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剧《吕剧马书记上任》

05-14 11 反馈
    吕剧《马书记上任》剧本

    时间:当代

    地点:黄河口某乡镇

    人物:马春江——养鹅乡新任书记,男,27岁

    田嫂子——养鹅专业户,女,30多岁

    杨主任——“鹅乡”办公室主任,男,30岁

    田嫂子撑船上

    (伴唱)           一条小河清悠悠

    渔歌声声绕船头

    黄河故道风光好

    鹅鸭成群水上游

    鹅叫声,田嫂逗鹅:“妞妞,妞妞……”

    田嫂子:            良种鹅取名大妞和小妞,

    它两个来自大洋州。

    两只鹅羽毛丰美俺看不够,

    养鹅场杂交换代定能大丰收。

    (逗鹅)妞妞,妞妞,哈…………

    鹅叫声,田嫂子赶鹅远去

    马春江、杨主任分别上

    马春江:          硕士生扎根黄河口,

    干兽医走街串户乐悠悠。

    杨主任:                    办公室主任这活儿真挠头,

    养鹅乡伺候领导有喜也有忧。

    马春江:                    今日俺兽医出任新书记,

    养鹅乡一幅担子压肩头。

    杨主任:                    新书记今天来上任,

    “全鹅宴”设在迎宾楼。

    马春江:                    上任先访养鹅户,

    杨主任:                    为找鹅崽俺到村头。

    不小心与马春江相撞

    杨主任:嗳嗳,没长眼吗,安!

    杨主任擦擦皮鞋,整整西服,下

    鹅鸭欢叫,马春江远望,发现田嫂

    马春江:田嫂,田嫂子——

    田嫂上

    田嫂子:小马儿,带这么多行李,下乡出诊了?

    马春江:不,不是下乡出诊。

    田嫂子:你是来办班讲学的?

    马春江:也不是办班讲学。

    田嫂子:那……你今天是干什么来了?

    马春江:我呀……(沉思)来看看咱那良种鹅。

    田嫂子:你放心,这良种鹅我完全按你的饲料配方喂养,维生素,氨基酸,骨粉鱼粉里边添,一天到晚喂三餐,打针防疫把好关!这不,我刚把他们喂饱,赶到船上去。

    马春江:我去看看。

    田嫂子:好!你去看鹅,我给你泡茶。

    马春江去,田嫂子忙活

    杨主任上

    杨主任:领导上任看表现,第一印象最关键,酒楼设下全鹅宴,找到鹅崽就好办。田嫂子,田嫂子!

    田嫂子:是杨主任啊,快屋里喝茶,这不,刚泡上。

    杨主任:嫂子,今天我可不是来喝茶的。

    田嫂子:杨主任,您有事……

    杨主任:有事!今天政府有件大事和你商量。

    田嫂子:有啥事快说。

    杨主任:田嫂子!            今天的事情不寻常,

    新任书记到咱乡。

    田嫂子:          官场的事情俺不懂,

    和俺商量为哪桩?

    杨主任:          咱鹅乡名菜烤全鹅,

    还请嫂子多帮忙。

    田嫂子:          满院的白鹅任你抓,

    俺奉献领导理应当。

    杨主任:田嫂,这样的鹅烤鸭店有的是,领导都吃腻了

    田嫂子:那可怎么办啊

    杨主任:          听说你引了良种鹅,

    “烤全鹅”叫领导尝一尝。

    (白)田嫂子,听说你引进的那良种鹅,肉质好,味道鲜,那可是大洋州的风味啊

    田嫂子:杨主任,俺那鹅……

    杨主任:你那鹅怎么样啊?

    田嫂子:俺那鹅……俺那鹅……死了。

    杨主任:死了?什么病啊?

    田嫂子:不吃食儿,不喝水儿,又吐白沫又蹬腿儿,好象是那个……鸡流感吧。(灵机一动)杨主任,我正想找你汇报这事儿,(拉杨主任)走,你去看看?走走。

    杨主任:(忙捂鼻子)不不不,我不分管这个。嫂子,你忙你忙,我还有急事要办,再见。

    田嫂子:杨主任慢走,慢走,啊。

    田嫂子暗笑,马春江兴奋地跑上

    马春江:嫂子,咱那良种鹅欢蹦乱跳,可棒了。

    杨主任:什么?

