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剧《陶福增休妻》

05-15 17 反馈
    陶福增休妻

    第一场 中计

    陶福增        昨日进城访亲友,

    欲寻家门馆教学生,

    唉,徒劳往返落了空,

    今晨怏怏回家门,

    三官堂里钟鼓鸣。

    香客纷纷拜灵神,

    明神,为何我,满腹文章难金题?

    甘罗十二为丞相,

    我陶福增几时能名登金榜跳龙门?

    这朝廷不明,不要说飞黄腾达,再过几年,连一家衣食也难以维持了。

    娘子开门。他到哪里去了?

    苏凤英                唱:

    思念我夫陶福增,

    他为了寻找门馆进城去,

    一夜不归为何因?

    相公。

    陶福增        凤英

    苏凤英        你回来了?

    陶福增        回来了。

    苏凤英        噢,不知寻找门馆之事可有回音?

    陶福增        唉。

    苏凤英                哦,相公,你家老东家倒是托人带信来了。

    陶福增                难道这张剥皮会将聘我去教书了?

    苏凤英                哦,他有聘书在此。还愿意另加二两修金。

    陶福增                哼哼哼哼,

    张剥皮生来心肠狠,

    他自私自利太欺人,

    当初他嫌我修金贵,

    说我是学问平常误学生,

    他又说我新婚之后脚头散,

    气得我劈断了这一张冷板凳,

    我情愿在家吃老米饭,

    不愿再上他家门。

    苏凤英                        有钱人本来人情薄,

    常带三分势利心,

    既然他低头伏首又来请,

    相公啊,就把以往之事作罢论。

    陶福增                        好马勿吃回头草,

    君子人穷志不低。

    苏凤英                相公。

    我家是勿种田来勿种地,

    又勿是收租米吃饭的高墙门。

    历年来积蓄也有限,

    坐吃海干山要平,

    相公啊,你莫以为眼前只有夫妻俩……

    陶福增                怎么?

    苏凤英                        不久就要三个人。

    陶福增                是真的?哈哈。

    我与你三年夫妻多和睦。

    就是缺少一脉根,

    常言道,早生贵子甜如蜜,

    老来无后哭伶仃。

    如今你娘娘有了喜,

    我好像得着天上一颗星。

    苏凤英                        是男是女未知哓,

    陶福增                        娘娘你不必多担心,

    就是生下女儿我也高兴。

    有好娘养好女,

    你养的女儿我称心。

    从今后重的生活请人做,

    轻的事情有我陶福增。

    苏凤英                        相公莫要惹人笑,

    被邻居听见难为情,

    你还是听我相劝教书去。

    陶福增                        再过一时勿要紧,

    待等你孩子来生下,

    然后我出门也安心。

    苏凤英                        相公莫愁家内事,

    凤英自己会当心,

    而况你不久还要赶考去,

    也需要一笔盘费银,

    全靠眼前多积蓄,

    将来就勿必求旁人。

    陶福增                        不读书,不知师生义,

    不成亲,不知夫妻情。

    娘娘,我就听你主意,准备准备明天去吧。

    苏凤英                相公,我看还是今天去给他们一个回音。让他们也能放心了。

    陶福增                哎,也好。那我就吃了饭去。

    苏凤英                好得路勿远,你去了回来再吃还来得及。

    陶福增                好。

    苏凤英                那我送侬一段。

    陶福增                娘娘你不必送了,呃呃,我来,我来,嗨嗨。

    苏凤英                我本来要到海塘上去呀。

    陶福增                我来帮你。

    苏凤英                喔唷,看你啊,难道这个腿力还怕我……?

    李万春                闲来无事去游村,

    寻花问柳散散心,

    哈哈哈哈,好一个美人啊!

    见她头上梳起盘罗吉,

    乌油油的青丝耀眼睛。

    杨柳腰,苗条身,

    她好比是月里嫦娥下凡尘,

    要是到我手,就死也甘心。

    小厮                唉,少爷,可惜是个有夫之妇啊。

    李万春                啊?你怎样知道她是一个有夫之妇啊?

    小厮                刚才我看过来,好像一个秀才摸样的人勒同伊讲话啊。

    李万春                哦,啊呀,好一块肥羊肉,唉,落勒狗嘴里,啊。

    小厮                嗨,真可惜啊。嗨,少爷,勒过来了。

    李万春                啊?嗨,小厮,此地虽然是小路,恐怕有人经过,侬搭我前去望风。

    小厮                好。

    李万春                哦,这位大嫂,请了,

    苏凤英                叔叔请了,

    李万春                哦,我想请问一信啊,

    苏凤英                勿知叔叔要问什么信?

    李万春                呃,此地是….

    苏凤英                陶家村,

    李万春                哦,这里有一位秀才…呃,他叫….

    苏凤英                可是陶福增先生?

    李万春                唉,真是,真是。

    苏凤英                哦,正是我家先生。

    李万春                哦,原来是先生娘娘,阿呀,失敬啊失敬。

    苏凤英                哦,不知提起我家先生有何贵干?

    李万春                呃呃,喔喔,有桩要事要与他面谈。

    苏凤英                啊呀,你来得勿巧,他刚才出门去了,叔叔真有要事,待我追他回来还来得及。

    李万春                唉唉,勿,勿用追赶。先生娘娘谈谈也是一样。

    苏凤英                叔叔究为何事?

    李万春                哦,大嫂,唱:

    我家住姑苏称豪富,

    木子姓李字万春。

    久闻先生才学好,

    特来聘请教学生,

    按月修金二十两,

    这区区聘礼你莫言轻。

    苏凤英                哦,原来应聘之事,啊呀,要等我家先生当面去谈。

    李万春                不用客气,尽管收下。

    苏凤英                哦,我是不能收下。

    李万春                这些….

    苏凤英                我勿能收….

    苏凤英                这死腔,狗头狗脑不像是个东西,

    李万春                好厉害啊,一时真难以下手啊,

    苏凤英                叔叔,你究竟有什么要紧事情?

    李万春                哦,唉,呃,大嫂,此地谈话有许多勿便,要么到里边去谈谈,到里边去谈谈。

    苏凤英                哦,你看我家先生回来了。先生,有人请你教书。

    李万春                哈哈哈…,大嫂,侬也会骗人格么,大嫂啊。唱:

    我是替你不服气,

    你在那穷人家中受苦凄,

    陶福增他是一个穷秀才,

    娘娘是个天仙女,

    你像凤凰讨草鸟,

    凤凰哪与草鸟比,

    要是侬嫁拨我迭能一个好丈夫,

    保管你吃称心来,穿满意。

    苏凤英        来人啊,来人啊,豪烧(快点的意思),豪烧,捉贼,捉贼……捉贼,捉贼……

    李万春                嗯,好狠的女子啊!哼!

    唱:

    侬像七煞那里动了土,

    老虎头上拍苍蝇,

    侬打了别人倒还罢,

    打了我辈李万春,

    哼,就像寒天吃冷水,

    滴滴记在心。

    你算规矩正经人,

    偏叫你家翻宅乱不太平。

    小厮        嗨,少爷,上手了呒么?

    李万春        哎。

    小厮        嗨,少爷,你吃过酒了,是伐?

    李万春        覅瞎讲!

    小厮        哪能瞎讲呢?挨打了?唉,好厉害啊。

    李万春        小厮,过来!侬搭我到那边庙堂里去拿一顶和尚帽子来。

    小厮        做啥?

    李万春        我自有用处。有办法吗?

