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剧《戏魂 三幕沪剧》

05-15 11 反馈
    时  间  清末

    人  物  申祖根一一秀才,出场时二十岁。后为滩簧艺人

    荷  香一一农村姑娘,出场时十八岁。后为滩簧艺人

    申老爷一一乡绅,族长,五十余岁

    土  生一一青年农民,出场时十九岁。后为滩簧艺人

    继  儿一一祖根.荷香之子,五岁

    三叔.梅芳.桃英等村民若干

    第  一  幕   花 鼓 风 雨

    [幕后合唱

    《呉江》《流水》逐浪欢,

    《紫竹》《春调》歌新篇。。。。。。(注1)

    沪剧袅袅乡音里,

    几多悲喜忆当年。

    [幕启  黄浦江畔,丽日水乡。荷花盛开,阡陌纵横。村民们在田畴戓挥镰割麦,或荷锄除草,一派繁忙的劳动景象

    [男女轮唱,合唱

    芒种到来是端阳,

    暖风吹得大麦黄,

    手挥鎌刀象游尨,

    忙完麦收又插秧。

    石榴花开燕双飞,

    姐妺鎝花在田里,(注2)

    盼望今年收成好,

    纺纱织布做新衣。

    土  生  荷香,梅芳,你们鎝花鎝得真快啊!

    梅  芳  土生,你们割麦也不慢啊,半天不到,三亩多麦子快要割完了!

    众    (欢快地)哈哈哈!

    荷  香  三叔,你们来喝碗麦茶,歇一歇吧!

    三  叔  好,歇一歇,喝碗茶!

    [众聚拢田头,喝茶小憇

    [树上知了声声

    土  生  嗨!这段辰光天天割麦,实在烦闷,连树上知了侪叫个不停!(扔泥块,赶知了)

    三  叔  我晓得侬是三天不唱花鼓戏,喉咙发痒了吧!

    [众笑

    土  生  嘿嘿! 要是祖根哥來就好了,我伲一道唱几段花鼓戏,解解闷!

    桃  英  侬想得倒好。申老爷要祖根哥勒祠堂读书,那能好经常出来?

    梅  芳  那倒不一定。前日他不就出来,还跟荷香姐一淘唱花鼓戏吗?荷香姐,侬讲是伐?

    众    是啊!

    荷  香  大家又取笑了!(假意捶梅芳)

    梅  芳  所以我看啊,祖根哥要么不来,来就仍旧让他撘荷香姐一淘唱!

    众    对,一淘唱!

    [幕后传来祖根粗犷的山歌声

    桃  英  大家听,祖根哥来了!

    [祖根身背胡琴,唱着山歌,撑着小船,上

    祖  根 (唱)哎一一

    日出江南好风光,

    桃红柳绿荷花放,

    山青水秀画图里,

    亲亲山歌响四方。

    桃  英  我伲格秀才先生不勒祠堂读书,是不是又看荷香姐來了?

    祖  根  我來看看大家。

    [祖根停船,系船,上岸

    三  叔  祖根,侬出来,等一歇申老爷又要来寻侬了!

    梅  芳  祖根哥,侬来得正好,给我伲唱花鼓戏吧!

    [梅芳推荷香到祖根跟前,桃英挡住荷香

    桃  英  哎,慢。祖根哥,侬要看荷香姐便当,不过先有个条件!

    祖  根  啥条件?

    桃  英  (唱)油菜花开來金灿灿,

    蜜蜂飞來花粉採;

    阿哥要见阿妹面,

    -起把花鼓唱起來。

    众    (唱)阿哥要见阿妹面,

    一起把花鼓唱起來!

    土  生  花鼓戏是我伲格家乡戏,伲大家都会唱几段。不过唱得最好格,还是祖根撘荷香,大家讲对伐?

    众    对!

    祖  根  上个月,刘家村发生一桩事体,大家还记得伐?

    梅  芳  是不是有个叫凤珍格姑娘,财主老爷要逼她为妾,她逃婚撘心上人双双出走,结果被捉回去,一起沉入江中格事体?

    祖  拫  对!我把这桩事体编成了花鼓戏,戏名就叫《江南奇冤》!

    土  生  编得好!这种有钱人仗势欺人格丑事,就是要唱开来,让更多人晓得!

    桃  英  祖根哥,侬是怎样编格,唱来拨大家听听。

    祖  根  我刚编好《逃婚》一折,现在来正要找荷香一淘试唱。

    众    好,撘荷香一淘唱!

