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剧《沪剧小戏 翁媳相会》

05-15 14 反馈
    时间:清末民初  某天下午  地奌:浙江山村    人物:公公、媳妇

    (公公背着箩筐,筐内放有孙子,悲泣泣上)

    公:唱: 翻山拗,穿竹林,

    祖孙求乞,离乡井。

    天昏地暗,眼冒金星,

    四肢无力,手脚阴。      (人倒在地,婴儿啼哭)

    白: 小宝勿哭,勿哭。老爹晓得侬饿坏了,老爹去讨……讨一碗羊奶拨侬吃噢。(端起小宝身上服孝的白布条,将宝宝放到筐內,拿出碗一只)

    老爹去去就来。

    唱: 沿途求乞,好乡邻。

    白: 阿有啥人,做做好事吧。  ( 下)

    (媳妇闻听啼哭声上)

    媳:唱: 忽听门外哭声真淒怜,

    迈步到河边看真情,

    耳听得泣泣啼哭声,

    声声啼哭,揪我心,

    东边找,西边看,

    阿呀呀,那家的孩子无人领。

    穷人明白穷人苦,

    触景生情我心不忍。

    白:  哦….. 哦…  勿哭,勿哭噢。看来是锇坏了。来来来,我给你喂奶吃娥、哦、哦,乖…乖….      ( 坐到树根上开怀,喂奶)

    唱: 孩子啊,看你破涕为笑,真欢喜。

    我却是阵阵心酸珠涟涟,

    我几月前嫁到异乡地,

    拋下了亲生骨肉在家里。

    想必他,也是皮包骨头变了形,

    想必他,也是飢肠漉辘把娘啼,

    宝贝啊,为娘欲探娇儿归不能,

    为娘我时时刻刻想念你。

    你可知,自从你父亲一去死,

    你老爹他就坼散我们母子两分离。

    但愿伲母子早日能团聚,

    为娘我,再苦再累也欢喜。

    ,       (媳,抱孩子转到大树后边喂奶)。

    ( 公上)

    公:白:  小宝、宝,老爹来了。看,老爹讨来一碗羊奶。     (发现小宝不见了)

    啊一我的小宝呢?……啥人抱走了我小宝?小宝……. 小宝。      (人昏,碗落,)

    {媳,上)

    媳: 白: 大伯、大伯,醒醒,侬格小宝在此地。

    公: 白:  喔…. 喔…. 小宝,寻到了,好、好,寻到了。老爹拨侬吃羊奶。( 拾起几剩少量羊奶,)

    媳: 白: 大伯,不用了。我刚才巳经给他喂过了。

    公: 白: 谢谢,谢谢了。

    媳: 白: 大伯,侬迪能一大把年纪了,还带着孩子,他亲爹亲娘呢? (公欲回答)

    媳: 白: 侬姓啥?。

    公: 白: 我性蔡!

    媳: 白: 叫啥名?

    公: 白: 我叫蔡为庭,就是这个孩子的老爹。     (抱过孩子)

    媳: 白: 啊??!……. (恍悟抢回孩子:我格宝宝。  哭)

    公: 白: 侬?一一

    媳: 白: 我是蔡家的媳妇,就是这孩子的娘。

    公: 白: 媳妇!一一

    媳: 白: 公公!一一   ( 相見又不想认)

    媳:            他,衣衫烂喽怪模样?

    唱:   我看

    公:            她,一身打扮新娘娘?

    媳:

    唱: 险乎乎认不出我伲公媳俩!

    公:

    媳: 唱: 公公他,卖脫我媳妇变銭粮,

    却为何,装出一付穷酸相?

    公: 唱: 媳妇她,贪得富贵丧天良,

    却又要,装出一付慈悲样!

