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剧《晋剧采桑全剧剧本》

11-06 17 反馈
    晋剧《采桑》全剧剧本

    人物:白银环 鲁秋胡 鲁母

    (众唱:)桑叶儿壮桑葚儿鲜(白银环挎篮上)

    风和日丽艳阳天

    春来农家忙不闲 忙不闲 啊……

    白银环:(唱)别婆母 掩柴扉 绕过溪畔

    过小桥 穿幽径 来到桑园

    采桑叶 勤养蚕 孝婆母 养天年

    手儿轻轻的摘(众人重唱) 钩儿轻轻的攀(众人重唱)

    却为何一缕忧思绕心田

    奴的夫全不顾仕途凶险

    游列国说诸侯外邦求官

    云中年年飞鸿雁

    十六年书未捎人未还

    盼夫归寂寂冷月 照无眠

    盼夫归背过婆母泪潸潸

    每日里望夫台登高望远

    又只见阳关古道少人烟

    夫啊夫做官不做官 早日归故园

    老母已年迈 为妻正中年

    不求你衣锦还乡 高车驷马为官宦

    但求这布衣素食 淡泊度日合家团圆

    (众唱):轻轻的摘 款款的攀 采桑叶 勤养蚕

    蚕儿吐丝千万缕 不见夫君还

    采啊采 盼啊盼 盼夫君早日归故园 啊……归故园

    鲁秋胡:(内唱)鲁秋胡催骏马(上)归心似箭

    行千里一路驰骋归故园

    奉王命游说柳跖将宝献

    柳盗跖不念旧交赶我下山

    辱使命怕主公横加刑典

    倒不如弃官去落个清闲

    去时翩翩风华貌

    归来须眉正中年

    仔细算来十六载

    但不知老母娇妻可安然

    少小离家老大回

    山川旧貌换新颜

    催马由缰把路赶

    郁郁丛丛一桑园

    曲径通幽迷了路(白银环上)

    见大嫂问路径礼仪当先

    鲁秋胡:尔哼,大嫂,请来见礼

    白银环:桑园非路径,君爷须慎行,放路你不走,施礼为何情

    鲁秋胡:君家来路远,信马到此间,无奈迷了路,问路礼当先

    白银环:奴家把礼还,君爷莫过谦,若问阳关道,大路在前边

    鲁秋胡:哎——君家问的是小路

    白银环:什么什么小路

    鲁秋胡:正是

    白银环:此乃是我们妇道人家采桑往来的小径,幸喜四外无人,若被人瞧见,失去你君子之德,辱了我节妇之名,将话说明,还不快快走去

    鲁秋胡:哎呀呀,好一位聪慧的大嫂,举止端庄,语言得体,秋胡在此不可久留,多谢大嫂指路,君家告辞了

    鲁秋胡:(一见大嫂面,感叹)呀!

    (唱)柳眉含黛桃花面 亭亭玉立似青莲 哎呀嘿哎……

    白银环:(唱)他那里痴迷迷将我偷看 施礼欲去又留连

    鲁秋胡:(唱)恍惚惚 似曾见 宛若当年白银环 白银环哪

    白银环:(唱)这君家举止轻佻须防范 速离去也免他有意纠缠

    (白银环欲离去,鲁秋胡拿篮子给她,后放在地上)

    鲁秋胡:观见大嫂身段俊俏,面容姣好,却可惜布衣荆钗少些修饰,有了!(拿出银子,滚到白银环脚下,白银环又将银子滚回去)

    鲁秋胡:大嫂,请来笑纳

    白银环:君爷这是何意?

    鲁秋胡: 观见大嫂天生丽质,缺少些打扮,常言道,女为悦己者容,大嫂买些绸缎布饰,穿办起来,岂不是国色天香么?

