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剧《晋剧全本明公断》

11-06 32 反馈
    晋剧全本《明公断》

    第一场

    包拯:

    陈州放粮回京转

    进京不远在面前

    催动人役往前行

    前道不走为哪般

    香莲:

    我状告丈夫陈世美

    他进京应科考得中高魁

    居高官忘父母只贪富贵

    欺君王招驸马不怕心亏

    为寻夫我母子爬山涉水

    好容易遇王相带入宫闱

    我只说夫妻重相会

    谁知强人良心黑

    不认妻儿反加罪

    强指我冒认官亲往外推

    王相爷讲情他不知悔

    又差韩琪把我追

    将我追到古庙内

    手持钢刀将命催

    香莲与他诉原委

    那韩琪仗义自刎一命非

    这把钢刀作凭对

    民妇告的是杀人贼

    包拯:

    陈千岁做事心太狠

    杀妻灭子绝人伦

    这案官司我要问

    要为香莲把冤伸

    第二场

    王朝:

    奉了相爷命

    报信紫墀宫

    陈世美:

    韩琪不回转

    时刻把心担

    包拯:

    1.未曾参天子

    先断这官司

    2.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第

    陈千岁听包拯细说来历

    居高官万不可忘恩负义

    得富贵理当念贫困之时

    高堂上父母恩不应忘记

    享荣华莫抛弃结发之妻

    终不念夫妻情还有儿女

    怎能够忘根本不记往昔

    今日为臣奉劝你

    认下儿女和前妻

    如若不听为臣语

    祸到临头悔不及

    陈世美:

    包明公你莫要胡言乱语

    为官者万不可无事生非

    遭不幸我二老早早下世

    撇下我独一人并未娶妻

    多亏了娘舅家将我周济

    才能够读四书五经来习

    大比年进京城侥幸及第

    登上了皇王榜状元第一

    宋王爷见本宫龙心欢喜

    龙国太更爱我才貌出奇

    因此上招赘我东床贵婿

    只落得紫墀宫鸾凤双栖

    今日里在宫院闲暇无事

    包明公差王朝禀报消息

    他言说遇响马杀人肇事

    古庙里死的是宫院韩琪

    请本宫过府来共同审理

    因此上闻讯离紫墀

    不知明公是何意

    到如今不把凶犯来提

    却言本宫有儿女

    又说本宫有前妻

    讲此话可有凭和据

    凭空诬陷我可不依

    包拯:

    千岁休讲巧言语

    此事难瞒人不知

    叫王朝你把大状取

    咱二人共同观仔细

    告状人秦香莲三十二岁

    湖广郡洲有原籍

    状告丈夫陈世美

    背父抛母把君欺

    杀妻灭子伤天理

    宫院逼死小韩琪

    陈世美犯下三款罪

    秦氏香莲诉冤屈

    将状纸压在公堂内

    你知错不认为怎的

    天为宝盖地为池

    为人好比池中鱼

    陈千岁好比一池水

    秦香莲好比水中鱼

    鱼伴水水伴鱼

    富贵莫忘糟糠妻

    要饱还是家中饭

    要暖还是粗布衣

    家中饭粗布衣

    知冷知热结发妻

    臣讲此话全为你

    劝千岁莫要太执迷

    陈世美:

    本宫听言哈哈笑

    休替本宫把心操

    既然有人将我告

    你就该击鼓升堂问根苗

    包拯:

    你叫我击鼓升堂

    有什么好

    按律条岂能把你饶

    叫王朝击鼓升堂带原告

    你带来香莲与他对招

    香莲:

    1.耳听得升堂鼓惊天动地

    衙役们连声喊上堂对质

    人人说包大人爱民如子

    一定是按律断禀公无私

    2.手拉儿女上堂去

    包相爷你与我判断冤情

    堂口坐的陈世美

    上前去质对辩是非

    3.抬头观见陈世美

    他本是忘恩负义杀人贼

    我的儿暂且下堂去

    堂口等候莫要远离

    4.气恨不过说几句

    无义的强盗听仔细

    自从你强盗上京去

    并无有书信捎家里

    二爹娘想你眼含泪

    终朝每日盼你归

    儿女们不过三五岁

    咱一家老小该靠谁

    连年遭灾咱湖广地

    可怜咱二老爹娘命归阴

    他二老死在草堂

    无有棺椁备

    卖青丝买芦苇

    殡葬在坟里

    我母子每日乞讨去

    闻听说强盗中高魁

    有为妻带了儿和女

    我母子三人

    千里迢迢找进京里

    上京来无有路途去

    我去到张元龙店房去投宿

    妻在店房打听你

    才知道强盗在紫墀宫院招了婿

    我母子们大胆进宫去

    你不该拳打脚踢赶出宫里

    你强盗做事心太亏

    差韩琪追杀我母子三人

    柳林池

    那韩琪他为人有仁有义

    可怜他自刎一死古庙里

    你犯下杀妻害子灭门三款罪

    后婚男儿招东床把圣上欺

    你把那礼义廉耻全忘记

    陈世美强盗

    你本是不忠不孝

    不仁不义杀人贼

    陈世美:

    你冒认官亲罪非小

    大堂贱人你敢放刁

    香莲:

    陈世美贼强盗

    你枉在世间走一遭

    旁人家爹娘亡故身穿孝

    你强盗身穿这大红袍

    你和新人谈欢笑

    不念我母子哭嚎啕

    讲得讲得心好恼

    太阳真火往上烧

    恨起来打掉贼乌纱帽

    一掌打你脸发烧

    包拯:

    陈千岁你莫要心太傲

    咆哮公堂犯律条

    差韩琪杀人罪不小

    来在大堂还不招

    我差韩琪谁知晓

    状纸你也亲眼瞧

    民妇她将我诬告

    现有宫院杀人刀

    为何有刀无有鞘

    刀鞘还在韩琪腰

    王朝马汉找刀鞘

    找来刀鞘相爷瞧

    大堂口刀对鞘

    人证物证你还不招

    陈世美:

    一见钢刀对了鞘

    心生一计要脱逃

    宫人与爷忙顺轿

    我与你打本见当朝

    包拯:

    开封府有人把你告

    先打官司后上朝

    陈世美:

    纵然有人将我告

    我本是当朝驸马

    看你把我怎开销

    包拯:

    慢说你是驸马到

    龙子龙孙也不饶

    头上打掉乌纱帽

    身上再脱蟒龙袍

    芦席里卷了陈世美

    负义之人不可交

    陈世美押在死囚牢

    先铡了负义贼再奏当朝

    第三场

    皇姑:

    内侍回宫报凶信

    吓得皇姑吃一惊

    来在封府下车辇

    包拯:

    王朝禀马汉传皇姑驾到

    御皇姑驾临到开封府

    急慌忙离虎位

    抖一抖莽袍落尘灰

    我走上前双膝跪

    猛想起当年事一回

    包拯十二考为贵

    皇榜上得中进士魁

    披红插花游宫院

    三宫笑我面貌黑

    文正跪倒会诗对

    叫娘娘千岁听原委

    说臣黑黑得美

    好似三国猛张飞

    说臣黑黑的贵

    好似唐朝黑敬德

    头戴黑身穿黑

    臣浑身上下一锭黑

    只说得娘娘千岁心欢喜

    她赐我三尺红绫遮面威

    叫王朝看过爷的无价宝

    这本是娘娘千岁恩赐的

    接驾来迟把罪赔

    皇姑:

    皇姑车辇用目看

    我面前跪下包爱卿

    皇姑车辇发了赦

    包爱卿莫跪且平身

    包拯:

    忙叩头谢恩情

    谢过皇姑这点恩

    皇姑不在深宫内

    驾临臣府为何情

    皇姑:

    驸马过府来饮宴

    为何不见转回宫

    包拯:

    臣府无有御驸马

    有一名犯官押牢中

    皇姑:

    被诉官儿哪一个

    原告他叫什么名

    包拯:

    犯官名叫陈世美

    秦香莲告他罪非轻

    皇姑:

    驸马身犯何等罪

    为何将他动五刑

    包拯:

    欺祖宗瞒皇上

    后婚男儿招东床

    皇姑:

    1.可恨驸马理不端

    后婚男儿招东床

    我如若把驸马为

    金枝玉叶落偏房

    我如不把驸马为

    金枝玉叶落空房

    罢罢罢我把驸马为

    开言再叫包爱卿

    既然有人将他告

    你带来原告我问分晓

    2.听罢言来吃一惊

    驸马做事罪非轻

    瞒怨兄王太懵懂

    把后婚男儿招进宫

    如今若把香莲认

    皇姑作妾不好听

    我若不把香莲认

    包公执法无私情

    倘若驸马丧了命

    我寂寞寡居心难平

    想到此我把心来狠

    灭香莲保住驸马公

    回头来叫包拯

    你唤来原告见本宫

    包拯:

    皇姑向我要原告

    这案官司好开销

    秦氏香莲一声叫

    香莲:

    相爷唤我为哪条

    包拯:

    皇姑她要把你问

    上去据实诉冤情

    休怕她是皇家女

    千斤重担也担承

    香莲:

    1.包相爷他与我讲说一遍

    秦香莲放大胆走出堂前

    为伸冤顾不得抛头露面

    到如今出入公衙好不艰难

    2.站立在大堂口用目观看

    见一驾五彩金车辇

    皇姑坐内边

    宫娥两旁站

    声势好威严

    她与那庶民百姓大不一般

    皇家女真好比锦簇花团

    就因为皇家女权势赫显

    陈世美才为她变了心肠

    想到此止不住一腔愤懑

    贼强盗你可有半点心肝

    想当初结发成亲眷

    也曾经相依伴共渡艰难

    孝公婆育儿女别无心愿

    盼只盼你功成名就早回家园

    谁料想你贪图富贵把心肠变

    一朝得势昧前言

    反目成仇将我赶

    追杀逼命在古庙前

    亲生骨肉全不念

    恩情一旦化成烟

    包相爷作主把冤枉辩

    当堂判了无义男

    皇姑仗势来翻案

    我今天要与她据理交言

    别看她锦衣盛装多娇艳

    转眼间春日去柳败花残

    别看我荆钗布裙衣素淡

    却好似雪里梅花耐霜寒

    她富,富的为什么贵

    我贫,贫的为什么贱

    她富的饱暖我就该受贫寒

    她强的把人家丈夫霸占

    我弱的受遗弃历尽颠涟

    她虽然施脂粉巧装打扮

    遮不住杀人刀蛇蝎心肠

    我虽然衣衫烂缕蓬头垢面

    敢说是心底清白可对天

    你休仗人多势重威风八面

    这威风吓不住我秦香莲

    今日里我两家仇人见面

    管什么帝王家礼法尊严

    含悲忍痛一旁站

    她问我一声我答一言

    皇姑:

    皇姑车辇用目看

    是何人大胆站车前

    香莲:

    自幼儿配夫陈世美

    我本是他妻秦香莲

    皇姑:

    驸马家中无亲眷

    你莫要冒认皇亲惹祸端

    香莲:

    我夫妻结发十五载

    我与他生女又养男

    皇姑:

    既然你是秦香莲

    见皇姑不跪为那般

    香莲:

    论国法本该与你跪

    论家规你还得把我来参

    皇姑:

    我本是金枝玉叶体

    岂能与你庶民百姓一样的

    香莲:

    既然你是玉叶体

    咱二人谁在后来谁在先

    皇姑:

    先后话儿怎样讲

    快与皇姑当面言

    香莲:

    先娶我我为大

    后娶你你为偏

    我为一大你为二偏

    下的金车辇

    跪在我面前

    口称姐姐来把我参

    哎呦呦皇姑

    我们比你还在先

    皇姑:

    好你大胆秦香莲

    皇姑面前敢多言

    吩咐宫人皮鞭打

    你打她一百余皮鞭

    香莲:

    皇姑起了不良意

    打得秦氏实可怜

    回头我把相爷唤

    包拯:

    上前忙把宫人拦

    皇姑从容且从容

    你打秦氏为何情

    皇姑:

    秦氏与我争大小

    因此将她动五刑

    包拯:

    大小二字怎样讲

    皇姑说来为臣听

    皇姑:

    先娶她来她为大

    后娶我来我为偏

    包拯:

    秦氏讲的是正理

    皇姑与她姐妹称

    皇姑:

    我乃金枝玉叶体

    岂能与她一样的

    包拯:

    庶民家一大二小三奴婢

    国王家一正二偏三梓童

    皇姑:

    我今要打秦氏女

    包拯:

    为臣在此你不能

    皇姑:

    要打要打我要打

    包拯:

    不能不能你不能

    皇姑:

    我要打你不能

    你敢与我见国太

    包拯:

    臣有理那怕你见当今

    皇姑:

    好你大胆小包拯

    皇姑话儿全不听

    吩咐宫人站车辇

    养老院去把我龙母搬

    包拯:

    皇家女儿势力大

    来在封府欺压咱

    蛮说搬来龙国太

    宋王爷到来铁案如山第四场

    国太:

    皇儿进宫讲一遍

    不由哀家怒冲天

    行来在封府下车撵

    再叫宫人往内传

    包拯:

    封府銮驾排成对

    金瓜钺斧耀光辉

    堂前坐的龙国太

    满脸怒火燃双眉

    来的来的为了陈世美

    俱都是沾亲带故的

    俺包拯心无亏

    据实呈凑把话回

    国太:

    包拯莫跪一旁站

    哀家有话对你言

    包拯:

    国太不在深宫院

    驾临封府为哪般

    国太:

    驸马身犯何等罪

    为何扣押不放还

    包拯:

    提起驸马臣未见

    罪恶累累难容宽

    国太:

    驸马未曾把法犯

    藐视皇亲胆包天

    包拯:

    说什么驸马未曾把法犯

    细听为臣把罪宣

    当年招婿入宫院

    家有前妻不明言

    欺君瞒上本该斩

    二次又杀秦香莲

    逼的韩琪把命断

    滔天大罪难容宽

    国太:

    听的包拯讲一遍

    不由本后两为难

    你终然不念驸马面

    也该念皇姑在少年

    包拯:

    为臣若把皇姑念

    谁替百姓鸣屈冤

    国太:

    不念皇姑念本后

    包拯:

    国太更应守法严

    国太:

    你不念本后念圣上

    包拯:

    臣执法为的是大宋江山

    国太:

    包拯讲话好大胆

    全然不听哀家言

    既然驸马把罪犯

    拿来凭证本后观

    包拯:

    回头再把香莲唤

    香莲:

    相爷唤我为哪般

    包拯:

    那旁坐的是龙国太

    你大胆上前照实言

    香莲:

    走上前忙参见

    国太与民伸屈冤

    国太:

    口称冤枉哪一个

    香莲:

    驸马的原配秦香莲

    国太:

    秦香莲好大胆

    本宫面前乱喊冤

    叫宫人将她的儿女

    快拆散

    管叫你母子不团圆

    香莲:

    义愤填膺怒火燃

    帝王家做事太凶残

    拆散我夫妻还不算

    如今又抢我的儿和女

    我拼着一死把冤喊

    包拯:

    香莲击鼓为哪般

    香莲:

    国太抢去我的儿和女

    包拯:

    为何抢她的女和男

    国太:

    她的儿女我未曾见

    包拯:

    王朝马汉快追还

    休怪为臣把天颜犯

    将心比心心怎安

    国太:

    将身打坐大堂口

    你不放驸马我不回还

    包拯:

    一见国太大堂坐

    倒叫包拯两为难

    叫王朝取来纹银三百两

    开言再叫秦香莲

    这是纹银三百两

    带回家去渡荒年

    教养儿女把书念

    叫他们

    只读书来莫做官

    你丈夫倒把高官坐

    害得你举家不团圆

    香莲:

    带领儿女回家转

    手拉儿女泪涟涟

    适才间朗朗晴空现

    一刹时乌云遮满天

    在堂口我哭一声天

    杀人的老天

    人人都说个个都讲

    包相爷居官清正

    实指望能为民妇伸冤

    看起来他们是官官相卫

    马蹄相追

    事到如今

    我有状哪里去告

    有冤哪里去伸

    看起来我这冤枉难辨了

    相爷的银子我不要

    纵然屈死我也不喊冤

    包大人不敢把是非分辨

    尘世上那里还有青天

    儿啊!儿啊!

    跟随为娘回家转

    包拯:

    香莲下堂将我怨

    她责我官官相护有牵连

    凭着乌纱我不戴

    要与香莲把冤伸

    刀斧手

    陈世美押在铜铡内

    天大的祸事我担承

    剧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