    公:                            快快吃。

    唱:  宝贝啊一一你要吃娘奶

    媳:                            慢僈吃。

    公: 唱:  老爹即刻,要带侬离此地。

    媳: 唱: ……………毌子从此….. 永远不分离。

    媳: 白:  喔…喔…宝宝睡着了。   (抱着孩子欲进屋)

    公: 白:  唉、唉,宝宝睡着了。来来来,小孩我来抱!

    媳: 白:: 勿,我来抱。

    公: 白:  唉一我来抱!     (抢孩子,放进箩筐中,欲走)

    媳: 白:  公公,侬!………    (拉住箩筐)

    公 :白:  侬做啥?!

    媳: 白:  公公侬不能走!

    公: 白:  为啥?!

    媳:白:  孩子好不容易见到了亲娘…….

    公:白:  亲娘?!孩子不会认侬娘,侬也沒有这个孩子。我蔡家勿曾有过侬这样的媳妇!!

    媳:白:  侬不认我这个媳妇,我,终究是孩子的娘啊!

    公:白:  勿!孩子不能给侬。从此以后,我伲公媳只当陌路人!

    (公媳抢孩子,各拉箩筐边,掙扎,孩子哭声大作。公公四肢无力,媳妇气喘吁吁,垃着箩筐双双倒在树根边,唯一箩中孩子哭声抽泣)

    媳:唱:你抢我夺,孩儿惊,

    公公他,老泪纵橫眉锁紧,

    年迈人腹中飢餓勿出声,

    我又是恨来又是怜。

    白:侬一一大槪中飯也沒吃过伐?

    公:白:何止中飯。

    媳:白:那就在此吃一顿再讲吧!

    公:白:勿,勿勿勿。!!

    唱:侬勿要猫哭老鼠假慈悲,

    我定要带伲宝宝立刻转家门!

    媳:白:侬要走,但孩子一定要留下。

    公:白:孩子是我蔡家的根。

    媳:白:孩子是我一一娘的命。

    公:白:想到今日,侬又何必当初。

    媳:白:当初,当初又怎样?

    公:唱:想当初你丈夫刚死十几天,

    孩子只有几月零,

    讲好侬早出夜归去帮人家,

    只是为了赚钱还债活性命,

    谁料想,侬一走了之无音讯

    丢下了,我伲祖孙俩个人。

    父思儿,孙啼娘,

    天下竞有你这垟的狠心人。     ( 公公背起箩筐欲走)

    媳:唱:不,请侬留步不要走,

    公公侬反咬我一囗不作兴。

    自从我嫁到蔡家做熄妇,

    勤俭刻苦过光阴。

    夫妻恩爱情乂重,。

    。    对侬公公也孝敬。

    想不到丈夫一死才十几天,     (拉起孩子身上的带孝白布条)

    孩子只有几月零,

    侬竞然狠心将我卖,

    我倒要问问侬一一

    卖脱我媳妇为何因。

    公:白:我啥辰光卖脱侬媳妇。

    唱:上有天,下有地,

    侬寃枉我佬佬不该应。

    媳:唱:媳妇并非冤枉你,

    我是有根有据有凭证,

    侬卖脱我立过亲笔据,

    还拿过五十块洋銭身价银。

    公:唱:我几时写过卖身契,

    拿过啥人身价銀,

    要是我拿了铜饯五十块,

    为啥我公孙再做求乞人?!

    媳:白:侬果真沒拿过身价银?

    公:白:沒拿过!

    媳:白:那侬在四婶面前讲点啥?

    公:唱:我讲孩子勿能离娘亲,

    要侬早出夜归转家门。

    媳:唱:啊?!公公啊!是我媳妇上了四婶的当!

    如今是悔恨交加心悲愤。

    那一天我一边走来一边哭,

    蒙蒙陇陇出家门,

    四审渖剩机搬嘴谗言进,

    说什么,公公嫌我克夫替新坟,

    免得将来留祸根,

    因此将我卖出门。

    公:白:他是别有用心瞎乱编侬怎能好相伩啊!