    白银环:君爷这就不是,你我素昧平生,问明路径就该速速离去,非亲非故,哪个要你的银子,君爷自爱,不要自讨无趣

    鲁秋胡: 噢,大嫂言重了,君家赠银并无歹意,大嫂

    (唱)雪花银 光灿灿 赠与大嫂任使唤

    左边翡翠簪右边白玉钿 桃腮扑官粉涂唇一点点

    好个俏佳人哪 婀婀娜娜娇娇滴滴

    婀婀娜娜娇娇滴滴 赛赛赛天仙哪

    白银环:(唱)雪花银 光灿灿 农家妇不稀罕

    勤耕作 务桑田 嗟来之食不可贪

    晨起荷锄理荒秽 戴月归来星满天

    木簪挽素髻 泉水净素脸

    哪个要你的银 哪个要你的钱

    插什么翡翠簪 戴什么白玉钿

    美不美 仙不仙 勤勤俭俭清清白白

    自然天成乐无边 乐无边

    鲁秋胡:(唱)俏大嫂 好身段 粗布衣衫太寒酸

    买些绸 买些缎 量体裁剪做衣衫

    朱红锦罗衣 裙边绣紫兰

    乍隐乍现小金莲 一步一回首

    撩得人方寸乱 意马心猿

    白银环:(唱)上机杼 梭穿线 织下素布裁衣衫

    冬穿棉 夏着单 素衣素裙好庄严

    作务稼身手健 养花育果春满园

    赛过你的绸 赛过你的缎

    鲁秋胡: 大嫂

    白银环:(唱)端端庄庄素素净净 本是农家女婵娟

    鲁秋胡:(唱)君家赠银无邪念 桑园偶遇有前缘

    白银环:(唱)心怀叵测有邪念 借故赠银来纠缠

    鲁秋胡:(唱)雪花银子你不爱见 君子固穷好可怜

    白银环:(唱)你若非礼我高声喊

    鲁秋胡:(唱)悄声叙话莫高言

    (白)大嫂

    白银环:(唱)我这里喊

    鲁秋胡:(唱)我这里拦

    (白)大嫂

    白银环:(唱)拉拉扯扯你……失体面

    鲁秋胡:(唱)扯扯拉拉细相谈

    白银环:(白)你你家中有妻室无有

    鲁秋胡: 噢,大嫂,大嫂,大嫂,大——嫂——(与此同时白银环下)

    鲁秋胡: 好一位贞节的大嫂,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是她言道,我家中有妻室无有,可也是啊,自古常言,美色人人爱,良民不可欺,你不淫人妇,谁敢戏你妻?可说是秋胡啊秋胡,你也太实的唐突了

    鲁母:(内喊)媳妇——(鲁母上)媳妇——

    (鲁秋胡骑马过,惊吓到鲁母,鲁母倒地)

    鲁秋胡: 哎呀,老妈妈从容些(鲁秋胡下马栓马,扶起鲁母)

    鲁秋胡: 哎呀,老妈妈伤着了无有?

    鲁母:不妨事,不妨事

    (鲁秋胡擦了擦额头的汗)

    鲁母:(放下拐棍,喊)媳妇——媳妇——

    (鲁秋胡上前抓住鲁母双臂,喊道)

    鲁秋胡:老娘

    鲁母:(鲁母一惊)你是——

    鲁秋胡:儿是秋胡

    鲁母:(一惊)啊!(擦了擦眼睛)儿是秋胡?

    鲁秋胡: 是儿

    鲁母:啊!

    鲁秋胡:啊!(鲁秋胡跪下)

    鲁母:儿啊!

    鲁秋胡:娘啊!

    (母子相拥。鲁母一看鲁秋胡,言道)

    鲁母:嗯——,不是着,不是着

    鲁秋胡:娘啊,什么不是着?

    鲁母:我儿当年离家之时,乃是一俊秀的男子,看你这满脸的须,嗯,不是着,不是着

    鲁秋胡:娘啊,你说的是这(端起胡须)

    鲁母:是啊

    鲁秋胡:娘啊,莫说儿我满脸的胡须,就是你老人家也鬓发皆白了

    鲁母:哦?怎么,为娘也鬓发皆白了?

    (鲁秋胡点头)

    鲁母:哦——,是啊,我儿你也人到中年了哇,呵呵……

    (鲁秋胡站起)

    鲁秋胡:娘,儿的妻

    鲁母:哦,哦呵呵,你的媳,她——,呵呵……,你问的是我那贤孝的媳妇?

    (鲁秋胡点头)

    鲁母:她就在桑园采桑

    鲁秋胡:(大吃一惊)娘啊,我妻她也在桑园?

    鲁母:是啊

    鲁秋胡:她怎样打扮?

    鲁母:她腰系素裙

    鲁秋胡:身穿?

    鲁母:身穿蓝衫

    鲁秋胡:(一惊)不错,手拿木钩钩,还挎着个竹篮篮

    鲁母:怎么?你夫妻见过面了?

    鲁秋胡:哦,无有,呵呵呵,无有

    鲁母:既然无有,待为娘将她唤来,你夫妻也好相见。媳——

    鲁秋胡:(忙拉住鲁母)娘,呵呵,娘啊,先别唤,先别唤

    鲁母:都中年夫妻了还害羞哩,媳妇——

    白银环:婆——母——

    鲁母:快来呀,呵呵……

    白银环:婆母,娘、娘、娘啊

    鲁母:媳妇,媳妇,往日采桑欢天喜地,今日怎么哭将起来了?

