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剧《申江風雷》

05-15 8 反馈
    八场新编历史剧   申 江 風 雷

    朱妙其 编剧

    人  物

    李逢时——男,上海海防道参将

    李夫人一一女,李逢时之妻

    宋  鰲一一男,上海县令

    丁雨松一一男,上海海防道监軍

    淑  贞一一女,李逢时之女

    海  妹——女,民女

    杨  氏一一女,海妹婆母

    龟山郎——男,倭寇头目

    汪  曲——男,汉奸

    王树根.刘哨官.士兵.乡民.倭寇若干

    第 一 场  投    亲

    明嘉靖三十三年,初秋

    上海县城郊外,浦江岸边

    [幕内合唱:

    狼烟起,赤日暗,

    倭寇凶狂罪滔天。

    锦绣大地遭蹂躏,

    中华儿女恨无边!

    [幕启:浩劫过后,村落破敗,田地荒蕪,零星炮声时有响起。远处,黄浦江水缓缓流淌,一面镶黄大纛,上书斗大"明"字,在江边城楼招展

    舞台右侧有一大树,树下有一石墩。逃难人群或肩背行李,或手推小车,扶老携幼,惊惶过场

    [画外音:明朝嘉靖年间,倭寇大举入侵我国沿海地区。以严嵩为代表的大官僚集团对倭寇姑息,忍让,助长了倭寇抢掠中囯财富的贪婪野心。

    上海地据沿海要冲,物产丰饶。因此她更屡遭倭寇劫掠,倭患尤烈。。。。。。

    [海妹身着缟素,携婆母杨氏,怀抱婴儿,上

    海  妹  (唱) 倭寇烧杀侵渔场。

    杨  氏  (唱) 历经艰险奔波忙。

    海  妹  (唱) 但愿寻得大龙爹,

    杨  氏

    }(唱)挣脫苦海度时光。

    海  妹

    海  妹  婆母,前面县城快要到了。

    杨  氏  县城------快要到了-------

    (唱) 听说县城快要到,

    我半是心喜半是慌,

    县城扰攘人众多,

    寻到你公爹可便当?

    海  妹  (唱)上月公爹曾寄讯,

    说他在城里把城伕当,

    咱只要逢人多打听,

    想必定能如愿偿。

    杨  氏  好媳妇,自从老当家去到城里,我的龙儿,你的丈夫又被倭宼杀害,留下老的老,小的小,全靠你一人风里来雨里去操        劳不停。这一路逃难,更苦了你了!

    海  妹  婆母,是万恶的倭寇害得我们家破人亡,背井离乡!

    杨  氏  这帮天杀的强盜!

    海  妹  婆母,我们到了县城,寻到公爹,一家人就可以在一起了。

    杨  氏  是啊,分别一年多了,但愿能早日寻到他。

    海  妹  你放心好了,我们会寻到爹爹的。

    [杨氏咳嗽

    海  妹  婆母,你身体不好,到树下稍微歇一歇。

    [海妺扶婆母在石墩上坐下,又从包袱内拿出烧饼,递婆母

    [婴儿哭

    杨  氏  海妹,小龙饿了,你也给他喂点奶吧。

    海  妹  是,婆母。

    [海妹也坐下,奶孩子

    [幕内一阵嘈杂,又一群难民上

    难民甲  嗨!天天东躲西跑,这种苦日子啥时到头啊!

    难民乙  去年倭寇侵犯上海,圍城十八天。破城后不仅抢人抢物烧民房,还把县衙门也烧了!

    王树根  哼!倭寇杀人放火,十恶不赦,朝廷偏偏不出兵,哪管我们老百姓死活!

    杨  氏  (注意) 这位小兄弟,你们是--------

    王树根  大婶,我们是东乡王家庄的,我叫王树根。倭寇侵占了我们村庄,我们只能逃难出来-----

    [难民乙忽然指远处

    难民乙  哎!乡亲们,海防道李将军来了!

    [众眺望

    王树根  是李将军!上次李将军到东乡巡查,我见过他的。

    众    真的是李将军!

    [李逢时内唱:驰离军营查海防一一

    [李逢时与众士兵上

    李逢时  (接唱)处处悲声绕耳旁。

    好山河岂容倭寇逞凶狂,

    我定当三尺龙泉斩豺狼!

    众    (呼)李将军!

    李逢时  乡亲们--------

    杨   氏  李将軍?(走至李逢时跟前)你就是去年在许泾巷带领军队大败倭寇的海防道李将軍?

    李逢时  正是卑职李逢时。请问大婶,你们从哪里而来?

