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剧《真情与真爱》

05-15 9 反馈
    真情与真爱(第一集)

    演出稿

    人物:陈大哥—陈从父、张忠恋—大哥女友、陈从—大哥之子、张利—陈从女友地址:大哥家

    (陈穿着沪剧《庵堂相会》陈宰庭戏装自行练台步,张忠恋提着大包小包上)

    陈:小姐,有心者多说几句,无心者少说两句(叮咚)(边开门边说)小姐请!

    张:喔唷吓我一跳!陈大哥啊,侬穿上这一身行头漂亮来,倒是年轻交关。

    陈:灵伐?为了这两套戏装,我忙了三天了,今天刚刚做好,全部自己做格,特地为侬也做了一套金秀英的戏装。我里面去拿拔侬试试看,合适勿合适。

    张:好,好。(陈下)(对观众)今朝夜里小区演出,我们的节目一定备受关注(陈上)侬迪格料作,啥地方买来格?好来。

    陈:勿是买来格。都是侬上次送拔我格旧被面利用格,来,来,来,快试试看。唷—真漂亮。侬更加年轻了,至少年轻几十岁。

    张:好来,侬迪格花老头。

    陈:迪格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张:可惜,头面呒没噢。

    陈:勿要急,我早就拔侬准备好了。迪格花插在头上,耳环侬自己戴上,还有珍珠项链、披肩、手绢。侬勿要见怪,迪些东西都是地摊浪相淘来格。

    张:好,好,好,侬看我象金秀英伐?

    陈:象—!勿比茅善玉摊板。

    张:那么让我来看看侬格行头(张拉大哥戏装)

    陈:勿好拉,勿好拉!

    张:做啥?

    陈:拉了要出洋相格。

    张:纸头做啊?我偏要拉!(用力拉下长衫)

    陈:侬看,侬看—我迪格长衫是半局头格呀!勿瞒侬讲,帽子倒是纸头做格。浆糊搭搭碰不起格。

    张:要是上身马褂勿穿,下面看上去是裙子!风凉倒蛮风凉格。

    陈:勿风凉,头上一出汗,帽子要散脱格。

    张:算了算了,只要外表看上去像就可以了。大哥,看侬勿出,还真有两手。

    陈:年轻辰光,业余也学过裁缝格。好了,勿谈迪些了。今夜小区要演出,我尼再抓紧排练排练吧!算是内部彩排!

    (两人开始搬桌、椅,腾出地方,放:OK“盘夫”开始)

    (排练中唱到:“金猛门”,大哥突然感到不适,出现低血糖症状。OK伴奏带变速,声响刺耳)

    张:大哥啊,哪能了?!

    陈:勿要紧,勿要紧,我低血糖。快,拿点东西拔我吃。(张东找西找找不到)

    张:噢,对了,我自己带来介许多吃格,哪能会忘记脱格!(打开包)

    大哥,来,来,吃点饼干(张倒茶、关机,刺耳声停),现在好点了伐?

    陈:好点了。

    张:侬哪能搞格?中饭刚吃过,哪能会低血糖格?

    陈:中饭忘记吃了。

    张:侬勒忙点啥?打胰岛素的人,吃中饭好忘记格?!

    陈:今朝夜里要演出,我一个上午赶做戏装,想等侬来了可以拔侬试试看。侬一来又兴奋了,忙了试装,排戏,吃中饭就忘记了。

    张:我看啊,侬中饭根本呒没烧!侬啊侬,侬身边好呒没一个人照顾吗?那儿子反对我尼……我又勿能来。就是来此地,也是偷偷摸摸格。大哥啊,那儿子反对我尼结婚,无非就是为了房子格事体,房子就拔伊吧。

    陈:房子全拔伊,我尼结婚住啥地方去啊?

