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转《鹤鸣春晓》

10-26 11 反馈
    (小帽)

    女 :乌苏尔河水流长,男: 河畔一片好风光啊,

    女:  沼泽茫茫  —————合:  望呀望不尽,

    女:鸟语花香啊,男:鸟语花香啊鱼闹塘啊,

    女:鹤飞,男:鹤落,合:鹤飞鹤落芦苇荡啊,

    女:绿水深处,男:有个小村庄,

    女;村庄富晓,男:叫南岗,

    女:新风佳话呀,男:哎用呀用筐装。

    (说 口)

    女:咳,佳话哪能用筐装?男:你是不知道哇,我说的是南岗养鹤姑娘张晓芳,来接养鱼大王李振刚,船上捎带着装鱼用的须笼筐。

    女:你说的南岗我知道,那地方是马没草、牛没料,老牛破车疙瘩套,小伙打光棍,大姑娘往外跳。男:咳,那都是过去。如今哪,那叫老太太描眉,

    女:咋讲?男:真叫浪。你看,水鸟飞,仙鹤唱,户户银行有存款,家家大鱼大肉管够呛,过去的穷捧子岗,变成了鱼米乡,要知详细呀,

    咱们接着往下唱

    (正 篇)

    女:一湾春水呀入河塘哎,男:河塘美景啊赛画廊啊;

    女:画廊村庄叫呀叫南岗啊,男:南岗富饶鱼米乡依儿呀儿哟。

    女:北疆三月春刚晓哇哎,男:南雁北飞呀一行行,

    女:南雁北飞呀一行行啊,这一日红日东升春花放啊,男:天空百鸟任飞翔,

    振刚他是南岗生来南岗长,靠养鱼致富当了鱼大王,一年前村上把他来培养,

    送北京水产系进修入学堂。 振刚他大学结业今天回家转,

    女:小芳我接振刚兴奋异常,男:振刚精神格外爽,归心似箭心象按弹簧,

    旅途中没怕摔、没怕晃、没怕摇、没怕逛,一想到海南南岗,南国北疆,改革开放 搭搭桥梁,心里就紧张。怕就怕娘们儿生孩子爷们儿有劲使不上。到头来西瓜皮打水造漏汤,

    事如今傻子睡凉炕全凭时气撞,踩着石头过河步步要稳当。

    (伴 唱)

    鹤鸣声声水掀浪,水面飞旋打鱼郎,

    春花春草齐开放,郁郁浓浓溢飘香。

    女:绿波呀绿水呀绿芦荡啊,男:清水塘里一派好风光。

    女:清水悠悠掀细浪啊,男:仙鹤艮嘎、

    女:仙鹤艮嘎,男:落苇塘啊;

    女:举目水塘,男:深处望,

    女:有一支小船,男:荡双浆。

    女:船上站着人两个,男:一个小伙一个姑娘。见姑娘杨柳细腰中等个,

    朴实温柔又大方。迎风发、发迎风、秀发掀波浪,桃花面、面桃花、不用化妆;

    丹凤俊眼含情脉脉,一汪秋水明又亮,穿一件不肥不瘦,相当可体,可本相当粉花衣裳。

    女:上上下下把小伙来打量,见此人风度潇洒不寻常;

    一条鲜红的领带系在领口上,穿的是日本进口的“毛尼”西装。

    火箭式皮鞭黑又亮,手拎着外国造的号码皮箱。那副帅气就象电影中的那个港商一模样,男:这正是养鹤姑娘来接的北京进修水产系结业回来的 -----李振刚。

    女:二人高高兴兴正要离水港,男:突然追上船一位摩登女朗。

    (说 口)

    女:你邪乎啥呀?男:没听人说吗?要想死地快,不用架脚踹,去搞三角恋爱,一铺炕住不了两家,一埯子准长不好两棵菜。

    女:咋讲?男:你没看吗,海南水产公司董事长白丽霜,来追求养鱼大王李振刚,碰巧撞上李振刚的恋人养鹤姑娘张小芳,这回三人上了一条船,刀对刀,枪对枪,不是网破就是鱼伤。

    (正 篇)

    女:见此人白白净净一副好长相啊,男:脖子上秃啦光叽裸露着胸脯和乳房啊;

