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剧《钻石项链》

05-15 8 反馈
    地点:某大城市

    时间:民国初年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卢太太,姓梅名丽丽,年轻貌美,出身寒素,嫁了一个小职员,简称卢

    卢先生,某部门一个小职员,简称夫

    富太太,姓桂名莉莉,卢太太的同窗校友,出身富裕,嫁入名门,简称富

    大幕拉开。

    幕后传来卢先生的声音:太太,我上班去啦。

    幕后传来卢太太的声音:走好,自己当心,要早点回来啊。

    卢太太背对观众,倒退着上场,扬手和卢先生致意后转身。

    卢唱:

    朝九晚五去报到,

    工资没有赚多少。

    每逢月底手头紧,

    啊呀呀——

    年关将近更是捱不过来吃不消!

    (夹白)唉,想我梅莉莉原来也是圣玛丽娅女中出了名的校花,只因为出身寒素嫁了一个小小的科员,所以直到现在仍旧没有出头的日子。想想当年的同窗校友桂莉莉要是打分数的话恐怕连七十分都打不上,但是看看人家出身富裕有财产有妆奁嫁入名门之后多少享福啊!

    (接唱)

    正所谓——

    成绩优良远不如嫁得好,

    出身富裕胜过我容貌俏。

    从古至今红颜多薄命,

    自怨自艾只能叹苦恼。

    娘家备不起好嫁妆,

    婆家只有顶破花轿。

    陋室蹉跎好岁月,

    寒门辜负如花貌。

    同窗校友桂丽丽,

    中人之姿配富豪。

    住的高楼大洋房,

    生活不愁乐陶陶。

    穿的绫罗与绸缎

    戴的珍珠和玛瑙。

    人比人来真要气得煞,

    啊呀呀——

    我还得要小菜场上鸡毛蒜皮去计较!

    卢太太下场。

    卢先生上场。

    夫唱:

    今早出门喜鹊叫,

    真是碰着好运道。

    部长府邸开派对,

    摊着一张请帖到。

    小组同事好多位,

    你争我夺难开交。

    大家约定摸头彩,

    众里挑一碰运道。

    运道好来运道好,

    我卢某人额角头生得高!

    请帖到手急急忙忙回家转,(圆场)

    老婆面前去讨巧。

    她向来喜欢出风头,

    一定是眉又开来眼又笑。

    天生丽质难自弃,

    想必是舞会皇后——

    啊呀呀,

    人人叫好个个称道!

    卢先生对幕后喊:太太,太太,我回来了哦!

    卢太太上场。

    卢:回来末,就回来好来,做啥拉开了喉咙哇啦哇啦。

    夫:啊呀,我的好太太——

    (接唱)

    人逢喜事精神爽,

    今朝真是鸿运照。

    部长请帖已到手,

    我带你,,

    高高兴兴

    摆摆摇摇,

    齐齐整整,

    风风光光,

    舞会上去三步四步跳一跳!

    卢:你在讲啥?

    夫:喏,部长家里开派对,我们办公室总共只摊到一张请帖,摸头彩一摸,摸着高中头彩。嗨,就轮到我们两人去出风头啦。

    卢:唉,我不去!(把脸一扭)

    夫:咦,为什么又要耍小孩子脾气呢?本来中了头彩,有多少人眼红啊——

    (接唱)

    太太你为啥叹口气,

    太太你为啥不高兴?

    卢唱:

    别人家身上衣衫簇崭新,

    我一身过时行头愧在心,

    更何况颜色早已褪干净,

    实在是自觉羞惭难成行!

    夫唱:

    箱子里面翻一翻,

    大橱门里寻一寻,

    找出一件最最出客的衣裳来——

    (夹白)我太太长得有多少漂亮哦,保管让他们眼睛里面冒火!

    (接唱)

    大家看到都要吃一惊!

    卢唱:

    看你办正事一点不正经,

    常言道人要衣裳佛要金。

    要知道部长派对多隆重,

    如何能不做一套衣衫新。

    夫:好,好,我就豁出去啦。正好有上个月的一个红包四百元,给你拿去做一套新行头,应该差不多了吧。

    卢:哦,到底你还是藏起来一点私房钱。好啦好啦,这一次不和你计较。不过嘛,虽然有了时髦新衣裳,还是不能就这样去出丑啊。

    夫:出丑?咦,又有什么花样经冒出来啦?