    小厮        唉,有办法,覅讲一顶,就是十顶都有办法。

    李万春        好,那侬马上就去。我自在桥堍等侬。

    小厮        好。

    李万春        呵,敢叫侬逃勿出我的手掌。

    苏凤英                青天白日竟有这种下流之徒。

    李万春        小厮,

    小厮        唉。

    李万春        大事已成。快到茶坊,酒水去散布谣言,讲坏她的名誉。以消我胸中之气。

    小厮        对,我马上就走。哦,少爷,就是方才那个秀才来了。

    李万春        噢,我讲啊,你迭个人啊,真勿懂事,人家女人勿规矩你也不能随便乱讲呀,要是风声传到外面,叫她的丈夫,呵,怎样做人啊?

    小厮        我讲迭家人家的男人呀,忒糊涂了呀。女人了勒屋里偷和尚伊都勿晓得么。

    陶福增        二位说些什么?

    小厮        喏喏喏,我讲这家人家的女人青天白日偷和尚哦。

    陶福增        你不要讲坏人家的名誉。

    小厮        唉,哪能讲我讲坏人家的名誉呢?迭格是我亲眼看见格。刚刚那个和尚进去,迭格女人来勿及拿迭格门关好,一歇歇倒茶,一歇歇倒水,两个人真要好哦。迭格我是我亲眼看见到事体啊,哪能讲我讲话人家呢?

    李万春        噢,慢,这位相公,事情倒是真的。方才我见她在窗缝里张望,我也去张了一眼,见这和尚到了里面,那女人到厨房里去了,那和尚啊,就把头上的僧帽脱了下来,放在桌子上面有一件衣服里面。他要脱僧衣,那时候,我再也忍耐勿住,我就咳嗽了一声,这和尚披了僧衣往外就逃。

    小厮        哎,对对对对,我看见迭格贼秃往伊面逃格喏。

    陶福增        哦,真有此事?

    李万春        我们不过是闲人闲言闲语罢了。嗨,主要是娶到这种女人真是家门不幸,叫她丈夫怎样做人啊?嗨嗨,噢,这位相公,为了人家的名誉,你也不能随便乱讲啊。

    陶福增        唉唉唉,是是是。说的有理啊。

    李万春        如此么,再见。

    陶福增        再见。

    小厮        再见。

    陶福增        啊呀,难道果然是……?

    青红皂白难分辨,

    家门怎么会遭不幸?

    不,不会,我与她三年夫妻情义深,

    我的心晓得她的心,

    伲牙齿也未高低过,

    重话未曾话一声,

    娘娘她待我多少好,

    决不会干出坏事情。

    哼,真正岂有之理?

    可是他说得有证据,

    说什么僧帽还在我家门,

    常言道:画龙画虎难画骨,

    知人知面亦不知心,

    我还是进去看一看,

    有没有僧帽才分得清。

    (进屋察看)

    果有此事!

    贱人啊,竟会干出伤风败俗事,

    贪淫贱妇骨头轻,

    我陶福增未曾待错你,

    要害我陶家出臭名,

    怪不得今天催我到张家去,

    原来你早已约就有私情。

    还是三拳两腿打死她,

    只怕惊动四乡邻,

    事情传到外面去,

    害我一世要难做人。

    我还是将僧帽带到苏家去,

    由他们爹娘就领回门。

    啊呀,她知道女儿不规矩,恐怕死也不会到陶家来,

    有事只当呒介事,

    请他们爹娘前来吃清明,

    让他们亲眼来看僧帽,

    然后我一封休书休回到娘家门,

    人不知晓鬼不明。

    贱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今天我叫你们爹娘前来,看你怎样做人?

    第二场 休妻

    苏妻        唱:

    女婿邀伲吃清明,

    凤英啊,凤英啊。

    苏长春        为何上门不见人?

    一无亲来二无眷,

    里里外外冷清清,

    哪里像啥做清明?

    苏妻        老相公勿必心太急,

    等女儿回来问一问,

    苏长春        我看还是早点回家转,

    苏妻        就是望望女儿也作兴。

    老相公啊,坐一歇吧。

    苏长春        凤英娘,我说你阿会得听错了啊?

    勿要勿是今天吧?

    苏妻        我年纪虽大,我的耳朵还清楚,女婿官勿是说格:明早就要去堂倌教书,所以清明提早做。伊临走还说,要我伲尽早一定要来,要是伲勿来,以后伲屋里逢时逢节女婿官也要勿来格。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几句话,哪会听错啊?

    苏凤英        哪得二老好功夫请到此地来啊?

    苏妻        女婿官邀伲来吃清明格呀。

    苏凤英        吃清明?啊呀相公从来呒么提起过,

    苏长春        呒么提起过?凤英娘,回去吧。

    苏妻        来啊来辣载,哪好就走呢?

    苏长春        勿像么,

    苏凤英        娘,既然相公邀你们来,我想他一定有所准备,

    苏妻        对。凤英啊,爹娘好久勿见载,侬一向好呀?

    苏凤英        女儿好,未知二老可好?

    苏妻        很好,凤英啊,今朝爹娘来别样东西一点都勿带,迭格一点点东西你就收下吧。

    苏凤英        多谢娘。二老一路辛苦,请坐,待女儿去倒杯茶来。

    苏妻        侬覅忙,噢。

    苏凤英        一点都呒么准备,哪能办呢?

    苏长春        看呀,女儿一点也呒么准备么。

    苏妻                老相公啊,我到想起来着,女儿勿是有了身孕哉么?阿会得女婿官怕伊吃力,了勒镇浪叫仔几样现成格小菜哉。

    苏长春        倒也论勿定。

    陶福增        哦,岳母。

    苏妻        耶,女婿啊。

    陶福增        你们来了。

    苏长春        哦,吾伲倒老实哉。走勒侬前头。

    苏妻        呵呵呵呵。

    陶福增        自己人应该这样,岳父岳母请坐。

    苏妻        女婿官请坐啊。

    苏凤英        相公你回来啦?

    陶福增        回来了。

    苏凤英        相公屋里做清明为啥早勿同我说一声?现在一点都呒么准备,哪能办呢?

    陶福增        哦,我恐怕你太吃力,所以在镇上叫了几只菜。

    苏妻        老相公啊,我猜得勿错吧?

    苏长春        对。

    陶福增        哦,岳父岳母,你们请宽坐一歇,我还要出去叫几位师兄师弟前来。

    苏长春        好,请便。

    陶福增        凤英,方才我出去,不小心把衣服侬脏了,你替我去拿那件新的让我换了出去。

    苏凤英        是。

    苏妻        凤英啊,衣裳放在哪里?娘来替你去拿吧。

    苏凤英        女儿好拿,娘请坐。

    苏妻        女婿官啊,我倒有个主意。我看那还是搬到伲屋里来住吧。大家住在一起都有照顾。

    陶福增        也好。

    苏妻        老相公啊,侬看啊。女儿做个生活多少精细啊,织得又是多少整齐啊。迭格是我娘个教训,老古话,秧好稻好,娘好……

    苏长春        好了,侬又要摆架子了。

    苏妻        哈哈哈,凤英啊,快替女婿官换吧。

    苏凤英        是。

    苏长春        啥?

    苏妻        呒么啥。

    苏凤英        是一条亵裤。

    苏妻        侬哪能一点都勿当心,这亵裤可以放在……?

    陶福增        你们不要隐瞒了,我早已看清不是亵裤,明明是一顶僧帽。

    苏长春        拿来。啊,哪里来的?

    苏凤英        不知道。

    陶福增        不必追究。事情放在面前不问也明白。

    苏凤英        相公,你在说些啥?

    陶福增        哼,装聋作哑。

    苏长春        这是啥意思啊?

    陶福增        我与你说了,陶家与僧道无缘,你的千金喜爱佛门,你就把她领回尊府。

    苏长春        女婿官,我问侬,侬今朝到底叫吾伲来吃清明,还是叫吾伲来看僧帽?

