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越剧败子回头金不换 剧本唱词》

10-18 73 反馈
    败子回头金不换 周伧楚口述

    选自:《落地唱书》/张继舜搜集整理,浙江文艺出版社,1992年3月 东村有个赵大宝,

    阿爸姆妈死得早,

    从小呒人来管教,

    年纪轻轻走邪道。

    嘴巴馋得像只猫,

    嬉嬉荡荡专门搞,

    屋里垃圾三寸高,

    白花气,嘭嘭交,

    哪怕田水就要燥,

    伊也勿去瞧一瞧。

    天亮爬起日头三丈高,

    眼屙结得好像绿豆糕。

    夜饭吃落打虎跳,

    赌场里头充好佬:

    注龙、牌九、摸十八,

    搓麻将来押牌宝,

    起码半夜头鸡啼,

    有时还要打通宵。

    上代遗产给伊倒勿少,

    伊赌赌吃吃统卖掉。

    唉!赵大宝呀赵大宝,

    格几日,灶前空空呒柴烧,

    水缸翻转好戴帽,

    米甏摸去空荡荡,

    害得灶司菩萨也要逃。

    铜钿银子断断燥,

    肚皮饿得咕咕叫。

    心想去做三只手,

    只怕抓牢被人拷;

    也想跟人做强盗,

    又怕老命来送掉,

    六斤四两保勿牢。

    左思右想呒办法,

    介末叫伊哪格好?

    哎,隔壁有个毛老嫂,

    养着一只大花猫,

    一日到夜喵喵叫。

    (夹白:哦,有了)

    想法把伊抓来填肚饱。

    伊当作老鼠吱吱叫,

    哄过花猫来抓牢,

    拿过一把破薄刀,

    剥落猫皮去卖掉,

    买来一斤愈风烧,

    猫肉燉得喷鼻香,

    配配烧酒吱落吱落味道实在好! 哎,勿知哪个快嘴佬,

    格桩事体来传到,

    毛老嫂跳起三尺高,

    起早天亮就发炮:

    “斩头猢狲杀千刀,

    脸皮要用尿布包,

    真是好比‘黄烂蚕’,

    好吃懒做天下少。

    千人痛骂万人厌,

    一生一世要倒灶。

    侬吃了我格大花猫,

    根根肚肠要烂掉,

    日后总要瘫床死,

    尸体必定抛荒郊,

    老鹰拖,野狗咬,

    骨头拆散当柴烧。

    若勿赔我大花猫,

    侬去做鬼也勿饶。”