    卢:你倒不替我想想看,光有新衣裳就算啦,还得有首饰!

    夫:啊,还得有首饰?!那怎么办呢?我可是再也没有私房钱啦,再讲首饰可不比一套衣裳,价格不菲啊!(急得团团转,不断地搓手)哦,有了,我到时候去买几朵鲜花让你戴上,不就充得过去了吗?

    卢:哼,居然给你想得出来。就买几朵鲜花戴戴?!反正,反正衣裳先管衣裳做,没有首饰,我是无论如何不去的!

    夫:(急中生智,一拍脑袋,突然省悟)对了,我有主意了!

    卢:(急切地)你有啥办法?快讲呀!

    夫:丽丽,你在学校里的好朋友——嫁到名门的富太太,她不是有好多首饰吗?去问她借来戴一戴,就戴一个晚上,怕啥?

    卢:你是讲桂莉莉?

    夫:对啊,以前你不是和她同一间宿舍?桂莉莉和梅丽丽是好朋友啊。

    卢:这倒是一条路子!虽然她嫁入豪门之后,我自己阮囊羞涩两手空空不好意思经常上门,来往不算多,到底是老同学,我就去跑一趟开个口试一试!

    卢先生夫妇高高兴兴地并肩下场。

    富太太拉着卢太太上场。

    富:丽丽,你可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来啦。真要想死我来!

    (接唱)

    校内赛如姐妹俩,

    毕业分手各自嫁。

    同窗好友常牵挂,

    今朝有幸来我家。

    (接白)丽丽,快来坐啊!(对幕后)王妈,王妈,卢太太来了,快去烧咖啡啊!

    幕后传来王妈应声:是,太太。

    卢:哦,莉莉,不必忙,我就要走的。

    富:为什么这么急?那么,王妈,咖啡就不用煮啦。哎,丽丽,你快坐啊。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

    卢唱:

    等一回就要赶到凤翔公司去,

    (富太太夹白:是要去做衣裳?)

    (卢太太点点头后接唱)

    正好路过有事来登三宝殿。

    只因为部长家中开派对,

    我丈夫接到请帖心事添。

    做一套时新款式已经好费劲,

    没有首饰相配实在是难露面。

    富唱:

    丽丽你不必说下去,

    你的来意我已知全。

    请不必和我讲客气

    要知道我俩同窗多少年。

    我的首饰全部拿出来,

    凭你挑来任你选。

    卢:(激动地)莉莉!

    两人起立。富太太捧出百宝箱,打开后卢太太逐件细看。

    卢唱:(边看边拣边唱)

    莉莉她热情打开百宝箱,

    丽丽我目迷五色映眼帘。

    这一对羊脂白玉手镯多圆润,

    那一双翡翠碧绿耳环真娇艳。

    红蓝宝石戒指满一打,

    各色压发胸针都光鲜。

    挑来拣去主意拿不定,

    不可贪心至多只能借一件。

    (夹白)哦,这里面还有一只首饰盒,(拿出来打开一看)

    (接唱)

    啊呀呀,

    最金贵来最相配,

    就是这一根钻石项链。

    富:丽丽,你真有眼光!确实是这一根钻石项链最金贵最相配。(拿起钻石项链挂在卢太太脖子上,让她照镜子观看)

    卢:啊呀,真是好极了。那就多谢你,莉莉。

    富:又不是送给你,不必客气。自家老同学嘛。

    卢:让我来装在首饰盒子里,舞会过后第二天我就来还你。(将钻石项链收好)

    富:好说好说。

    卢:(高高兴兴地捧着首饰盒)那我就告辞了。

    富;恕不远送,走好。

    两人分头下场。

    灯暗转。灯复亮时,幕后传来舞会的喧闹声舞曲声。

    卢太太盛装兴高采烈地上场,可见她戴着那一根钻石项链。在以下唱段及圆场过程中卢太太不时跳起舞步。

    卢唱:

    部长府邸真气派,

    灯红酒绿好热闹。

    私人乐队来伴奏,

    众多绅士竞相邀。

    跳了一曲又一曲,

    舞步到处掀高潮。

    昨日只嫌时光慢,

    今夜深恨收场早。

    曲终人散有余憾,

    脚下依然轻飘飘。

    卢先生上场。

    夫:丽丽,看你,跳了多少圈啊,就没有一支舞曲落空。

    卢:人家都来邀请我嘛。

    夫:对对对,你今朝可是风头出足啦。好了,现在我们回去吧。

    卢太太依依不舍三步一回头,两人相携下场。

    卢先生卢太太上场。注意到卢太太颈项里已经没有那根钻石项链。

    卢:总算到家了。

    夫:你也吃力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还得要上班呢。

    卢太太准备卸妆,一摸颈项大吃一惊。

    卢:(惊恐地)啊呀,我的钻石项链,我的钻石项链呢?

