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盼儿归 》

01-15 13 反馈

 

 

 盼儿归    (现代题材戏曲文学剧本)

   

 

剧情梗概:

老年农民许有汉夫妇的四个儿子——大福、二禄、三桢、四祥都居新楼阔宅,而老夫妇却栖身于村外的破旧小屋。暴雨袭来,小屋在风雨中飘摇欲倾,老夫妇到四个儿子门前述说险情,欲求得入住其宅,都被拒绝。老夫妇无奈仍回到濒临倒塌的孤独小屋。

许有汉因受雨腿病复发,许母用民间土方为他热疗。此时儿媳们仍争相来给老母派活。因许母为儿媳们干活之事而引发了媳妇们一场吵架风波。于无奈之中老夫妇选择了离家谋生。在出走的路上,“故土难离”,“穷家难抛”的感慨令两位老人洒泪苍天。中途又被儿、媳们拦截回去。许母病危住院。儿、媳们无一人关照,只有老汉一人在身边护理,老夫妇忆昔抚今,百感交集。许母在最后弥留之际念儿心切,反复催促老伴给在外打工的儿子们打电话,想在临终之时见儿子们最后一面。这个唯一的“奢望”也终未如愿,老人在“呼儿无应”的孤独中凄惨地离开了人世。在许母的下葬之日四个儿子竟然都不回家。四家媳妇都不让亡母从自己家出殡。在老舅百般调停下勉强料理了许母的后事。许有汉越想越气,在老伴儿坟前大哭一场之后,与孙子们共吃了一顿离别饭而愤踏黄泉。

 

 

 

 

 

 

         时间:当代,炎夏。    地点:中原某乡村。

 

人      物

许有汉——78岁,农民。

许  母——76岁,许有汉之妻。

许大福——许有汉长子。

二禄妻——许有汉二儿媳。

三祯妻——许有汉三儿媳。

四祥妻——许有汉四儿媳。

吴乃仁——许母胞弟。

许有汉孙子甲、乙、丙等。

 

 

第 一 场  小 屋 飘 摇

 

【午后。

【幕启:村外,一间孤独的低矮小屋。不远可见村内一座座红瓦白墙玻璃闪亮的新建楼房,与这间小屋显然不象一个时代。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小屋在狂风暴雨的肆虐袭击中。

【许有汉披雨衣拿铁锹气喘吁吁自小屋后上,挖土加固屋脚。

【幕后伴唱:

雨咆哮风呼啸小屋飘摇,

年迈人力气尽汗流雨浇。

许有汉:(向屋内喊)大福娘!……

许  母:哎……(端浊水自小屋内趔趄上,把水泼掉,喘息抹汗)大福爹,床上又接了三盆,被子全湿透了……(仰面向天)老天爷!您别下了!小屋快塌了!

许有汉:大福娘,歇会儿吧!别把你那气管炎再累犯了。

许  母:你也歇会儿吧。那老风湿腿疼不疼呀?

许有汉:疼就疼呗,我还比你壮实……

【许有汉、许母往返进出小屋往外泼水,精疲力尽,气喘吁吁。时而跌到,彼此搀扶——舞。

【幕后伴唱:

啊——小屋在飘摇,

啊——汗流大雨浇。

【灯暗·幕闭

 

第 二 场  求 四 门

【接上场。雨停。

【幕启:许大福住宅大门外。高大的门楼,朱红的大门。门额上四个金色大字“福满门庭”赫然耀目。自墙外可见院中新建的楼房。

【许有汉、许母二人相扶上。

许有汉:(敲门)大福!大福!……

许  母:(拍门)大福啊!是你爹和你娘啊……

【大门缓缓开了一道缝。

许大福:(探出头来)雨大水大的……有事吗?

许有汉:大福啊:

(唱)小屋将倾房顶漏,

我和你娘难藏头。

想在你家暂居住,

日后再把小屋修。

许大福:(不耐烦地)净是你们的事了。这……

许  母:大富啊,小屋四处过水,屋顶漏雨,实在不能住了。你家楼下的那间闲房……

许大福:哎呀,(走出门口)那间闲房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再说,恁大孙子马上就要迎亲。这迎亲是一场大喜,免不了吵吵轰轰的,恁俩住在这儿也不安静。恁孙儿媳妇是镇上的闺女,年轻人爱干净,恁俩往这儿一住,还怕年轻人看不惯,恁说是不是?老二,老三,老四家不都是新建的楼吗?恁还是到他们家看看吧。

许有汉:(与许母相视而叹)那……咱走吧。

许  母:(无力地)走吧……

【许有汉、许母相扶离去。

许大福:真是累赘!(迈步进门,背手关了大门)

