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剧《新编评剧古装戏滦阳令》

05-08 10 反馈
    新编评剧古装戏

    滦阳令

    时间:明代末年。

    地点:直隶永平府滦阳县。

    人物:江滦生——原为滦阳县一渔夫,后为滦阳县令,36岁。

    何石头——滦生好友,后任滦阳县衙主簿,26岁。

    乔翔龙——林春萍未婚夫,21岁。

    邢远——举人,后中状元,官至翰林院修撰,30岁。

    林春萍——滦阳县民女,19岁。

    林春兰——林春萍堂妹,17岁。

    贾士卿——原滦阳县令,后为永平府通判,45岁。

    纪环——蓟镇巨霸,绰号纪霸天,40岁。

    滦阳衙役疙瘩、棒锤、甲、乙;纪府家奴张三、王二、刘大;林母、乔父,刘知县、马秀才、张员外等。

    第一场

    [幕启

    [滦阳城外,通往京城的路上。

    [中秋,天高气爽,万里晴空。邢远身背行囊上场。

    邢远(唱)中秋八月快哉风,

    月餐路宿奔京城。

    苦熬寒窗十年整,

    只盼金榜题美名。

    在下邢远,永平平山人氏,今秋适逢京城大考,正好待我金榜提名,报偿十年寒窗。今日来到滦阳地界,已是神困体乏,我不免到前村寻一小店,用些水饭,再赴前程。正是:为夺功名身,日夜寄荒尘。

    [春萍、春兰相继而上,春兰臂上挎一花篮。

    林春兰(喊)救命啊—救命!

    [张三、王二随后追上。

    张三站住,你往哪跑!(走场)

    邢远(见张、王二人抢人,怒火中烧,上前阻挡)住手!

    张三你是什么人,敢坏了三爷的好事,滚开!

    邢远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竟然抢占良家女子!

    张三她是我媳妇,你管得着吗!

    王二是啊,她是他媳妇,碍你什么事呀!

    林春兰胡说,谁是你媳妇,我家小姐不认识你!

    张三你家小姐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们小姐呀!

    王二是啊,我们认识你家小姐呀!快过来,乖乖地跟我们走!(指邢远)喂,我说,你该上哪儿上哪儿,真是的,吃饱了撑的!

    邢远你们是什么人,竟敢这等无礼!这事我就要管!

    张三嘿嘿,你这丧门星,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你也不看看这儿是什么地界,今天我不教训教训你,就不知道你纪府张三爷的厉害,王二,上!

    [张、王二人打邢远,春萍、春兰在一旁浑身发抖,邢远体力不支,被打昏在地。张三看身上包裹中有银子,抢在手中。

    张三嘿,银子!

    王二出人命了,快跑!

    林春兰(喊)救命啊!打死人啦——(跪在邢远的跟前)公子醒来,公子醒来!

    江滦生(上)念:忽听有人喊,

    火急到跟前。

    石头快走!(到春兰跟前)这位小姐,你又喊又叫的,是咋回事?

    林春兰两位公子,刚才我们在路边采药,不知哪来的两个歹人,见我们小姐人品美貌,起了歹意,要拦路行凶,幸亏遇上了这位公子搭救,两个歹人大打出手,将这位公子打昏在地,还抢走了包裹,这可如何是好!

    江滦生你可认识他?

    萍、兰不认识!

    江滦生这位公子为人仗义,舍己救人,我们不能不管,两位小姐你们快回家吧,我们来照顾他。

    林春萍这位公子为我们伤身,眼下昏迷不醒,我们要是走开,岂不是落个不仁不义之人么?

    江滦生我断那两个歹人,定是蓟镇纪府的人,他们一贯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如果他们再回来找你们,还会惹出麻烦,那就更不好办。快走吧!

    萍、兰谢过二位公子。(下)

    滦生(扶起邢远)公子醒来,公子醒来!这位公子伤势不轻,石头,快把他背到家中!

    石头滦哥,你这个人总是爱管闲事,这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再说他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要是个赖子,我们不就沾包了么?

    江滦生我看这公子定是好人,不要说了,救命要紧。

    石头好,听你的。(背邢远下)

    [暗转

    [江滦生家中。

    邢远(坐念)小驻渔村疗伤病,

    一腔感怀在心中。

    前日路见不平,搭救民女,不料被歹人所伤,抢走银两,幸得滦生贤兄相救,为我煎药疗伤,精心照料。转眼半月已过,病情转好,怎奈眼前秋试临近,不敢久留,想去京城路远,身无分文。唉,思想起来,好不叫我愁闷!

    江滦生(上)邢公子,药煎好了,快喝吧!

    邢远谢过江贤兄,不要再煎了,我的病好多了。

    江滦生我说邢公子,古语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虽说你没伤着筋骨,可你这几处皮肉之伤也不轻啊,你就在我这儿住着,什么时候好了,你再走也不晚呀。

    邢远贤兄,非是我舍得于你,实不相瞒,我有要事在身啊!

    江滦生啥要紧的事儿?

    邢远去京城赶考!

    江滦生去京城赶考?我看你就象个识书念字的,这可是个大事儿,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邢远此刻就走。

    江滦生这就走啊,慢着,我得给你带点盘缠钱,石头!(石头上)给邢公子拿些碎银,留着邢公子路上打尖。

    邢远使不得,使不得,贤兄救命之恩,令我终生难报,我怎能再收你的银两!