    田嫂子:马儿,你快把鹅栏扫扫。

    马春江:我都扫了。

    田嫂子:你快把鹅粪掏掏。

    马春江:我都掏好了。

    田嫂子:快给我打桶水来,(递水桶)你快去哇!去去去……

    杨主任:等等!(走近马春江)小伙子,你是田嫂子雇来的小伙计吧。

    田嫂子:是啊是啊,忙不过来,找了个帮工的。马儿,快去打水。

    杨主任:慢着,你刚才说良种鹅欢蹦乱跳。

    马春江:是啊,欢蹦乱跳。

    杨主任:在哪儿?

    马春江:河边上。

    田嫂子:马儿,咱那鹅不是……(使眼色)死了吗。

    马春江:不,旺活!

    田嫂子:咳——        小马他是个大傻帽,

    张口就把实话掏。

    杨主任:           办公室主任来要鹅,

    田嫂子和我耍花招。

    马春江:           嫂子突然神色变,

    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田嫂子:           我软磨硬拖把鹅保,

    杨主任:           我抓鹅上宴不动摇。

    马春江:           我细细看,慢慢瞧,

    看一看,里面到底啥门道?

    马春江:嫂子,这位是……

    田嫂子:哦,忘了介绍了。马儿,这位是咱们乡政府办公室的杨主任。

    马春江:你就是杨主任啊?

    杨主任;听说来吧?

    田嫂子:杨主任才是咱乡的好干部哩,过几天就提副乡长了。(拉马春江一旁)他见人搭官腔,张口就上纲,群众面前他会装,见了领导就紧裆,不成个物儿啊……

    马春江:杨主任,你今天来……

    田嫂子:杨主任是关心群众,下来走走。

    杨主任:不。今天咱干脆挑明了吧,我是来要鹅的。

    马春江:要鹅?

    田嫂子:听说来了个新书记,非要吃咱那良种鹅不行。

    杨主任:嫂子,话可不能这么说,新领导上任,咱总得意思意思吧。

    田嫂子:新领导又没啥毛病,为啥非要意思俺那鹅呢。

    杨主任:烤全鹅是咱鹅乡名菜,是咱的优势,是咱的品牌,发展经济咱可全靠它了,你说,为领导接风少了这道菜,我这个办公室主任的脸往哪儿搁呀。

    马春江:杨主任,你回去吧。

    杨主任:什么,回去?

    马春江:回去把宴席撤掉!

    杨主任:哈……小伙计啊小伙计,你要是个一把手嘛说这话还行,可惜你是个打工的。小伙计,抓鹅!

    马春江:嫂子,你看……

    杨主任:看啥,我叫你逮你逮就行。

    马春江:嫂子,我去逮了?

    田嫂子:不。(灵机一动)小马,你在这里和他磨蹭,我把鹅藏在那边芦苇里……

    马春江:嫂子,(伸拇指)好办法,好办法!

    杨主任:你俩说啥?

    田嫂子;我叫小马陪你喝茶,我到河边把鹅抓起来。

    杨主任:好,这才是咱鹅乡人的精神哩。

    马、嫂对视一笑,嫂下

    马书记:            新书记上任第一课,

    乡政府农家来抓鹅。

    杨主任          鹅不到手不散伙,

    我为书记尽职责。

    马书记:         他岂知书记就在面前坐,

    不到时候我不揭锅。

    杨主任:         这小伙直来直去把直话说,

    他真是个好小伙!

    (白)小伙子,今年多大?

    马春江:27岁。

    杨主任:好年龄,好年龄啊。今天乡里新来的党委书记就是27岁。

    马春江:人家27是党委书记了,我还是个打工的……

    杨主任:别灰心,别灰心(一想)小伙计,乡里有个差使,你干吧?

    马春江:啥差事?

    杨主任:就是提个水儿啊,送个纸儿啊,跑个腿儿啊……比给个体户干好多了。

    马春江:谢谢杨主任。

    杨主任:不用谢,只要你把良种鹅送到迎宾楼,这事就成!(突然疑惑地)田嫂子怎么还没把鹅抓起来……

    马春江:杨主任,这鹅怕是抓不起来了。

    杨主任:政府要鹅,她敢不献?