【二幕闭。

【二幕外:许有汉、许母相扶而行。

许有汉:(唱)   大福娘你踏稳步——

小心脚下泥泞路。

许  母:(接唱) 迈一步腿一抖——

大福爹你拉紧我的手。

【二人擦汗张望。

【二幕启。

【许二禄住宅大门外,近似于许大福住宅外景,门额上四个金色大字是“禄丰德厚”

【许有汉、许母来到门前。

许有汉:(唱) 抬头望,来到了二禄家门口,

喘喘气,擦擦汗,汗水满头。

许  母:(接唱)

未敲门已踌躇心里发抖,

还不知二媳妇她愿留不愿留。
【许有汉向许母打手势,示意叫门。

许  母:(拍门)他二嫂!他二嫂!是你爹和你娘。

(再拍门)他二嫂!他二嫂!是你爹和你娘啊……

【大门缓缓而开,二禄妻慢条斯理地迈出。

二禄妻:哎哟!娘,爹,这刚下过大雨,泥深水大的,恁二老无事不登三宝殿哪……

许  母:也没别的事儿,他二嫂,我跟你爹住的那间小屋,屋脚过水,屋顶漏雨,眼看要塌。你这院里楼边那间小西屋……?

二禄妻:那间小西屋呀,早叫老鼠虫子糟蹋得不像样子了,又潮又暗,不透光线。再说呢,我虽然学问不深,也略知三从四德。恁儿二禄打工不在家,我这妇道人家也不敢越权作主。要是恁儿子怪罪下来,不是叫我左右为难吗?常言说:上有兄长下有弟,家事还得兄弟议,妇女无权拿主意。恁说是不是?

许  母:也是,也是……(无奈地望了望许有汉)那……咱走吧。

许有汉:(欲语又止,踌躇片刻)咱……走吧。

【许有汉与许母相扶离去。

二禄妻:(望着许有汉夫妇的背影)屋漏找恁大儿去,别在我的门前哼唧。(转身进院,随手关了门)

【二幕闭。

【二幕外:许有汉与许母止步。

许有汉:大福娘,要不然,再去三桢家问问叫住不叫?

许  母:三家子……三家子的话,也不好说呀。

许有汉:不好说,咱就去跟她商量商量。

许  母:也好。

【二人相扶而行。

【二幕启。

【许三祯住宅大门外,近似于许大福住宅外景。门额上四个金色大字是“祯星高照”

【许有汉、许母来到大门前。许有汉向许母示意叫门。

许  母:(拍门)他三嫂!他三嫂!我是恁娘……

许有汉:(拍门)我是恁爹……

【大门内转出三祯妻的声音;“听见了,听见了!别喊了,别喊了!啥事?啥事?”

许  母:他三嫂,你开开门呀,娘跟你有事商量……

【大门开了。

三祯妻:(梳理着头发走出门口)啥事?啥事?是缺吃了是缺穿了?

许  母:他三嫂,我跟恁爹住的那间小屋,漏雨漏得厉害,被子都湿透了,眼看就要塌。恁这楼底下那间储藏小房间……?

三祯妻:那间储藏室啊,恁儿已经打回电话了,叫我抓紧时间把楼上楼下都装修装修。这一装修啊,连我的大床、衣柜都得搬出去,恁俩受得了这搬来搬去的折腾吗?再说,老大、老二、老四家都是高楼大厅的,谁家住不下恁俩?叫我看呀,住老大家最合适。俺大嫂有病卧床不起,恁俩也方便为俺大哥帮忙出力,这不是两全其美!去吧,去吧!俺大哥一定拍手欢迎。(话音未落已进院关了门)

【许有汉、许母望着已经关闭的大门,二人泪眼相顾,哀叹离去。

【二幕闭。

【二幕外:

许有汉:要不,再去四祥家试试?

许  母:那……大福爹,要不,你去试试吧。我想坐下歇歇。实在走不动了。

许有汉:这……大福娘,你的脸面兴许你我宽些,还是一起去试试吧。

许  母:我……

许有汉:我搀着你,走吧!(搀扶着许母)

【二人艰难举步

【二幕启:

【许四祥住宅大门外,近似于许大福住宅外景。门额上四个金色大字是“祥瑞盈门”

【许有汉、许母久久地望着大门,迟迟没有开口。

许有汉:(拉许母手朝大门走近一步)试试吧。

许  母:(拍门)他四婶儿!他四婶儿!他四婶儿!……

【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四祥妻一步跨出大门。

四祥妻:(不耐烦地)孩子刚刚睡着,就不会小点儿声!(随手把门关了)啥事?扯着嗓子喊。

许  母:他四婶儿:

(唱)只因暴雨来得猛,

小屋飘摇即将倾。

我和你爹踏泥泞,

想住你家避雨风。

四祥妻:这事儿呀,我……还得考虑考虑。想当初……

(唱)老大建楼造宅院,

恁俩出力又帮钱;

老二建楼那阶段,

恁俩掂灰又搬砖;

老三建楼时不远,

恁俩烧茶又让烟;

俺家建楼俺流汗,

恁俩远远躲一边。

今天住楼来找俺,

不问良心问问天!