    张:我尼外面借房子也可以。

    陈:勿来事,迪格等于儿子拿老子扫地出门了。

    张:我是想,迪能下去也勿是桩事体,早点结婚,我也好名正言顺来照顾侬了。

    陈:还是让我再做做儿子的思想工作,喜事总要善办为好。

    张:我想,我待侬儿子也不错,尽管上次他顶撞了我,我都呒没记恨他,还是客客气气对伊,我想总有一天会感动伊格。噢,我今朝给那烧了些菜,芹菜豆腐干,侬吃了对身体有好处格,香菇木耳软化血管(大哥动手要吃)勿动!迪格大排烧鸡蛋是拔那儿子吃格,也是伊最喜欢吃格。

    陈:忠恋,侬太好了。

    张:小囡也作孽,爹娘离婚,伊拉是无辜格,跟老侬,毕竟是一个男人家,小囡也够苦格了。

    陈:是啊,十六年来,父子俩相依为命,“康师傅”是我家常客,小囡对我也怨声载道。看看实在也意勿过,有时也烧一碗大排鸡蛋,自己当然勿会吃一块格,看佬小囡吃,天真孩子讲:“爸爸,侬也吃呀。”“爸爸吃过了”,“勿,侬骗我,侬吃呀”,“勿,陈从!侬吃啊。爸爸实在是呒没辰光,也勿会烧。屋里厢有一顿呒没一顿格,爸对不起侬啊。”“勿!是妈妈对不起阿拉。”迪格仅仅是生活上的困难,精神上给孩子带来创伤是永远也弥补不了格!

    想当初我与他娘刚离婚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那一天,也是中午,天上下着大雨,地上坑坑洼洼,她娘带着一格男人来到我家搬东西,屋里厢被他们翻得狼籍不堪,满地是她扔弃的丝袜、胸罩、旧皮鞋、旧衣裤,屋里象是被抄了家一样。凡是有价值的东西一件一件往车上搬,最后,强盗也算发了软心,扔下两条旧被头,留给我尼父子俩。那时,孩子还小,只是抱着我大腿抖索着。当她娘狠心随车离我们而去时,小囡顿时放声大哭,喊着:“妈妈,妈妈—”冲向门外,汽车轮子飞溅的泥浆撒向我孩子,我冒雨抱起浑身是泥的孩子,麻木地站在弄堂中除了雨声,只听见周围好心的邻居窃窃私语:“罪过啊,罪过—”,当时身边的年迈老母说了声:“儿子,侬要哭,就哭出来吧。”那一天,我也是根本呒没烧中饭,是好心善良的邻居送来了两碗面条。今朝又遇上了侬迪能善良的女性,应该讲是我尼父子俩格福气呀!

    张:苦命人碰到了苦命人,我的苦难也是三天三夜讲不完格。

    陈:忠恋啊,我尼相爱了三年,我有糖尿病,我呒没瞒过侬,脑梗了三次,侬都看到格,勿晓得哪一天突然倒下……我几次想想,勿要害侬了,将来一旦瘫在床上,叫侬那能办?

    张:勿!(捂陈嘴)

    陈:我是勿忍心呀!

    张:迪格我勿怕,我早有思想准备,如果将来真有这么一天,端水、送药、汰汰烧烧,甚至于为侬掏粪便,我也愿意。怕只怕,呒没我在侬身边,叫侬那能办啊?!

    陈: 请一个保姆.

    张: 那是不一样格.大哥,迪种情况下,我更勿会离开侬,我是甩不脱侬呀(哭)

    陈:我也离不开侬呀,就是太委屈了侬.

    张: 啥人叫我死心塌地要做侬格老婆啊!(依偎大哥)只要侬真心真情对我,我一切都认了!

    真情真爱就是我唯一要的回报!其他,我啥都勿在乎。

    陈:侬一定会有回报格!(两人痛哭拥抱)

    从:(上场,哼唱)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从钥匙开门进,陈、张两人尴尬,掩饰)

    陈:陈从回来啦?

    张:陈从---(端碗)(掀碗)

    从:勿要吓人噢,我还以为是马王堆里出来格僵尸呢!(进屋)

    陈:陈从!侬勿要勿二勿三,我正式告诉侬,我同张阿姨要结婚了!

    从:我勿同意!(在屋内声嘶力竭叫)

    陈:我是通知侬!勿需要侬同意!(拍台子、晕倒)

    张:大哥,大哥……

    (切光)

    (呜——呜——,救护车声起,幕外音:作孽!)

    真真情与真爱(第二集)

    演出稿

    人物:陈大哥—陈从父、张忠恋—大哥女友、陈从—大哥之子、张利—陈从女友

    地址:大哥家

    (陈从正在接电话,很不耐烦)

    从:老妈,我晓得了,……只准老爸谈朋友,不准他结婚……。(利上敲门,叮咚)侬有完没完,好了,好了,我晓得了,只准谈朋友,不准结婚!

