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剧《辛酉风云》

05-15 11 反馈
    第一场:仓皇离京

    场景:圆明园

    时间:英法联军侵入北京之际

    幕后合唱:

    英法联军逞淫威,

    京津百姓又遭灾。

    帝皇束手无办法,

    秋狩木兰哄骗谁?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幕后人声鼎沸杀声震天。逃难民众一应人影在天幕上显示过场。肃顺和秦新疾步上场。

    顺:(紧张地)秦新,你,你刚才讲——。

    秦:英法联军攻占塘沽,杀过天津,直扑京畿来啦。

    顺:啊,胜保,也太他妈的窝囊废!这,这,这可真叫人措手不及啊!

    幕后传来一叠连声的喊声:皇上驾到!秦新迅即下场。肃顺上前迎候。

    太监列队前导,咸丰上场,如意紧随。

    顺:奴才叩见皇上。

    帝:肃六,起来,起来。在圆明园不必如此多礼。

    顺:奴才不敢。适才接得紧急军报,英法联军攻战塘沽,杀过天津,直扑京畿!

    帝:(震惊)为今之计,当如何是好?

    顺:以奴才愚见,洋鬼子一时嚣张,皇上宜避其锋芒。不如以秋狩木兰为名,前往热河行宫!

    帝:前往热河行宫?那,那京畿——。

    顺:洋鬼子既已内犯,也就只好把搁置多时议而不决的总理衙门办起来。不知皇上意下如何?臣斗胆请旨定夺。

    帝:也罢。火速传旨,秋狩木兰。(肃顺插白:奴才遵旨。)再命老七前往老六那儿颁旨——特旨令奕䜣留京办理抚局。(肃顺插白:奴才遵旨。)哦,别忘了把那几头鹿也得带往热河。

    顺:奴才明白。

    太监前导,咸丰帝下场。如意紧随着下场。肃顺恭送。秦新上场,伴随着肃顺下场。陈胜文上场。

    陈:三宫六院听着!皇上有旨秋狩木兰,赶紧收拾,准备起驾喽!

    陈胜文下场。一批宫女纷乱地上场,过场。咸丰皇后在双喜随同下上场。一批宫女尾随上场。

    后:双喜,快,快把大阿哥找来,和我一起上轿。

    双:奴才遵旨。

    双喜迅即疾步下场。皇后和其他宫女下场。懿贵妃在安德海随同下上场,圆场。

    懿:小安子,看见大阿哥了没有?

    海:回主子,大阿哥在皇后娘娘那儿,早已坐轿出发了。主子您也赶紧吧。

    懿:皇上呢?

    海:皇上和丽妃是第一拨,走得最早。

    懿唱:

    秋狩木兰避热河,

    仓皇逃遁离京都。

    皇家体制多森严,

    亲生孩儿不随母。

    (接白)那京城又怎么办呢?

    海:奴才打听来了——皇上下旨,让六王爷留守京畿办理抚局。

    懿:那个总理衙门到这会儿总算挂上牌子了。

    海:就是,就是。皇上老是不准这个专办洋务的衙门开张,现如今就不能再拖着啦。

    懿:你给我闭嘴!(安德海碰了一鼻子的灰,赶紧跪下)只准你带耳朵,谁让你这么不安分!

    海: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懿:起来吧,人家都走了,咱们也得赶紧啊。

    安德海站起,点头哈腰地引领懿贵妃下场。醇亲王和景寿两人一并上场。

    景:这么说,皇上是让六弟留下来了。

    醇:也就是六哥他能办这档子事。换了别人,谁能成?

    景:七弟慎言。

    两人一起下场。

    舞台灯暗转。继续传来杀声枪炮声和难民的叫喊声。恭亲王在舞台一角隐现。

    恭唱:

    周旋洋人办抚局,

    临危受命留京都。

    上要对得起列宗与列祖,

    下要对得起斯民和斯土!

    灯光恢复。胜保带伤上场。

    胜:卑职参见王爷。

    恭:克斋少礼。

    胜:末将惶恐,愧对王爷。

    恭:八里桥一仗,你虽败犹荣。而且还受了伤,理该褒奖。况且此番败北,非战之罪。古人云,兵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倒看看,咱们的火炮,能跟人家的比?

    胜:眼前这个局面,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恭:有尔等拼死奋战,方有和谈之基础。皇上命我办理抚局,少不得只能勉力周旋!

    两人隐没。天幕上顿起熊熊大火——那是火烧圆明园!

    大幕合拢。

    第二场:热河扬波

    场景:热河行宫御书房

    时间:咸丰逃奔热河后近半年

    大幕拉开。咸丰帝在审阅奏章,不住咳嗽。如意在一旁伺候。

    咸丰帝烦躁地扔下手中的一份奏章,站起身来绕室蹀躞。如意紧随左右。忽然,咸丰帝一阵剧咳,如意赶紧拿过手帕。咸丰帝用手帕掩口,然后递给如意。如意脸上变色。

    帝:怎么啦,又是见红了?

    意:哦,不,不,奴才想来,那是皇上才刚饮下的鹿血。皇上吉祥,福寿安康!

    帝:皇上吉祥,福寿安康?哼,你们就只会说这些没用的话。快,去传懿贵妃来批本!

    意:喳。

    如意下场。

    帝唱:

    小奴才说话太荒唐,

    一个个当面来撒谎!

    常言道自病自得知,

    讲什么吉祥与安康?!

    头上连连冷汗冒,

    胸中阵阵痛难扛。

    国事病体一般样,

    本源已亏费周章。

    东南半壁糜烂甚,

    “发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