    祖  根  不过,有编得不好格地方,三叔,土生,你们要帮我再改改。

    三  叔  三叔相信侬。

    [众姐妹推荷香上前

    荷  香  (羞赧地)我怕唱不好。。。。。。

    梅  芳  荷香姐,方圆四周,啥人不晓得侬撘祖根哥唱花鼓戏是额角浪放扁担一一头挑,覅客气唻!

    祖  根   荷香,來,伲唱吧!

    [祖根调试琴弦,和荷香略作练习,分别进入角色一一

    旦    (唱)月夜逃婚出火炕,

    行来已有两天整,

    滿眼昏昏双腿软,

    再想行走步不稳。

    生     凤珍妹,侬歇一会。

    旦     大林哥,我伲还要到啥地方去呢?

    [三叔接过胡琴

    生    (唱)凤妹啊,前面有个走马镇,

    船來客往人头兴,

    我伲就到那里去,

    寻个地方暂安身。

    旦    (唱)哥哥啊,飘泊并非长久计,

    往后日脚怎调停?

    生    (唱)天浪呒沒跌煞鸟,

    地浪饿不煞勤劳人。

    我大林有的是力气,

    给人家帮帮短工能活命,

    待等一年半载后,

    租三亩田地自营生,

    做做吃吃总归有,

    平平安安过光阴。

    旦    (唱)怕只怕,砻糠搓绳起头难,

    笋芽顶上压层层。

    生    (唱)凤妹哬,只要伲齐心肯吃苦,

    碌砖墩里也能淘黄金。

    旦    (唱)万一街坊邻居来问起,

    我拿啥闲话回別人?

    生    (唱)你就说,灾荒之年家穷落,

    投亲不遇到来临。

    旦    (唱)哥哥安排恁周详,

    象三月东风暖我心。

    哥哥啊,伲从今不做笼中鸟,

    张开翅膀迎阳春。

    生    (唱)到那时,我在田里勤耕作,

    旦    (唱)我做针线纺纱绳,

    生    (唱)我四季挑來农家乐,

    旦    (唱)我三歺茶饭送田塍,

    生    (唱)再不受财主欺來旁人笑,

    旦    (唱)再不让买卖婚姻害煞人,

    合    (唱)夫妻一对自由鸟,

    恩恩爱爱过一生!

    众   (兴奋地)崭,唱得崭!

    三  叔 (忧虑地) 祖根这段戏文编得是蛮崭,只不过要是拨官府晓得。。。。。。

    土  生  花鼓戏唱格就是伲老百姓身边格事体,怕啥官府晓得不晓得!

    梅  芳  是啊。祖根哥,伲把荷香姐交拨侬,你们说说知心话吧!

    [众隐下

    祖  根  (深情地)荷香。。。。。。

    菏  香  (羞涩地)祖根哥,侬又来了。。。。。。

    祖  根  我早就想来了!

    (唱)自从我俩相爱后,

    你的身影常在我心间,

    捧诗书,似見你对我盈盈笑,

    闻花鼓,似听你放歌声声甜,

    所以我今天戏文刚完稿,

    撑一叶小舟到你跟前。

    荷  香 (唱)我是一个农家女,

    家境贫寒苦相连;

    爹爹有病常卧床,

    弟弟尚幼未成年,

    就怕和你在一起,

    影响你锦绣前程荣华添。

    祖  根 (唱)荷香你休要如此想,

    我和你是一根藤上叶两片;

    族长他虽然要我读文章,

    一颗心其实早已飞云天;

    这滔滔江水可作证,

    花鼓戏永远把我俩一线牵!

    荷  香(感动地)祖根哥!

    祖  根(动情地)荷香妹!

    [幕內女声合唱

    浦江悠悠水流长,

    泖峰起舞鸟歌唱;

    水乡一对有情人,

    花鼓作媒结鸳鸯。

    [合唱声中,祖根.荷香渐渐靠拢

    [申老爷上,见状忙掉头,咳嗽;祖根,荷香慌忙分开

    [众上

    申老爷  祖根,侬不勒祠堂读书,那能又出來,还唱起花鼓戏?

    相  根  大伯,我。。。。。。

    申老爷 (唱) 現在上边风声很紧张,

    要取缔花鼓戏不准唱;

    你再不收敛正道走,

    岂不是飞蛾扑火鸟投罗网!