    利:开门、开门,(叮咚、叮咚,陈从急忙开门)那能,敲了半天门,刚来开,侬啥意思啊?

    从:我正好在接一个电话。

    利:啥人打拔侬格?介要紧啊?

    从:我……我格老妈。

    利:勿是伐,,阿是又有新欢了,我在门外听到格,啥格结婚不结婚,好…

    从: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我脱侬都是啥关系了,我那能会背着侬外面寻其他女人呢?

    利:那么啥人打电话拔侬?啊!

    从:是我老妈!

    利:是侬老妈叫侬只跟我谈朋友,不准结婚?

    从:勿!勿是格。噢,事体是迪能格,老妈晓得我老爸谈了一个女朋友,而且还准备结婚,我老妈就急了。

    利:咦—怪伐,侬老妈急点啥?他想同你老爸复婚啊?

    从:想,我为此事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

    利:为啥?

    从:老妈曾经三次背叛老爸,不思悔改,老爸实在是伤透了心,老爸坚决不愿意复婚,我理解,因为我也是男人嘛。

    利:你老爸同你老妈离婚都已经十几年了,她呒没权力干涉你老爸再婚呀。

    从:老妈是出于嫉妒,但是,我老妈也是为我着想呀。

    利:对—对,你老妈想格问题很远,也很实际,要是你老爸一旦结婚,迪房子,遗产,问题一大堆啦。我们俩人格利益也大受影响,迪真叫城门失火,央及鱼池啊。

    从:我老爸讲,房产、财产都可以婚前公证的。

    利:啊呀!婚前财产是可以公证的,人死了呢?人一死,所有财产勿就变成遗产了吗?按照遗产法规定,侬只能继承四分之一啊!

    从:老爸讲,可以立遗嘱的。

    利:遗嘱可以改格,我看啊,侬迪格陈从名字改成“饭桶”吧。

    从:所以我同老妈商量好了,老爸介大年纪了,谈谈朋友混混也算了,坚决不能让老爸结婚!

    利:噢—怪不得,侬一个星期不打电话给我,大概侬也只是想跟我混混咾?格勿捣糨糊么?

    从:勿、勿,我是认真的格。我同侬谈朋友,是准备同侬结婚格。

    利:结婚,好格呀,结婚也勿是介简单格,房子呢?车子呢?

    从:房子嘛,我屋里现存就有二套,楼上楼下随便侬捡一套。

    利:啥?迪格房子好做婚房啊?迪格房子是十年前的动迁房,介小,介旧。那能?侬当我是外来妹啊?勿来三,

    从:勿、勿、勿!侬父亲在国外,少讲讲侬也是一位华侨小姐。

    利:婚房起码是商品房,而且要三房二厅二卫格。

    从:啊!要三房二厅二卫,脱大了!

    利:那能勿要?侬算算看,我伲小夫妻一间,将来有了宝贝儿子要一间伐,侬老爸要一间伐,二卫嘛,侬老爸上卫生间,总勿能同我媳妇合用一间咾。

    从:侬想得是蛮好格,不过侬也晓得,我刚工作几年,呒没迪格经济实力呀,三房二厅格商品房,起码要70-80万,我那能买得起啊?首付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呢!

    利:陈从,我又要叫你饭桶了。你脑子那能勿转弯格,首付嘛叫侬老爸付。

    从:老爸有多少钞票,我也勿晓得。

    利:听侬讲过,侬老爸退休前是搞销售业务格,平时也老做人家格,烟酒不沾,麻将勿叉,老头子肯定有笔存款,而且数字也勿会小格。告诉侬噢,侬想反对老爸结婚蛮难格噢,最好的办法就是拿伊格钞票搞到手,到辰光,伊就是要想同迪个女人结婚,今后也呒没花头了。

    从:让我算算,(按计算机)唷,首付就要二十三万,按揭三十年,贷款五十四万。就算是首付的问题解决了,每月还贷3400元,我伲俩人也够呛啊。

    利:还贷嘛也是你侬老爸还呀!现在出租的下面一套房,租金多少?

    从:1500元。

    利:1500元,好!侬老爸还2000元,也只不过贴500元呀,还剩1400元,侬承担一下,迪格不是摆平了吗?