    陶福增        哼哼,巧言不如实道,今天叫你们来看僧帽,恐怕用轿子来抬,你们也不会来的。

    苏长春        你不要这样刁,以后还要进考场了。

    陶福增        这倒不必替我担心,有你的女儿已经替我捐了一顶乌纱了。

    苏长春        今天我才认识了你。

    陶福增        你就把她领回去吧。

    苏长春        女儿在娘家有吾伲爷娘管教,现在已经嫁到此地陶家来,嫁出女儿泼出水,我女儿真有不端之事,任凭你桨抄拔罚,与我们苏家无关。

    苏妻        老相公。老相公。

    陶福增        唉,慢走慢走,请你留步。溜的溜,走的走,大家都走了,事情叫谁来了结?

    苏妻        请你放心,我虽是女流之辈,也不比男子少懂道理,我一不想走,二不想溜,女儿是我生的,好坏由我做主。

    陶福增        那就好了。僧帽在此眼前,有你当面发落。

    苏妻        女婿官,暂且息怒,请暂等片刻,让我问清根底,我自由安排。

    陶福增        请便!哼,明知乌鸦也问不出凤凰来的。

    苏妻        嗨,凤英,你,你真要把我气死了。

    苏凤英        娘,

    苏妻        唱:

    想当初,为了你女儿终身事,

    千挑万选费尽心,

    陶家门庭不算低,

    女儿对你也有情,

    指望你在夫家做个贤媳妇,

    夫妻和睦过光阴,

    想勿到如今会出此种事,

    难道你真的变了心?

    将为娘的教训抛干净?

    苏凤英        娘啊,

    唱:

    我是你从小抚养大,

    你总知道我女儿什么心,

    自从出嫁到夫家,

    我对待相公也尊敬,

    从没有一句轻浮话,

    我无事勿出外墙门,

    夫妻向来感情好,

    我哪会干出不端情?

    苏妻        哼,

    唱:

    衣裳里哪会夹进和尚帽?

    苏凤英        女儿也不知其中情。

    苏妻        衣裳是你亲手管,

    哪会不知僧帽情?

    难道你还想隐瞒仔娘不承认?

    苏凤英        啊呀,

    娘啊娘,句句都是真心话,

    难道连我女儿也勿相信?

    真金勿怕火,怕火勿真金,

    你勿信去问近乡邻,

    若有一人说我勿规矩,

    你就用四块松板八只钉,

    横钉死我决无懊悔心。

    苏妻        听她言来痛伤心,

    我刺痛了女儿不该应。

    女婿官,我已经问过凤英,我的女儿并未有不端之事。

    陶福增        没有此事,这僧帽从何而来?

    苏妻        女婿官,你不能单凭这顶僧帽就咬定我的女儿勿规矩,好女婿啊

    唱:

    你们陶家宅自有四乡邻,

    千人百眼看得清,

    你我同去当面问,

    众人之言方为真。

    陶福增        去问?惊动乡邻哪又何必呢?

    唱:

    岂不闻,她会偷会抢会安藏,

    她能够瞒过我杜藏黑僧人,

    更能够瞒过众乡邻。

    苏妻        不问乡邻,难明是非,

    陶福增        算了,算了,

    青竹竿掏茅坑,

    臭气越掏越难闻,

    你还是把她偷偷领回去,

    何必肩了招牌闯乡邻,

    你们苏家名誉无所谓,

    勿要害我陶家出臭名。

    苏妻        女婿官啊,

    这都是我女儿不谨慎,

    难怪你女婿要起疑心,

    我劝你暂且忍耐一时气,

    日后总能见人心。

    陶福增        用不着日后见人心,

    眼前僧帽总是真,

    这里陶家地方小,

    僧道出进不谨慎,

    你还是把她领回去,

    有你亲娘好照应。

    苏妻        枉为你是个读书人,

    含血喷人不该应。

    苏凤英        相公,

    唱:

    你我成亲非一载,

    我的行为你总知音,

    你待我妻子无假意,

    我待你相公也真心。

    陶福增        呸,

    唱:

    你待我是真心,

    怎会与和尚有私情?

    苏凤英                你拾着箬帽勿能当作盾牌用,

    陶福增        难道僧帽自己飞进门、

    苏妻        单凭僧帽难作证,

    陶福增        难道你要看见了和尚才死心?

    苏凤英        我若干了不端事,

    定会做事更小心,

    怎会把僧帽放在衣裳里,

    当着众人露私情?

    陶福增        这叫做千年做贼一朝败,

    谁叫你忙中有错勿小心?

    三年来我瞎脱仔眼睛来看重你,

    谁知你鹞子之体骨头轻,

    看不出你是会捉老鼠猫勿叫,

    原来你假情假意假正经,

    你还有面孔讲出无耻话。

    苏凤英        相公啊,你不要一时糊涂想勿清,

    而况我腹内有了喜,

    你,你,你叫我……

    陶福增        陶家情愿绝子孙!

    苏妻        凤英,吾伲苏家虽穷,

    一个女儿养得活,

    母女俩不是受气人,

    走!

    苏凤英        呃呵,娘啊,

    女儿未干错事体,

    为何要勿明勿白回转娘家门?

    我活是陶家人,

    死了要上陶家坟,

    陶福增        我家世代出身好,

    陶家之堂你就不进。

    苏妻        够了,够了,

    凤英啊,

    唱:

    你磨破嘴唇说尽理,

    也打不动他铁石心,

    常言道,天落水清来清到底,

    矾打河水返脚混,

    你是规矩正经人,

    自有旁人说公平,

    有一朝水落石出冤情白,

    为娘替你把冤伸。

    走!

    苏凤英        娘啊,……

    陶福增        慢,把休书带走。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

    苏妻        陶福增,你不要欺人太过,总有一天水落石出,要是我的女儿真是冤枉,你怎样说?

    陶福增        哼,要是我冤枉你的女儿,我要学当初薛丁山求樊梨花一样,头顶香盘,一步三拜,来到你府上向你们小姐赔礼认错。

    苏妻        好,一言为定!

    陶福增        大丈夫言出如山。

    慢来,慢来,慢来,这东西留在陶家无用,你把它带回去吧。

    第三场 逼婚

    苏凤英        唱:

    雨打桃花落水流,

    偏说桃花是轻浮,

    不白之冤沉海底,

    苍天呀,几时雪冤再出头,

    恨相公是非曲直不分辨,

    独断胡行将我休,

    我与你,三载夫妻情不薄,

    你不该竟将千日恩爱一笔勾,

    我是藕断丝连情未绝,

    唉,

    原谅你一时之怒火难收,

    织布断头待望夫来接,

    相公啊,你再不能马到悬崖不回头。

    苏长春        三官啊,三官!三官?

    苏妻        做啥?三官了勒烧饭。

    苏长春        去叫三官出来,早一些把店门打烊。

    苏妻        辰光还早啊,

    苏长春        吾呒么迭只厚格面孔一日到夜听人家讲迭些风言风语,

    苏妻        随他们去嚼舌根,呒么啥好讲。

    苏长春        侬去听听看,我早就搭侬讲格呀,

    嫁出女儿泼出水,

    推出日头早关门,

    陶家闹出天坍事,

    用勿着伲苏家操啥心。

    苏妻        难道女儿受了委屈,就随她去,勿管?

    苏长春        管?你去管呀,

    是非黑白应该陶家辨明白,

    勿应该勿清勿楚就领会娘家门。

    苏妻        水落石出总有日,

    苏长春        眼前谣言难辟清。

    苏妻        真金原是勿怕火,

    苏长春        谁替她僧帽作证明?