    夫:(紧张地凑上前来)咦,真的没有了。丽丽,你不要急,仔细想一想,是不是你已经摘下来放在哪儿了?

    卢:(探头看梳妆台上)没有。没有啊。

    夫:再想想看,再好好想想看啊。

    卢:(带哭腔)真的落在什么地方了,怎么办?那怎么办呢?

    夫:赶快,回头去寻!会不会掉在房门口?会不会落在部长家台阶上?

    卢:我们赶快走吧。

    卢先生卢太太两人急步下场。

    卢先生卢太太两人急步上场圆场。在以下寻找过程中两人合唱重唱轮唱。

    卢/夫唱:

    星月暗淡,

    夜阑人静;

    急急忙忙,

    觅觅寻寻;

    手脚冰凉,

    胆战心惊;

    三步并作两步走,

    一路寻来不见影。

    心里一锅滚油煎,

    背上几阵虚汗淋。

    行至部长官邸外,

    早已是灯火俱黑冷清清。

    那一根最金贵最相配的钻石项链啊——

    哪里去找哪里去寻?

    眼看东方露晨曦,

    依然是石沉大海无踪印。

    卢先生卢太太两人相对默然。半晌后卢先生终于开口。

    夫:只好先回去吧。

    卢:回去又能怎么办呢?

    夫:你记着,你赶快给桂莉莉打个电话,就说项链的搭钩不当心弄断了要去修理。等修好马上送过去。这样好争取几天缓冲时间。

    卢:好好好,我一定马上跟她打个招呼。

    夫:我先要去请个假,然后拿了首饰盒子一家家珠宝店去打听,究竟这根钻石项链要多少代价?

    卢:好的,好的, 那你快去吧。

    卢先生下场。

    卢太太圆场后拿起电话。

    卢:(吞吞吐吐地)喂,喂,噢,是莉莉吗?我是丽丽啊。你问昨天晚上的舞会,噢,噢,当然热闹了。多谢你借我一根项链。不过嘛,不过——实在不好意思,我卸妆时一不当心拿搭扣拉断了,实在对不起哦。不过,我先生今早就送到珠宝店去修理了。大概,大概一个礼拜,修好后我一定马上给你送回来。哦,你讲没有啥要赶急的?噢,我先生一定会叫他们抓紧的。好,到时候再见。

    卢太太放下电话,擦擦额头上的汗。

    卢先生上场。卢太太赶紧迎上前去。卢太太察看卢先生脸色,催促他开口。

    夫:跑了好几家店,一色一样的项链最便宜的卖价也要三万六!

    卢:三万六?!天哪!

    夫:就是能够缓几天,但是叫我到哪里去弄三万六千块银洋呢?

    卢:我们去求亲告友,来凑这一笔款子。

    夫:就是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借遍,也还凑不齐啊。再说我们又拿什么来偿还呢?

    卢:没有别的办法,不够的部分只好去借高利贷!

    夫:借高利贷?!我的天啊!

    卢先生卢太太两人抱头痛哭。

    灯暗转。灯复亮时已是十年之后。

    幕后传来荐头店老板的声音:喂,梅丽丽,你拿支笔,记下来上门地址时间。记记牢啊,千万不要错过这样一家大户人家。我照顾你,帮你介绍的这一家东家,手面真是不要提有多阔气啦!今朝成功不成功,就看你自己的造化!

    卢太太幕后回答:是,我记好了。谢谢老板。

    卢太太缓步上场。衣衫破旧,一付做粗活的女佣人样子。看得出她已经憔悴不堪。

    卢唱:

    岁月流逝催人老,

    不堪回首任煎熬。

    整天洗刷忙不停,

    弄得两手粗又糙,

    日夜忧愁讨生活,

    额角尽是电车道。

    想当初,

    为了在舞会上面风头出,

    钻石项链借一条。

    谁知乐极生悲恻,

    竟把那贵重首饰失落掉。

    从此欠下一身阎王债,

    只好拼命偿还去操劳。

    十年来含辛茹苦到今朝,

    总算是刚把本利还清了。

    荐头店老板传消息,

    说道是,

    这一家保姆已跳槽。

    他介绍我到此地来,

    故所以,

    上门面试让东家来拣挑。

    卢太太上前核对门牌,按电铃。电铃声响后,幕内有人应声:是荐头店介绍来的女佣人吗?