    从:按揭三十年,我要还到老了。我老爸今年60岁,要还到90岁,祝他长命百岁,万岁,万万岁。

    利:还一年就可以了。

    从:啥?五十四万,一年可以还清吗?

    利:侬想,一年以后,余额还剩五十三万贷款了,到时侬家里房子卖掉一套,按现在的房价,可以卖到手70万。

    从:对对对,70万到手,还掉贷款53万,还可以多17万,装修的钱也有了。

    利:不,不要全部还掉,只还40万,银行贷款再留13万,侬手里捏格30万有啥不好。

    从:做啥?

    利:装修十万要伐?买车七万要伐?

    从:那么余下十三万付银行不是正好吗?为啥偏要留个十三万尾巴呢?加上利息啥人还?

    利:叫侬老爸继续还。

    从:利息多少?

    利:按三十年贷款计算,大概十万吧。

    从:哦,总共要还二十三万咾!这十万利息不是白白送银行吗?我为了捞十三万,要我老爸背一辈子债,叫他还到老死啊?

    利:侬不是反对你老爸再婚吗?拿下面一套房子继续出租,收房租还债,让他连再婚的房子都没有,下面一套收的房租要死死咬住不放。

    从:那么我们结婚,住了新房子,老爸住哪里去呢?

    利:前面我不是跟你讲过了吗?你老爸同我们住在一起呀,新房子的物业费多贵啊!水电煤也是一笔大开销,你老爸退休金2000块哪能用得掉?你不帮他消化掉,肥水就要外流了。让侬老爸同我们住在一起,可以借掉房子收租还债,再说,对外讲起来也好听啊!多么“孝顺”的儿子啊!真可谓一举三得。

    从:我们同老爸住在一起,一切费用我老爸包了。

    利:对对对,将来生儿子一切费用也让你老爸包了,反正让他身边的钱都用在我们身上,等他百年了,可算得上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干干净净上路。

    从:老爸啊,老爸,苦命的老爸,为了不让你再婚,只能委屈你了。

    侬讲了半天,我现在还是一无所有,二套房子产证的名字都是我老爸格。

    利:叫侬老爸拿房产证名字改拔侬呀。

    从:那要我老爸肯格呀。

    利:迪格…迪格,对,有了。同侬老爸汰汰脑子,伊勿是想同迪格女人结婚吗?一结婚,勿是等于送房子拔人家,现在房子啥个代价,这个利害关系他也懂格。

    从:老爸讲可以婚前公证。

    利:侬脱老爸讲,有得婚前公证,有得写遗嘱,还不如干脆现在就把产证名字改拔侬,勿就彻底解决问题了吗?

    迪格是第一步,也是关健的一步,接下来就是提出侬要结婚,要买房子。侬结婚他一定支持格。买房子可能勿肯。不过迪格辰光,二套房子都在你手里了,怕啥?

    从:让我去试试看。侬啊,真象我格老妈!

    利:啥?

    从:刁毒,我老妈讲,那格女人不能让伊进门,伊啦一定要结婚就扫地出门!

    利:辣手!你老妈才是刁毒呢!

    从:我也有点想勿通,你们都是女同胞,那能一点不为自己女同胞讲一句闲话格。

    利:现在是市场经济,商品社会,啥格男咾女,啥人不为自己着想。侬反对老爸结婚,还不是为了财产啊!

    从:勿完全是为了……

    利:好了、好了,祝你马到成功,事体办成了,不要忘记我啊,买了新房子,我格名字要写上去格。

    从:啊?!……哎呀,勿好!今朝我老爸出医院呀!讲好我去接伊格。

    利:那我走了,下来看侬格嘘头了。

    从:我…叫我哪能讲?

    利:(与陈从交头接耳)(比划怀孕的模样)我走了(下)

    从:这……这……    (切光)

    真情与真爱(第三集)

    演出稿

    人物:陈大哥—陈从父、张忠恋—大哥女友、陈从—大哥之子、张利—陈从女友

    地址:大哥家

    (陈大哥头戴绒线帽,身穿鸭绒马甲,横背挎包,手拎一马甲袋药,张一手提装有日用品的网袋,一手搀扶陈,一眼看上去就是刚从医院回家的样子,上场。)

    陈:忠恋,谢谢侬了,儿子讲好中午来接我,到现在连格人影子也勿看见,亏得侬来了,否则我一格人哪能办?

