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剧《五幕八场评剧剧本:抄检大观园》

11-07 25 反馈
    五幕八场评剧剧本:《抄检大观园》

    改编者:望远客

    第一幕第一场。地点:大观园门口。时间:中秋节前的一个晚上。

    幕启。上玄月的夜晚,晴光摇院宇,山石树木黢黢黑黑就像神鬼相搏,感觉虎狼藏在黑夜中令人胆寒。

    黑暗中几只灯笼摇曳上场。她们是周瑞家的、吴兴家的、郑华家的、来旺家的、来喜家的。这几个妇人是王夫人派来的心腹干将。平儿和丫鬟丰儿上。

    平  儿:(念)平地一声雷,

    丰  儿:      无端生是非。

    平  儿:      因祸起萧墙,

    丰  儿:      个个是鸡贼。

    平  儿:我说丰儿呀,你怎么把自己也给骂了?骂你自己也就罢了,怎么还捎上你的平姐姐我呀?

    难不成月饼没给你吃?还是过节赏赐的银子没给你?

    丰  儿:哎呦我的平姐姐,可羞死人了。虽说我是个小丫鬟,可也明白几分道理。平日里您待我就像我的

    亲姐姐一样,捎骂人,那怎么可能呢?我是骂那个谁,就是那个谁害得我们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

    来抓赌。平姐姐您想啊,如果大观园成了赌场贼窝,这岂不是往太太眼里插棒槌吗?咱们家的二奶

    奶不是得叫一声“姑妈” 给太太?姐姐您说,那个谁损不损啊?亏她还是亲婆婆,前一晌老太太

    做寿,就是她小题大做的,给咱们二奶奶上眼药。气得我呀,跟什么似的,一宿没睡。

    平  儿:小丫头贪睡也是有的,何苦来操这心?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没事,方是兴旺之家。都像你这样

    遇到一点子小事,便扬铃打鼓乱折腾起来,岂不坏了二奶奶的一片苦心?您说呢,周大娘?

    周  家:老身听得清清楚楚的。老身会关照她们的。平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平  儿:我的话你们都听清楚了?

    周  家:回平姑娘的话,我们只知道我们是太太派来的,是来搜那个东西的。

    平  儿:嗯?

    周  家:至于什么闲话不闲话,我们都没听见。姑娘不信,问问她们:你们听见什么闲话没有?

    那几个妇人一起摇头,道:什么闲话?什么议论?我们一概没听见。

    周家陪着小心,笑道:这样的回答,姑娘可满意?那里水深,那里水浅,太太再三嘱咐我们的。大事化为小

    事 ,小事化为无事,方是兴旺之家。老身也记住了。

    平儿点头,对丰儿道:你呀,真应该向周妈妈她们学习,还嫌太嫩那。啊?哈哈。好啦,有请二奶奶。

    丰儿对后台大声喊道:有请二奶奶!

    【背景音乐: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王熙凤上。(唱):排兵布阵大观园,暗中安排在其间。

    只因那傻大姐误拾绣春囊,太太们发怒变了容颜。

    第一个搜查怡红院,婆婆笑来姑妈也心烦。

    得罪婆婆我不敢,得罪了姑妈也不行。

    左右为难是凤哥,今晚你要上刀山。

    平  儿:禀告二奶奶,咱们的人可都到齐了。只有王善保家的还没来。

    王熙凤(接唱):她为何不听宣?

    王善保家的上:人在呢,人在呢。

    (念):荒唐荒唐真荒唐,  大观园出了绣春囊。

    今晚行动很重要,  太太派我来帮忙。

    王家的:见过二奶奶。

    王熙凤:你干什么去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大家还要统一行动。如果走漏了消息,后果是什么你是知道的。

    王家的:二奶奶教训的是。启禀二奶奶,贼赃已经被我查到了。

    王熙凤:什么,贼赃有了?在哪里?

    王家的:二奶奶,你来看!(唱):

    太太派我来帮忙,      一马当先理所应当。

    守夜的婆子太可恨,    攒下了灯油一大缸。

    那全是小磨香油,      淋上小葱拌豆腐,

    那叫一个喷儿喷儿香。  还有蜡烛两麻袋,

    一并封存谁也不许动,  等我禀告了太太再说端详。

    平  儿:(唱)

    尊一声管事的王大娘,  您不知内情作主张。

    我们预备灯油在门房,  为的是方便公子和小姐。

    探春迎春和惜春,      还有珠大嫂子宝钗林姑娘,

    为她们提供方便理应当。还有怡红院的宝二爷,

    读书看字写文章,      白天锥刺股,晚上头悬梁,

    实指望他光耀门庭,    明日科举早登龙虎榜。

    你把二奶奶的安排做贼赃,    分明是羡慕嫉妒恨小人抓狂。

    王家的:冤枉啊,冤枉。我真不知道内情呀。二奶奶,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您老就高抬贵手吧,啊?

    丰  儿:德性,给你点阳光就灿烂,给你两片白菜帮子就狼吞虎咽。

    王家的:众位姐姐,帮我说说吧?老妹子这厢有礼了。

    周瑞家的:(念)月儿弯弯照九州,

    吴兴家的:      几人欢乐几人愁。

    郑华家的:      问我能有几多愁?

    来旺来喜家的:  不是冤家不聚头。

    王熙凤:罢了。王善保家的,这件事情你自做主张,我也不降罪予你。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处理得

    得当,咱们就不需要向太太报告了。您说这样好吗?

    王家的:好,太好了。二奶奶真是金镶玉,我会妥当处理的。下面咱们就该干正事了。这里去怡红院最近,

    咱们就从宝二爷的丫鬟查起,二奶奶,您说怎么样?

    王熙凤:怡红院?你说先查怡红院?

    王家的:对,先查怡红院!

    王熙凤:果然先查怡红院?

    王家的:果然先查怡红院!

    王熙凤:一定先查怡红院?

    王家的:一定先查怡红院!

    王熙凤:哈,哈哈,哈哈哈!去怡红院,守住大门,禁止出入,断绝消息。抄检大观园——。

    王家的下。众人依次下。

    王熙凤:(唱)小心白眼狼,得志就猖狂。

    可怜荣府千金女,被人作践景不长。

    金满箱,银满箱,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说什么脂正浓粉更香,都为他人作嫁衣裳。

    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择膏粱,怡红院里掀风浪!

    说是晴雯我不信,怕就怕袭人——打你一个冷不防。

    宝玉,我的傻兄弟呀,老爷知道你怎么收场?

    王熙凤下。

    注:路见不平,平儿不平。丰儿,讽儿。凤姐的左膀右臂。 周瑞家的暗藏杀机,早已锁定了林黛玉。没忘

    了第七回送宫花黛玉说的话:“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也不言

    语。心说“小蹄子,得住机会看我不整死你。”如今得了王夫人的“密旨”,哼哼!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