    苏妻        你就少讲几句吧。格能样子讲真要把女儿气煞哉。

    苏长春        就是死了也洗不清我们苏家的名节。

    苏妻        看侬啊,名节,名节,难道连女儿都勿要吗?

    三官        老相公,夜饭烧好了。

    苏长春        三官,早点去打烊!

    三官        打烊?噢。

    苏长春        要争气,当年在丈夫面前寻短见,落得个一个好修行,如今气煞勒娘家屋, 我也呒么面孔把这棺材抬出门。

    苏妻        好哉呀。凤英。

    苏凤英        娘啊,

    唱:

    女儿生来命太 ……

    既勿能死来,又勿能生,

    娘啊娘,叫女儿的日子怎能过?

    苏妻        唱:

    女儿啊,

    为娘是个明白人,

    大雪封门自有融化日,

    黄河水混总有一朝清,

    你现在像珍珠玛瑙埋泥土,

    珠宝出土仍旧能放光明,

    只要你自己身体保重好,

    枯草逢春再暴青。

    辰光勿早,去吃夜饭去吧,

    苏凤英        娘,女儿吃不下,

    苏妻        勿,跟娘一道去吃吧。

    苏凤英        娘,你先去吃吧,女儿还有一点事情要做。

    苏妻        还有啥事情?啥?让我看!凤英,迭只男人鞋子你替啥人做的?

    苏凤英        替相公做格。

    苏妻        啊?替福增做的?

    苏凤英        嗯,

    苏妻        嗨,凤英啊,你要想一想啊,

    唱:

    你为他受尽委屈难申诉,

    你为他被东邻西舍来看轻,

    你为他爹爹说你不争气,

    你为他青天白日难见人,

    你回娘家,连得前门不敢走,

    低头陷面进后门,

    你为他三餐茶饭无心吃,

    眼泪当作枕头睏,

    你再想想,他待你恩断情又绝,

    咬定你女儿不规正,

    你好话讲了千千万,

    你看他冷水一滴泼勿进,

    我是早看穿这种读书人,

    脸似寒霜心似冰,

    你在娘家想念他,

    他哪会把你记在心?

    做人总要争口气,

    何必再做鞋子送上门?

    苏凤英        虽然他这次无情对待我,

    娘啊,可是夫妻总有夫妻情,

    原谅他乃是一时火,

    谅必日后总想得清,

    希望他能够回心转,

    破镜重圆再叙旧情。

    苏妻        如若他能回心转,

    让他先来上我门,

    为娘也能出口气,

    你将来回到陶家好做人,

    苏凤英        娘,

    相公的脾气我明白,

    读书人常带三分书蛮猛,

    心里明知道理短,

    就是勿肯把错来认,

    送鞋子好像铺上跳板开条路,

    让他趁势落蓬好做人。

    苏妻        嗨,夫妻终究是夫妻,勿必我在中间做啥格凶人啊。只要伊认错那就算了。

    苏凤英        娘。

    苏长春        哪能啊?刚才说了几句连饭都覅吃了?

    苏妻        爹叫侬去吃夜饭,去吧。

    苏凤英        娘,你先去吃吧,我早晨同三官讲好了,他要到城外去装米,经过陶家村,我还有一点生活赶完了,就顺带叫他带了去。

    苏妻        也好,那侬赶完了就来吃吧。

    苏凤英        是。

    唱:

    理一理缝衣针,缝啊缝啊,

    针针刺我心,

    针引线,线传针,

    俩不离分,不离分,

    相公啊,我和你夫妻情深,

    又好比线和针相依为命,

    你不该只为了自己清白,

    狠心肠将妻子推落泥坑,

    生下了亲儿女,将我盘问,

    到那时,真叫我有口难分。

    相公啊,你再不要糊涂错到底,

    但愿你回心转,重温旧情。

    三官        小姐,我要装米去哉,鞋子做好呒么?

    苏凤英        做好了。

    三官        噢,

    苏凤英        三官,你就带去吧。

    三官        噢。

    苏凤英        哦,三官,慢!

    三官        还有啥?

    苏凤英        相公为了此事气气闷闷,勿知他身体可好?

    三官        伊自家自作自受,气煞也是应该格。

    苏凤英        唉,勿许你这样说。你见了他,代我问他一个好。

    三官        向他问好?

    苏凤英        嗯,

    唱:

    朝思暮想日夜盼,

    只望今夜有好信来。

    苏长春        客人请啊。

    李万春        哦,老先生请啊。

    苏凤英        有客人?

    苏长春        李客人,请坐。

    侄子        叔叔。

    李万春        老先生,请坐,请坐。

    苏长春        李客人祖居哪里?

    李万春        家住苏州。

    侄子        叔叔,我要去白相去了。

    李万春        侬迭格小囝,好勿懂事。我们正要谈正经,偏来打岔,啊。

    苏长春        哦,就让他在附近看看。

    李万春        老先生有所未知,我那侄儿呀,他是九房合一子啊,从小把他宠爱贯了,向来是勿大出门,恐怕此间地陌生疏,走失了,勿便。

    苏长春        就在小店附近走走看看,谅也不妨。

    李万春        好好,那你就在此地门口附近走走,勿能走远,啊!

    侄子        那好,叔叔我去了,噢。

    苏长春        唉,小客人,这里是通后门去的。

    侄子        那好,我就勒后门白相吧。

    苏长春        李客人,不知要备一点啥格货色?

    李万春        我想开设一家糕团店,费心老先生代办白米百担,粳糯各半。哦,我这里预付纹银五十两,其它货款待等交货之期一并算清。

    苏长春        哪有货色未看先收定金之理?

    李万春        迟早总要成交,何必客气啊。

    苏长春        噢,那我就老实了。李客人,请坐请坐。啊呀,不过小店货色暂时勿够,要等三,五天才能备齐啊。

    李万春        这倒不妨,我是想在此常熟游玩几天。

    苏长春        那么就耽搁在小店里吧。

    李万春        恐怕惊吵有许多不便吧?

    苏长春        哦,招待不周啊。

    李万春        呃,呵,既然如此么,我就老实了,啊。

    苏长春        好好好好。

    侄子        叔叔。

    李万春        嗯,又回来了吗?

    侄子        回来了。

    李万春        我怕你走远了,勿认回来呢。

    侄子        放心吧,迭格一点路,一看就熟。忘记勿了。

    李万春        哦,老先生,吾到想起来了,我从前有一个朋友就住在此地城外。我想趁今天无事就去寻他,要是找到了么,今夜就勿回来了。

    苏长春        好,请便。

    李万春        我那侄儿年幼,还望多多照顾。

    苏长春        那你请放心好了。

    李万春        好好,侄儿,

    侄子        是。

    李万春        我要出去一次,这里是包裹,里面还有银两需要小心那,啊。

    侄子        噢,

    李万春        哦,黑夜行走随带贵重东西路上有许多不便呃,侄儿,这是我们传家之宝,翡翠的鼻烟壶,就是出了前两黄金也是买它勿到格。要小心,啊。

    侄子        噢。

    李万春        老先生,侄儿年幼, 况且还有贵重东西在他身边,还望多多照顾。

    苏长春        一定效劳。

    李万春        要听老先生的话,

    侄子        噢。

    李万春        千万要懂事,啊。

    侄子        叔叔,你放心吧。

    李万春        再见。

    苏长春        再见。

    苏长春        凤英娘啊,

    苏妻        唉。

    苏长春        这是方才来的李客人的侄儿,他身上带有贵重东西,今夜要住勒吾伲店里,我说你去同凤英睏吧,让迭格小客人就睏勒我个房里。

    苏妻        也好。

    苏长春        哦,小客人,侬迭格包囊阿要我代替你保管?