    张:大概伊工作忙单位请勿出假。等一歇伊要是来了,侬千万勿要发火,反正有我在,一样格。

    陈:我这次发病,也亏得侬在身边。听讲脑梗在三小时内抢救最有效。

    张:总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不然侬这次也许就真格瘫在床上了。大哥,我回去了,侬自己当心啊。

    陈:啥?到仔我屋里门口也勿进去坐一歇,讲得过去伐。

    张:侬儿子今朝在屋里,碰到也老尴尬格,勿要为了我,你们父子俩再争争吵吵,侬现在毛病还没有好透,情绪一定要稳定。迭格空饭盒和菜盒让我带回去,我走了,有啥事体打电话拔我噢。

    (张下,从上,两人一个照面。)

    从:爸爸,侬回来啦?我……

    陈:侬看,多好的阿姨啊!(从搀扶父亲进屋)

    从:爸爸,侬现在啥都不要想,一切的一切,把身体养好。爸爸,侬坐呀。

    陈:讲好中午来接我,等等侬勿来,亏得张阿姨。

    从:爸爸,是我不好。侬勿晓得,路上堵车呀。爸爸,我来替侬摊床铺,侬睏脱一息。

    陈:勿,我就在沙发上歇歇。

    从:先把药吃了,我来倒茶。

    陈:爸爸这次生病住医院,也辛苦侬了。

    从;应该格,啥人叫我是侬儿子呢!

    陈:对,侬这句话倒蛮象样的,今后侬少拔我受气就好了。

    从:爸爸,说明阿拉平时沟通太少了。

    陈:父子之间是需要多沟通沟通。

    从:爸……爸……

    陈:做啥?

    从:今朝我有一桩事体想搭侬沟通沟通,侬看可以伐?

    陈:啥事体,侬讲呀!

    从:我格女朋友怀孕了。

    陈:啊!

    从:有三个月了。

    陈:噢?格么对方父母晓得伐?

    从:伊拉老爸问我那能办,我讲我同那女儿结婚,伊拉老爸问我有多少存款,房子有伐,我讲刚工作几年,只有三万块,房子我父亲答应给我一套,装修我父亲也答应过父亲承担。

    陈:陈从啊,事体介急,现在只有把下面的房客请出去,我们搬下去住,上面一套马上装修,爸也只能量力而行了。

    从:爸,迪个房子,对方勿要。要买商品房,三房二厅二卫格,新房我伲在网上也看过了,总价77万,首付二十三万。

    陈:陈从啊陈从,侬当老爸开银行啊,首付二十三万,那么银行贷款就是五十四万,要还刹脱人了。

    从:爸爸,每月还贷只有3400块呀,况且将来还可以变卖一套嘛。

    陈:勿来三,侬叫侬女朋友来一次,父亲答应侬的事情不赖,新房子勿买。

    从:勿买就勿买,那么侬讲话要算数格,上面一套房子现在就拔我,产证名字改成我,买房子事体我自己解决。拿产证抵押,哪怕借高利贷与侬老爸也无关。

    陈:侬…侬要害人啊!

    从:迪格女人也勿要进我家门,下面一套房子将来也是我格!

    陈:啥!

    从:爸—爸!侬要结婚就是送房子给人家呀!我勿要公证,也勿要侬写遗嘱。两套房子名字全部改成我的。

    陈:啥?我还没死,侬就要抢班夺权啦?你活像个林彪嘛!

    从:爸,侬勿要太激动,我是搭侬商量么。

    陈:陈从啊,陈从,做人勿好呒没良心啊!自从我同那娘离婚后,十几年来,是我一个人拿侬护养成人格,那娘拔侬啥?那娘拔侬格是灾难!勿是那娘三次背叛我,我同那娘会离婚吗?会有今朝格事体吗?为了侬,父亲可以啥都勿要,唯独丢不下侬啊!那娘又哪能呢?侬忘记啦?爸爸妈妈离婚那一天,天上下着大雨,当你狠心的娘随车离我们而去的时候,侬边哭边喊:妈妈、妈妈,冲出门外,她头也不回,抛下亲生儿子,多狠心啊!