    杨   氏  我们从海塘逃难而来。将军啊一一

    (唱)回想起两天前大祸降临,

    贼倭寇乘潮水杀进漁村。

    粮食被抢船被烧,

    奸淫杀人虎狼狠,

    多少乡亲遭大难,

    血流成河做冤魂,

    贼寇又放无情火,

    村庄转眼成灰烬!

    海  妹  李将軍,倭寇凶狂,真比豺狼还狠毒啊!我丈夫大龙他。。。。。。也被他们杀害了!

    众    嗨!

    李逢时  妹子,你叫什么名字?

    海    妺  我叫海妹,她是我婆母。。。。。。

    杨    氏  李将军,我们老百姓知道你是一位大忠臣。现在调防上海,请你带领弟兄再灭倭寇,为死去的亲人报仇啊!

    李逢时  (唱)乡亲们遭磨难受尽欺凌,

    激起我李逢时义愤填膺!

    保家国安乡民是军人天职,

    百姓的安危存亡我担承!

    王树根  (唱)既然百姓安危你担承,

    将军为何不出兵?

    李逢时  (唱)一句话问得我口难张,

    胸中打翻五味瓶。

    逢时我自从奉命镇上海,

    胸中常怀报国心。

    怎奈朝廷不兴救国策,

    海防城防俱凋零,

    武器装备残又缺,

    今又调去一半兵。

    因此我,上月又把奏章报,

    请朝廷速发援兵到申城,

    待等朝廷批文到,

    擂战鼓,统三军,

    我一马当先捣敌阵!

    杨    氏  这就好,这就好!

    李逢时  大婶,海妹,你们今去城里,可有亲人投靠?

    海   妹  回将军,我公爹姓杨,一年前去了城里,现在在县署当差值更。

    李逢时  那好,愿你们早日找到杨大叔。

    乡亲们,请大家放心,只要有大明军队在,有我李逢时在,清剿倭寇的战斗就一定会打响!请你们先去城里吧!

    王树根  我们就盼着有出头的日子! 我们走吧!

    [ 众下

    [刘哨官上

    刘哨官   报———上海县令宋鰲宋大人求见将军!

    李逢时   宋大人?快请!

    刈哨官   是!有请宋大人。

    [宋鳌上

    宋   鳌   李将军,我正到处找你!

    李逢时   宋大人,我巡视海防刚刚回来。请问有什么事啊?

    宋   鳌   (唱)松江府转来朝廷文一封,

    李逢时  朝廷批文到了!

    (唱)可是征剿倭寇已赞同?

    宋   鳌  这-------(递上公文)请将军自己过目吧。

    [李逢时接过公文

    李逢时  (念)“--------海防道所奏请拨兵员、粮饷事,暂缓准许。剿倭事关大计,自有朝廷定夺,海防道只宜坚守,严禁出战---              -----”啊呀!

    (唱)一纸公文传噩耗,

    好比晴天霹雳爆!

    原指望朝廷发下兵和粮,

    痛歼倭寇在今朝;

    又谁知严禁出战几个字,

    好比冷水当头浇!

    宋  鳌   (唱)大敌当前求自保,

    这都是朝中奸臣把权操;

    黎民疾苦全不顾,

    把国家安危一边抛!

    李将军,据府台信使透露,朝中还发生一起泼天大案!

    李逢时   什么大案?

    宋   鳌   兵部尚书.江南五省诸军总督.曾经大败倭寇的张经张大人,他------他被严嵩老贼陷害,日前被革职处死了!

    李逢时   啊呀!张大人,我的明公!

    宋   鳌   还有,自从张大人遇害,严嵩的干儿子.督军赵文华已委派丁雨松为海防道监军,不日就要到达上海。

    李逢时   可是那个我的同乡丁雨松?

    宋   鳌   正是他。不过听说此人已投靠严嵩门下,与赵文华的关系十分密切!

    李逢时   还有这等事情?

    宋   鳌   千真万确。所以他的到来,恐怕对剿倭十分不利!

    李逢时   这。。。。。。

    宋   鳌   唉,当下倭寇云集海疆,正对我上海县城虎视眈眈。上峰不仅不

    发一兵 一卒,还派人前来节制,这可如何是好!

    李逢时   宋大人,张大人被害,前线军队少了主心骨,形势对我们确实很不利。但你我都是朝廷命官,保国安邦是我们义不容辞          的职责!

    宋  鳌   那是当然。

    李逢时   至于丁雨松。。。。。。他过去与我素有交往,此番前来,谅他不会从中作梗。

    宋   鳌   那是最好。

    李逢时   还有, 朝廷虽然不准我们出兵,可我们还是要抓紧时间抢修工事,加强战备!