    三餐六顿统要骂,

    夜里骂到三更敲。

    第二天,操起砧板和薄刀,

    指名道姓又来吵,

    骂得“黄烂蚕”,

    坐勿牢来困勿好,

    好比蚂蚁上热灶。

    想来想去呒办法,

    伊卷起裤脚噔噔噔噔只好逃! 一逃逃啦天台到,

    天台地方实在好,

    青青山,绿水绕,

    国清禅寺人人晓。

    去讨饭,怕难看,

    只得去学剃头佬,

    一日到夜手勿歇,

    夜里还要打凉帽,

    格种地方蹲勿牢,

    伊卷起裤脚噔噔噔噔又要逃。 一逃逃啦永康到,

    永康地方实在好,

    方岩风光天下少,

    胡公大帝人人晓。

    为了生活呒办法,

    只得去学铁匠把榔头敲,

    理沙吉,补茶壶,

    唉,介种生活也难熬,

    敲敲榔头手骨酸,

    铲铲簿刀闪痛腰,

    拉起风箱呼呼叫,

    脸孔熏得像老包,

    鼻头像格烟囱灶,

    双手可比鸡脚爪,

    衣裳好像烧炭佬。

    格种生活吃勿消,

    伊卷起裤脚噔噔噔噔又要逃。 一逃逃啦东阳到,

    东阳地方实在好,

    玉山头顶白云飘,

    黄杨木雕人人晓。

    要肚饱,呒办法,

    只得去学砂糖换鸡毛,

    销货担,肩上挑,

    跑得脚底会起泡,

    脚酸手热勿用讲,

    有时还要把气淘,

    价钱要还低,

    还讲伊货色有假冒,

    鸡毛烂烂湿,

    砂糖又嫌少,

    唉,格种生意勿内交,

    伊卷起裤脚噔噔噔噔又要逃。 一逃逃啦诸暨到,

    诸暨地方实在好,

    苎萝村里出西施,

    西施美貌人人晓。

    新来晚到呒法想,

    只好去做打短佬,

    当日去割湖田稻,

    陷陷落去没裤腰,

    浑身弄得糊糟糟,

    格种生活吃勿消,

    另外呒办法,

    伊卷起裤脚噔噔噔噔又要逃。 一逃逃啦富阳到,

    富阳地方实在好,

    富春江景色如画裱,

    鲥鱼美味人人晓。

    没法只得做小工,

    派伊去烧石灰窑,

    伊抬石头背脊像把弯茅刀,

    两脚好比踏高跷;

    烧烧窑,热皂皂,

    汗珠串串像葡萄,

    转眼裤腰湿透勿会得燥,

    介种生活吃勿消,

    伊卷起裤脚噔噔噔噔又要逃! 东逃逃,勿凑巧,

    西逃逃,也勿好,

    逃来逃去都勿妙,

    肚皮饿得像猪槽,

    人末瘦得像猢狲,

    想来想去还是回到嵊县好。

    剡溪两岸是粮仓,

    座座青山都是宝,

    看别人,男耕女织多勤劳,

    苦一点,日脚过得也味道,

    我年纪轻轻苦头吃得也勿少,

    手勿烂来脚勿跷,

    挑得动来拎得高,

    从此后,打定主意要改好。

    伊先去做做打短佬,

    “着啦着啦”种田又割稻,

    “别啦别啦”斫担柴去把米调,

    碰壁之后回心转,

    起早落夜劲道高,

    省吃俭用不胡闹,

    日脚一日要比一日好。 再讲隔壁毛老嫂,

    见伊手会提来肩会挑,

    待人变得有礼貌,

    勿走邪路走正道,

    败子回头变得好,

    从此“黄烂蚕”绰号勿再叫。

    有日仔,家里来了毛老嫂,

    话未出口脸带笑:

    “赵大宝呀赵大宝,

    看侬如今变得好,

    独人过日也难熬,

    问侬老婆要勿要?”

    大宝三个勿相信,

    急急忙忙开言道:

    “唉!有侬格个毛老嫂,

    哪口歪镬勿要配灶?

    哪个菩萨勿要庙?

    哪个男人老婆会勿要?

    单身汉,多苦恼,

    衣裳破了呒人补,

    三餐茶饭呒人烧,

    只因铜钿银子少,

    要讨老婆办勿到。”

    毛老嫂,眯眯笑:

    “西村有个陈彩姣,

    前年老公来死掉,

    手脚勤快人品好,

    只要看得中,

    要求也勿高。”

    大宝听了喜眉梢,

    忙说:“好是好,要也要,

    介末劳驾侬帮我前去做月老。” 毛老嫂,手段高,

    做起媒人算头挑,

    一张嘴巴真灵巧,

    死人讲得打虎跳,

    岩头讲得也会摇,

    舌头尖头会开花,

    菩萨也能哄出庙。

    前后一月还勿到,

    彩姣欢欢喜喜嫁大宝。 提起陈彩姣,

    做人实在好,

    针线生活样样能,

    里里外外勤照料,

    大宝再勿困懒觉,

    赌场里面勿再跑,

    田稻管得刮刮叫,

    日子过得蛮蛮好,

    一有空,又补路来又修桥,

    好事做得真勿少。

    男扫帚,女畚斗,

    铜钿存起木佬佬,

    和和睦睦日脚过,

    伊拉是,油麻开花节节高。

    两年后,造起三间两居头,

    房里傢伙统办好。

    第三年,彩姣生个双胞胎,

    雪白滚壮像玉雕。

    阿囡像彩姣,

    儿子似大宝,

    两公婆,谢谢毛老嫂,

    又送包头又送糕。

    全村男女和老小,

    人人见了喜心苗,

    若还有人提起赵大宝,

    个个都将拇指翘。

    这真是:败子回头金不换,

    “黄烂蚕”变成勤力佬。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