    从: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伲父子俩在雨中,紧紧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场。

    陈:俗语说:“人家的事体头顶过,自己的事体穿心过”啥叫啥心痛?迪格辰光我算是真正体会到,我的心啊!我格心好似刀绞一样痛啊!我是神情恍惚,我—我是抱着侬只想死。为了死,我同你还特意拍了一张彩色照,至今还保留着,侬看!(陈从接过照片)

    从:看到这张照片,使我想起,有一天你抱着我去江边。那时,我吵个不停要回家,口中不断喊着: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陈:看看侬瘦小的身子,眼泪鼻涕多可怜。无辜的孩子啊!你就迪能随着父亲一同赴黄泉了吗?我下不了手啊!我老泪纵横,昏昏沉沉随着你的哭喊声——

    从:回家,我要回家,

    陈:回家—回家— 。

    从、陈:父子俩拖着沉重的脚步又回到了家中。

    从:好险啊。

    陈:为了侬,我最终还是打消了这自杀的念头,为了侬,我想再苦也要活下去。从那以后,我伲父子俩早夕相处。

    从:相依为命。

    陈:那娘卷走了我的所有钱款,家中已是一贫如洗,为了供侬上学,维持生机。

    从:爸爸侬起早摸黑地工作,家里堆了一箱箱“康师傅”熟泡面。

    陈:爸爸也是呒没办法啊!

    从:侬烧格饭不是生,就是烂,小菜,烧来烧去也就迪格几只,大排烧鸡蛋,算是侬格拿手好菜,每当烧好以后,侬总是骗我,“吃过了,吃过了”自己一块也勿吃,含着眼泪看着我。

    陈:勿是家庭的破裂,侬会是一个连中学文凭也呒没格青年吗?侬又是那能迷上游戏机格?

    从:老妈为了欺骗侬,她每次出去带上我,给我二十元,却在半路上从轿车里放我下去,叫我去游戏房。

    陈:多危险啊。

    从:从此后,我是背了书包勿进学堂,一头钻进游戏房。

    陈:事后我都知道,但是一切已经晚了,侬的学业全荒废光。侬整天闲荡在社会上,那能办?迪能下去完了!离婚后,我是铁了心,那怕花再多本钱也一定要把侬引导到正道上来,今天侬才算学得了一技之长,找到了工作,如今又谈上了女朋友,作为父亲是多么高兴,希望你早日成家立业。

    从:父亲侬一番苦心,我心里是明白格。

    陈:反过来侬又是那能报答我格?眼看侬已出道,我才找了一个老伴,其实也是为减轻侬负担,侬格工作这样忙,父亲身体又不好,日常生活起居总得有人来照料,侬曾经也讲过—

    从:为了事业,忠孝不能两全。

    陈:那侬为啥千方百计来阻挠,我生病住医院,侬竟然赶走我女友?不让人家来探望我。

    从:这都是老妈出的恶主意,她还讲不惜代价,叫我动手打侬女友—张阿姨,打出事体她负责,顶多赔偿医药费。

    陈:真是无法无天,伤尽天良。我怨啊,我恨!我怨我自己呒没养好侬迪格儿子,我恨!恨我与侬割勿断格血缘关系。侬是迪能对待我,我却偏偏还甩勿脱侬啊!我老了就侬一个儿子,财产留拔啥人?死了也带不走,总归是留拔侬格呀!可侬,可晓得父亲内心有多少痛苦,侬现在学得如此刻毒,狡诈,侬是想尽一切办法诈我钱财,侬以为我看勿出来吗?侬讲侬女朋友怀孕了,好!把化验报告单拿出来,来!

    从:这…

    陈:侬讲侬女朋友怀孕三个月了,马上要结婚,又说要买新房子,迪格时间允许吗?你牛皮吹得漏洞百出。

    从:爸(哭)为来为去,听说你要再婚,我怕家里的房产,侬格存款,被人家骗去。

    陈:迪种事体,在社会上确实也有,但是老爸已同侬讲过几次了,婚前房产,财产可以公证的,再说还可以立遗嘱。

    从:遗嘱可以更改格。

    陈:迪格就要看侬表现了。

    再说,对方同样也有婚前财产,同样需要公证,这问题侬急啥?

    双方格恋爱婚姻观念是主要的。张啊姨是不是骗子,老爸心中有数,我希望侬也可以通过接触,来了解对方,不要一味排斥好吗?

    从:如果张阿姨真格对侬老好格……

    陈:我百年后即使留点啥拔人家也勿罪过格呀!