    侄子        哦,勿,老伯,我自家会当心格。

    苏妻        小客人跟我来吧。

    侄子        噢。

    三官        小姐,小姐,小姐。

    苏凤英        三官,你回来啦?

    三官        唉,回来了。

    苏凤英        碰到了相公呒么?

    三官        呃,我已经碰到了相公了。

    苏凤英        相公身体可好?

    三官        他身体很好。

    苏凤英        啊呀,东西交给他了呒么?

    三官        我已经交拨相公了。我搭相公讲,我讲小姐晓得侬呒么人做鞋子,做了鞋子叫我送来了。你讲多谢迭种美意,伊待我真客气,叫我坐一歇,写了一封信,包了两件衣裳,叫我带回来,交拨侬。

    苏凤英        陶家勿是三官堂,

    毋须千金布施忙?

    三官        咦,小姐,小姐,

    陶家不是三官堂,

    毋须千金布施忙,

    顺便退回嫁时衣,

    早披此衣做新娘。

    小姐,小姐,告诉老太太去。

    苏凤英        唱:

    狠心人啊, 欺我凤英太过分,

    苏长春        小客人啊,小客人啊,咦?小客人啊,

    苏妻        老相公啊,你在闹点啥?轻点啊,我好容易把女儿劝来刚睏着,侬勿要把伊吵醒。

    苏长春        帮我寻寻看啊,

    苏妻        寻啥?

    苏长春        勿见了呀,

    苏妻        啥么事勿见了?

    三官        老相公,啥格勿见了?

    苏长春        小客人勿见了呀。

    三官        啊?

    苏妻        咦?搭侬睡在一起,哪能会勿见啊?

    苏长春        我醒来看见对面铺浪空空格,点了灯一看,连人带包都勿见了呀。

    苏妻        呀?

    三官        上半夜我起来还看见,伊去上茅坑,我还替伊点了一盏灯笼,

    苏长春        去寻寻看,

    三官        噢。

    苏妻        老相公啊,侬哪能啦?搭侬一道睏勒个人走脱,你会勿晓得?要是真寻勿着,那哪能办呢?

    苏长春        迭格辰光侬还埋怨我做啥?啥人防得到迭格一着呢?

    (敲门声响)

    苏妻        来哉,小客人来了,

    苏长春        去开门。哪能出去……?

    李万春        老先生,开门啊。

    (敲门声)老先生,开门!(敲门声)

    苏长春        迭格是李客人的声音么,

    李万春        开门!

    苏妻        啊呀,那哪能办呢?

    李万春        (敲门声)开门啊!

    苏长春        侬,去开门。

    苏妻        哪能好开呢?伊要寻伊格侄儿,要是侄儿勿见,那哪能讲呢?

    苏长春        就是勿开门也等勿到天亮,

    李万春        开门!

    苏妻        来哉噢。

    (敲门声)

    三官        相公,老相公,侬看!

    苏长春        衣裳啥场化来格?

    三官        勒后门外头,河滩边浪,只看见衣裳,勿看见人。

    苏长春        迭格是哪能一回事?  李客人……

    李万春        先生。好,好。

    苏长春        请坐。

    李万春        好,好。

    苏长春        去倒茶,三官。

    三官        噢。

    李万春        勿用倒茶,我马上要领了我侄儿就要转了。

    苏长春        为啥格能急?

    李万春        说起来真是家门勿幸啊,方才我家中有人转信出来,说我兄长突然犯了急病,所以马上要叫我侄儿回去,让他们父子见一见最后一面,所以我就要领了侄儿走了。至于办货之事我要拜托老先生费心。

    苏长春        噢,是,

    李万春        呃,老先生,哪能啦?

    苏长春        呃,呒么啥。

    李万春        既然如此,把我侄儿领出来吧。

    苏长春        勿瞒侬讲,……

    李万春        啊?

    苏长春        小客人…, 伊…….

    李万春        啥?

    苏妻        小客人勿晓得哪能带仔包裹银子已经走了。

    李万春        走了?呃,覅讲笑话啊。

    苏长春        是真格。

    李万春        走了?到啥地方去格你呢?啊?唉,侬手里拿格啥格么事?啊?我看。迭格是我侄儿格衣裳啊!

    苏长春        是格。

    三官        勒,勒后门外头河,河滩边寻着格。

    李万春                河滩边寻着格?呵,我明白了!

    唱:

    我侄儿好好蹲在你家里,

    怎会无事无端走出门?

    明明你见了银子起恶意,

    谋死我侄儿一条命。

    苏妻        啊?

    李万春        我侄儿是九房合一子,

    侬害我李家要绝子孙。

    苏妻        李客人啊……

    苏长春        李客人,

    唱:

    侬勿能冤枉我,

    我老老是哪会谋害人性命?

    李万春        呵,

    唱:

    你明为商人暗示贼,

    敢叫你一命抵一命,

    苏妻        李客人啊!

    苏长春        李客人。

    苏妻        唱:

    是非总能讲得清,讲得清。

    李万春        哼!

    苏长春        切莫惊动官家门。

    李万春        呸,既然你没有谋性命,

    怎会只见衣衫勿见人?

    如今是证据在我手,

    一定要告官把冤伸。

    苏妻        李客人啊……

    苏长春        李客人。李客人。

    苏妻        啊呀。老相公啊,……

    苏长春        真实闭门家里坐,

    竟然祸从天降临。

    三官        小客人要走尽管走,

    留下衣裳为何因?

    老相公,我看无风勿起浪,

    一定蹊跷有毛病!

    苏妻        是啊。

    唱:

    吾伲苏家未曾谋性命,

    是非总能讲得清。

    苏长春        要是官司一到衙门里,

    只怕有口却难分。

    三官        老相公心里勿要急,

    让我到外面去找寻,

    只要寻着小客人,

    风平浪静就太平。

    苏长春        啥场化去寻呢?

    三官        伊去上茅坑,

    我搭伊点了一盏灯笼,

    灯笼上有苏长春格字号,

    伊夜头勒路上走,

    作兴有人看见呢?

    让我来去寻。

    苏妻        三官啊,侬赶快去寻寻看。

    苏长春        去寻……

    李万春        哼,一定要他抵命。

    地保        唉,侬放心,侬放心。

    呵呵,啊,是你,苏长春?呵,胆子勿小。竟敢了勒我大门里做出谋财害命的事体来。

    苏长春        冤枉格呀。

    地保        冤枉,哼!

    苏长春        唱:

    地保哥,你乃是,当地出身,

    总知道我苏长春何等样人。

    数十年,开米铺,安守本分,

    哪会得,起坏心,谋财害命?

    地保        那么,小客人人呢?

    苏妻        小客人他自家走的。

    地保        侬讲闲话啥人会相信?

    半夜三更伊会到啥地方去?出去做啥呢?

    苏长春        冤枉。

    地保        冤枉?哼,冤枉到衙门里厢去叫!走。

    苏长春        哦,地保哥,地保哥。

    苏凤英        唱:

    店堂里闹纷纷,却为何因?

    我父亲他犯了什么罪名?

    地保        谋财害命!

    苏凤英        啊?

    苏妻        突然间勿见小客人,

    硬说苏家谋性命。

    李万春        啊?硬说?什么叫硬说?我问你,我侄儿是勿是蹲在你店中的?

    苏长春        是。

    李万春        包裹银两还有传家之宝翡翠的鼻烟瓶,是勿是当着你的面交给我的侄儿的?

    苏长春        留下来。

    李万春        我侄儿的衣服是勿是在你们后门口河滩边,拾到的?哼,还有何说?送官究办!走走,走走。

    苏妻        地保叔叔啊,

    唱:

    如果老老一到衙门里,

    叫我们一家老小子怎活命?