许  母:他四婶儿,你别生这个气。恁建楼的时候要不是恁爹犯了关节炎正住在医院 ……

四祥妻:是阿,早不犯晚不犯,偏偏等到俺建楼的时候犯了关节炎。有情可原,有情可原!不过,这到了要享受住房的时候,也该掂量掂量:谁家接受过恁的“殷勤奉献”,谁家遭到过恁的“躲在一边”。

【沉雷由远而近。许有汉、许母惊慌地望天。

四祥妻:建楼怕沾边,住楼想优先。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许有汉、许母泪目相望。

【乌云蔽天,闷雷滚滚。

【灯暗,

【幕后伴唱:

天苍苍,地茫茫,

风飕飕,雨泱泱。

辛辛苦苦养儿郎,

凄凄惨惨做爹娘。

【伴唱声中灯光缓缓半亮,村外那间孤独小屋在风雨中若隐若现。许有汉夫妇步履艰难,蹒跚而行,顶风冒雨,互相搀扶,

【幕闭。

 

第 三 场  叹 暮 年

【两天之后。

【许有汉孤独的小屋内外。

【幕启:屋外,檐下放一竹筐。屋内,许有汉半躺于木板床上,两腿包着厚厚的青麻叶,许母正把吵热的麸皮放于他的腿下,精心扶持他热疗寒腿病。

许有汉:大福娘,老全哥不是会拔火罐治关节炎吗?

许  母:是啊,听说很有效的。

许有汉:你去请他来,给我试试。

许  母:也好。你躺着可别动,啊!

许有汉:不动。

【许母疲惫地出屋,下。

许有汉:(抖动着双手挣扎坐起。唱)

身如泥心如煎两腿发抖,

思思前想想后肝肠如揪。

慢抬头眼朦胧透过云雾,

望见了儿子家四座高楼。

再看看藏身的孤独小屋,

好似那飘摇欲沉浪中残舟。

千般怨万般愤说不出口,

辛酸泪肚里咽不往外流。

【许母面带失意上,进屋。

许  母:大福爹,老全哥走闺女家去了,改日再请他吧。

许有汉:也好。

【许母扶许有汉躺好。

【三祯妻上。

三祯妻:(站在屋外喊道)娘!今天是俺妈六十大寿,我给俺妈庆寿去。俺那两只羊在门外栓着,想给俺放放就放放,不想放就叫它饿着。走了。(转身而去,下)

【许母出屋欲语,见人已走远。

许有汉:大福娘,倒碗水,我心里热。

许  母:哎……(忙进屋)又发烧了吧?(到水)

【四祥妻匆上。

四祥妻:娘!俺那二亩半豆地快荒了。恁儿不在家,我一个人拔草拔了两天才拔一半,累得发烧,我得打针去。愿意帮把忙就帮一把,不愿帮就叫地荒着。(匆下)

许  母:他四婶儿……(出屋而望,已不见人)哎,孩子越多,罪孽越大。(向屋内)大福爹,我下地了。

许有汉:早点回来。

许  母:哎。(背起竹筐,下)

【灯渐暗。幕后伴唱:

冒酷暑,顶烈阳,汗水满身淌,

牵着羊,背着筐,头晕心发慌。

【天幕投影:许母手牵羊肩背筐弯腰弓背行走在原野上,渐渐远去。

【灯复亮。

【许有汉似醒似梦:“大福娘,地里热不热呀?你有气管炎,可别累犯了啊……”

【许大福上。

许大福:(站在屋外喊)爹!……

许有汉:是大福吗?

许大福:(进屋,瞅着床上的许有汉)大白天睡啥了?

许有汉:关节炎又犯了。

许大福:害病也不讲个时候,大喜日子马上就到,他妈有病卧床,我一个人里忙外忙,你跟俺娘连头也不伸了,不能帮大忙也帮个小忙。

许有汉:孙媳妇快来家了,爷奶奶能不喜欢吗?能说不能行啊。

许大福:那好那好,养病吧,养病吧……(转身而去,下)

许有汉:(艰难坐起,欲站不能。唱)

老来无能人人厌,

少年哪知暮年难。

天下父母都心贱,

不由自己把儿牵。

为儿流尽牛马汗,

还是落个讨人嫌。

如今能吃不能干,

咋胜闭目早归天。(慢慢躺下)

【许母步履无力地走上。

许  母:(唱) 腰酸臂疼两腿软,

头晕眼花汗不干。

干了活,心也颤,

惟恐儿媳不耐烦。(进屋)

大福爹!睡着了?

