,看来婚事要成咯哟!

    兰英:唉!

    (唱)公子不知爹爹考他为何意

    反将元宵观灯相见面

    派人赠银之事对他提

    阎王:(偷笑)哎哟哟!宰相女儿私赠银两给别人,怕是传出去要笑话哦!你爹爹听后怎样

    兰英:爹爹听后,他听后

    (唱)笑颜骤变突转怒

    命下家丁院子将他捆

    (念)拉至门,不由分说就

    (帮)乱棍责

    (唱)屏后偷看心惊震

    门外公子正受难

    门后兰英无计施

    打在公子身

    痛在兰英心

    声声惨叫

    阵阵棍响

    惊天动地

    (念)这…这…这还是宰相之府么?

    阎王:宰相做事缺理性,你就忍心看着公子受苦呀!

    兰英:若让公子一直遭打,他…他定会性命不保呀!

    (唱)泪失满面心泣血

    丫鬟将我拉出去

    双双跪在爹面前

    慌乱之中欲出言

    (念)不料绿萍抢了我先呀

    阎王:小小的丫鬟能说些什么呀!

    兰英:阎君有所不知,我同绿萍算不上什么主仆,她自幼进府为奴,我二人亲如姐妹。她抢我先说话,是为了不让爹爹责骂于我呀!

    阎王:这个小丫头到还重情重义嘛!后来呢

    兰英:(唱)绿萍开言先道错

    她言道…言道

    不该以我之名赠银与公子

    我听此言泪满面

    感她丫头救命恩

    急忙求爹饶她命

    顺放公子回家去

    以免得人家说相府的

    (帮)是是非非

    阎王:见缝插针,好!放出了公子么?

    兰英:(唱)爹爹听后息怒气

    他言道:

    绿萍做事有失宰相门之礼

    公子虽然可以放

    先责绿萍二十棍

    阎王:哎呀!弱女子怎经得起二十棍呀

    兰英:阎君说的甚是,爹爹做事欠思量

    (唱)一听杖责二十棍

    绿萍突晕倒在地

    娘闻哭声前赶来

    问明详情笑言道:

    小丫头正值二八年华美青春

    遇着那有才有貌美少男

    (白)咋个不心动嘛!

    (唱)赠银资助可理解

    乱用小姐的名讳

    就要不的

    暂且绕过这一回

    倘若下次再犯呀

    (帮)绝不轻饶

    阎王:(笑呵呵的)看来你母亲的思想还放发嘛!公子也放了,小丫头的二十棍也免了。事情又怎样发展呢?

    兰英:母亲差人把公子送了回去,过了几日,我让丫头子送去书信一封,纹银百两,滋补汤药许多。

    阎王:书信?(暗笑)恐怕是情书吧

    兰英:(害羞)哎呀!阎君呀

    (唱)阎君说了哪里话

    书信只为表衷肠

    他,他,他

    文采俱佳令人赞

    相貌英俊令人爱

    高远志向令人佩

    相府受责令人哀

    公子能伸又能屈

    日后必定成大业

    阎王:只有这些么?我看未必吧!还写些什么哟

    兰英:这个呀……这个呀……

    (害羞)(唱)最后一行留一言

    愿与…愿与

    愿与公子结伉俪

    阎王:哼!宰相的女儿自寻婚姻,难得不听从父母命么?有背常理哟

    兰英:试问阎君,这人世间的婚姻,怎样才算的圆满呀?听从父母之命,岂不是误了一辈子的幸福么?

    (唱)女娲娘娘把人造

    封建制度到如今

    男婚女嫁父母命

    姻缘之事岂草率

    何不自己把亲定

    自选自嫁自开心

    若是爹妈不允许

    离却相府

    (帮)把真爱寻

    阎王:好!好!有气魄!有胆量!佩服!佩服……公子见信,可有回复?

    兰英:公子见信可有回复,(害羞)他…他邀我七夕相见呀!

    阎王:那你去么?

    兰英:当然得去呀!

    (唱)初见之时我就把心意定

    谁知道他有情来我有意

    七夕相见呀

    (帮)二人正好结连理

    (唱)只怨爹爹把我来管紧

    大门不准出

    只能闺阁做女红

    阎王:唉呀呀!看的这么紧呀,那你是怎样出府的呀?

