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劝父戒贪》

12-17 27 反馈

劝父反贪

人物

谭小明……男……学生……儿子

谭大伟……男……局长……父亲

王桂芝……女……局长夫人

李有财……男……工程老板

小明同学若干

 一

(谭小明背包上学) 唱:

今天真高兴,

今天兴真高;

小明我吃罢饭背包上学校;

白云伴我走,

太阳对我笑,

小鸟儿叽叽喳喳枝头对我叫。

今日里学校要开大会,

我加入共青团兴致特别高。

李老师他夸我品德好,

各门课都优秃学习不孬。

从今后我还要加把力,

长大后为人民立下功劳。

(见同学打招呼) :同学们好!

(没人理)

小明 白:大刚、二奎你们咋了?

大刚 白:你爸是局长,你是富家公子,咱不是一路人。

(众同学下)

(小明思考状)

唱:

我老爸在县里是正局,

要风得风、要雨就有雨;

住的是别墅、

座驾是奥迪;

天天有人请、

顿顿有饭局。

茅台酒、五粮液,

山诊海味上的那个齐。

常言说,

吃人家的嘴就短,

拿人家的手难提。

午餐可不能有那免费的。

思啊思、理啊理,

小明我五味杂陈思绪漫天飞。

 

自从老爸当局长,

也不知哪来的那多好亲戚。

十多年没见的表哥仗人二娘舅,

二十年不走动表嫂闺蜜她三姨。

说是朋友上门串,

工头老板笑脸皮。

难道说这里面有了问题。

我还须长心思明查暗访,

帮老爸勒住马夜半离深渠。                                     

(下)

二、

(李有财提一包上)

唱:

李有财我兴高彩又烈,

房地产生意发了大财;

谭局长是俺的摇钱树,

想来钱就往那树上拍。

白:这次投标多亏了谭局长鼎力相助,南街这块风水宝地一举拿下,工程完了能赚这个数,(抻指头) 哈哈……。

唱:

李有财我生来福禄宽,

顺风顺水撑大船;

天生我才必有用,

心里好象那扇子扇。

白:摇钱树也得浇水不是,(拍拍手中包)要不然树上能花花地掉下银子来?快到了。

(下)

三、

(谭大伟家、谭大伟品茶)

唱:

长江浪、黄河水,

一路春风我谭大伟;

自从坐上了金交椅,

那真是顺风又顺水;

我说天晴不能有雨,

我要块云彩有人给。

公车旅游到过大理,

公费观光去过台北

一日三餐有人请,

三天九宴我不辞不椎。

更有那送礼排成队,

大把金钱屋里堆。

常言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我有权、有权能使磨推鬼。

(哼曲)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敲门声)

(谭开门、李有财上)

李有才 :哎呀潭局,我这一阵小跑,在门口让你家大黄给挡住了,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差点让它给咬一口。哈哈!

谭大伟 :够给你面子了,你来家几趟,也算半个熟人了,要不然,十个李有财你也进不来。

李有财 :是啊是啊,大黄通人性哩,知道咱是一个山头的。

谭大伟 戏白:这么说你是许旅长的人唠?

李有财 :许旅长伺马副官胡彪。(土匪作揖状)

谭大伟 :脸红什么?

李有财 :精神焕发!

谭大伟 :怎么又黄了?

李有财 :防泠涂的蜡!

谭大伟 :怎么又黑了?

李有财 :让狗给吓的。

谭大伟:么哈么哈。又来了,快坐下坐下,尝尝正宗的铁观音,刚从南边捎来的,味道正着呢。

(李有财受宠若惊):谢谭局,不用忙了,我还有急事哩,这是点小意思,您先拿着,等南街工程完工、还有谭局的“红”呢。

谭大伟 :再说再说,举手之劳吗。这铁观音你拿一盒,给工地上兄弟泡桶茶喝。

李有财 :管他们呢,喝凉水也得到自来水管那里自已撅屁股。好了,我走了。

谭大伟:中午了,不弄几盅?

李有财:改日改日。

(李有财下)

四、

(谭大伟哼歌):今天是个好日子,大把的票子有人送……

白:桂芝啊,半天啦你不出来,你在那屋干啥来?

王桂芝上 :这不看电视剧的吗,《宰相刘罗锅》,你说你一个罗锅子刚强的是哪门子葱、自律的是哪家子蒜哩,你看人家和珅和大人,那叫一个滋润。

谭大伟 白:滋润不滋润,全靠自己混。想上天堂也有路,想下地狱也有门。你看看你老公我,不动一枪一刀,自有飞来红包。

王桂芝 白:看你眉飞色舞那样,又来菜了?

