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剧《评剧杜十娘完整剧本唱词》

11-07 336 反馈
    评剧《杜十娘》完整剧本唱词

    《杜 十 娘》(六场评剧)

    剧本改编:张 士 魁

    时 间:明代万历年间

    人 物:

    杜十娘 又名杜薇,京都春光院名妓,十九岁。

    李 甲 京都国子监太学生,二十多岁。

    孙 富 扬州富商,三十多岁。

    钟 义 科举失意的知识分子,四十多岁。

    柳遇春 京都国子监太学生李甲的同乡,二十五岁。

    老 鸨 春光院院主,四十多岁。

    月 朗

    妓女,十八岁。

    素 素 妓女,十七岁。

    芸 香 杜十娘的侍女,十四岁。

    惠 儿 李甲的书僮,十六岁。

    管 家 孙富的家人,二十多岁。

    船 家 五十多岁。

    众妓女 春红、秋菊、冬梅等。

    众嫖客 韩太师、朱公子、李员外等。

    二伙计 孙富的佣人。

    第 一 场 风尘玉立

    时 间: 初秋,某日上午。

    地 点: 春光院楼下客厅

    {室内陈设华丽,“春光院”的匾额十分醒目,空间挂一幅“海棠春睡图”,两边陪衬着宋代诗人宋祁的《玉楼春》中的两句诗:“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此外,备有紫檀桌椅、花架等什物。

    {幕起之前,乐队奏出主题音乐,后转入轻快的旋律,伴之以婉转的歌声,令人陶醉。歌声转入下段时,幕徐徐拉开,呈现出一派歌舞升平景象。

    {春红、秋菊和冬梅等八名妓女在轻歌曼舞。韩太师、朱公子、李员外等坐在一旁品头论足。

    {女声伴唱: 一枝红艳露凝香,

    名花倾城蜂蝶狂。

    借问人间谁得似,

    京都名妓杜十娘。

    肯爱千金掷一笑,

    为君作画弄文章。

    彩袖舞低歌声尽,

    欲笑还颦断人肠。

    {在歌舞的尾声中,两名侍女陪老鸨上。

    众妓女:(同时地)参见妈妈!

    老 鸨:罢了!

    {急忙走向韩太师等人面前。

    韩太师、朱公子、李员外,恕怠慢啦!

    韩太师:妈妈,今日前来特向十娘求画,不知十娘病体安否?

    朱公子、李员外(同时地):

    是啊,十娘病体安否?

    老 鸨:有劳问候!十娘欠安,多有怠慢,老身这里陪礼啦!

    韩太师:岂敢岂敢!这是老夫求见十娘的诗笺,烦劳妈妈通禀。

    {老鸨谦恭地接过诗笺。

    朱公子、李员外(同时地):

    这是我求见十娘的诗笺。

    {老鸨接过诗笺。

    老 鸨:春红!陪韩太师前厅用茶!

    春 红:是!(面向韩太师)韩太师委屈您啦!

    {韩太师大笑,随春红下。

    老 鸨:秋菊、冬梅!陪朱公子、李员外到后房用茶!

    秋菊、冬梅(同时地):是!(面向朱公子、李员外二人)请!

    {朱公子与李员外随二人下。

    老 鸨:(对在场妓女)你们回房去吧。

    众妓女:(同时地)是!

    {众妓女纷纷下场。

    老 鸨:(心事重重地)唉!你也想见十娘,他也想见十娘,我就这么一个十娘,偏偏又叫李甲这个穷酸给迷上啦,这样下去不是要掘我的摇钱树吗?杜十娘啊杜十娘!

    (唱)你要是杜门谢客那可是痴心妄想,

    老娘我心生一计有主张。

    下定决心撵李甲, 软硬兼施劝十娘。

    {钟义上。

    钟 义:(唱)文人潦倒志不倒,

    命运不强人自强。

    可笑那商人也学斯文样,

    孙富他求我写诗献十娘

    舍出纹银二十两,

    妄想买我诗几行;怎不叫人笑断肠!

    (大笑)哈……..

    老 鸨:呦!钟老夫子,甚么事儿这么高兴啊?

    钟 义:可笑那些王孙公子,衣冠楚楚却胸无点墨,怎比十娘于万一呀!他人暂且不讲,适才有一商人姓孙名富,用二十两纹银求老夫代写诗笺,意欲会见十娘…..

    老 鸨:啊哈!想不到钟老夫子还在我的春光院作起生意来啦!

    钟 义:岂有此理!我乃读书之人这种纹银我是分文不取!来来来!你只管拿去!

    {把银子放在桌上。

    老 鸨:(意外地)哟——钟老夫子千万不要生气,方才只不过是一句笑谈。多年来,你辛辛苦苦地为十娘讲授文章,甚么诗呀、词呀、画呀......这二十两银子算是我送给你的酬劳

    钟 义:(大笑)哈......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哪!妈妈请受下吧。

    {芸香上。

    芸 香:启禀妈妈,那位孙大官人一定要会见十姑娘。

    老 鸨:你去看看十姑娘好些了没有?