    卢:是的。

    幕内应声:大门开了,你自己进来,在厅里面等着。

    卢:是。

    卢太太下场。

    富太太上场。

    富:还是绍兴的鲁四老爷讲得好——要寻个称称心心的佣人真难啊。不是懒就是馋,不是馋就是懒。倒霉起来会得碰到一个既懒又馋既馋又懒!你看看,前几天稍微讲了她 两句,我没有回报她,她倒干脆就回报了我。不知道今朝会得介绍来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富太太端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修指甲,对幕后:叫她进来吧。

    卢太太低着头很守规矩地上场,站立一旁。

    富:(头也不抬)你就是介绍来让我看一看的女佣人。

    卢:是的,太太。

    富:做佣人做了有多少年了啦?

    卢:将近有十年光景,太太。

    富:好吧,你去替我端一杯茶来。

    卢:是,太太。

    卢太太应声下场后旋即端着一个茶盘(上面放着一只茶盏)上场。卢太太走近沙发,轻手轻脚地将茶盏放在茶几上面。

    卢:太太,茶来了。

    富太太侧身伸手准备拿起茶盏,和正好抬头的卢太太两人照面。

    富/卢(两人同时):啊,是你?!

    卢太太急忙退至一旁,富太太腾地一下子立起身来。

    富:丽丽,你,你怎么会到此地来应聘?

    卢:莉莉,你,你不住在原来的地方了?

    富唱:

    我先生职务提升又提升,

    这新别墅就买在几年前。

    想我俩多时未曾通音讯,

    怎料到今日会得重相见。

    卢唱:

    上次我俩见面时,

    还是那天送项链。

    光阴荏苒似流水,

    一别至今已十年。

    富唱:

    丽丽啊——

    一别至今已十载,

    你因何和当初两重天?

    卢唱:

    莉莉啊——

    一别至今已十载,

    不堪回首话往年。

    既然你今朝来问起,

    我就把当时实情对你言。

    (富太太夹白:来,丽丽,坐下来 慢慢讲。)

    (两人坐下后卢太太接唱)

    那一次部长府邸开派对,

    我上门来向你借项链。

    舞会结束不慎被我失落掉,

    只能够借口修理来拖延。

    一周里到处商借凑拢来,

    方能够新买一根好蒙骗。

    幸亏你未曾打开首饰盒,

    没有当着我面来检点。

    一根钻石项链还给你,

    花费了银洋三万又六千。

    高利贷压得我们难透气,

    夫妻俩苦苦支撑到今天。

    十年来,

    我丈夫夜夜抄写到天明,

    我自己日日帮佣受熬煎。

    总算上月将本利全偿还,

    对你道明真相再行致歉!

    富:(大吃一惊,站起身来)啊呀,丽丽,都怪我,我没有好意思对你讲那是假的钻石,我买来只花了五百元,绝对不值三万六!

    卢:(极度震惊,跟着站起身来)那是假的钻石?!真的只花了你五百元?绝对不值三万六?!天哪!

    (接唱)

    眼前好比闪电过,

    耳边犹闻惊雷炸。

    我只道对她真相来说破,

    却不料钻石项链原是假。

    若不是部长请帖拿到手,

    若不是商借首饰到她家,

    若不是贪图虚荣要面子,

    夫妻俩小康生活乐无涯。

    十年来,

    起早摸黑,

    省吃俭用,

    勒紧裤带,

    一分钱看得比天还要大!

    回首往事心愧疚,

    自作自受总不假。

    这样的苦日子是我——

    自寻烦恼,

    自讨苦吃,

    自搬石头,

    自画牢笼,

    一根钻石项链,

    把我自己套上了锁枷!

    卢太太悲痛欲绝,一手按住胸部跌跌冲冲地倒在沙发上面。看上去似乎要一时昏厥,富太太赶紧上前扶住。同时,富太太对幕后大叫起来:快来人哪,快来人啊!

    大幕合拢。

    剧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