    荷  花  老爷,是我荷香要他唱格。。。。。。

    梅  芳  老爷,侬也是喜欢花鼓戏格呀!

    土  生  是啊,前几天,我还听見侬一个人勒屋里唱《卖红菱》呢!

    申老爷  多嘴。你们有所不知,前两天我去府城,亲眼看到衙门抄了一家戏班,还把戏班班主捉去了!

    众    真的?

    申老爷  现在社会动荡,江河日下,老百姓说话做事,一定要格外当心!

    土  生  哼!迪个黑暗世道,迟早要叫它变一变!

    申老爷 (呵斥)侬给我少讲几句!(对祖根)今年秋后,乡试就要开考。我身为族长,又是侬大伯,我要对侬前程着想!

    祖  根  可是。。。。。。我。。。。。。

    申老爷  唔?侬忘记了八年前,侬格爹是那能死格吗?

    祖  根 (痛苦地)我死去格爸爸?!

    众   (愤愤地)嗨!

    [切光

    第  二  幕   出 走 申 城

    [翌日

    [申家词堂内书屋

    [幕内合唱

    -声惊雷动地來,

    风打门窗雨漫漫,

    风雨扑不灭心头恨,

    犹记当年血斑斑!

    [幕启  惊雷隆隆,阵雨忽大忽小。祖根辗转书房,无心读书,心情烦躁

    祖  根  (唱)风飒飒,雨倾盆,

    惊雷一声紧一声,

    风雷犹似催魂曲,

    勾起我绵绵情思忆亲人。。。。。。

    [聚光灯下,幻出:祖根之父被五花大绑,在乡丁押解下艰难而又不屈地从乡村小路走來。他回头对着身后呼喊:孩子,侬长大要把花鼓戏唱下去啊!在他身后,传来小祖根母子因亲人蒙难而凄厉号哭。。。。。。

    祖  根  (神情悲怆,大声呼喚)爸爸一一(扑向父亲)

    [幻影隐去

    祖  根   爸爸,你勒哪里一一

    (唱)忆亲人,想起我的好爸爸,

    他为人忠厚手脚勤,

    农闲时节搭戏班,

    花鼓戏唱红了四乡和远村。

    谁料消息传到衙门里,

    竟说他有伤风化获罪名,

    绳捆索绑关半月,

    不久他又气又恨命归阴!

    [幕内合唱

    啊一一

    花鼓戏,花鼓戏,

    在你浓浓乡音里,

    长畄一团铮铮不屈的魂!

    祖  根 (接唱)自从爸爸去世后,

    族长他恩重待我象亲生,

    免我租税后顾忧,

    送我书房读经纶;

    望我能有功名得,

    门楣添光族添名。

    族长啊,你用心良好我领会,

    偏是功名路上难成行,

    祖根此生无它求,

    唯和花鼓俚曲结缘份!

    [祖根从壁上取下胡琴,轻舒猿臂,屋内顿时响起悠长的琴声。。。。。。

    [荷香手擎雨伞,上

    荷  香  (唱)穿雨林,迎风狂,

    过小桥,绕田埂,

    芳心蜜意关不住,

    琴声引我到书房。(敲门)

    祖  根  (开门,惊喜地)荷香,侬來啦?

    荷  香  (巧妙地回荅)我姆妈做了黄花郎塌餅,伊叫我送两个拨侬吃。(递塌饼)

    祖  根   嗯,黄花塌饼真香!荷香。。。。。。

    荷  香  (含情脉脉)祖根哥。。。。。。

    祖  根  (唱)荷香你冒雨到此地,

    送我塌餅好心意,

    圆圆塌饼喷喷香,

    祖根心里蜜糖甜。

    荷  香  (唱  塌饼本是野菜做,

    农家物事不稀奇,

    只要哥哥你喜欢,

    我天天送你也愿意。

    祖  根  (唱  天天送,送天天,

    我心中早已想仔细,

    这沉闷的书屋再也不想趸,

    和你唱起花鼓在一起!

    荷  香  一起唱花鼔?

    祖  根  对!