    公门之中好修行,

    求你手下要留情。

    地保        说交情,你我勿是勿有,唉,原告盯得紧,叫我也勿有办法呀。

    李万春        难道叫我人财两失不成?

    地保        唉,啥人叫侬干出格种能个事体来?

    苏长春        冤枉。

    地保        要是我勿帮忙,看那一家门也可怜,一上公堂,那一家人家就倾家荡产。说勿定还要杀头充军啊,嘿。

    苏妻        叔叔,照顾照顾!

    苏凤英        地保叔叔,就照顾照顾吧,

    地保        唉,假使原告肯私了阿好呢?

    苏长春        私了?

    地保        哎。

    苏长春        我苏长春是会感激。

    地保        勿晓得原告肯勿肯私了勒待。

    苏长春        照顾照顾。

    地保        呃,呵……。

    李万春        啊,还勿送官啊?

    地保        呵呵,李客人,息怒,息怒,请坐,请坐,侬听我讲。事已成此,木已成舟,常言说得好,人死不能复生,你一定要办苏老先生,也不过一命抵一命,假使伊抵了命了,侬迭格侄儿也勿会得活转来。

    李万春        啊,听侬所说,难道叫我的侄儿白死勿成?

    地保        唉,勿勿勿勿,呵呵,李客人,我说官了勿如私了.

    李万春        哼,私了?

    地保        唉!

    苏长春        只要不见官,总好商量。

    李万春        总好商量?

    地保        唉,吾伲大家来商量商量咾,啊?

    李万春        好,我饶了侬。

    地保        好好好好,来来来,吾伲来商量商量,商量商量。大家谈。唉,来来,商量商量。

    李万春        可是要我私了,需要答应我三桩事情。

    地保        三桩。

    苏长春        哪里三桩?

    李万春        唱:

    这头一桩,偿还我纹银三百两。

    地保        三百两。

    苏长春        可以,第二桩呢?

    李万春        第二桩啊?重谢地保热心人。

    地保         呃,勿敢消受,理应孝敬。

    苏长春        第三桩呢?

    李万春        第三桩么,将你的女儿许配我,当夜洞房结成亲。

    苏凤英        唱:

    在夫家受尽委屈未清白,

    到娘家偏又遇到七煞神,

    你叫我女儿怎样说?

    你叫我女儿怎做人?

    苏妻        地保叔叔啊,

    唱:

    我女儿乃是有夫妇,

    一女怎配两夫君,

    李万春        唉,你女儿勿是被勒陶福增休回娘家了哉吗?

    苏妻        啊呀,

    苏长春        啊,休回娘家,总是……

    苏妻        我女儿她受冤受屈未清白,

    另配亲一世名节难洗清。

    我情愿央媒说合讨八字,

    替你娶个名门女千金。

    苏长春                另外娶一个吧。

    李万春                哼,名门千金我勿要!

    偏要你女儿结成婚,

    答应当夜成花烛,

    明天送她回苏州城,

    要是侬今朝勿答应,

    哼,立刻送你进衙门!

    地保        哪能?还是嫁女儿,还是进公堂?

    苏凤英        啊呀,爹!

    苏长春        女儿,

    苏凤英        我女儿是舍不得你公堂受冤屈,

    你叫女儿,叫女儿怎能救父亲?

    地保        哪能?答应勿答应?

    苏长春        罢,决不能让我女儿受侮辱,

    伲苏家永远是清白人,

    你说我谋命就谋命,

    我与你同把衙门进,

    是非黑白当官断,

    我预备一条老命拼!

    要糟蹋我女儿万不能!

    李万春        好,送官办!

    地保        好,走!

    苏妻        老相公啊,勿能啊!

    地保        带走,走!走!走!带走……

    苏妻        啊呀,

    苏长春        凤英娘。

    苏凤英        爹……啊……,爹啊……

    地保        走!

    苏妻        冤枉啊……

    苏凤英        慢!把我的父亲留下。

    李万春        啊?侬答应了吗?

    苏长春        啊呀!

    第四场 洞房

    苏凤英        唱:

    重重冤屈上我身,

    叫我哪能理得清?

    天啊!

    情愿侬一个霹雳打死我,

    再不要糟蹋我这苦命人,

    为什么硬说苏家谋性命?

    为什么侄儿走了就逼我婚?

    为什么黄花闺女你不要,

    偏要我这有夫之妇苏凤英?

    恶贼,我宁死勿愿受耻辱,

    叫你痴心梦想枉费心!

    相公啊,只求你把我的尸首领回到陶家去,

    爹娘啊,女儿再不能报你们养育恩。

    苏妻        凤英。

    宝贝啊,

    你就吃一点东西吧,

    唱:

    娘望女儿步步走上天堂路,

    想勿到害你任人堕进地狱门,

    只恨为娘女流之辈无能为,

    眼看你女儿受苦辛,

    哪舍得割下自己身上肉,

    苏凤英        唱:

    娘啊娘,为何要生下我这苦命人?

    地保        哦,好,呵呵呵呵。走好走好,

    唉,老太太,你要让他们新夫妻洞房了。呵呵呵呵。

    李万春        呵呵呵,哭点啥,啊?难道怕我吃脱侬吗, 啊?呵呵呵呵。

    地保        唉,老太太,让他们新夫妻吃一杯交杯酒吧,来来来来,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苏凤英        娘,

    唱:

    到如今木已成舟难更改,

    只望双亲平安无事身康宁。

    苏妻        凤英啊,你打算怎样?

    苏凤英        女儿的冤枉一定能审得亲。

    苏妻        娘哪能舍得侬啊!

    地保        唉,老太太,好休息休息哉,呵呵呵呵,唉,来,休息休息去吧。哈哈哈哈。

    李万春        呵呵呵,娘子,侬?

    苏凤英        敢?

    李万春        哦哦哦,侬侬侬又要老规矩了么,侬 ……

    苏凤英        唱:

    怪勿得此人很面熟。

    怎为又变成米客人?

    李万春        娘子,侬你呆瞪瞪想点啥?我搭侬

    唱:

    有缘千里来相会,哈哈,

    无缘对面勿相认,

    来来来,同饮三盏交杯酒,哈哈哈哈,

    好做同床合枕人,

    苏凤英        放得稳重一些,你把我当作哪一等人看待?

    苏万春        嗯,好厉害啊,看上起样子吃软不吃硬格,哎嗨嗨。那么娘子,我请侬吃一杯交杯酒啊。

    苏凤英        你就替我规规矩矩格坐下。

    李万春        唉,是。格么娘子,侬也请坐吧。

    苏凤英        你先坐下。

    李万春        呃,噢,噢。

    唉,娘子,请吧!

    苏凤英        我向来勿会喝酒的。

    李万春        呃,哪有夫妻勿喝交杯酒的道理呢?

    苏凤英        你要是真心,那么先替我干个三杯,表表你的心意!

    李万春        啊呀,到看侬勿出。还多迭能一条心思啊。好,我喝!我喝!呵呵。

    苏凤英        唱:

    我看你面孔到有三分熟,

    李万春        本来么,我的面孔与你的手心早有过交情了啊!

    苏凤英        哦,

    唱:

    原来你在陶家被我打出门,

    李万春        呵,是夫妻了,还提迭格做啥?

    苏凤英        啊呀,

    唱:

    这杯酒算我赔你礼,

    以往之事你休作真,

    李万春        吃勿得了, 再吃要醉了。

    苏凤英        淡水白酒怎会醉人?我知道你勿吃,一定还在生我的气呃。

    李万春        呃,哪会生气啊?好好,我吃,我吃。呵呵呵。

    苏凤英        看你啊,明明能喝,偏说是醉了,嗯,我啊偏偏再要罚你一杯。

    李万春        哦,娘子,勿能了,再喝真要醉了,哦,呃,呃,……嗯,哦,娘子,侬看,辰光勿早了,我们早一些安置吧,早些安置吧,嘻嘻,早一些安置吧,呵呵呵呵,娘子,……

    苏凤英                哦,我还有一点勿大相信。

    李万春                勿相信?