许有汉:没睡着。累坏了吧?

许  母:只要孩儿们喜欢,累坏也情愿。

许有汉:大福娘,我腿上的麻叶,解掉吧?怪热的。

许  母:不,多包一个时辰,把汗出透好得快。

许有汉:刚才我半醒半睡,做了个梦……

许  母:梦见啥了?

许有汉:梦见二禄,三祯,四祥都回来了……

许  母:是吗?想孩子们了吧?

许有汉:都回来看你看我哩。

许  母:艾!孩子的身,爹娘的心,爹娘想儿不由人。

【四祥妻怒上。

四祥妻:娘,人心都得放正点儿!你牵着老三家的羊在俺豆地里放。她老三家的羊喂肥了,俺的豆子可毁了。

许  母:他四婶,我没叫三家子的羊进豆地……

四祥妻:没进豆地?我从楼窗里看得一清二楚!

许  母:我把羊栓在豆地西边的小沟里了。你在远处看,好象在豆地里。其实羊就没踩豆地边儿。

四祥妻:事实见证真假。我下地看看,要是吃我一棵豆子,我砸断老三家一条羊腿!(气冲冲下)

【三祯妻自另侧上。

三祯妻:娘!出啥事儿了?

许  母:(忙掩饰道)没啥事儿,没啥事儿。

三祯妻:没啥事儿?这儿又没开牲口行,我咋听见刚才有驴叫唤。老四家她凭啥逞霸道!哼!我也不是好挖的软泥儿!敢砸我的羊腿,我还想砸她的狗头哩!从今以后俺的羊饿死活该,你就专业给她四太太免费打工吧!不就是她娘家爹当个村长么!

别在我面前逞霸道!(转身欲下)

【四祥妻含怒复上。

四祥妻:四太太没有三太太霸道! 

三祯妻:俺平民百姓仗啥!别依仗着娘家爹当个九品芝麻官儿,就自以为是“高干公主”。哼!姑奶奶不吃这一套!

四祥妻:我吃你这一套啊?!亨!老三家!

(唱)是君子有屁当面放,

何必背后做贼打黑枪!

三祯妻:(唱) 俺无官无势无依仗,

不像你狗仗人势逞凶狂!

四祥妻:到底谁凶狂?!

三祯妻:你说谁凶狂!!

四祥妻:你凶狂!!

三祯妻:你凶狂!!

【二人动手欲打

许  母:(恐慌地)好了,好了!别吵了!别吵了!都怨娘,都怨娘……

(拦住三祯妻)他三嫂,你先回去……

三祯妻:凭啥叫我先走?她爹当官,你就向偏!

许  母:(转身拦四祥妻)好了,好了,他四婶儿,你先回去……

四祥妻:我先回去!是不是她比我先进许家门,你就偏了心?!

许  母:(哀求四)我的儿!

(唱)都消消气,揉揉肠,彼此让一让,

不怨李,不怨张,都怨恁的娘。

【许有汉手拄木杖艰难地走出小屋。

许有汉:都怨恁爹,都怨恁娘……(跪地磕头)爹给恁磕头了……

都回去好不好……

【三祯妻:四祥妻互相怒视,而后下。

许  母:(得救似的喘着气)大福娘,你腿上的麻叶还没解掉……

许有汉:眼看收不了场啊……

许  母:慢点儿。(搀扶许有汉回小屋,解除着包在他腿上的麻叶)

【二禄妻背粮袋上。

二禄妻:有人没有?

许  母:有。是他二嫂呀。(扶许有汉出屋)

二禄妻:哟,(放下粮袋)俺勤劳的爹,俺不偏心眼儿的娘,看样子象是受累了吧?咋不累呐,给老四家拔草,为老三家放羊,还不时殷殷勤勤为老大家打扫院子,给大孙子整理新房。不管眼里有没有我这个二儿媳妇,可是我还是念念不忘按时来给恁二老献款纳粮。来来来,这可是晒干扬净的上等小麦,请验验质量。我可不象大哥,把鸡料拿来给爹娘摊口粮;也不象老三家,粮食里面又是沙子又是糠;更不象老四家,五十斤粮食少了三斤八两。这是钱(掏钱)娘,看看假不假。

许  母:(接过)不会假。

二禄妻:爹,拿账本儿,落账。

许有汉:落账。(已把胀本拿在手中)

二禄妻:今儿是六月三十号。记上:六月三十号准时收到许二禄家应摊七月份的小麦五十斤,现金五圆整。

许有汉:(边写边点头)记了,记了。

二禄妻:记完了,那我就走了。

许  母:也不歇会儿了?