    荷  香  申老爷他。。。。。。

    祖  根  荷香一一

    (唱)花鼓戏本是伲家乡戏,

    一代代先辈开创了伊。

    她唱劳动生产的艰和难,

    她唱四季风情的秀和丽,

    她唱官府老爷的威和福,

    她唱寻常百姓的悲和喜,

    她唱老糼互敬孝为先,

    她唱邻里和睦树风气,

    她唱男女爱情最金贵,

    她唱精忠报国讲大义。

    花鼓戏诚朴歌声情最真,

    飽含着穷苦人的愿望和心意;

    天下珍宝千千万,

    我爱她胜过爱自己!

    荷  香  (感动地)祖根哥!

    祖  根  (拿出一卷手稿)荷香,侬看一一

    荷  香  是戏文?

    祖  根  对!迪就是我写格《江南奇冤》,已经全部完稿了!

    荷  香  侬写得真快!

    祖  根  当我决定写这本戏文格辰光,戏中格凤珍.大林就不断出现勒我眼前,我似乎还看到他们被双双捆綁,一起沉入江中格情景!这是一对情投意合格青年,可是他们生活在迪个人压迫人格世道里,欢乐不属于他们,幸福美滿格婚姻也不属于他们,还无端遭受飞来横禍!

    (唱)江南茫茫阴云飞,

    春风不渡无生机,

    有多少不幸的年轻人,

    被封建礼教压身底。

    他们无自由,

    困苦受人欺;

    他们难反抗,

    命运太悲悽。

    我要用我一支笔,

    写出这世道太无理;

    我要用我声声唱,

    化做杜鹃带血啼!

    荷  香  (唱)笔写人间春秋事,

    歌为穷人张正义,

    只是世上不平坦,

    要提防春阳过后阴风起。

    祖  根  (唱)荷香啊,心有一盏长明灯,

    任它路不平来阴风起,

    花鼓戏生生死死唱下去,

    那怕山隔水阻多风险!

    荷  香  (唱)哥哥你一身正气多豪迈,

    好比月上中天放光輝;

    荷香我愿做月边一颗星,

    阴晴常伴不分离!

    祖  根  荷香,侬真好!

    [祖根.荷香热烈相拥,沉醉在对新生活的无限憧憬中

    [幕内蓦地一声锣响,传来乡丁瘆人的叫喊:查秀才申祖根,编淫词,唱花鼓,败坏民风,有辱礼教。今县衙有令,捉拿申祖根归案!

    [申老爷.村民纷纷上

    土  生  祖根哥,出事啦!镇上贴出布告,乡公所要來人捉侬!

    桃  英  唱花鼓戏有啥罪?这帮不讲理格狗官!

    土  生  哼!

    (唱)白露里冷雨烂稻根,

    赤练蛇出洞乱咬人。

    我伲到乡里评理去,

    要捉祖根万不能!

    众   (唱)我伲到乡里评理去,

    要捉祖根万不能!

    [众义愤填膺,欲出门

    申老爷  回來!你们不能莽撞行事!

    众    啊!

    申老爷  祖根啊,我早就劝侬好好读书,将來一朝得中,也好光耀门庭.氏族。可是侬一一,就是不听!

    三  叔  申老爷,祖根唱花鼓戏是呒沒错,官府无法无天不讲理!

    众    不讲理,就是不讲理!

    申老爷  你们想得太简単了。八年前,祖根格爹就是因为唱花鼓戏被乡里捉去,一阵毒打,放回来不久就死了。。。。。。民不与官斗啊!

    众    那一一祖根现在那能办?

    梅  芳  祖根哥,侬出去躲一躲吧!到别地方镇上,乡下,都可以!

    桃  英  实在不行,芦苇荡里也能躲他三日三夜!

    申老爷 ( 搖头)三日三夜?躲得长久伐?

    众    唉!

    土  生  我看,索性由我顶替祖根哥去乡里,看他们对我那能!

    申老爷  糊涂!

    三  叔  申老爷,侬想想办法吧!

    申老爷 (踌躇再三,毅然决定)亊到如今,只有一个字一一走!

    [幕内合唱

    啊一一

    走,走,走,

    一个走字天也惊!

    众    走?

    申老爷  对!我有个亲眷勒上海八仙桥开布庄,祖根到他那里去落脚。那里是租界,衙门管不着!

    祖  根  不,我不走,我不愿离开家乡!

    三  叔  穷人斗不过当官格。侬听从老爷,去城里吧!

    梅  芳  畄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我听说城里也有人唱花鼓戏,侬到城里去唱!

