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花荣射雕川剧弹戏》

11-02 15 反馈
    花荣射雕(川剧弹戏)

    〔耶律府内小园

    耶律含嫣(唱“一字”):

    鸟空啼雁南飞西风阵阵,

    落叶儿逐黄花顺水飘零。

    好似奴塞北女茕茕孤泠,

    怨兄长困锁奴未订鸳盟。

    伤秋风悲秋雨独自形影,

    小园中自徘徊冷冷清清。

    (白)唉!小园寂寞,奴还是看看成双成对的金鱼罢了。

    (转“二流”)

    花缸内金鱼儿双双游泳,

    伶仃女不如鱼暗自伤情!

    〔手扶鱼缸凝神,脱氏上。

    脱氏:   (唱“夺子” )

    东窗红日胭脂染,

    晨妆初罢整佩环,

    花红罗衣天天换,

    蛾眉画得弯又弯。

    绣纬寂寞妹不见,

    寻过回廊到后园。

    啊!(转二流)

    但见她手扶鱼缸凝神看,

    (白):妹妹!妹妹!

    〔捡石掷水缸内。

    耶律含嫣:(一惊)哎呀!才是嫂嫂哩。

    脱氏:(唱)  妹有何心事锁眉尖?

    耶律含嫣:我在这里看金鱼,嫂嫂不要东猜西疑的哈!

    脱氏:妹妹休要瞒我,你那心事不说,为嫂早已理会,你那哥哥耶律寿,每日在外胡作非为,连为嫂也被他去得冷冷清清,哪还管得妹妹你身长岁大哟!

    耶律含嫣:嫂嫂,你不用说这些,还是让我去看那成双成对的金鱼吧!

    脱氏: 妹妹,今乃梵王宫长老刘福通的寿诞,热闹非凡,你我不如去至庙中祝寿,倘遇如意之人,妹妹,总比你一人在此看金鱼好些吧!

    耶律含嫣:嫂嫂,你……又取笑小妹……

    脱氏: 你去不去呀?

    耶律含嫣:我……

    〔内传拜佛音乐声。

    脱氏:哎呀,妹妹,你看那些烧香的,拜佛的,他们都去了!你去不去呀?……你不去算了,我一个人去了哦……

    (唱“二流”)

    梵王宫中甚热闹,

    〔假意欲走。

    耶律含嫣:哎呀,嫂嫂呀!

    (唱)观会休把小妹抛。

    〔架桥音乐,含嫣欲回去整妆更衣,脱氏阻拦,舞蹈同下。

    〔梵王宫殿

    花荣:(念诗)

    豺狼当道暴政严,

    哀鸿流离道途艰,

    英雄不识龙泉剑,

    无志男儿空怨天!

    (白)俺,花荣!今乃梵王宫长老刘福通寿诞之期,众家英雄纷纷前往祝寿。俺荣两手空空,哎,又如何前往?(雕声)哦!雕来了!

    (唱)

    金雕展翅钻入云,

    只闻声来末见形,

    开弓搭箭无处射,

    寻声追赶不留停!

    〔花荣追雕过场引含嫣、脱氏上,含嫣、花荣对视。)

    脱氏:(对荣)你在做啥?

    花荣:哦……我在……射雕!

    脱氏: 雕在哪里?

    花荣:……哦……金雕南飞入云,俺荣闻声追赶,不意冒犯大姐,俺荣这厢陪礼了!

    〔花荣和含嫣相视凝神,脱氏示意含嫣:不要看,羞!但二人毫不知觉。脱氏便用手指在二人视线上轻轻一敲,居然敲响了;她索性用手牵这条神秘的视线,居然把二人牵动了!

    脱氏:(对荣)你在做啥?你在做啥?!

    花荣:(回神地)哦……雕来了!

    (唱)左开弓右搭箭弓弦拉满,

    脱氏:射嘛!射嘛!〔

    花荣射中双雕,脱氏看雕下。

    耶律含嫣:(唱)他一箭中双雕世间奇男!

    〔花荣欲走,含嫣踩弓、用手帕给花荣拭汗……脱氐内喊:妹妹!妹妹!含嫣急抛手帕,花荣接手帕后急下。含嫣沉浸在情意绵绵中,学着花荣英武的步伐,竟情不自禁地摸拟着花荣射雕英姿。脱氏寻妹上,见含嫣比着花荣拉弓的式口,脱氏摇了摇她,含嫣亳不知觉;脱氏推着她向左向右转了两个圆圈,含嫣仍不知觉,脱氏用足力气按垮含嫣拉弓的式口。

    脱氏:妹妹!

    耶律含嫣:嗳!才是嫂嫂咧!

    (唱)自南迁遇多少王孙显宦,

    哪曾见射雕郎英姿不凡!

    脱氏:(唱)候门女爱上了风尘好汉,

    愿此人长伴着耶律含嫣。

    妹妹, 时候不早,我们回府吧。打车来!

    〔车夫上,含嫣挑帘刚欲入车,见车夫正是花荣,又惊又喜,急回身告诉脱氏。脱氏走近一看却不是花荣——多了两撇胡子。脱氏告知含嫣,含嫣不信,走近细看,确是花荣,回身拉脱氏同看,却明明是一个有胡子的车夫,失望入车。车夫轻轻把车一推,车子飞也似地滑跑了,车夫追下。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