(谭大伟学桂艺腔)白:又来菜了、看你眼珠子都直了,给,下午去把你那貂皮大衣换件新式的。

王桂芝 白:我的个娘哎!咋恁多!

谭大伟 白:荒唐真荒唐,见钱就喊娘。

王桂芝 )白:那是哩!

唱:

有了它就能超市逛,

有了它就能打麻将;

有了它就能吃海鲜,

有了它就穿好衣裳。

有了它三亚去旅游,

有了它拉萨去观光;

有了它就能住别墅,

有了它奥迪门前放。

(敲门声)

白:小明放学回来了,快收起来。(顺手将钱塞入冰箱)

(开门小明入)

白:爸,妈,你们在屋干啥来,叫半天都没开门;口渴的够呛,弄点凉水喝。

(开冰箱门发现一沓百元大钞,惊叫)白:爸!妈!这咋这多钱哪?

王桂芝 :你爸刚发的工资。

谭小明 :工资?我爸是德国总理呀,还是美国总统?那能这多。

王桂芝 :你爸不是县里五好局长吗,刚发的奖金。

谭小明 :那放冰箱干啥哩?

王桂芝 :是啊,这个这个……

谭大伟 白 :啊!冻结,你不是听电视上说过吗,银行里常干这事。

谭小明 白:爸、妈!

唱:

老爸你休要来塘塞,

儿子我今心中自明白;

权中自有黄金屋,

权中也有不义财;

你大笔一挥值千金,

你大章一盖钱就来;

一个电话如吹灰,

美女送抱投入怀。

权柄就如聚宝盆,

金交椅如同摇钱树来载。

 

爸呀爸,你可明白,

一人做事万人看,

天网恢恢悬尘埃;

一寸私心一寸网,

十分贪欲把人埋;

老百姓心中有杆秤,

是轻是重都能称出来。

贪国大盗吕不韦,

大清国和珅敛巨财,

大网一张谁逃过,

百姓送他断头台。

白:爸,妈!常听人说,宁愿吃糠咽菜,不当贪官二代;宁穿粗布衣,不做贪官妻。宁住矮院土宅,不贪不义之财。你们难道想让儿子顶着白眼上学,想让儿子顶着唾沫腥子上学?你们就不怕……你们想想吧!

五、

(谭大伟上、一副沮丧)

唱:

昨夜一宿失了眠,

思绪纷飞犯了难;

细数十载回头看,

贪心把我船弄翻;

初来小钱我红面,

一来二去变厚颜。

只知钱是宝中宝,

可谁知,它比毒药还凶残;

自已织网缚自身,

自已掘墓自来钻。

小明一番忠告语,

如同伤口撒了盐。

如今我该怎么办?

白:怎么办……

(谭小明上)

唱:

彩虹过后是晴天。

白:爸,你看,今天的报纸,百名“红通”的首犯杨秀珠谴逃十三年,终于回国投案自首了。你也向组织坦白吧,争取宽大处理。

谭大伟 :孩子,爸爸也是为了你呀!

谭小明 :糊涂的老爸呀!

唱:

儿子是条龙,

自有腾云处,

儿子是条虫,

早晚入鸟腹;

说什么都是为了我,

分明是举刀把儿诛;

儿遭多少叽和笑,

儿遇多少白眼珠;

儿是当代一青年,

坦坦荡荡才是福。

(王桂芝上)唱:

儿啊儿,好乖乖,

为娘有话你听入怀;

算是你爹患糊涂,

一脚迈错路走歪;

只要这次能过去,

再也不贪不义财。

白::中呗小明?

谭小明 :妈,我的亲妈呀!

唱:

我的妈说话可是真糊涂,

贪欲如毒可是根难除;

今日说罢改改改,

明天还会踏旧途;

可别把法律来藐视,

也别将民意来亵渎;

若是执迷和不悟,

越陷越深、走上不归路。

劝妈妈不要再袒护,

贤内助可别变成“闲内蛀”

白:蛀虫的蛀!

谭大伟 白:啥话都别说了,我这就去向组织坦白,也许,这才真正是为了儿子呢!

谭小明 唱:

云呀云悠悠,天呀天蓝蓝,

春风里走来了我共青团员,

陪老爸重新做人走正路,

粗茶淡饭心里也是甜。

新世纪中国要强大,

中国梦还须我青年。

(完)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