    兰英:(唱)丫鬟绿萍想了法

    她叫我后堂求娘亲

    让她去跟爹爹说

    七夕佳节出府去

    哎呀!

    谁知他把心转变

    二话不说让我去

    但要家丁一同去

    阎王:这样可好了呀!七夕见着公子了么?

    兰英:见着了,见着了呀!

    (唱)同公子相约定在桥头

    用计儿把家丁来支开

    绿萍陪同到桥头

    公子多早就到临

    二人相见多欢喜

    阎王:见着后又怎样呀?

    兰英:(唱)我已被许配尚书子

    今日出府永不回返

    这实情告与公子知

    希望他带我一同走

    阎王:公子答应带你走么?

    兰英:公子先头还是没有答应的,他说道,他家里贫穷。怕我吃不了苦呀!我回道,人世间,做什么都苦,况且常言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随公子一起,就不怕吃苦呀!

    公子他听我这一席话,答应带我一同走呀!

    (唱)趁着七夕夜

    我二人在桥头同把那誓盟

    不管贫穷与富贵

    白头偕老永不分

    阎王:你二人就不怕家丁看见么?

    兰英:怕?哼!为了真爱,我什么也不怕呀!

    (唱)公子不怕相府受责打

    丫鬟不怕替我把责顶

    我岂能怕去怕来怕家丁

    敢学织女把爱寻

    阎王:那你与公子婚后日子过的怎样?

    兰英:临走前,丫鬟绿萍赠我二人白两纹银。担心爹妈派人把我追回。我同公子连夜逃出长安城,去至异地安家呀!

    (唱)斗想起婚后那甜蜜日子

    到今朝回忆起好不痛心

    我与他离长安到异地

    寒窑里面把身安

    天为媒来

    地为聘

    二人终朝结夫妻

    每日间

    我这里

    早起在屋内把织纺

    到午来

    我又把饭做待他回

    他那里

    去至街边把书画卖

    到午时才把家来归

    夜晚临

    夫秉烛夜读勤上进

    妻刺绣穿针忙不停

    夫未睡时

    妻难眠

    夫妻恩爱多甜蜜

    阎王:公子的高远志向是考上状元,那他发考上了吗?

    兰英:(唱)皇天不负有心人

    公子发奋把书读

    最终把那金殿登

    金鸾殿上遇爹爹

    爹爹见他是状元

    先是怒来后是喜

    连忙问他我可好

    公子忽然才想起

    还有我寒窑受苦的王兰英

    阎王:他派人前来接你回去了么?

    兰英:(唱)无有派人前来此

    他与爹爹亲自到窑把我接

    那时节我正在屋内把织纺

    突见爹爹到此来

    两眼含泪

    笑笑盈盈将他迎

    得知公子已高中

    寒窑受苦日已尽

    爹爹见我这般样

    走时头上花如锦

    回时头上柳又青

    他竟然

    (帮)老泪纵横

    (唱)三人用过一顿餐

    急忙坐船把家返

    [俩小鬼差话

    小鬼:我们阎王打破砂锅问到底——终于说到正题咯……

    阎王:是呀,快快说来船上发生什么事儿咯。

    兰英:记得那日登船之时

    帮腔:河风送暖日光照

    夕阳美景无限好

    兰英:(唱)船儿慢慢河面行

    在船上

    我同李肃先把爹爹拜

    再与他摆谈那寒窑日

    霎时间天色突变狂风起

    我移步出舱去船头

    只觉背后有人推

    站立不稳就坠入河心

    拼命挣扎无人应

    垂死之际,忽见李肃站船头

    正想是否是他将我害

    妈妈呀!

    就被那水鬼

    (帮)将命儿勾了去

    阎王:哼!无凭无据,怎知是他将你推入河心呢?何况还和相爷来接你返家呀!

    兰英:阎君呀,自古女子多情,男子寡意。他定是高中之后,嫌弃于我,看上别家姑娘呀!

    (唱)他本是——

    高中状元人人爱

    千千蝴蝶绕身边

    我则是——

    寒窑纺织满手茧

    根根丝发渐变白

    谁还知我昔日相府美千金

    我看他——

    怕是怕上任后同僚把他来耻笑

    阎王:(疑惑)耻笑他什么

    兰英:他…他…他有个“老”夫人呀

    阎王:你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么?

    兰英:当然不是呀

    阎王:哼!那你知道他所想的?简直是岂有此理!