    祖  根  可是,我家里还有娘親。。。。。。

    桃  英  迪个侬不用担心,侬娘自有伲大家照顾。

    土  生  对,祖根哥,侬放心去吧!过一段辰光,我伲來寻侬,跟侬一淘把花鼓戏唱响上海滩!

    众    对,跟侬一淘唱!侬快走吧!

    [荷香嘤嘤哭泣

    三  叔  老爷,祖根去城里,一个人多有不便。荷香花鼓戏唱得好,又一向跟祖根要好,我看让他们俩个人一起走吧。

    申老爷  (沉吟)也好。

    桃  英

    }荷香姐,老爷答应了,侬快跟祖根哥一淘走!

    梅  芳

    [荷香点头

    申老爷  (对祖根)我此地有二十两银子,里厢还有一封信,侬带勒身边。还有一一(从胸前摸出一卷抄本)迪卷抄本,是侬爹临死辰光交拨我格,上面是他用心血抄写格花鼓戏文,今天我一併交拨侬。

    祖  拫  (震惊)爸爸格抄本--!

    [祖根跪接抄本;荷香也跪下

    祖  根  (唱)捧抄本,心激荡,

    好比浪涌在胸膛!

    爸爸!

    从今后那怕山高路又险,

    那怕詈风卷恶浪,

    祖传抄本不离身,

    添我信心明眼亮,

    祖根

    (同唱)义无反顾向前去,

    荷香

    花鼓伴我唱四方!

    申老爷   辰光不等人,你们快走!(下)

    土  生   祖根哥,荷香,我去摇船來送你们。廿八里水路,明朝天亮就可以到上海了!(下)

    [灯暗

    [灯亮

    [风雨渐停。祖根.荷香身背胡琴,包袱,站立船头,向送行的乡亲挥手告别,缓缓离去。。。。。。

    [幕內合唱

    天苍苍,水茫茫,

    游子含恨别家乡,

    此去劈开生死路,

    檀板胡琴闯申江!

    [切光

    第  三  幕   铮 铮 戏 魂

    [六年后

    [上海市区。

    [幕启  一间厢房,有一床一桌,数张凳子。荷香在煤炉前煎药

    荷  香  (唱)天气烦闷日落西,

    手煎湯药思绪起。

    自从那年來上海,

    花开花落已六年。

    六年來吃尽人间千般苦,

    六年來受尽流氓恶霸欺,

    茶楼卖唱非容易,

    祖根他积劳成疾病染体,

    草药吃过无数帖,

    看过中医看西医,

    但愿得这帖良药吃下去,

    枯木逢春早康健。(滗药汤)

    [继儿哭泣上

    荷  香  啊,继儿,侬为啥哭?

    继  儿  我勒拉外面白相,洋房里三少爷伊拉骂伲唱戏格是戏花子,穷瘪三,还打人!

    荷  香  我伲唱戏格穷是穷,可是伲堂堂正正做人,规规矩矩唱戏,人穷志不穷!来,乖囝,覅哭。

    继  儿  噢。 姆妈,爸爸唱花鼓戏那能还呒没回來?

    荷  香  快了,快了。花鼓戏现在勒拉上海名气越来越响,都改叫本地滩簧了。侬爸爸搭侬土生叔叔.梅芳孃孃,还有三叔公伊拉勒戏舘演出,过一歇就回來了。

    继  儿  噢, 真好!

    (唱) 爸爸唱戏真伟大,

    把欢乐带给千万家,

    我长大也要把戏唱,

    人人听了笑哈哈!

    荷  香   伲继儿真乖!

    (唱)伲继儿从小有志气,

    将來一定唱头牌,

    爸爸姆妈真高兴,

    送你一朵大红花!

    [幕内传來土生叫喴声:荷香姐,不好啦!

    [土生背身受重伤的祖根上

    荷  香  (大惊)啊!祖根,侬那能啦?

    土  生   我伲勒戏馆唱戏,來了一帮地坯流氓要收场子费。祖根哥讲迪两日手头紧,等过两日再拨。这帮流氓动手就打人!

    祖  根   荷香,我。。。。。。不.要紧。。。。。。(昏迷)

    荷  香   祖根!

    继  儿   爸爸!  }侬醒醒,快醒醒啊!

    土  生   祖根哥!

    [半晌,祖根悠悠醒來;荷香.土生扶祖根躺床上,揩拭血迹

    土  生   祖根哥,侬好好休息,我去请郎中來脱侬看病。(欲下)

    祖  根   土生,侬.慢点走。。。。。。

    土  生   还有啥事体?