    白银环:娘,你儿一十六年不在家中,媳妇我真有吃不尽的亏了

    鲁母:嗯,定是哪家光棍无赖欺负于你,媳妇,如今咱不怕了

    白银环:怎样不怕了?

    鲁母:我的儿你的夫,秋胡他回来了

    白银环:(一惊)哦?什么?他——他他他回来了?

    鲁母:是啊,做主的回来了,看他们谁还再敢欺负于你

    白银环:娘啊,他现在哪里?

    鲁母:就在桑园

    白银环:娘啊,他是怎样打扮?

    鲁母:他头戴扎巾

    白银环:身穿?

    鲁母:身穿皂衣

    白银环:腰系黄丝绦

    鲁母:是啊

    白银环:蹲下白龙马

    鲁母:着啊

    白银环:嘴上长胡子,说话没边子,活脱脱一个登徒子

    鲁母:怎么,你二人见过面了?

    白银环:哎呀,娘啊,说什么见过面了,适才在桑园,将儿百般调戏就是他来

    鲁母:啊——!秋胡哇,奴才!不回来不回来,回得家来就做下这伤天害理之事,秋胡,哈哈,秋胡你过来,好你奴才,你过来,走!走!好你奴才!

    (鲁母将鲁秋胡拉到媳妇面前,秋胡遮脸蹲下)

    鲁母:好你奴才!离家一十六载,回得家来就在桑园调戏你妻,幸喜遇上贤孝的媳妇,倘若遇上旁人家女子,一路打骂上门来,为娘脸面处于何地?你妻怎样为人?唉!好个不省事的奴才!(鲁母举手准备打鲁秋胡,此时白银环喊道)

    白银环:苦啊

    鲁母:媳妇

    (鲁母与白银环相拥,鲁秋胡站起)

    鲁秋胡:(唱)居官场方知晓仕途凶险

    弃官去一路策马归故园(鲁母过来)

    夫妻们久别重逢乍相见

    戏一戏耍一耍情有可原

    老娘亲你休要将儿埋怨

    我的妻喜在心恼在脸

    娘啊 你将心放宽 将心放宽

    白银环:(唱)堂堂男儿走正道 为何辗转到桑园

    鲁秋胡:(唱)久别故里迷了路 信马由缰到桑园

    白银环:(唱)问罢路径就该走 借故赠银来纠缠

    鲁秋胡:(唱)恻隐之心人皆有 扶贫济困理当然

    白银环:(唱)言行不端生邪念 更不该拉拉扯扯调戏咱

    (鲁秋胡与鲁母一系列动作)

    鲁秋胡:(唱)手儿没有挨 身儿未曾沾

    纵然是本丈夫有失检点 你不该老母面前闹翻天

    白银环:(唱)巧言令色强狡辩 白银环不认你这无义男

    (白)鲁秋胡你过来

    鲁秋胡:你!(面向鲁母)娘啊,她竟然直呼起儿的名讳来了

    鲁母:怎么,你的名讳她叫不得?

    鲁秋胡:夫为妻纲,儿的名讳岂是她叫的?

    鲁母:做下非礼之事,还论什么夫纲?媳妇,有为娘与你做主,你就大胆的叫来

    白银环:鲁秋胡你过来

    鲁秋胡:你!

    (鲁秋胡指向她,鲁母拦住,指点于他)

    鲁秋胡:人就怕缺理,缺了理,这腰杆就直它不起

    (走到白银环面前)

    鲁秋胡:本丈夫过来了,你有理你就讲

    白银环:做下非礼之事,你可知否?

    鲁秋胡:桑园之事回到小房再说,回到小房再说

    鲁母:媳妇,桑园之事有为娘与你做主,你就只管的讲来

    鲁秋胡:老娘做主,有理你就讲

    白银环:你听——!柳下惠坐怀不乱,商纣王好色亡国,阳关大道你不走,寻欢探幽穿曲径,问路赠银是假,贪花好色是真,在桑园将民女调戏,却原来是结发之妻,夫妻相逢母子相见,真相大白,你羞也不羞,臊也不臊?

    (唱)盼夫归夜无眠 盼夫归告苍天

    桑园竟然调戏俺 官场上定然是色胆包天

    鲁秋胡:桑园赠银,本是为夫的一番好意

    白银环:好意?倘若为妻是一丑陋女子,你赠银呀不赠?你问路呀不问?