二禄妻:歇会?我哪有那个福分呀!老大老三老四家的活有人关照,俺家失了火我不亲自泼水也没人看一眼。

许  母:他二婶儿,你听我说……

二禄妻:我已经听恁说过一百遍了:“老四家孩子小,老三家孩子多,老大嫂有病在床……”三家都是帮扶对象。都连着爹娘的心,挂着爹娘的肝。二禄算啥呀?是飞来的种儿,野鸡下的蛋。没爹没娘谁看见!……(转身而去,下)

【许有汉和许母相望叹气。

许  母:(唱)  左也难,右也难,

许有汉:(接唱)当娘难,做爹难,

夫  妇:(同唱)受累受气到何年?

许  母:进屋吧,才出透汗,别着了风。(扶许有汉进屋)

许有汉:大福娘,这样下去把咱累死还是落个左右不是人。

许  母:咳!……有啥办法哩?

许有汉:(寻思)听说在城里收废品捡破烂儿,一天也能挣个十块八块的。过几天我的腿好一点了,咱也进城捡破烂儿去。你说……

许  母:这……行吗?

许有汉:咱先去试试看。

许  母:试试看……

许有汉:实在是没办法呀。累死气死在家里,还不如出去逃个活命儿。

许  母:那……就试试看呗。这……到哪儿去哩?

许有汉:去……(寻思)去安阳吧?

许  母:安阳?

许有汉:安阳,安养,是安身养老的地方。

许  母:那就……去试试吧。你的腿?

许有汉:过几天,就会好些的。

许  母:(双手合十,向天祈祷)上天保佑!俺走后保佑着俺四家的孩儿们平平安安!

【幕闭 

第 四 场  过 石 桥

【数日后。

【幕启:旷野茫茫,风咽云渡。老柳垂曳,石桥孤卧。

【许有汉幕内唱:

天茫茫——

【许母幕内接唱:

地寥寥——

【许有汉、许母幕内齐唱:

风弥云罩……

【许有汉骑三轮车上。车上坐着许母,装着行李。来到石桥边,二人下车,吃力地推车过桥。

许有汉:(唱)  辞家园——

许  母:(接唱)上征路——

夫  妇:(合唱)过了石桥。

许有汉:(唱)  回首望,村头的小屋——

夫  妇:(合唱)路边的小草,

许有汉:(唱)  步子沉,故土难离——

夫  妇:(合唱)穷家难抛。

许有汉:(唱)  此一去奔他乡——

夫  妇:(合唱)吉凶无料,

许有汉:(唱) 安阳城隔山水——

夫  妇:(合唱)地生路遥。

许有汉:(唱)  白发人岁暮时——

夫  妇:(合唱)阴多阳少,

许有汉:(唱)  忍辛酸冒人嘲——

夫  妇:(合唱)吞泪外逃。

许  母:(止步回望)唉!家,家呀……

许有汉:又舍不得走了?

许  母:大福爹:(唱)

四孙子刚一岁年幼太小,

三孙子放学后常把气淘。

水塘深井边险还靠铁道,

玩耍时会不会下水攀高?

倘若是孙儿们有个歹好,

一辈子藏亏心——

许有汉:哎呀,你呀……

许  母:(接唱)我心病难疗。

许有汉:(唱)爷奶奶疼子孙人情天道,

掏出心做牛马甘受苦劳。

可是啊!

(接唱)儿孙事无尽头你操也操不了,

暮年人路将尽终有一抛!

走吧!

许  母:(痛下决心)走!

【夫妇推车艰难而行。

【许大福奔跑追上。

许大福:(喘着粗气)爹,娘!恁俩这是干啥去?!

许有汉:大福,听说老年人在城里收废品,除了吃饭还能余几个钱。我和你娘也想……

许大福:吃饱了没事儿干净想斜门儿歪点子!缺恁吃了缺恁喝了?不是寻着法子给下辈人脸上沫黑吗!

许  母:大福,爹娘可没这个意思。只想着给恁弟兄四个减少一点负担,也少生点儿气。

许有汉:俺去几天试试。不中了再回来。

许大福:说得怪轻巧啊!想走就走想回就回。要走,就立个合同,走了就别再回来。活着不管,死了不埋。

【二禄妻、三祯妻、四祥妻接踵奔上。

二禄妻:爹,娘,大都市里比咱乡下现代化吧?想去那大都市现代现代,时尚时尚,是吧?

三祯妻:也不看看都多大岁数了,还想进城耍风流!癞蛤蟆跳进歌舞厅——也想亮亮自己的好样儿!四祥妻:有本事跟着恁儿进厂打工去!说不定还弄个董事长总经理干干哩!