    女:连衣裙紧巴巴地箍在她的细腰上,男:那真是线条清晰瘸子骑瞎马显出特长。

    女:往下看裙子太薄真叫浪,男:伦廓半隐半露,含含蓄蓄,半遮半藏啊,

    女:白丽霜我稳坐在小船上,脉脉含情唤振刚啊。

    你逼我下北疆小猫喝烧酒真够呛,你让我月下追韩信学张良;

    现在我给你把牌子亮,海南的关系我都替你办妥当,

    这是我给你的钥匙串儿叮当地响,三屋一厨让你住楼房;

    高薪工资给你加浮动,这合同上面写地详,

    海南开发搞开放,人才交流文凭最吃香;

    广州深圳能常来往,等将来去香港、日本旅游观光算平常。

    只要你点头算就妥,我千里迢迢不算来撬行。

    到任后就做我的助理厂长,你可要封官加赏娶新娘。

    这回你可不能再返逛,藏了躲、躲了藏,反反看复复没主张。

    先不表白丽霜把话讲。男:回头再表姑娘张晓芳。 晓芳她在一旁好似挨一捧,

    不由得腿肚子哆嗦象筛糠,

    女:莫不是振刚他把家乡忘,莫非说振刚他要飞翔啊,

    莫非他忘了南岗生来南岗长,莫非是爱上了眼前这位女朗啊;

    他怎知春日里, ——————男:春雨滴滴,

    女:把他想啊,他怎知夏日里———————

    男:夏夜不长,

    女:想他望河塘啊,他怎知秋日里———————

    男:秋送雁归,

    女:我偷落泪呀,他怎知冬日里————————

    男:冬盼春归,

    女;默默呼唤你振刚啊,哪曾想振刚他上了大学把家乡忘,

    追求城 市生活恋上了女朗,晓芳越思越想越生气,只觉得头发胀,

    男:手脚发凉,女:半张嘴,男:嘴半张,女:直勾勾地眼神,男:含悲伤,

    女:止不住地辛酸泪扑扑哒哒,男:偷流两行,

    女;晓芳我把船猛一晃,男:扑通通丽霜撞倒李振刚。

    女:我又猛打右舷浆,男:小船猛地一晃荡,

    女:我打起双浆又一猛击浪――他二人在船上,

    男:滚做一团,前仰后合、叽哩轱辘急忙抓船帮。

    (伴 唱)

    哗啦啦 ,惊得水鸟亮翅膀,扑愣愣,吓得青蛙入河塘。

    女:晓芳我停下手中的浆,怒气冲冲叫振刚,(白)你们快给我下船!

    女:白丽霜摸不准半斤八两,男:振刚我看出晓芳瓜里瓤。

    叫晓芳你可不要九九八十二算错了帐, 青黄不辩反正分不开裆啊,

    唢呐里吹出笛音响差了样,别拿捧槌当针把人冤枉 ,

    告诉你她就是南海水产公司董事长,我们俩刘备卖给草鞋搞的是本行,

    女:白丽霜不知所措闹转向;男:问姑娘你可发的啥毛殃,

    船钱加倍价好讲,你愿意去海南我肯帮忙。

    女:你别以为你的牌子亮,俺不图攀高附贵把福享,

    相貌如花朵能红几日,品德如松柏地久天长,

    别看俺浑身泥水心高尚,绝不学那塘里的泥鳅又滑又光。男:丽霞我问振刚她是哪一个?

    女:他就是我的你不想见的养鹤姑娘张晓芳。

    合:三人相互误会在船上,各有心事心中装。

    女;张晓芳怒冲冲把话讲,骂声李振刚你狗长犄角装地哪份羊?(白)从前我算看错你了。

    我曾看你建设家乡有志向,我曾看你 勤奋好学毅力强,曾看你是家乡一支好蒲捧,

    我曾看你是南 岗地一架梁啊,我曾看你有知识、有修养、有胆量、有专长、又年轻又内行、是一个有出息的鱼大王,要是提拔你当村长,男:领导有方威信强。

    女:哪成想你大学结业把家乡忘,孩子长大忘了娘,

    雏鹤出巢硬了翅膀,有了文凭就嫌弃北疆。

    你让乡亲们多失望,你拍拍良心应当不应当,

    男:振刚我开口叫声芳,不由得两眼泪汪汪,

    咱们两个曾是一个娘啊,晚上睡过一个床啊。

    (说口)女:咳,唱哪去了?