    从:是格。

    陈:总勿见得我一死,侬就拿人家赶出门伐?

    从;迭格我也做不出格。

    陈:再讲了,等到张阿姨百年后,迭格房子勿还是侬格么?至于那二人的婚姻基础好不好,父亲也想了解清楚。迪能,我带上我格女朋友,侬也带上侬格女朋友,我们四个人见一次面,一起来谈谈,交换一下看法好吗?

    从:好!我现在就叫她来。

    陈:好!(打电话)忠恋—侬现在勒啦啥地方?噢,就在我家附近的公园里,那么侬到我家来一次好吗?现在就来……,好,我等侬(陈拿出老年报读一段词)(叮咚,张上)

    张:大哥,啥事体介急啊?身体没有啥不好吧?

    陈:噢,没啥。

    张:噢呦,接到侬屋里格电话,我急煞了,不过,听到侬本人格声音,我稍许定了心。

    陈:勿要急,勿要急,我打电话拔侬主要就是我们俩今后的事,我同我的儿子谈过了,再说我儿子也想要结婚,我们一起谈谈沟通一下,双方解除一些误会,对今后的事有好处。

    张:小孩不懂事,我做大人格勿会对他一般见识,待愿他能接受我,我也会对他好格。

    陈:迭格饭盒是……?

    张:我又没有回去过咾。

    陈:忠恋,请侬看看老年法。(二人转身学习)

    (陈从和女友上,门外)

    利:陈从,侬同老爸谈了那能啦?

    从:等一息同侬讲,老爸听讲我伲要结婚,他要见见侬(打门,叮咚)

    爸…爸 开门。

    陈:噢,我儿子来了。

    张:唷,上次侬儿子与我关系搞得介僵,马上见面,我也老尴尬格。

    陈:那么,侬先到里面去坐一下,到时候我请侬出来。

    张:好,好(下)(陈从带女友上)

    从:爸,她就是侬要见的我女朋友,叫张利。

    利:伯父好!

    陈:噢,张利,请,请座,陈从倒茶。

    利:伯父,谢谢,勿要客气。

    陈:小张,今天伯父请侬来,想听听那对有关结婚事体有啥打算。

    利:伯父,结婚的事,我同陈从都商量过了。陈从侬同爸爸讲过了吗?

    从:都讲了。

    陈:听陈从讲,婚房要三房二厅二卫,伯父感到有点困难,而况你们马上就要结婚,时间上也来不及,能不能将就一点,上面一套房给你们装修一下做婚房,伯父搬下面去住,伯伯也找了一个老伴,我们二家今后相互也有个照顾,侬看好伐?

    利:陈从,侬是那能同侬老爸讲格,现在是侬老爸反过来汰我格脑筋勒。

    从:张利,勿要误会。

    利:伯父,侬同迪格女人结婚,等于送脱一套房子呀,侬要为我们小辈利益想想呀!人家看中侬啥,介大一把年纪了,听讲还有糖尿病,侬百年后所有的财产都成了遗产了,将来分遗产问题大了,侬勿结婚,我们住在一起,将来也会照顾侬格呀。现在社会上骗子多的是。

    陈:骗子,骗子就在里面,我请她出来看看,骗子到底是那能的。(张上)

    利:妈!侬哪能勒此地?(惊)

    张:张利,我就是陈伯伯的女朋友,也就是侬所担心的骗子。陈大哥,我同侬接触到现在,骗过侬啥伐?我今天要当着大家的面,再重审一次,老陈的婚前财产都是老陈的,我啥都不要。

    从:伯母!

    利:唷—哪能有点汗毛淋淋格拉。妈!陈伯伯年纪介大,又有糖尿病,他百年后侬再回娘家啊?侬啥都不要,侬脑子有毛病啊?

    丛:咦?