许大福:回去!回去!……别丢人败德了。

【许大福、二禄妻、三祯妻、四祥妻四人生拉硬拽将两个老人往回拖。许母在拉拽中跌到。

许大福:(瞪目粗嗓)想装赖是不是?

许  母:(泪流满面,唱)

乖乖儿,儿啊乖,恁娘不装赖!

许有汉:(跪扶许母。唱)

孩子娘,站起来,你站起来!

【许有汉搀扶许母艰难站起,二人泪目相望——造型。

【幕闭

 

第 五 场  唤儿无应

【半月之后。

【医院病房里。

【幕启:许母躺于病床上,神情憔悴,气喘不止。许有汉坐在床边,愁容满面。

许  母:大福爹,咱来医院几天了?

许有汉:半个月了。

许  母:半个月了……儿子、媳妇跟没事一样,连头也不伸。

许有汉:他们都忙,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许  母:大福爹,我……是好不了啦。

许有汉:心放宽,别生气,慢慢就会好的。

许  母:不生气……一想起半月前石桥边那一场,我就想哭。

许有汉:咱不想那一场。

许  母:咳!……大福爹,咱回家吧。别在这儿再花钱了。

许有汉:大福娘,咱不是入了合作医疗吗,药费能报销一大半哩。

许  母:那一小半不是还得孩子们摊吗。一提为咱摊钱。我就心里怕,怕看媳妇的冷脸 

许有汉:咱闭上眼,不看。

许  母:要是瞎了,看不见媳妇的脸了;要是聋了,听不见媳妇那些扎耳朵话了。可是老太爷不让瞎也不让聋……

许有汉:咱就装瞎装聋。

许  母:大福爹,给二禄,三祯,四祥打电话有几天了?

许有汉:你住医院的第二天打一回,第五天打一回,第十天打一回……

许  母:孩子们啥时候回来呀?

许有汉:都说老板不准假,回不来。

许  母:咳!真想见见他们。

许有汉:你病成了这个样子他们都不回来看看你,你还想他们……

许  母:不由人啊。要不,你到护士房里再给孩子们打一次电话,就说能回来一天看我一眼再走也好。

许有汉:也好……(缓步走出病房)

许  母:(欲起不能,半躺半坐。唱)

儿是娘身上掉下一块肉,

娘想儿不由己牵挂心头。

卧病床十五个黑夜白昼,

那一刻不为儿提心担忧。

也不知儿在外是胖是瘦?

一闭眼就看见儿在床头。

儿啊儿!看娘一眼打工再走,

娘不会对孩儿过多强求。

【许有汉失意上。

许  母:大福爹,电话……打过了?

许有汉:打过了。

许  母:孩子们啥时候能回来?

【许有汉摇头无语。许母失望地拭泪。

许  母:那……大福他……?

许有汉:前天也上西安挣钱去了。

许  母:也走了?

许有汉:(沉默之后)走了。

许  母:(声音低弱地)都走了,都走了……大福爹,我……咋觉得心里……不好受。

许有汉:是该打针了吧,我去看看护士。(欲去)

许 母:大福爹,(拉住许有汉手)你等一下。我……许是不行了……

许有汉:(惊慌地)我去叫医生。你别动。啊。(仓皇下)

许  母:(注目屋外,如痴如呆。唱)

盼儿归魂已飞肠断心碎,

望云天儿无影热泪涌垂。

儿啊儿!娘已经人到末岁,

临终时想与儿再见一回。(昏昏若睡)

头昏昏意惶惶如睡未睡,

身飘飘魂悠悠万念俱灰。

黄泉路谁与娘抹一抹泪?

孩儿啊!娘去了,来世再归?……(声弱气绝)

【许有汉上。

许有汉:(见状大惊,失声凄呼)大福娘!大福娘!大福娘啊!……

(唱)孩子娘万不可啊!万不可!

黄泉路上等等我啊!你等等我……(悲怆痛泣)

【幕闭

 

 

第 六 场  三 媳 抓 阄

【次日上午。

【许有汉孤独的小屋外。

【幕启:二禄妻、三祯妻、四祥妻戴孝哭娘。依次进屋。

【吴乃仁打着手机自屋内走出。

吴乃仁:……喂!三祯,我是你舅。你爹给你打过电话了吧,你什么时候能到家?

【放大的手机回声:“我大哥二哥和老四都到家没有?”

吴乃仁:你大哥和四祥正在向老板请假,你二哥的电话一直没打通,你要在今夜赶到家,明天殡你娘。

【放大的手机回声:“哎呀,舅啊,请假太难了,那……我再向老板求求情试试。”

吴乃仁:(继续打手机)四祥啊,我是你舅。今夜你一定得赶到家。明天殡你娘。

【放大的手机回声:“我大哥二哥三哥都到家没有?”