    芸 香:是。(入内)

    {孙富带家人上,两伙计挑担子随后上。

    孙 富:(唱)杜十娘芳名海内传,

    今日前来会婵娟。

    带来珍珠与玛瑙,

    折合白银整一千。

    为何十娘不相见,

    孙富我等候多时心内烦。

    {老鸨迎上。

    老 鸨:孙大官人请前厅用茶。

    孙 富:我已等候多时,十娘为何迟迟不见哪!

    老 鸨:孙大官人请息怒,十娘病体尚未痊愈,正在服药,让您老人家久候—

    孙 富:(盛气凌人地)我孙富并非等闲之辈,久仰十娘大名才乘兴而来,怎能不见十娘扫兴而归呀!

    老 鸨:大官人乃是两淮巨富、名门公子,老身早有耳闻,只是十娘——

    孙 富:(暗示地)你我是初次相会,有劳妈妈之处——定有重谢。

    老 鸨:哎呀,孙大官人初来京城,我们行戸人家请还请不来呢!先请到前厅用茶。

    孙 富:(不满地)想我孙富,拜访亲王府还没受过如此冷遇,难到让我在前厅坐那冷板凳不成!

    钟 义:孙兄(手指卧房),十娘贵体欠安,且莫高声!且莫高声!

    老 鸨:怠慢,怠慢,请孙大官人——

    孙 富:(冷笑)我就不信,世上就没有银子敲不开的门

    钟 义:孙兄,十娘非同常人,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况禀性亦非他人可比,分明卓氏文君,何减白家樊素,海内名士凡来京都者,无不以亲睹为快呀!

    孙 富:老夫子未免言过其实了吧!我今日定要一睹芳颜,果如老夫子所言,我孙富愿以千金礼聘在所不惜!

    {起音乐,芸香上。

    芸 香:启禀妈妈,十姑娘到!

    {杜十娘在音乐声中缓步上。

    杜十娘:(唱)世间富贵我无分,

    平生心迹最相亲。

    愿效双雁泛湖水,

    不羡孤鹤上青云。

    {老鸨迎上。

    老 鸨:孩子,你好些了吧?

    杜十娘:有劳妈妈挂念。妈妈,李公子可曾来过?

    老 鸨:(厌恶地)来过啦,我说你病了,他就走啦。(转而满脸堆笑地)孩子,这是韩太师、朱三公子、李员外的诗笺。瞧,又是这么样子

    {杜十娘接过诗笺。

    杜十娘:妈妈,孩儿身体不爽,收这多诗笺如何使得!

    老 鸨:孩子,妈妈我既然收下,你就看看吧!

    {杜十娘无奈地看诗笺。

    孙 富:老夫子,方才所说的李公子是何许人哪?

    钟 义:李公子乃是绍兴布政司李大人之子,名唤李甲。

    {杜十娘发现钟义。

    杜十娘:钟师傅!

    钟 义:啊,十娘,闻知身体欠安,望多加保重!

    杜十娘:有劳钟师傅挂念。李公子已多日不见,烦劳师傅——

    {钟义会心地一笑。

    杜十娘:(继续看诗笺)孙富?从未见过此人,从名袆上来看,或许是位富人吧?

    老 鸨:十娘,这位孙大官人是淮扬巨富,世代经营盐业,从南到北都有他的家产。

    孙 富:(故做谦虚状),不敢当啊不敢当!小本经营,小本经营!

    杜十娘:(指手中诗笺)这是孙大官人的诗吗?

    孙 富:略表仰慕之意。

    杜十娘:(念)风扑红烛灭,

    云遮明月寒。

    深闺千重锁,

    敲门有金砖。

    {杜十娘与钟义会心地一笑。

    佳作呀佳作!但不知这金砖的分量几何?

    {孙富不知所措。

    钟 义:(风趣地)以人论价,当其自然!

    杜十娘:啊!那十娘当值多少金银?

    钟 义:孙大官人,愿出千金!

    老 鸨:(脱口而出)一千两?!

    孙 富:(得意地)我孙富家私万贯,虽然妻妾满堂,但无一人可与十娘相比。(面向杜十娘)十娘,如愿从孙富,我当以重金为你赎身哪!

    杜十娘:哼!(唱)

    又有金来又有银,

    何必又来装斯文。

    又会买来又会卖,

    可叹今日认错人

    燕雀不知鸿鸪志,

    鹌鹑怎晓凤凰心。

    身体欠安恕不送——

    (白)芸香,送客

    {杜十娘拂袖入内。

    钟 义:(唱)老朽代送孙大官人。

    请!

    孙 富:(恼羞成怒)杜十娘啊杜十娘!你个不识抬举的娼妇!总有一天,要叫你知道我孙富银子的厉害!(欲下)

    老 鸨:孙大官人,请息怒。

    孙 富:哼!(拂袖而下)

    老 鸨:孙大官人,请留步!

    {老鸨边喊边追下。

    ——幕 落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