    苏凤英                我真有点想勿通啊,

    李万春                想勿通?

    苏凤英                为什么黄花闺女你不要,

    偏要我这偷和尚的女人做你妻?

    李万春                闲言闲语都是假,

    只要我晓得你是正经守规矩。

    苏凤英                规矩人,哪会休回娘家屋?

    李万春                哦,啊呀,这是你丈夫勿讲理,

    害你受尽冤枉气,

    一顶僧帽当作真凭据,哈哈哈哈,

    陶秀才也会中了他人计。

    苏凤英                啊呀,你怎样会知道的,

    李万春        呃,我……我是听来格。

    苏凤英        听来哪能有这样仔细啊?

    李万春        呃,迭格……,哦呵呵,

    唱:

    要我讲明也容易,

    苏凤英        那倒你讲讲看。

    李万春        洞房之后再告诉你。

    苏凤英        哼,

    唱:

    世界上哪有一个男子肯讲真心话?

    李万春        唱:

    我说了怕你要生我气,

    苏凤英        啊呀,你我如今拜过堂,成过亲格人了,我还生你什么气啊?

    李万春        唉,对啊,拜过堂,成过亲,还生啥格气啊?好,我告诉侬。

    唱:

    自从那日见了你,

    就想娶你作贤妻,

    只恨你是个有夫妇,

    才想出了这条僧帽计,

    僧帽是我亲手放,

    苏凤英        哦。

    李万春        再到你丈夫面前去搬是非,

    苏凤英        嗯。

    李万春        娘子,

    我害你也是为了你,

    请娘子你莫要生我气。

    苏凤英        哪会生你的气?

    以后呢?

    李万春        呃,以后,哦,以后我就勿晓得了。

    苏凤英        以后你勿讲我也明白了。

    唱:

    以后你就扮了贩米客把侄儿留在我家里,

    侄儿走了就逼我婚,

    这也是你出的好主意。

    李万春        哦,娘子,侬勿能瞎讲啊。

    苏凤英        你还想瞒我?

    李万春                娘子,辰光勿早,吾伲早一点安置吧,啊哈哈哈。呵呵,娘子辰光勿早,早一点安置吧,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苏凤英        贼,任凭你狡猾毒如砒,

    叫你来时有路去难飞!

    李万春        娘子,呃,娘子,娘子,呃,呵呵。

    苏长春        迭格是啥?迭格鼻咽瓶勿是侬交拨侬侄儿哉?现在又了勒侬身边!

    李万春        迭,迭,迭……

    苏长春        哼,地保哥,侬来看,迭只鼻烟瓶伊交拨伊格侄儿,侄儿勿见偏说是我谋害格,现在仍旧在伊身边,迭格勿是伊欺侮好人,强逼人妻吗?

    地保        哦,起来!去,哼,看侬,吃得来熏熏烂醉,啊,我问侬这东西哪里来的?

    李万春        迭格,

    地保        啊?

    李万春        我勿晓得。

    地保        勿晓得?啊,你哪里来的?

    苏长春        是我女儿交拨我的。

    地保        你呢?

    苏凤英        在他身上拿下来的。

    地保        问侬,你未吃酒之前,这东西是勿是勒你袋里,有勿有?

    李万春        呃,呃,呒么格! 我想起来了,他们用酒把我灌醉,将鼻烟瓶放在我身边来陷害我。

    地保        啊,好啊!

    苏长春        胡说!

    苏凤英        啥?

    地保        侬谋财害命当然这东西了勒你手里,侬灌醉了原告,想抛脏陷害,诬陷原告,是伐?

    苏妻

    苏长春        啊?

    苏长春        怎样你血口喷人?

    地保        血口喷人?哪能啊?送官究办!

    苏凤英        啊!

    苏长春        啊!

    苏凤英        勿能!

    地保        走!

    苏凤英        爹,

    兵甲        走

    地保        带走!

    苏凤英        唱:

    勿用担忧勿用急,

    天坍之事有我顶,

    恶贼啊,我顾勿得抛头露面进衙门,

    一堂公道把冤审,

    就是你那日到过陶家村,

    调戏我有夫之妇苏凤英,

    就是你把僧帽放在衣裳里,

    从中离间夫妻情,

    如今又扮了米客人,

    抛脏陷害强逼婚,

    勿要以为是口说无凭证据少,

    我有活口来对证,

    你在我丈夫面前搬是非,

    我就给丈夫作证明,

    公堂之上当面认,

    你要抵赖赖勿成,

    恶贼啊,办你个杀头再充军!

    苏长春        哦,就是迭格混账!

    苏凤英        同侬拼了!

    地保        送官究办!

    众        走!

    地保        送官究办!走!

    三官        老相公,老相公,小客人寻着了,……

    苏凤英        啊?爹爹!

    三官        老相公,小客人寻着了。

    苏妻

    苏长春        啥地方寻着格?

    三官        我听伊拉两个人是苏州口音,我想迭格小鬼会拿仔么事逃到苏州去,我到航船坞头去寻,到船浪一看,迭格小鬼坐勒船浪,我向大家一讲,众人勿服,帮我忙,抓得来了!

    苏长春        现在人呢?

    苏妻        人呢?

    三官        勒外头!

    苏长春        凤英……

    苏凤英        爹,送官!

    众        对,送官!

    苏长春        走!

    第五场 求妻

    三官        唉,放炮仗去呃!

    叫雨过天晴啊,雨过天晴,

    小姐冤枉已审清。

    李万春发配去充军,

    陶相公公堂吃手心,

    和尚帽子勿作证,

    苏家招牌原是金,原是金!

    小姐受了冤枉气,

    连我也太勿起头来,

    现在冤枉审清了,

    放放炮仗出出怨气哦!

    哦,啥人啊?

    哦,陶相公!

    咦,头顶香盘,一步三拜,拜到此地来做啥?

    哦,来向伲小姐赔礼了!

    唉,侬来啊,侬来啊,

    喏,上趟我到侬屋里送鞋子拨侬,侬拨我上当,

    今朝侬来啊,我要拨格当拨侬上上哦。

    陶福增        唱:

    顶香盘,在路上,一步三拜,

    被众人羞笑我磕头秀才,

    好容易,来到了,苏家米店,

    脸发烧,心里跳,有口难开。

    如龙门万丈高,我也敢跳,

    只是我跨不进半尺门槛,

    不由得,双膝跪,一拜再拜,

    但愿得,贤惠妻,走出门来。

    嗨……!

    三官        唉,啥地方来格和尚,

    大清老早来化缘啊?啊?

    陶福增        噢,三官哥……

    三官        啥格三官铺勒,三官堂来,还是!

    陶福增        啊呀,我不是和尚,我是陶……

    三官        噢,噢,侬是道士!啊呀,真勿巧,要是侬真格是和尚么,小姐倒作兴欢喜格,噢。

    陶福增        我是陶相公啊!

    三官        啊?哦,侬是相公!

    陶福增        是啊。

    三官        啊呀,相公,烧香侬跑错地方了。此地是店堂,又勿是庙堂咾。

    陶福增        啊呀。我并非烧香来,今天向你们小姐赔礼认错的。

    三官        哦,来向伲小姐赔礼认错格。

    陶福增        是啊。

    三官        真啊?

    陶福增        三官,多谢于你,与我到里面去通报一声。

    三官        通报一声?