吴乃仁:他们还没有。

【放大的手机回声:“老板出差了,我已经给老板打了电话请假,可是老板还没批准。 ”

吴乃仁:无论如何你今夜一定要赶回来!(又拨电话)喂!大福,大福……

【三祯妻自屋内出。

三祯妻:舅!屋里俺爹叫您。

【吴乃仁匆匆进屋。

三祯妻:(掏出手机打电话)三祯,现在谁都没回来。你要沉住气,上有长兄、二哥,下有老四。你是老三夹在中间,怕啥?反正是比着耍赖。(哭娘进屋)

【二禄妻自屋内出。

二禄妻:(掏出手机打电话)二禄,只要你那个公开手机号不开机,谁也联系不上你。这个保密号只有我知道。三天以后再开机,人已埋了,万事大吉。(哭娘进屋)

【四祥妻自屋内出。

四祥妻:(掏出手机打电话)四祥,现在给你通报消息:老大在耍滑装赖,老二隐身关机,老三察云看雨。谁也没有打算回来行殡事。你可不能回来!给他来个声东击西打游击。挣了钱装进自己的口袋才算真本事。(哭娘进屋)

【吴乃仁打着电话上。

吴乃仁:……什么?老板不准假?你是老大,你必须得回来!喂!喂!……别挂机呀……怎么断线了……(再拨号)三祯!三祯!……什么?我听不见。咳!……(继续拨号)喂!喂!……四祥!四祥!……讲话呀!怎么都断线呀……(着急地向屋内喊)喂!三个外甥媳妇,都先出来。

【二禄妻、三祯妻、四祥妻哭娘自屋内出。

吴乃仁:别哭了,亡人入土为安。如果他们弟兄四个都回不来,你们做媳妇的也得把恁娘送入土。现在就要议定,明天恁娘从谁家出殡。

【二禄妻、三祯妻、四祥妻三人六目环视。

二禄妻:舅,您是长辈,读书知理。兄长在上弟在下。俺娘的灵魂当然应该从大哥家归天。

吴乃仁:言之有理。可是,我已经和你大嫂议了这事。她提出了两点:第一,她家刚刚办过喜事,大红喜联还满门满院。这喜事丧事不和谐;第二,她重病在床,命临黄泉。考虑这两点,你们三家也应当理解。我这个做舅的作主,就不考虑他家了。你们三家就面对面商议吧。

【二禄妻、三祯妻、四祥妻三人目光转动。

三祯妻:大哥脱身了,是不是该轮着二哥了?。

四祥妻:小孩分馍馍。一个挨一个。

二禄妻:舅,我也要说三点意见。第一,俺大哥是在俺娘住进了医院后才离家的,这是临阵脱逃还是怕戴孝帽?俺大嫂十天前娶儿媳妇时站在天地桌前授头红光满面,今天俺娘死了她又“命临黄泉”卧床装蒜;第二,二禄电话一直不通,下落不知吉凶,别人可以不闻不问,我们可是夫妻连心。要是明天再无音信,我得去上海找人;第三,俺娘是给谁家拼命拔草,给谁家带病放羊才积劳成疾含冤身亡?我看,给哪家干活累死的,就该从哪家殡葬!

三祯妻:噢……原来二嫂是想借故脱身,到上海去逛逛。走就走呗,何必要打别人的黑枪!

四祥妻:是呀,二哥一直关机,好像是个秘密。是不是两口子定下诡计:一个装相找人,一个巧妙躲避?

二禄妻:要给别人定罪就拿出证据来!没证据那就是栽赃陷害!

四祥妻:是真是假自己心里最明白。舅,我也声明一点:俺小宝刚刚一岁正发高烧,要是在俺家行殡事,又是嚎啕又是放炮,俺小保得了惊吓风谁来负责?

三祯妻:舅,议不成,干脆抓阄!

四祥妻:抓阄!谁抓住谁该倒霉!

二禄妻:舅!抓阄!

吴乃仁:(无奈地)我吴乃仁今天也是个无奈之人。好吧,抓阄。

【幕闭

 

第 七 场  哭  坟

 

【三日后,傍晚。

【旷野石桥边,景同第四场,惟增一新坟。

【幕启:残阳如血,老柳低垂。许有汉手持黄纸憔悴走上,泪目四望,步履踉跄,走近新坟,焚纸撒钱,绕坟抛泪,如痴若呆。

许有汉:(嗓哑声颤)孩子的娘,孩子的娘……(悲怆泣呼)孩子的娘啊!……

(唱)呼你无应声,喊你话不讲,

世间的烦恼全抛光,你全抛光。(老泪纵横)

忆当年辛苦养儿寄托厚望,

拜神灵取名字——福禄祯祥。

看如今有口难言泪往肚里淌,

何处寻福禄?那里求祯祥?