    祖  根  (艰难地掏出几个角子)侬去街浪买副香烛回來,拣好格买。

    土  生   买香烛?

    祖  根   继儿,侬跟土生叔叔一淘去。

    继  儿   噢!

    土  生  (不解地)祖根哥,买香烛做啥?

    祖  根   侬覅问。快去吧!

    [土生迟疑地与继儿下

    荷  香  (倒茶,递过)祖根,侬喝点水。

    祖  根  (喝罢水)荷香,侬过來坐。。。。。。

    [荷香顺从地坐床沿

    祖  根  (唱)强忍伤痛身坐起,

    心如刀割情滿肠。

    荷香哬,今我再叫一声好荷香,

    有千言万语对你讲。

    荷  香  (唱)祖根啊,风寒病痛寻常事,

    心情不必太悲伤,

    有啥闲话不用急,

    夫妻今后日脚长。

    祖  根  (唱)日脚长,往事想,

    犹记当年在家乡。

    祖  根                    活泼一少女,

    (同唱)那时侯,你是

    荷  香                    英俊年轻郎,

    青春的花朵映在

    我心上。

    爽朗的音容畄在

    祖  根  (唱)我拉胡琴你欢笑,

    荷  香  (唱)你写戏词我吟唱,

    祖  根  (唱)石榴树下同携手,

    荷  香  (唱)小竹林里情话讲,

    祖  根  (唱)一支荷花亲手摘,

    荷  香  (唱)戴我鬓边放幽香。

    祖  根  (唱)花鼓戏象一根红丝带,

    一头我连你一一

    荷  香  (唱)一头你连我一一

    祖  根

    (同唱)把俩颗年轻的心儿连一双!

    荷  香

    祖  根  (唱)可恨一朝风云变一一(挣扎下床)

    避灾禍,夫妻双双进城厢。

    茶楼里演起对子戏,

    唱堂会前场接后场,

    一副檀板一把琴,

    只为把心爱的戏曲來传扬!

    荷  香  (唱)这艰难的日月虽淸苦,

    胸怀里,希望的种子却开放,

    《江南奇冤》初登台,

    換来申江多赞扬;

    更喜我伲的爱情结了果,

    一年后喜添继儿好男郎!

    祖  根  (唱)孩儿出世意欢畅,

    原以为风雨过后会见阳光。

    谁料世事多坎坷,

    我竟染重病在身上,

    虽然勉强仍唱戏,

    力不从心难支撑,

    生活的重担你一人挑,

    如花的容颜显苍桑。

    荷  香  (唱)祖根你休要如此说,

    夫妻们风雨同舟理应当;

    我有你这样的好郎君,

    也是荷香有福量!

    祖  根  (唱)荷香啊,我身有病无所憾,

    唯有一桩心事最难放一一(从床边摸出抄本)

    这卷抄本非寻常,

    字字句句,爸爸的心血染成行;

    她记着,先辈们走过的不平路,

    她记着,一代代艺人的结晶和希望。

    原指望我俩來到上海后,

    同心合力把滩簧唱。

    现在我病体更沉重,

    看來在这世上不久长,

    我把抄本交给你,

    你要好好來珍藏,

    待等我伲的孩子成长大,

    你原原本本对他讲:

    告诉他,他的祖辈虽清贫,

    一身浩气都忠良;

    唱花鼓,经历了千难万般险,

    才有了滩簧新花在申城初开放。

    乌云拨开非容易,

    今后的道路更加长;

    江水不断这抄本在,

    戏比天大,家传代代要发扬!

    荷  香  (唱)祖根啊,你的叮咛我牢记,

    有些话还是请你不必讲,

    吉人自有天照应,

    你定会渡过劫难呈瑞祥。

    祖  根  不,荷香。。。。。

    (唱)还想起家中娘亲已年迈,

    她是日盼夜望在故乡;

    岳父母对我情义深,

    原本是半子之靠我承当。

    怎奈我漂泊在上海,

    未行孝道恨绵长,

    请你双方亲人多照料,

    愿他们身心无恙多安康!

    荷  香  (含泪点头)我记下了。。。。。。

    祖  根  (接唱)荷香啊,你自己也须多保重,

    但有艰难不彷徨;

    戏场虽小风浪多,

    遇事与大家多商量;

    家乡戏世世代代唱下去,

    让动听的乡音传遍江南好水乡!