    鲁秋胡:这!怕提桑园就提桑园,老实说,倘若遇上一丑陋女子,我秋胡按辔徐行桑园过,无暇顾及丑妇人,这一下可点到我的病根子上了,妻呀

    (唱)贤德妻道肺腑将我埋怨

    鲁秋胡欲狡辩哑口无言

    夫有错你就该枕边指点

    你何必当母面叫我难堪

    白银环:(唱)十六年为婆母奉茶端饭

    十六年为婆母缝补衣衫

    十六年盼夫归望穿双眼

    十六年梦萦绕神游九天

    年年望断南飞雁

    月月月圆人不圆

    十六年盼郎归桑园乍相见

    盼回个拈花惹草蜂狂蝶乱的无义男

    倘若我难耐寂寥失闺范

    倘若我红杏出墙行不端

    夫为纲你将为妻该怎办

    也难免命丧刀下染黄泉(鲁母来到白银环近前)

    娘啊 娘啊

    休怪媳妇将他怨

    可怜我白白等了十六年

    (白)娘啊,恕媳妇不能床前行孝,我要归隐山林了此残生

    鲁母:啊?媳妇——,媳妇,媳妇,媳妇,(白银环跪下给鲁母磕头)贤孝的媳妇,秋胡失徳,也怪为娘教导无方,为娘宁可不认儿,也不可失去媳妇

    白银环:婆母

    (鲁母上前扶起白银环,转向鲁秋胡)

    鲁母:秋胡,你,你过来!好你奴才!

    鲁秋胡:啊,娘!

    鲁母:回得家来惹下这塌天大祸,还不上前与你妻叩头赔罪?

    鲁秋胡:娘啊,你老人家糊涂了,世上只有妻跪夫,哪有夫跪妻的道理?

    鲁母:做下失礼之事,你就该赔罪,你是去也不去?

    鲁秋胡:儿我不能前去

    鲁母:你若不去,娘,娘执藤杖打你!还敢跑,奴才!

    鲁秋胡:娘啊,唉,

    (唱)娘啊 娘啊 你莫要打

    鲁母:嗯,奴才!(举杖准备打)

    鲁秋胡:(唱)儿我去就是了(鲁母指点于他)

    娘有理 妻有理 秋胡缺理

    纵然是舌如簧难哄我妻

    十六年在外邦循规蹈矩

    悔不该 悔不该一念差桑园戏妻

    缺了理就赔礼

    大丈夫能伸又能屈

    正正帽 抖抖衣

    整一整腰带 捋一捋须

    走上前施一礼

    再做上一个揖

    啊呀 啊呀 啊呀 我的妻(拍白银环肩膀,白银环拂袖)

    (白)啊呀,娘啊

    (唱)你看她 扭扭捏捏 哭哭啼啼

    扭扭捏捏 哭哭啼啼 她就是不依

    娘啊 娘啊 儿该怎的

    鲁母:该怎的?你跪了

    鲁秋胡:跪了?

    鲁母:跪了

    鲁秋胡:跪了就跪了

    鲁母:跪下了无有

    鲁秋胡:早就跪下了

    (鲁母上前观看)

    鲁母:这条腿为何不跪?

    鲁秋胡:嘿嘿……,娘啊,这行了路了,有了病了,告了假了,因而它就跪不下了

    鲁母:跪不下了?嗯,待为娘与你治上一治,呸!

    (鲁母拿起拐杖,吐了一口唾沫,打了一下鲁秋胡的腿,鲁秋胡另条一条腿也跪下)

    鲁母:好了无有?

    鲁秋胡:好了,你老人家将病根子也除了(鲁秋胡转向白银环)妻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本丈夫闻过则喜,知错必改,你看我一路鞍马劳顿,你就不害心疼?

    白银环:哪个要你下跪?

    鲁秋胡:不用跪?不用跪就起去

    (鲁母上前用拐杖将鲁秋胡压下,白银环偷笑)

    鲁秋胡:哎,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跪则已,跪就跪下个样儿,看着,这叫山膀,再看着,这叫老虎大瞪眼

    (白银环偷笑)

    鲁母:媳妇,看在为娘面上,你就让他起来吧

    (白银环欲扶鲁秋胡)

    鲁秋胡:啊呀,娘啊,夫妻间的事,你老可不要掺和,啊

    白银环:唉,(上前拉鲁秋胡)

    鲁秋胡:不要拉,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鲁母:媳妇,(指点与白银环)

    白银环:唉,你就起来吧(上前扶鲁秋胡)

    鲁秋胡:得令

    (鲁秋胡叩头施礼,起来)

    鲁秋胡:丈夫跪妻,连年有余

    鲁母:正是 秋胡辞官归里

    白银环:不该桑园戏妻

    鲁秋胡:虽然是编戏的演义,个中教训,男人们可要牢牢谨记啊

    鲁母:这才是妻贤夫祸少

    白银环鲁秋胡同道:家和万事兴

    鲁母:好!好一个家和万事兴

    鲁母和鲁秋胡:哈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