几十年酸甜苦辣如梦一场,

妻坟前箭穿刀搅撕裂肝肠。

呼地地沉沉,

唤天天茫茫。

白发人荒野洒泪四下望,

惟有你——黄土新坟伴身旁。

进小屋四壁幽幽空空荡荡,

唤千声再不见你呀——孩子的娘。

黄泉路你慢慢走啊,慢慢地逛,

等等我,咱夫妻一同赴天堂。

【灯暗——天幕上映出第四场许有汉夫妇过石桥的身影。

【幕闭

 

第 八 场  愤 踏 黄 泉

【翌日午时。

【幕启:许有汉的小屋内,简陋的木床,低矮的饭桌,传统的炉灶。透窗可见低云翻滚,雷雨将至。

【矮桌上已摆满一碗碗冒着热气的排骨汤,许有汉神情异常,垂泪痴立。

【许有汉不同年龄的三个孙子奔上,其中孙子甲抱一幼儿。

众孙子:爷爷,排骨汤煮好了吗?我们都来了。

孙子甲:俺把小弟也抱来了。

孙子乙:排骨汤好香啊!爷爷,这碗是我的……(伸手欲端汤碗)

许有汉:别……(拦住了孙子乙,泪眼望着孙子们)你们……还没来全啊……

孙子丙:还缺大哥。

许有汉:快去喊他来。

众孙子:哎,俺去喊他。

孙子甲:爷爷,小弟睡了,叫他先睡您床上吧。(放幼儿于床上)

【孙子甲、乙、丙奔下。

【许有汉泪眼四顾,从床席下抽出一个小纸包,小心地塞入口袋。

【床上幼儿啼哭。

许有汉:(颤步至床边,抱起幼儿)乖乖呀!……

(唱)

孙乖乖!乖乖孙!爷爷最后把你吻,(亲吻幼孙)

把你吻,从此咱祖孙阴阳分啊,阴阳分!(老泪纵横) 

乖乖孙!……

你骂声爷爷心毒狠,

你骂声爷爷抛幼孙。

你骂声爷爷是禽兽,

你骂声爷爷不算人!(怆然跌坐,抱孙痛泣)

我的乖乖孙!

(接唱)

你爷爷心已死世路已尽,

今日要抛你们撒手归阴。(挣扎站起,把入睡的幼孙放于床上,踉跄几步,扶门痴立,泪目瞩天,如狂大呼)不孝的儿啊!

(接唱)

打电话一遍遍传去噩讯,

虽隔山虽隔水隔不住音。

恁的爹临死前要把儿问:

殡恁娘都不回家何以忍心?你们何以忍心?!

恁的娘临终时呼儿无应,

赴黄泉不瞑目顾盼儿亲。

既然恁做儿不把义务尽,

还何苦打工挣钱养儿孙?

爹已狂爹已痴爹已毒狠,

爹是狼爹是蛇爹是兽禽。

计已决心已横死念已定,

许有汉!

吞砒霜抛儿孙永辞世尘。

苍天啊!祖宗啊!

许有汉人到绝路寻自尽,

到阴俯我是一个负罪的鬼魂!

【众孙子(四人)跑上。

众孙子:爷爷,都来齐了,一起喝排骨汤吧……

许有汉:(颤哑地)乖乖呀!先同爷爷一起跪下,给你们的太爷磕

头!(跪地)

【众孙子随跪。祖孙磕头。

许有汉:(颤抖着双手一个一个地抚摩着孙子们)我的乖乖啊!许家

的后代人,今天,爷爷亲手煮了这锅排骨汤,咱祖孙再同吃一顿团圆饭。爷爷就要……(嗓颤声咽)和你们……

【沉雷声声,小屋若颤。

许有汉:你们都要听话,让爷爷先喝头一碗……(端起一碗,颤抖的手从口袋里摸出小纸包,撕破纸包将其中之物撒入碗中)

孙子甲:爷爷,您……?

许有汉:爷爷犯病,吃点药……(仰颈饮尽,摔碗于地)

众孙子:(惊)爷爷!……

许有汉:(痛呼)告诉你们的爹娘:在爷爷坟上捆根绳,许有

汉是许家的家族罪人!……(仰面一瞬,僵躯倒地)

【众孙惊唤。

【疾电裂天,巨雷撼地。黑云怒涌,风号如咽。 

【灯暗——天幕上映出村外的孤独小屋和村内一座座新型楼房。二者雾里相映,若隐若现。

【遥遥天际回荡起飘然之声——(幕后伴唱)

古今伦理啊!世人当晓,

天长地久啊!魔低道高。

父母养儿啊!泪洒汗浇,

儿女良知啊!是守是抛?

【伴唱余音中幕徐闭·剧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