    到那时,我纵使身在九泉下,

    滿心欢喜笑朗朗,

    遙祝你们更顺利,

    天长地久,心心相印永相望!

    [幕内合唱

    遙祝你们更顺利啊,

    心心相印永相望,

    永相望!

    荷  香  (大恸)祖根,孩子爹--!

    [土生.继儿上

    土  生   祖根哥,侬好点了?香烛我买回來了。

    祖  根   好。荷香,侬。。。。。。把香烛点起來。

    荷  香  (顺从地点头)噢。

    [祖根搬过一張凳子,放于香案前

    祖  根  土生,请侬坐上去。

    土  生  祖根哥,侬一一

    祖  根  (握住土生手)(唱)

    我的好兄弟啊一一

    一声兄弟深情叫,

    为兄心里卷波涛!

    想我们出窠弟兄几十年,

    朝夕相处赛同胞,

    承你爱花鼓,性忠耿,

    携大家也耒上海聚一淘。

    茶楼戏舘同登台,

    风里雨里不辞劳;

    乡韵声声凝新曲,

    创下了戏班美名日日高。

    而今我身有病更沉重,

    看来是黄泉路近再难好,

    我把继儿拜托你,

    拜托你视他亲生.悉心教导,

    有用之材为滩簧明天重担挑!

    土  生  (大惊)(唱)

    惊闻兄长一番话,

    好似头顶响雷暴!

    兄长啊,教导继儿不敢当,

    滩簧班离不开你掌舵撑头篙!

    [荷香拭泪,为祖根递上药汤,祖根挡开

    祖  根  土生,侬难道不愿意吗?

    土  生  不一一

    祖  根   继儿,侬过來给土生叔叔跪下來,叩头!

    土  生 (急拉继儿制止)祖根哥,迪不可以!

    祖  根  侬真格不愿意?

    土  生  我.不不一一

    祖  根  侬要我也跪下來吗?(欲跪)

    土  生 (急拦) 祖根哥!

    祖  根  侬不答应,我就迪能跪下去!

    荷  香  (悲戚地) 土生。。。。。。侬.就答应了吧。。。。。。

    土  生  (热泪橫流,跪下)我。。。。。。答应侬。。。。。。

    [祖根亦跪;继儿同跪

    [幕后合唱

    啊一一

    苍天茫茫云滚滚,

    浦江浪涌起回声;

    千古一曲无语歌,

    惊天动地泣鬼神!

    [合唱声中,荷香扶祖根起;继儿扶土生起

    [祖根扶土生坐香案前,荷香引继儿行三叩大礼

    [祖根目睹眼前情景,无限欣慰

    祖  根   (激情地)几年过去了。。。。。。今朝,我看见天浪飞过喜鹊,它们一边欢快格叫着,一边勒天上飞來,飞去。。。。。。我还看见我伲格家乡戏象奔腾壮阔格黄浦江水,一辈带着一辈,一輩接着一辈,动听格乡音唱响了上海格乡村撘城市!以后,我伲格家乡戏还会进步,还会发展,动听格乡音会世世代代唱下去,唱响大江南!荷香,今天我真高兴,侬把胡琴拿來,我要拉一段家乡格小曲。。。。。。

    [土生扶祖根坐下,荷香递上胡琴。在祖根悠长的胡琴声中,土生敲起檀板,荷香搂着继儿,与祖根一起神往地唱起《日出江南好风光》一一

    哎一一

    日出江南好风光,

    桃红柳绿荷花放;

    山青水秀画图里,

    亲亲山歌响四方。。。。。。

    [琴音.歌声中,三叔.梅芳.桃英缓缓上,加入到低吟浅唱中。。。。。。

    [幕内合唱起

    浦江悠悠水流长,

    泖峰起舞鸟歌唱。

    花鼓俚曲连申曲,

    沪剧籁音谱新章。

    [天幕上,丽日初升,百花竞开。一行大字闪烁推出,映入眼帘:

    沪剧,起源于二百多年前黄浦江.苏州河两岸的田头山歌和民间俚曲,初名花鼓戏。十九世纪末,她从乡村进入上海城区,易名本滩.申曲。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正式改称沪剧。

    沪剧的明天更辉煌!

    [幕闭

    一一剧  终

    注1: 《吳江》。。。。。。《春调》:沪剧曲调名

    注2: 鎝花:棉田鋤草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