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岸英赴朝》

05-22 46 反馈

 

第一场   请求

(毛泽东住处摆着丰盛的酒席)

毛泽东(上)(白):美帝实猖狂,侵朝似虎狼!

组织志愿军,送儿上战场!

我儿岸英在苏联参见过反法西斯战争,               坐坦克一直追到德国的首都——柏林,这次抗美援朝,他非参加不可,几次向我请求,我怕彭总不收,今日,我特俱酒席,让他把彭总请来,说明此意,让他带岸英到朝鲜去,是否他答应,他一会儿就来了,我稍等等。

(毛岸英与彭总上)

毛岸英:(白)彭叔叔,请!

彭  总:(白)走!

毛泽东:(白)老彭啊!

彭  总:(白)老毛啊!

毛泽东:(齐声)哈!哈!哈!

彭  总:

毛泽东:(白) 请坐

彭  总:(白)今日为何摆下这样丰盛的酒席?

毛泽东:(白)这这是为岸英的事!

彭德怀:(白)岸英 岸英有什么事啊?你……

毛岸英:(白)彭叔叔,我…..

毛泽东:(白)你直说吧!

毛岸英:(白)彭叔叔,我跟你抗美援朝,请你带我去吧!

彭  总:(白)哦,为了这事,这这我不能答应,上战场不是闹着玩的,不行!

毛泽东:(白)来 吃!边吃边谈吧。

彭  总:(白)吃,这酒席我吃,但岸英的事嘛…..

毛岸英:(白)彭叔叔呀           (唱花二六板)

美的猖狂实凶残,怎不答应我志愿?

我去苏联十三年,军事知识都学全。

德国闪电攻苏联,反攻战役我参战。

将敌攻到首都边,进攻我已有经验。

请你带我赴朝鲜,誓死抗敌保家园。

——彭叔叔,带上我吧,我给你敬酒。带….

彭  总:(白)哎呀,岸英        (唱花二六板)

岸英莫要把我缠,我将此事讲耳边。

我不带你去朝鲜,战火纷飞硝烟漫。

高干子弟上千万,哪个报名去参战?

你的心胸我称赞,抗美援朝且莫言。

要知美帝实凶残,出了问题谁承担?

安心国内建家园,不要给我惹麻烦。

毛岸英:(白)我要去,要去——爸爸,你给我说说情吧!

毛泽东:(白)老彭!岸英执意要去,你就带上他吧?

彭  总:(白)你也同意!?你同意我就带上,但是……

毛泽东:(白)但是什么?你的担心我知道,为了安全可以将司令部设在鸭绿江畔么。

彭德怀:(白)不,我的是兵不离将,将不离兵,志愿军打到哪里,我的司令部就设在哪里,否则我就不去!

毛泽东:(白)好,随你吧,岸英你就带上。

彭  总:(白)行,我就收下第一个向我报名的志愿军吧!

毛岸英:(白)谢谢彭叔叔!(敬礼)

彭德怀:(白)你的工作是翻译,你愿意吗?

毛岸英:(白)愿意!

彭  总:(白)老毛,我走了,我要收拾收拾去!

毛泽东:(白)去吧!

彭  总:(白)我走了                      (下)

毛泽东:(白)岸英!你去朝鲜我同意,不知松林同意不同意,你快去问问她!

毛岸英:(白)我去!——哈哈哈     (下)

毛泽东:独白 岸英去战场,为国去争光     (下)

                                 ( 幕闭)

第二场    別妻

(某医院,松林躺在床上)          (幕启)

松林:(白)我浑身发烧,头昏目眩,实痛苦啊,唉!

医生:(上)(白)我是护士,专门看岸英的妻子松林,现在该给她打针了。

松林:(白)好好,打吧!

护士:(白)拿胳膊来,——好,注射完了。 (预下)

松林:(白)护士姐,请问我的病几时能好?

护士:(白)还得一个星期,别急,好好养着吧!   (下)

松林:(独白)唉!              (唱苦音二六板)

我是烈士一苦女,常思先父泪湿衣!唉…..

毛岸英(上):(白)唉走呀!    (唱花音二六板)  

急急急忙忙上医院,心急如焚把妻看。

更要把她来欺骗,不让她知去朝鲜。

妻子,我来看你来了

松  林:(白)岸英,我正想你了,快来!