    兰英:唉!别的话儿不说了,只求阎君放我出关呀!

    阎王:出关索命,这是大事呀!人的寿命生死簿上早有记录,该到时,自然就会到的呀!

    兰英:这个…这个…阎君只肖放我出去,让我也好去问问他呀!不然我死的也冤呀!

    阎王:若不是他将你害死!你怎么办!怎么办!

    兰英:若是他将我害死,我要求阎王将他索命;倘若不是,我…我…自有主张呀!

    阎王:(暗道)看她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且相信她一回!

    阎王:我信你这么一盘!不过天亮时必须返回,若其不然,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兰英:哎呀呀!多谢您老人家了呀!我这里就先行告退了(起身,出殿)

    阎王:慢着!要按规矩办事哟!

    兰英:(迟疑)是是是!

    【兰英出殿,满脸欢喜

    兰英:(唱)不枉我一番诉苦与阎王

    通情达理就让我出了去

    天明之前需返回

    火速移步向旧庭

    【走急促碎步下场

    小鬼:阎王,莫对哟

    阎君:啥子不对哟

    小鬼:那个兰英姑娘还想是前年子被误画叉叉的那个人哟,她貌似还有寿命的嘛

    阎王:是不是哟,我查查(翻书查阅)

    阎王:恩,好像是的嘛

    小鬼:咋个办呢?

    阎王:这个么,就看她这次返阳的表现咯。走,我们跟去看看

    【阎王大笑,二小鬼抓头不明白

    【四】

    【舞台上一桌二椅,桌上是兰英的灵牌,丫鬟端祭祀果品上

    绿萍:(疑惑)喜鹊枝头喳喳叫

    小丫头:定有喜事到嘛!

    【宰相夫人应声

    夫人:掌嘴!今日是祭拜小姐,有什么喜事!有什么喜事呀!

    小丫头:女婢知错呀,夫人饶恕

    【宰相应声出场

    宰相:夫人息怒气呀

    帮腔:怎为小事气自己

    气到病来谁担责

    宰相:(唱)心肝女儿走

    夫人:(唱)已有几年多

    宰相:(唱)女婿念旧情

    夫人:(唱)至今还未娶

    宰相:(唱)一轮七月复七月

    夫人:(唱)何时才把妻来娶

    宰相:(唱)今日七月半

    夫人:(唱)又把女儿祭

    【二人分别坐在桌子两旁

    宰相:啊!夫人呀,女儿已去有些年头,我们该张罗给女婿找个如夫人呀

    夫人:是呀,想他自兰英落水后,一直是“孤家寡人”,我说给他找一个呢,他又说难忘兰英

    宰相:是么?那我该劝劝他呀!

    【话音落,李肃上场

    李肃:七月半,祭亡妻

    帮腔:昔日恩爱尚还在

    李肃:(唱)花开花落花化泥

    花花世间难别妻

    钗儿,裙儿,鞋儿依旧在

    日日睹物思亡妻

    夜夜难忘夫妻情 李肃:见过二老

    宰相:好好!快来给兰英上柱香吧

    【李肃上香,兰英上场

    兰英:(唱)远望旧庭灯火明

    昔日情景时难忘

    今日又见心悲凉

    唉!

    拭去脸上泪

    帮腔:迈大步向旧庭去

    【兰英下场

    宰相:啊!贤婿呀,为父有一事要与你提呀

    李肃:不知是什么事儿呀?

    宰相:好事嘛!

    (唱)月老伯伯下凡尘

    与你牵线来做媒

    风流倜傥少年郎

    怎能没有美娇娘

    你同兰英把亲结

    发奋读书登金鸾

    患难与共不曾弃

    兰英命薄无福享

    你还是个痴情郎

    多年未把妻来娶

    急的二老心焦焦

    为父与你把亲定

    扯根线线栓圈圈

    做个月老造姻缘

    你说要的要不的

    李肃:我的岳父呀!

    (唱)虽说兰英早早去

    不再想那儿女情

    只愿奉公廉洁侍二老

    但愿妻能在天堂把福想

    夫婿我绝不再成亲

    帮腔:今生今世只爱她一个

    宰相:哼!真是个犟拐拐呀!犟拐拐呀!

    绿萍:哎呀!老爷呀,公子他是多情自有多情福嘛!