    张:我脑子没有毛病,我也勿是骗子,但是,我却受过骗,是你生身父亲,骗了我,使我年纪轻轻未婚先孕怀上了你,然后他又抛弃了我们母女俩,一人去了国外,使我受尽了侮辱与社会上的压力。苦苦挣扎在生活的最底层,里弄生产组,街道厂,摆地摊,收废品,啥都做过,含辛茹苦将你养大……

    利:姆妈——

    张:陈伯伯的处境更心酸,他十几年来又做爹、又做娘,为了孩子为了家,蒙受了三次委屈,实在是少有,婚姻上失败,折磨得他几次欲死未成,然后又得了糖尿病,他带病工作十几年,拖大一个孩子真不容易,为了孩子,为了家,他倾注了多少爱,有他这样的爱心,就是我一生所期盼的。我愿意陪伴他终身,将来再苦也心甘情愿。

    丛:伯母,我对不起侬啊……

    张:已经过去的事就勿要再讲了。

    陈:勿!讲,让他讲。

    从:那一天,我父亲被我气得急救进医院,是侬伯母忙里忙外操办一切事,我却背着父亲打电话,叫来了老娘,她大吵大闹要赶侬走。当侬买来晚餐,出现在医院电梯口,我狠心的老娘,二话不说,扇脸给侬一记大耳光。

    张:我手捧的盒饭,散落一地,侬晓得伐?!迪格是买给你陈从吃的盒饭啊!——趁我不备,你又往我脑门上打了二拳,我顿时眼冒金星,旁观者还以为我是拆散你们家庭的第三者了。我是你父亲的女朋友,是光明正大的,我有啥格错?此刻我有口难辩,你太霸道,太欺负人了。

    利:陈从,侬这狼心狗肺,侬凭啥打我母亲?我同你拼了!(上前殴打,张上前劝阻)

    丛:是我老娘指使我打格!

    利:娘,侬太委曲了!(哭)

    陈:陈从啊!侬竟然真格动手打人了?侬刚才都没有讲嘛!侬迪格畜牲!(打陈从一记耳光)善恶都不分。

    从:我老娘逼我打格!

    陈:你们真是无法无天了(再要打陈从被张抱住)忠恋,当时你为啥不告诉我啊?

    张:你正在抢救,我不忍心啊!

    丛:老爸,我错了!我对不起伯母,我向您赔罪了(跪下)

    陈:忠恋,侬放心,我们老年人再婚,有婚姻法的保护,任何人想阻挡我们的再婚,都是不可能的。

    从:爸爸,只要侬同伯母晚年能过得幸福,我勿会再反对了。

    陈:这件事不能就此罢了,我们必须向陈从母亲单位反映,不然的话,将来他们想打就打还了得,我们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

    利:看来我老妈找对象也真有眼光,姆妈,我支持侬同陈伯伯的婚事,侬找的对象找对了。

    从:看来我找对象找错了,我那能会找到侬迪能一个极端自私的女人,我们还未结婚,就要汽车、房子,要把我老爸钱财诈光,侬干脆嫁拔房产开发商去吧!

    利:侬…侬…你是一个不孝之子。

    从:侬、侬、侬在婚姻问题上搞的双重标准。

    利:啥格双重标准?啥格双重标准?

    丛:今天我老爸的女朋友,如果不是你的生身母亲,侬又会怎样讲呢?

    利:这个就叫“换位思考”。那侬呢?听我母亲一讲“啥都勿要”,侬就“伯母、伯母叫得快来,侬是啥格标准?还不是为了财产,为了钞票?”

    丛:你误会了!

    陈:有的东西是用钞票买不来的,就是——

    张:真情和真爱啊!

    陈:对待婚姻更是如此,真情、真爱是婚姻的基础,也是唯一的标准。你们俩一定要好好学习,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允许双方有一个认识转变的过程。利利讲得好,“换位思考”就是将心比心嘛!

    张:利利、陈从已经向妈妈赔礼道谦了,我们就原谅他一次吧。你们二人也不要为了我们老人的事伤了感情。

    陈:我看就这样吧,新房子还是买!改善一下生活条件也有必要,首付由我来付,买了新房子给你们做婚房,我同你母亲住老房子,度度晚年也可以了。

    利:勿,我们二代人一同住新房,你们老了也需要有人照顾,再说老房租掉,收得租金可以还贷嘛。

    陈:到底是年轻人,脑子灵活,好,会理财很好!

    从:老爸,我会待侬好格!

    利:爸爸,侬那能哭了?

    陈:我第一次听到陈从出于肺腑的这一句话,我是高兴的眼泪啊!就这样定了,我们四个人二个家庭住在一起,来一个亲上加亲!

    张:和和睦睦,互相照顾。

    众:建立一个和谐的新家庭。

    完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