    马春江:不敢不献还不敢藏起来吗。

    杨主任:小马,你是说……

    马春江:杨主任,(耳语)河边有一片芦苇荡,我看那里就能藏鹅。

    杨主任:不错。这几年开放搞活,群众都滑了,我去看看。

    田嫂子上

    田嫂子:杨主任。

    杨主任:嫂子,鹅呢?

    田嫂子:鹅?跑了。

    杨主任:跑了?咋跑的?

    田嫂子:杨主任啊! (唱)  抓鹅累得我热汗淌,

    眼睛发花心发慌,

    好容易把鹅赶到小船上,

    谁知道它扑楞楞地飞过水塘。

    杨主任:这么说,那鹅飞了?

    田嫂子:飞了。

    杨主任:哼!        我一忍再忍把你让,

    你一招更比一招强。

    鹅在河边你不献上,

    欺骗政府把鹅藏。

    田嫂子:杨主任,不要误会。

    杨主任:没有误会。(下)

    田嫂子:杨主任,杨主任——

    马春江:嫂子,咱喝茶。

    田嫂子:还喝茶,他去搜鹅了。

    马春江:让他去搜。

    田嫂子:万一他搜出来……

    马春江:搜出来更好。

    田嫂子:那不给咱烤了?

    马春江:他要敢动你一根鹅毛,你跟他打到乡政府。

    田嫂子:光说傻话,乡政府是咱去的地方。

    马春江:今天咱非去不可。

    田嫂子:去了还有咱的好事?

    马春江:今天不是来了个新书记吗。我看他保险给你撑腰。

    田嫂子;算了吧。官向官,民向民,干部向着负责人。

    鹅叫声。杨主任抓鹅上

    杨主任:嫂子,你的鹅还真是飞到芦苇里来。

    田嫂子:(灵机一动,吹一声口哨)妞妞,妞妞!

    鹅叫几声,突然跑开

    杨主任着急,追鹅

    杨主任:不好,鹅跑了。

    杨主任抓鹅扑空。杨主任恼羞成怒,追鹅,圆场

    杨主任追鹅,落水

    杨主任爱惜地看看西服

    杨主任:唉——           名牌西服头一次穿,

    铮亮的皮鞋俺擦了大半天,

    没等见到书记的面,

    骨碌碌一个前滚翻,

    俺弄了个面朝天……

    田嫂子:杨主任。

    杨主任:还杨主任!嫂子,你拿我当猴儿耍呀。

    田嫂子:不。不不……

    杨主任:田嫂子,我看你这养鹅场是不打算办了!再见!

    田嫂子:杨主任,别别,你别……

    杨主任:哼!

    田嫂子:杨主任,您千万别在意,我……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

    杨主任:你这个玩笑开得可真好哇,把我开到水里去了。再见。

    田嫂子:杨主任,别,您别走。我这就把鹅给你逮起来。(引鹅)妞妞……妞妞……

    鹅叫声,田嫂抓鹅

    田嫂子:(沉痛地)  妞妞、妞妞你真听话,

    你不该漂洋过海到俺家。

    自从来了你们俩,

    小院春草绿,岸边柳芽发,满院的桃李开新花。可怜你新家未暖书记到,

    可怜你羽毛未丰丧天涯。

    从此后,不见你向天高歌浮绿水,

    从此后,不见你小院展翅叫呱呱。

    妞妞啊,田嫂无能没把你救下,

    盛宴后,我为你宾馆桌上收残渣。

    (白)妞妞,妞妞……你去吧。(含泪)杨主任,给,

    杨主任:嫂子,别太伤心了,其实我也不愿意这么做。小伙计,送鹅!

    马春江:杨主任,我看这鹅还是不送的好。

    杨主任:什么?哼!

    杨主任提鹅就走

    马春江:杨主任,(严厉地)把鹅放下。

    杨主任:什么?

    马春江:把鹅放下!