    陶福增        嗯 ,嗯。

    三官        好好好,我去通报. 唉,相公。

    陶福增        嗯嗯嗯。

    三官        侬应该要装一个拜格样子呀,

    陶福增        唉唉唉唉。

    三官        唉唉唉。唉,大家来看哦,陶秀才求老婆了哦。

    陶福增        唉……啊呀,……唉唉,你……

    三官        陶秀才求老婆了哦。

    陶福增        三官,啊呀。你你你你。

    三官        哈哈哈哈哈哈!

    陶福增        啊呀,三官,

    三官        侬勿是叫我去通报吗?

    陶福增        啊呀,我叫你通报到里面,你怎么到……?

    三官        侬又呒么讲明白,我只当通报外面叫大家来看啊。

    陶福增        啊呀,真是!唉……

    三官        唉,相公,老相公来了!

    苏长春        门外闹纷纷,不知为何情?

    苏妻        这个宝贝到真的来了。

    苏长春        亏他还有脸!

    陶福增        岳父。岳母。

    岳父,岳母啊,

    唱:

    增吾一时昏了心,

    是非黑白我分不清,

    不该应听信了小人话,

    反将贤妻休出门,

    千错万错是我错,

    焚香点烛我求上门,

    求二老,长辈莫作小人真,

    原谅我这个糊涂人。

    苏长春        猫能尽忠犬尽义,

    独有你这秀才没有情,

    害老夫险儿到公堂受冤屈,

    还女儿几次死后又回魂,

    都是你一阵风掀起了千尺浪,

    害得满江舟船打翻身,

    你还是拿和尚帽当枕头去睏睏醒,

    亏你还有面孔求我们!

    陶福增        岳父,是小婿的不是。我知罪了。

    苏长春        苏陶两家像快刀切萝卜,短得干净!

    任凭你重婚再娶与老夫绝不相干。

    陶福增        岳父,岳父,岳父。

    苏妻        难怪老老生气,这都是你自作自受!

    陶福增        岳母,岳母。

    唱:

    一失足成千古恨,

    陷入深潭我难起身,

    求岳母出只金手你拉一把,

    求求我小婿重做人。

    苏妻        早知今日就何必当初?

    总算我张开眼睛千挑万选,

    挑着你这个好女婿,

    一片孝心敬大人,

    难为你特地到镇上叫小菜,

    请我们两老来吃清明,

    存心叫我们看看和尚帽,

    不愧是读书之人资格深,

    气得我三日三夜茶饭都吃勿进,

    谢谢你女婿会做人!

    想当初,我金玉良言来相劝,

    你不该水花一点都泼不进,

    我劝你是非去问众乡邻,

    你偏说,勿要害你陶家出臭名,

    到现在我女儿勿规矩格招牌倒肩不出,

    委屈你头顶香盘游四门。

    嗨,真是你们陶家的光彩啊!

    也罢,我就看在亲家份上不来难为你了。

    陶福增        岳母,岳母,我求求你发放娘娘与我一同回去,

    苏妻        啥?要领伲娘娘一同回去?

    陶福增        是。

    苏妻        哟,我作勿得主呀。

    唱:

    我是只养她的人,

    勿养她的心,

    肯咾勿肯你当面去问,

    陶福增        岳母,岳母。

    三官        相公,拿了重伐?

    陶福增        还好。

    三官        放脱一歇,噢。

    陶福增        呃,三官,

    三官        啊?

    陶福增        小姐在哪里?

    三官        小姐勒房间里。

    陶福增        她在里面?

    三官        唉。哎哎哎!勿能进去啊,

    陶福增        咦 ,为什么?

    三官        侬进去也勿会得见侬呀。

    陶福增        噢,三官,多谢于你,与我想一个办法让我见见她才好。

    三官        看侬苦恼呶,噢。我去叫小姐出来,噢。

    陶福增        多谢于你。多谢……

    三官        小姐,老太太叫侬。

    陶福增        唉唉唉,唉唉,怎么说老太太,是我请她出来。

    三官        说侬请啊?

    陶福增        唉唉。

    三官        小姐真呀勿会出来。

    陶福增        唉,好好。

    三官        小姐,老太太叫侬!

    苏凤英        噢,来了噢。

    陶福增        好好好,勿响。

    娘娘。

    唱:

    往日之事休记恨,

    怪我鄙人太薄情,

    害你无辜受冤屈,

    自问我良心不该应,

    今日预备香和烛,

    求你娘娘回转门,

    一日夫妻百日恩,

    三年夫妻万年情,

    但求娘娘你原谅我,

    从今勿做薄情人,

    千言万语我都说尽,

    为啥你还是不出声?

    难道你真的恨透了我,

    难道你,真的不念夫妻情?

    苏凤英        你还知道夫妻之情?

    陶福增        是啊。

    苏凤英        陶家勿是三官堂,

    毋须千金布施忙,

    陶福增        娘娘,

    苏凤英        唱:

    我怪你这无情无义的秀才啊,

    你听信了一句小人话,

    勿相信三年夫妻情,

    我是苦苦恳求你不理,

    竟然一封休书赶动身。

    可怜我,一包眼泪无哭处,

    只好跟了娘亲偷偷回到娘家门,

    我是日里不敢见乡邻,

    夜里啼哭到天明,

    除了娘亲无人问,

    谅必你还在背后骂贱人。

    若非我自己把冤枉理明白,

    只好一世出臭名,

    如果我被恶贼活逼死,

    问声你今日到此求啥人?

    我恨透你棉花耳朵风车心,

    毫无主意只会听别人,

    我恨透你含血喷人这张无情嘴,

    舌头底下压死人,

    如果我答应跟你回家去,

    再受冤枉难翻身,

    你还是另去一位好妻子,

    免得陶家再出臭名。

    陶福增        娘娘。

    唱:

    千错万错是我错,

    娘娘,

    娘娘啊,在孩子面上你看三分。

    苏凤英        陶家情愿无后代,

    你哪里还有父子情?

    陶福增        娘娘,

    我自搬落砖头自磕脚,

    自作自受恨自身。

    我顾不得,男子膝下黄金贵,

    跪在你面前求个情。

    苏凤英        啊呀,快勿与我起来呀!

    陶福增        娘娘,你答应我。

    苏凤英        叫你起来么就起来吧,

    陶福增        娘娘,你不恕我,我永远跪再你的面前。

    苏凤英        唉,看你这个秀才啊,

    苏妻        老相公,侬格气还呒么消,伊拉到已经好哉。

    苏长春        算了,算了。

    苏妻        凤英,侬看哪能啊?

    苏凤英        嗯,女儿由爹娘作主。

    苏妻        老相公啊,侬看啊,又把难人推伲俩老身上,好,那么你就作主吧。

    苏长春        啊?女儿是你领回来的,应当由你作主。呵呵呵呵。

    苏妻        咦?你也推到我身上。唉,要是放她回去吧,我迭口气还呒么消;要是勿放吧,女儿总勿能一辈子蹲在娘家。

    苏长春        你不要再说X话听了。

    苏妻        看来女儿已经答应了,你我勿必做啥凶人吧。

    陶福增        多谢岳父岳母。

    苏妻        算了,算了,噢,你就少叫伲吃一顿清明节已经够了。

    苏凤英        娘。

    苏妻        唉,看侬啊,像石狮子一样匍勒地浪,像啥格样子?乃起来!

    三官        哈哈,乃可以放脱了。

    苏妻        凤英,就在屋里吃一顿团圆酒,夫妻双双格回去吧。

    苏凤英        多谢爹娘!

    陶福增        多谢岳父岳母!

    苏长春        三官,备酒!

    三官        好!

    苏凤英        相公请。

    陶福增        娘娘请。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