毛岸英:(白)妻子,你的病怎么样了,能出院吗?

松  林:(白)不能,还得一个星期呀。

毛岸英:(白)妻子,我告诉你,我要出差去,这次走的地方很远很远,而且时间又长,你不要给我写信电话,你等着就是了。

松林:(急白)不行不行呀,咱两结婚才半年,你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时间又长,我我受不了啊!唉唉…..

毛岸英:(白)不要哭,松林呀!    (唱花音二六板)

贤妻不要泪纷纷,听我把话说分明。

革命道路永难停,分别岂生痛苦情?

你是烈士一火种,我是领袖抚养成。

一心革命把命拼,全心全意为人闽。

并肩战斗同步行,为国为民中功勋。

刀山火海心不惊,怎为离别泪沾襟?

和平岁月同命运,若遇战争要冲锋。

松  林:(急白)你你要上战场去冲锋?

毛岸英:(白)不不不,我这是个比喻,哈哈哈!

松  林:(白)岸英啊!       (唱苦音二六板)

请夫不要把妻骗,有事请你讲当面。

昨夜梦见海浪翻,水急浪大起波澜。

岸边毛草一大片,水冲浪打全毁完。

是否日后你有难,快快说来别拖延。

你若瞒哄入火炎,为妻痛苦心难安!

毛岸英:(白)妻子呀!     (唱花音二六板)

你的睡梦是吉祥,我要度海过大洋,咱俩前程实无量,何必疑心生悲伤?

——哈哈哈!我不瞒你说,我要出国访问去,你就好好养病吧!

松  林:(白)出国访问?访问哪个国呀?

毛岸英:(白)访问好几个国家呢,你不要问,我去了!(欲下)

护  士(上):(白)哎呀!                (二人相撞)

毛岸英:(白)你!嗨!                    (急下)

护  士:(白)这这啥事有这么急?嗨!这针头碰断了,药怎么打?我换换针头去。      (下)

松 林:(白)唉,好头疼呀!(昏倒)                                                                 (幕闭)

第三场     出境

(北京饭店,彭德怀住处,非常豪华 )

              (彭德怀与张养吾同上)

彭  总:(白)张参谋,我想让你办点事!

张养吾:(白)彭总,有什么事你吩咐吧!

彭  总:(白)你替我叫叫我的侄儿侄女们到我这里来!

张养吾:(白)是!                          (下)

彭  总:(独白)唉,我把自己的家底清点清点,只有这几                   件衣服,我要奔赴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生死未卜,是否还穿它,决定将衣服送给侄儿侄女们,留个纪念,我虽结婚,但无子女,只有送给他们了!他们了啊!

                                  (唱苦音二六板)

手拉着旧衣衫擦泪不干,

我就要赴朝鲜抗美参战,

是生还是战死哪能预算

美帝国实强大猖狂凶残

战场上枪与炮硝烟弥漫

自古来拼沙场哪保安全?

我德怀抱一死将敌来歼

将衣衫分侄们拿走去穿

要嘱咐孩子们去把书念

为人民学知识建设家园

               假若是孩子们我再也不见

               到后来鞭策她有些遗言

               我身为总司令重任在肩

               卫祖国保家乡一身承担

党中央毛主席将我派遣

我誓死抗美帝让民平安

              暂收住辛酸泪呈现笑脸

让侄儿侄女们能把心欢。——唉

           (张养吾与彭的侄儿侄女们上)

张养吾:(白) 彭总孩子们来了

侄  儿:(同声)  伯伯!伯伯!哈哈哈!

侄  女:

彭  总:(白) 侄儿侄女,你们来啦,这是我穿旧的几件旧衣服,今天我送给你们穿,拿上吧!

侄  儿:(同声) 伯伯衣服为何送给我们呀,你不穿了?

侄  女:

彭  总:(白)  我老了用不着了,快拿上,伯伯实心实意送你们。

侄  儿:(同声)  我我俩不要,看你的衣服烂成啥样子了?留着你穿吧!啊伯伯,你流泪下,为了什么事呀

侄  女:

彭  总:(白)没有流泪,刚才一个苍蝇钻进我的眼皮,我揉了揉,揉出了眼泪。

侄  儿:(同声)  哈哈哈!

侄  女:

彭  总:(白)快把衣服拿上,以后好好念书,将来为人民服务将来为人民服务,拿去吧!