    杨主任:小伙计,你羊群里跑出头驴来,算什么大牲口啊。

    田嫂子:(胆怯地)小马,这人咱惹不起。

    杨主任:新书记的小车马上就到,误了事你敢负责吗?

    马春江:来个小小的书记把你吓成这样。

    杨主任:嘿!个体户的帮工这么大口气,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么?

    马春江:知道一点,你叫杨达德。

    杨主任:你认识我?

    马春江:杨达德,你身为国家干部,就知道大吃大喝,今天这里抓鸡,明天那里逮鹅。群众送你个外号, 叫你杨大喝。

    杨主任:你,你!(怒发冲冠)你这是对党政干部的污蔑!

    田嫂子:小马,不要胡说,杨主任可是个好干部啊。

    马春江:杨达德,我可要告诉你,这是我市重点推广的良种鹅,你要敢动它一根毫毛……

    杨主任:你说怎么着吧?

    马春江:你可要想一想后果!

    杨主任:哈……小伙计,你潮雪!(捋袖子)在我杨主任面前弄这个,我今天非办你不可!

    田嫂子:杨主任,你想干什么?

    杨主任:干什么?他公开污蔑国家干部,我送他上派出所!

    田嫂子:啊!杨主任,小马不懂事,看在我的面上,别跟他一般见识。小马,快送鹅。

    杨主任:这鹅我不要了!(取手机)喂,派出所赵所长吗,这里有人妨碍政府工作人员执行公务,带几个弟兄过来……哼!敢跟我耍横……

    田嫂子:杨主任,俺……俺求求您。(给杨跪下,乐骤起。大停顿)

    马春江:嫂子,田嫂子——

    田嫂子:小马,快给杨主任陪个不是,你去呀!(着急地)小马——

    小马小马你别太犟,

    该低头时你莫逞强。

    派出所那是啥地方,

    你为何执迷不悟撞南墙。

    马春江:(痛心地)嫂子!

    (接唱)     原以为农民苦苦在穷乡,

    原以为农村难难缴钱粮,

    原以为农业落后科技跟不上,

    却原来腐败风如此猖狂。

    田嫂子:唉!有什么办法呢……

    杨主任:小伙子,怎么样?草鸡了吧。

    马春江:                荒唐荒唐真荒唐,

    新书记遇上个土霸王。

    警笛声由远而近,杨主任得意忘形

    俺今天派出所里走一趟,

    看看还有啥名堂。

    杨主任:小伙子,走吧。

    马春江:好,请带路。

    田嫂子:小马,小马,小马——(大声疾呼)马春江!

    杨主任:(大吃一惊)     田嫂子呼喊马春江,

    我心中扑腾手发凉。

    幕后喊:杨主任,我们来了!

    杨主任:(挥手示意)回去!嫂子,他叫马什么江?

    田嫂子:马春江,市畜牧局的模范兽医,好人啊。

    杨主任:俺娘嗷,真是他,完了……

    他上任不闻小车响,

    悄没声地到鹅乡。

    迎宾楼乡直头头都到场,

    他却在农家院里把伙计当。

    田嫂子:杨主任,只要你不上派出所,这鹅,你抓,东西,你拿。

    杨主任:嫂子,你别搅和了。

    嫂子你不要乱插杠,

    他就是新任书记到咱乡。

    田嫂子:(一愣)什么?小马,你是书记了?

    马春江:嫂子,(握手)我们对不起你呀。

    杨主任:田嫂子,马书记是畜牧专业研究生,年轻有为,作风正派,清正廉洁,他来到咱乡,咱的养鹅事业是大有希望啊!

    田嫂子:杨主任,给,把鹅烤了。

    杨主任:好!

    马春江:慢着。

    杨主任:对对,领导说了,不吃鹅,不吃鹅,嘿嘿,领导今天不吃鹅……

    田嫂子:杨主任,这鹅……

    杨主任:放了。

    马春江:不!

    杨主任:马书记,你吃鹅?(见马不语,转向嫂子)嫂子,你说马书记吃不吃鹅呀?

    马春江:杨主任,通知鹅乡全体干部党员到这里来。

    杨主任:干什么?

    马春江:赴宴!

    杨主任:是!

    杨主任欲走,突然呆立,片刻,似乎明白了什么

    剧  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