    宋   鳌   好!有你李将军这番话,我宋鳌心里就有底了!我先回衙,去盘点军需粮草。

    李逢时   宋大人走好。

    [宋鳌下

    李逢时   刘哨官!

    刘哨官   在!

    李逢时   留下一彪哨马,继续仔细巡查。其余随我一同回营。

    刘哨官   遵命![下]

    [切光

    [灯亮

    [汪曲上

    汪 曲   (念)七月阴风平地窜,

    中原刹时起兵端。

    日人一路烧杀抢,

    趁火打劫我手不软!

    想我汪曲,本是出身市井寒巷,坑蒙拐骗,样样在行。三年前聚众争斗,我犯下命案,遂隐姓埋名,逃奔 东洋。蒙   龟 山郎太君赏识,给我海船数艘,在他帐下做起海盗勾当。从东洋,到中国,我是能骗则骗,能抢则抢,让龟山郎财源广进,我从中也捞得油水外淌。这次龟山郎又犯中国,命我这地头蛇一同随往。今日我潜进上海县城,打探它城内情形,军事布防。只待龟山郎血洗县城,我汪曲又可东抢金银,西掳玉帛,荣华富贵,任我安享!嘿嘿嘿!

    [切光

    第 二 场  惊   变

    当天中午

    将军府厅堂

    [幕启:舞台中央置公案,案后挂宽大地图。右边一排枪架,排列刀戟斧钺,一派威武肃穆的气氛。

    [李逢时手握公文,审视地图 。 远处,谯楼传来钟鼓声声,悠远沉闷------

    李逢时 (唱)乱云飞,秋风凉,

    樵楼钟鼓声声响。

    钟鼓声响催人起,

    不由我胸中更惆怅。

    几天来我巡查村寨和海塘,

    满目是生灵涂炭民遭殃。

    我盼望朝廷皇命早日到,

    拨下粮草和军饷,

    空缺的兵员得补充,

    战鼓一擂奔疆场。

    又谁知皇命虽到出乎意料外,

    象钢刀一把戳进我胸膛。

    现在是前有皇命不可违,

    后有百姓翘首望;

    监军不日又要到上海,

    须防平地起风浪。

    大局之前怎定夺,

    难煞我李逢时象火燎心房!

    [李逢时踱步,心潮翻腾

    [远处,又传来谯楼鼓声

    李逢时  啊,时间过得真快!

    (唱)谯楼钟鼓不停敲,

    记记敲在我心上!

    鼓声里一一

    我看到锦锈山河蒙阴霭,

    烽火连天日无光;

    哀鸿惊飞啼长空,

    铁蹄过处血泪淌。

    鼓声里一一

    我听见百姓们心声在呐喊,

    催我们痛歼倭寇莫彷徨,

    安社稷,抗强暴,

    铮铮铁骨逞钢强!

    罢!罢!罢!(公文摔案上)

    皇命虽重民更重,

    百姓的安危存亡担肩上。

    我要争时机,排万难,

    抓武备,不轻放,

    哪怕前有坎坷路,

    也要披荆斩棘向前闯!

    [幕内伴唱:

    哪怕前有坎坷路啊,

    也要披荆斩棘向前闯!

    [李夫人端饭上

    李夫人  官人,都午后了,请用饭吧,不然饭又要凉了。

    李逢时  啊,是夫人。

    李夫人  自从巡防回来,官人你茶饭不思,莫非前方倭害十分严重?

    李逢时  一路所见,到处民生凋敞,十室九空。海防设施经久失修,空虚陈旧,岂是严重二字所能形容!

    李夫人  啊?

    李逢时  噢,夫人,怎不见女儿淑贞?

    李夫人  她呀,象个男孩一样,一早去到校场操枪练棒,至今尚未回来。

    李逢时  那好啊。国家多亊之秋,练一点武艺也能派上用场。

    李夫人  看你还赞扬她!

    李逢时  这也是你夫人教诲得好啊!

    [幕内声:新任海防道监军丁雨松丁大人拜见将军!

    李逢时  他果然到了!

    [李夫人下

    [丁雨松上

    丁雨松  李将军,丁某来迟了。

    李逢时  是监军丁大人,恕逢时失迎。

    丁雨松  那里,那里。李年兄,你我一别多年,想不到如今又到一起共事,真是幸会!

    李逢时  丁年兄在京为官,此番到得海疆远地,辛苦你了!

    。。。。。。略

    第三场  拒    敌

    第四场  借    银

    第五场  赴    宴

    第六场  壮    怀

    第七场  探    营

    第八场  奏    凱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