    夫人:绿萍说的是呀,老爷,他不愿意,我们就不勉强吧

    李肃:多谢二老

    【话音落,兰英上场

    兰英:来此已是前厅,带我启门

    【兰英用气吹开房门,进门

    宰相:(惊恐)门为何自动开了呀

    李肃:想必是那风儿吹开的吧,待我上前将它关上

    【兰英现身在李肃身后,在场人震惊

    宰相:你你你是何…何人!

    【李肃问声音转过来,兰英也跟在他身后

    李肃:岳父怎么了?

    夫人:为何身身…着我女…女儿服饰

    绿萍:这不是小姐么

    小丫头:啊!(顺手扔下盘子,奔跑出去)

    李肃:什么服饰?什么小姐?什么事呀!

    宰相:是兰…兰英呀!你看你后面

    【李肃转头面对兰英

    李肃:(喜悦)啊!兰英!妻呀!

    【五人定格,一束追光

    兰英:(唱)他为何见着我如此高兴

    李肃:(唱)眼前的人儿尽然是兰英

    宰相:(唱)她到底是人还是那水鬼

    绿萍:(唱)小姐到此究竟为了何事

    夫人:(唱)她必定是返阳来看家人

    【场面在绿萍的笑声中打破

    绿萍:夫人相爷,小姐来了的嘛!

    宰相:吼啥子吼嘛!我眼睛明亮亮的嘛,看的到

    兰英:(迟疑)哦,女儿给爹妈施礼咯

    宰相:这个,这个,你是人是鬼呀?

    夫人:哼!管她是人是鬼,她就是我们的女儿的嘛!

    李肃:是呀,她还是我的妻呀!

    兰英:(怒气)还是你的妻?

    李肃:是呀,怎么了?

    兰英:呸,好意思说来,照你这话,感情你还娶妻了呀?莫不然就是她(指着绿萍)

    绿萍:(惊慌)小姐,没有呀!没有呀!

    夫人:兰英,你瞎说啥子

    李肃:夫人休得乱猜呀,自从你落水后,我再也未曾娶妻呀

    宰相:是呀!兰英,连我们给她配亲他都不干呀

    兰英:想必是作了亏心事,后怕呀

    李肃:夫人说些啥子哟

    兰英:哼!站着站着不由我怒气生

    帮腔:怒气生呀

    兰英:(唱)我想你呀

    不敢再把妻来娶

    怕是怕心中愧对兰英女

    自你高中状元起

    就未曾将那好心定

    花言巧语把爹骗

    让他一同来接我

    船上把那毒计设

    怪只怪苍天未把眼来长

    船头上你顺手推我下了去

    拼命挣扎你还不应

    只在船头招招手

    我这样含冤带气就赴阴曹

    七月半苦求阎王让我出关去

    帮腔:来把你这杀人魔头命来取

    宰相:儿呀!你误会了!误会了!

    兰英:有什么误会不误会!我看事情就是这样!爹爹,母亲你们肯定是遭他骗了呀!

    绿萍:小姐,公子待你一片情深,怎会这么做呀

    夫人:是呀!

    李肃:(哭泣)我的妻呀!

    帮腔:切莫要自猜自疑

    且听夫道来实情

    李肃:(唱)哎呀呀 我的妻

    切莫要自猜自疑

    且听夫道来实情

    说什么高中状元就要把发妻来弃

    我不是那陈世美也不是那王魁贼

    妻不嫌我家徒四壁

    愿随我寒窑把家安

    你纺织供夫把书读

    丝丝情谊记在心里

    发奋读书把金銮登

    只为妻你再享富贵

    兰英:哟,状元公是不是哟?

    李肃:(唱)妻要相信夫不骗你

    那日登船把家返回

    船行途中遭遇风浪

    你不顾危险去船头

    那船儿摇摇晃晃似散架

    此时间狂风呼呼吹

    弱女子怎受得起这般场景

    站立不稳你就坠入了江心

    与相爷闻此声忙从船舱出

    兰英:(急切)后来怎样呢?怎样呢?

    宰相:兰英,听我说呀!