侄  儿:(同声)我俩拿上,伯伯我俩永远听你的话好好学习,将来为人民服务。

侄   女:

彭  总:(白)去吧

侄  儿:(同声)伯伯再见                     (下)

侄  女:

张养吾:(白)彭总,你的衣服确实太烂了,做件新的吧!

彭 总:(白)衣服烂了没关系!小菜一桌,现在,将军们还等着研究出国的要事,咱俩快快走,去安东!走!

张养吾:(白)走!                        (同下)

               (安东边防指挥部)       (幕启)

(邓华洪学智同上)

邓  华:(白)迎接总司令,抗美立新功,哈哈哈

彭  总:(白)抗美援朝怒火燃,保家卫国一身担。

邓  华:(同声)欢迎志愿军总司令驾到!

洪学智:

彭  总:(白)我不是志愿军

邓  华:(同声)啊!这这怎么说?

洪学智:

彭  总:(白)我是毛主席派遣来的

邓  华:(同声)是这么回事儿

洪学智:

邓  华:(白)照这么说,我也不是志愿军,我是军委派来的呀!

洪学智:(白)这样说我更不是志愿军,我是他象抓壮丁抓来的!

彭  总:(白)抓来的也是志愿军!哈哈哈

邓  华:(同声)哈哈哈

洪学智:

彭  总:(白)其实要说志愿军,毛岸英是第一个向我报名的志愿军呢。

邓  华:(同声)毛岸英,毛主席的公子?也去朝鲜?

洪学智:

彭  总:(白)对!他誓死向我请求要去朝鲜,一会儿就来了。

毛岸英:(白)我是志愿军了,抗美援朝打美帝。彭叔叔

彭  总:(白)他来了,岸英,你来的正好,你和他俩见见面,他俩是我的副司令。

岸  英:(白)副司令,我是毛岸英

邓  华:(同声)上战场你不怕吗?

洪学智:

岸  英:(白)怕什么?我在朝鲜是坦克兵,坐坦克将敌人追了四百里。取得全胜,我觉得真好玩呢。

彭  总:(白)这么说你的进攻经验十足。哈哈哈!

邓  华:(白)彭总,你劝劝毛岸英吧!别……

彭  总:(白)不行,你问问他吧!

邓  华:(同声)岸英你不要去朝鲜了,太危险了。

洪学智:

岸  英:(白)我不怕呀!         (唱花二六版)

 

   美帝侵朝实凶残,战火烧到鸭绿江边;

   我会发誓去参战,抗美援朝保家园

邓  华:(同声)岸英哪,唱花二六版

洪学智:

中国人民千千万,领袖之子怎参战

朝鲜战场硝烟漫,尽有牺牲不安全

           你绝不能去朝鲜,我俩将你劝一番。

           国内也能做贡献,怎能让你去冒险。

岸  英:(接唱)你俩不要把我劝,朝鲜战火在蔓延。

  抗美援朝我自愿,要做中华好男儿

彭  总:(白)这事就定了,只是我要说服岸英不要说你是毛主席的儿子,这样,对你的工作有利,你能行吗?

毛岸英。能行!

彭  总:(白)邓华、洪学智你俩也不能对外讲,只说岸英是我的秘书,一定要口紧。

邓  华:(白)行行形

洪学智:

彭  总:(白)现在我有要过江,你们随后将部队带来,记住,汽车一律不许开灯,夜行昼宿,绝对保密!我去了!(欲下)

邓  华:(白)彭总你不能先入朝,太危险了,我们先去吧。

彭  总:(白)受命不怕死,怕死不受命,我走了。(下)

邓  华:(白)彭总走了,咱们准备准备,乘夜过江,走吧!

洪学智:(同声)走!

岸  英:

第四场   遇难

(作战室)

彭   总:(白)第二战役已打响,抗美援朝杀豺狼

今天,我要和志司的同志在这里开个诸葛亮会,把我的作战策略讲讲,一会儿他们就来了,我先看看地图!

(邓华洪学智齐上)

邓   华:(同声)朝鲜战场号角鸣,勇敢杀敌永冲锋,——彭总

洪学智:

彭  总:(白)哦!你俩来了!坐吧!

邓  华:(同声)是!彭总,有何要事?

洪学智: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