    男:你是不知道哇,李振刚一小时候瞎子算卦说不好养活,就认了张晓芳妈做干妈,那年秋天老张家扒炕,找宿住在老李家北炕,东挤西挤搁不下了,就把咱俩塞一个被窝里去了。

    女:咳,男:咳啥呀,那阵还没满月哪。女:好好唱!

    (正篇)

    咱们都是南岗生来南岗长,青梅竹马从没把感情伤,

    一起长大读书把学上,一起毕业回故乡,

    一起承包来水港,你养鹤我养鱼从没拆过帮;

    女:那一年,男:那一年,

    女:那一年咱们俩摇船拣蛋进苇荡,雁蛋鹤蛋野鸭蛋,

    男:足足拣了一大筐,咱二人—————女:高高兴兴摇船往回返,

    男:哪曾想乌云翻滚浪花飞扬,急风暴雨倒海翻江,

    女:小船遇难深水港,男:你我二人手脚着忙,心里发慌没了主张,

    女:苇排簇簇成铁网,男:风起云涌小船撞翻水塘――

    (说 口)女;哎呀,蛋不完了吗?

    男:人命都顾不上了,哪有功夫寻思蛋?你忘了咱们翻下船舱,落水就喝汤,是我拦腰把你救出深水港,要不准遭殃,你小脸腊黄,手脚冰凉,浑身直筛糠,晚上你就住在了我的小窝房。女:那你哪?男:我在外面拢火烤衣裳。

    (正 篇)

    合:从此后咱二人——————女:感情深厚,男:常来常往。

    女:从此后咱二人朝夕相处,男:清水塘,女:多少回清风月下咱们谈理想,

    男:多少回河池畔旁边叙情肠,女:春天你帮我呀看鹤在鹤场,

    男:夏天你帮我呀养鱼在河塘,女:秋天你帮我把鹤来放养

    男:冬天我偷偷来到你窝房是为了帮你的忙。女:你不该把家乡忘,

    男:我没把家乡忘,女:你不该嫌弃北疆恋南方,男:我没嫌弃北疆恋南方,

    女:你不该要离开生养你的南岗,男:我没想离开生养我的这岗南,

    女:你不该海南应聘恋女朗,男:小芳你可把人给冤枉,你听我说衷肠俯耳听端详。

    女:你别花言巧语再演讲,事实面前休伪装。都怪这骚狐狸来把骚放,也怪你喝了美女蛇的那碗迷魂汤。

    男:晓芳你不要再乱讲,容我把真情说端详,

    是我施巧计请她来东北共同开发咱这清水塘。南国北疆共同开发咱这宝藏,

    北国南疆搭上联谊桥梁,建起现代化的渔塘和养鹤场,

    请来了白丽霜如梦初醒心花放,怪振刚设计和我捉迷藏,

    振刚你为啥不早讲,为啥骗我风尘扑扑来北疆?

    为地是让你董事长亲自来一趟,为地是让你亲自考查清水塘。

    为地是咱们共同开发这南岗,为地是让你来北疆观观光。

    (男女各半)

    你顺着我的手腕望,塘中风光赛画廊,

    风吹苇苇拂风风拂苇浪。蝶舞花香,云映水水映云云飘水荡,

    人映水水映人人影双双,鹅鸭群浮水面,拍水击浪,

    湖面上打鱼船鼓帆远航,挖泥船轰隆隆开发宝藏,这滴滴清塘水玉液琼浆。

    女:白丽霜眼望水塘心荡漾。叫振刚事到如今我只好投降。(白)好!我答应了。

    男 : 晓芳我面带羞愧心欢畅,叫丽霜姐姐呀,扇我几巴掌。

    都怪我刚才太鲁莽,错把你和振刚给冤枉啊,你快坐好我要摇双浆,

    女:迎接贵客回村庄。

    合:芦苇飘飘水荡漾,鹤鸣春晓清水塘,

    小船摇浆击绿浪,一曲赞歌唱南岗,一曲赞歌唱南岗。

    —————剧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