    (唱)为父在船头与你把手招

    公子船上寻竹杆

    未等竹竿到你就命归西

    公子为此伤透心

    回府忙叫人去寻你

    三天三夜才寻着你

    一家人伤伤心心将你葬

    其中泪湿青衫多

    唯有你夫李肃最

    他为你吃素到如今

    他为你再不把妻娶

    他的情和义

    谁人能够知

    兰英:(哭泣)爹爹

    夫人:是呀,兰英,你怎能误解你的丈夫呀

    绿萍:小姐,公子有多爱你呀,你却怎么还要来捉他下阴曹呀

    兰英:(哭泣)我明白,我知道呀

    (唱)时才间公子爹爹把话说

    懊悔我不知详情错开口

    懊悔我乱把公子来误解

    公子对我好点点不会忘

    你怎为兰英不开荤

    你怎为兰英不娶妻

    怎使你为我这般样

    只怪我命薄无福受

    愧对你

    我的夫君

    兰英对你

    深深拜

    深深拜

    重返家园成虚话

    此生此世难恩爱

    只愿待到来世转

    生生世世伴君前

    生生世世伴君前

    【二人拥抱一起痛哭

    帮腔:有情人儿终相遇

    诉真情将疑雾解

    愿眼前兰英李肃

    恩恩爱爱长相守

    宰相:守啥子守,守啥子守。人都死了,还守的到一起么?

    【阎王应声

    阎王:守的到一起!

    宰相:(询问)是何人讲话!速速报上名来

    阎王:我

    宰相:你是那个?

    阎王:首先我不是人

    宰相:(大笑)为必然你是鬼么

    阎王:哈哈,你说对了

    【兰英闻声抬头巡视

    兰英:哎呀呀,原来是阎君呀

    宰相:哦哟!阎王嗦?请,情,请

    【阎王转身坐下,询问兰英

    阎王:你可寻着那人么?怎么样,活捉不

    兰英:找着了呀,我…我不捉了

    阎王:哈哈,刚才口口声声要捉他,怎么现在又不了呢?

    兰英:以前全部都是些误会呀,是我自己不小心失足落水,不管他人的事情呀

    阎王:好!看你不捉他了,想怎么样呀,说出来,我给你办

    兰英:我想…我想

    【李肃插画

    李肃:望阎王老爷让爱妻返阳

    兰英:对,就是这个

    阎王:(假怒)哪有这个说法!人死由天定,这个我作不了主!不过呢……

    李、兰:怎样呀!

    阎王:兰英你是误被我那天画叉叉死去的,况且你寿命还长呢,我就让你还阳

    全家人:真的呀

    绿萍:太好了,小姐公子可以恩恩爱爱长相守咯,老爷夫人二天就要抱胖娃娃咯

    夫人:(笑道)死女子,又在乱说嘛

    李肃:感谢阎王呀

    宰相:大好人!大好人呀

    兰英:民女向阎君深施一恭,以表感谢呀

    【阎王连忙扶起

    阎王:不必,不必呀。趁此时,夫妻重聚,重新拜堂嘛!我也好吃喜酒嘛

    全家人:是咯!

    宰相:兰英你们去更衣哟,要穿喜庆点子哟

    众人:要的!

    【欢快的锣鼓起,阎王,宰相,夫人坐在两旁

    帮腔:绕来绕去绕回来

    绕到重新再拜拜

    新人新衣新相貌

    心心相应到今朝

    李肃:(唱)难为她今朝再次来拜堂

    难为她受苦多年才享甜

    以前是我们携手同走坎坷路

    现而今我们幸福甜蜜永恩爱

    李肃:见过岳父,阎君

    阎、宰:好好好!

    绿萍:小姐来咯

    【绿萍拿着盖头,搀扶兰英出场

    (兰英做一些虚拟的打扮动作)

    兰英:(唱)换珠衫依旧容光在

    再重把我的珠钗戴

    绿萍:小姐好漂亮咯

    兰英:(唱)莫不是心头幻身在梦乡

    但则见绿萍在我的身旁边

    好事多磨终成就

    不想团圆在今朝

    我心头喜滋滋

    我心头乐融融

    我们两人又结缘

    这才是呀有情人

    帮腔:这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呀

    绿萍:来,小姐,把盖头盖起

    【扶进门,奏行婚乐

    绿萍: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

    众人:送入洞府!

    宰相:阎王,请后堂饮酒

    夫人:请!这才是呀(转脸对这宰相)

    夫人:为人心地需善良

    宰相:休将往事存心上

    兰英:姻缘乃是自己定

    李肃:百磨千折终成就

    阎王:夫唱妇随度时光

    绿萍:相敬如宾到永久

    【定格,切光,落幕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