    江滦生要说救命之恩,还不是你救了那两位小姐的命,就凭你这心地,此番进京赶考,定能中上头名状元!这点银子你带上,谁没有个为难着窄的,拿着,就当我送你的,待你来日考上个一官半职的,能做个清官,替咱老百姓说句话,我也就知足了。

    邢远谢谢贤兄救命之恩,贤兄的话,小弟已铭记在心!(跪下)

    江滦生(扶起)快起来,快起来!

    邢远贤兄,告辞了!来日再会!

    江滦生邢公子,一路多保重!

    邢远贤兄保重!

    正是:救命之恩重,

    江滦生相逢即是缘。

    [切光。

    第二场

    [滦阳城内。

    [正月十五,瑞雪铺地,银树披花。明月初上,彩灯辉映。远处爆竹此起彼伏,分明一派节日气象。

    [一曲舒缓、欢快的乐曲由弱渐强。

    [一阵锣鼓声响,锁呐间出。旋即一队花灯上场。

    (内伴唱)上元瑞雪照边城,

    一年一度醉花灯。

    农家自有农家乐,

    歌舞声声唱太平。

    莫说春寒天料峭,

    世道无情人有情。

    [曲终,江滦生扮一县令骑道具毛驴扭秧歌上场,何石头跟随其后,跳赶驴舞。

    江滦生(唱)一点寒梅正吐红,

    洒河花灯有美名。

    年年十五元宵夜,

    灯火辉煌照新正。

    我扮做县令心欢畅,

    只为那乡亲们买笑声。

    我骑着驴儿跑得快,

    不由得心花怒放喜气生。

    何石头(念)正月里来正月正,

    正月十五闹花灯。

    看灯的人儿夸我扭得好,

    可累得我腰酸腿软脚发疼。

    滦生哥,等等我,得儿――驾!

    [滦生骑小驴尥蹶下场,石头跟下。

    [春兰在乐曲中跑上。

    林春兰春萍姐快走呀!又来了一队花灯呐!

    林春萍(唱)上元节春意寒冷风扑面,

    与小妹看花灯兴致非凡。

    人如海灯缭乱看花双眼,

    望不尽长街上绿牡红莲。

    林春兰(唱)看花灯全不顾腰酸腿软,

    跨小桥穿小巷来到街前。

    姐姐――

    你看那银妆素裹红一点,

    林春萍(唱)腊梅傲雪斗风寒。

    林春兰(唱)你看那花丛里面旱船舞,

    林春萍(唱)坐船的女子妙似仙。

    林春兰(唱)那跑灯的姑娘比花艳,

    林春萍(唱)恰似那彩蝶飞花间。

    这真是春色满园关不住。

    林春兰(唱)最惹人爱的还是你这

    争芳斗妍的绿牡丹。

    林春萍春兰,看你说的!

    林春兰姐姐就是好看,我看这满街的姑娘,谁能比得上你呢!

    林春萍春兰,小声点,你忘记去年中秋节了,可不要再惹出是非来!

    林春兰不说了,不说了,反正这好看不好看也不关我的事儿。哼,要不是你约我做伴看你的那位公子,我才不来呢!(佯做生气)

    林春萍好妹妹,姐姐不说了,你可不要生姐姐的气呀!

    林春兰(扑嗤一笑)我怎敢生气,要不,会有人给姐姐出气了。

    林春萍你看你,又来了!

    林春兰(一本正经地)姐姐,我看时间不早了,说不定姐夫等急了呢!

    林春萍(嗔笑)死丫头!

    林春兰姐姐你看那中秋圆月,好象是对着我们笑呢!

    林春萍(默默地)是啊,多好的清凉世界啊!春兰,这月亮总是这样地又圆又亮,那该多好啊!

    林春兰姐姐,你没听说古人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吗?姐姐,不要自作多情了。我们走吧!

    (拉春萍下)

    [暗转。

    [城外一座小桥,桥边有几棵老栗树,树下有几块卧石。

    [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唢呐声,乔翔龙不停地在人群中张望。

    乔翔龙(唱)邀春萍元宵节桥头一面,

    意痴迷心焦急望眼欲穿。

    想年初与萍妹连理如愿,

    每夜里梦缠绵魂到巫山。

    小桥上久徘徊寻她不见,

    难道说春兰他未把信传。

    [沮丧地在石墩上坐下。

    [春兰从树后转出,悄悄地直到乔翔龙身后。

    林春兰哈哈――

    乔翔龙啊,是春兰你,你可吓我一跳!你春萍姐在哪儿?

    林春兰(娇嗔地)你就知道春萍姐,春萍姐的,也不问我好不好。

    乔翔龙春兰妹妹可好?(施礼)翔龙这厢有礼。

    林春兰哎哟,我可受不了乔公子的大礼,还是见我的姐姐去吧,(向内喊)春萍姐,乔公子在这呢。

    [春萍上。

    乔翔龙(施礼)小姐可好。

    林春萍(施礼)公子可好。

    林春兰你们二人慢慢聊着,我看花灯去了!

    (跑下)

    林春萍春兰――

    乔翔龙她已走远了啊。

    [两人相对无言,欲说又止。

    林春萍(唱)月光下见乔郎温文尔雅,

    不由我林春萍羞面飞霞。

    半年来难相见心难搁下,

    盼只盼今夜晚妙语如花。

    乔翔龙(唱)见春萍风情万种杏靥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