    媳:唱:本来我不敢听信四婶话,

    晓得公公不是无理人,

    后来他塻出一張卖身契,

    上面有你的亲手印,

    我一时气昏认不出,

    见了文书信为真,

    心中又气又是恨,

    要想回家与你把道浬评,

    四婶渖,花言巧语阻拦我,

    说什么,何必再吧闲气生,

    公与媳妇像冤家,

    难聚一起过光阴。

    当时我不愿卖身情愿死,

    四婶渖假仁假义劝不停,

    她说道公公对侬无情义,

    孩子终归是亲生,

    如果轻生寻短见,

    蔡家就拿不到身价银,

    一老一小靠的啥,

    岂非要餓死两条命。

    伊要我看在孩子面,

    答应嫁到张家门,

    如今生米成熟飯,

    公公呀一一

    媳妇是愧对公公与亲生。

    公:白:啊一一原来如此,媳妇,公公錯怪侬了。

    唱:媳妇啊,我的好媳妇啊一

    我佬佬也是受了四婶骗,

    气得我眼睛门前冒金星。

    可恨四婶从中施毒计,

    挑拨公媳是非生。

    熄妇啊,怪我一时无主意,

    害侬受尽委屈,我罪孽深。  ( 跪地)

    媳:唱:媳妇决不怨恨你,

    世上竞有这样的黑心人,

    只管自己骗銅鈿,

    不顾他人死与生。

    害得伲祖孙三代骨肉分,

    把它一一

    千刀万剐难消我心头恨。

    媳:白:我伲回去一定要找她祘账!

    公:白:人,我寻过了早就溜了!眼前宝宝那能办?

    媳:唱:公公啊,侬先把孩子留给我,

    日后我再与丈夫讲情理,

    他是一个忠厚老实人,

    一定会理解我的心。

    公:唱:你的想法虽然好,

    但是说服你丈夫需时间,

    暫且让我把孩子带回去,

    日后你请人来报个喜。

    媳:唱:公公讲的有道理,

    回身去到厨房里,

    拿点干粮柴和米,

    让祖孙二人度眼前。

    白:公公侬等一等,我去去就来。    ( 下  ;   回上   捧出柴和米)

    公:白:媳妇,侬迪格做啥?

    媳:唱:家中唔沒柴和米,

    祖孙回家要受饥,

    你是年老花甲已晚年,

    再不要沿途求乞走东西。

    公:白:我已是风烛残年的人了,只要宝宝将来生活有着落,我佬佬哪怕明天就死也甘心情愿………….    ( 哭)

    媳:唱:公公你勿要太伤心,

    我伲祖孙三代骨肉亲,

    我伲总是一家人。

    只要我在人世间,

    白:公公,辰光勿皁了,回家还有好多路程要走,侬赶快把东西理一理,装进箩筐。让我再给宝宝喂上一囗奶,然后我来送你们一程。  (公公把孩子抱给媳妇后,加紧把粮、柴放好背上)

    公:白:好,我们走吧。

    熄:唱:怀抱孩子。

    公:唱:背着箩筐。

    媳:唱:相送公公把路上。  (走圆场)(极缓慢)

    白:公公你自已身体要保重,宝宝一定要照顾好!

    唱:孩子是我娘的命,

    暫且给公公带转门。

    母子定能早团圆,,

    但愿得,了却伲天下父母心。

    公:白:好熄妇,辰光不早了,勿要送了,回去吧。  (接过孩子)

    公:白:回去吧!   (往后退)………. 回去吧。  ( 转身上桥)

    媳:白:公公走好。   ( 转身哭泣,拿出一包干点)

    媳:白:(转身) 公公。

    公:白:(转身   媳妇。

    媳:白:侬一整天还呒沒吃过东西了。这包干点侬带在身边……….

    公:白:定心糕

    合唱:冬去春来喜讯报,

    世上新闻有多少?

    来日定能乐天伦。

    唯有这块定心糕。

    剧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