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白蛇传》

02-01 28 反馈

京剧《白蛇传》剧本唱词

角色

白素贞:旦
许仙:小生
小青:旦
法海:生
小沙弥:丑
船夫:丑
鹿童:武生
鹤童:武生
南极仙翁:老生
许氏:旦
伽蓝:武生

剧情

在峨眉山修炼了千年的白蛇、青蛇化作白素贞和小青来到西湖,巧遇许仙扫墓归来。邂逅相遇,白素贞与许仙结成佳偶。法海和尚从中破坏,许仙听信了他的挑拨,于端阳节用雄黄酒灌醉白素贞现出蛇形,吓坏了许仙。白素贞醒来,去仙山盗来灵芝,将许仙救活。许仙病愈,又被法海诱上金山,白素贞偕小青到金山索夫,法海不放。白素贞被迫反抗,大战金山寺。许仙逃离金山寺,与白素贞于西湖断桥边相见,白素贞不计旧怨,一同到许仙姐姐家中,重整家园。法海又来破坏,小青败走,白素贞被压于雷峰塔下。若干年后,小青搬来众仙,击败塔神,推倒雷峰塔,为白素贞报仇雪恨。

注释

此剧为田汉编剧。

京剧《白蛇传》刘秀荣饰白素贞、张春孝饰许仙、谢锐青饰小青

京剧《白蛇传》剧本唱词


【第一场:游湖】

白素贞  (内南梆子导板)离却了峨嵋到江南,

(白素贞、小青同上。)

白素贞  (南梆子原板) 人世间竟有这美丽的湖山!

             这一旁保俶塔倒映在波光里面,

             那一边好楼台紧傍着三潭;

             苏堤上杨柳丝把船儿轻挽,

             微风中桃李花似怯春寒。

小青   (白)     姐姐,我们可来着了!这儿真有意思。瞧,游湖的男男女女都一对儿、一对儿的。

白素贞  (白)     是啊。你我姐妹在峨嵋修炼之时,洞府高寒,每日白云深锁,闲游冷杉径,闷对桫椤花;于今来到江南,领略这山温水软,叫人好生欢喜。青妹,你来看,那前面就是有名的断桥了。

小青   (白)     姐姐,既叫“断桥”,怎么桥又没有断呢?

白素贞  (白)     青妹呀!

     (西皮垛板)  虽然是叫断桥桥何曾断,

             桥亭上过游人两两三三。

             似这等好湖山愁眉尽展,

             也不枉下峨嵋走这一番。

     (白)     呀!

     (西皮散板)  一霎时天色变风狂云暗,

小青   (白)     姐姐,你看,那旁有一少年男子挟着雨伞走来了,好俊秀的人品哪!

白素贞  (白)     在哪里?呀!

     (西皮散板)  好一似洛阳道巧遇潘安。

小青   (白)     下雨了,走吧,姐姐。

白素贞  (白)     走哇!

     (西皮散板)  这颗心千百载微漪不泛,

             却为何今日里陡起狂澜?

(许仙风雨中撑伞上。)

许仙   (西皮散板)  适才扫墓灵隐去,

             归来风雨忽迷离。

             百忙中哪有闲情意!

小青   (白)     姐姐,雨下大了,就在柳下躲避片时吧。

白素贞  (白)     也好。

许仙   (白)     呀!

     (西皮散板)  柳下避雨怎相宜?

     (白)     啊!二位娘子何往?

小青   (白)     我们主婢二人在湖中游逛,不想中途遇此大雨。我们要回钱塘门去,请问君子您上哪儿呢?

许仙   (白)     我到清波门去。这样大雨,柳下焉能避得?就用我这把雨伞吧。

白素贞  (白)     只是君子你呢?

许仙   (白)     我么……不要紧的。

白素贞  (白)     这怎么使得?

船夫   (内唱)    浆儿划破白萍堆,

             送客孤山看落梅。

许仙   (白)     雨越下越大,两位娘子不要推辞,我去叫船。

白素贞  (白)     如此,多谢君子!

许仙   (白)     好说。

(船夫划船上。)

船夫   (唱)     湖边买得一壶酒,

             风雨湖心醉一回。

许仙   (白)     喂,船家!

船夫   (白)     客人要船吗?

许仙   (白)     正是。

船夫   (白)     你们上哪儿啊?

许仙   (白)     先送二位娘子到钱塘门,再送我到清波门,多给你船钱就是。

船夫   (白)     好好,你们上船吧。

许仙   (白)     搭了扶手。

船夫   (白)     船板忒滑,二位娘子须要小心。

白素贞  (白)     青儿搀扶了。

(小青扶白素贞同上船,许仙上船。)

许仙   (白)     开船!

船夫   (白)     今天湖里风大,客人靠拢点儿吧。

小青   (白)     是啊,雨下大了,我们共用一把伞吧。

许仙   (白)     不要紧的。

白素贞  (白)     这如何使得?

船夫   (唱)     最爱西湖二月天,

             斜风细雨送游船。

             十世修来同船渡,

             百世修来共枕眠。

许仙   (白)     好了,雨已止了!

     (西皮摇板)  一霎时湖上天清云淡,

             柳叶飞珠上布衫。

小青   (白)     小姐,您看雨过天晴,西湖又是一番风景啊!

白素贞  (白)     是啊!

     (西皮垛板)  雨过天晴湖山如洗,

             春风习习透裳衣。

许仙   (西皮垛板)  真乃是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

白素贞  (白)     青儿!

     (西皮垛板)  问郎君家在何方住?

             改日登门叩谢伊。

小青   (白)     是。

             我说君子,您住哪儿?我们小姐要给您道谢哩!

许仙   (白)     哎呀!不敢当啊!

     (西皮垛板)  寒舍住在清波门外,

             钱王祠畔小桥西。

             些小之事何足介意,

             怎敢劳玉趾访寒微?

白素贞  (白)     好说了!

     (西皮垛板)  这君子老成令人喜,

             有答无问把头低。

             青儿再去说仔细,

             请君子有暇访曹祠。

小青   (白)     是啦。君子,我们住在钱塘门外曹家祠堂附近,有红楼一角,就是我们小姐的妆阁。您有工夫一定请来坐坐啊。

许仙   (白)     哦,原来小娘子住在曹祠附近。小生改日定当登府拜候。

船夫   (白)     客人,钱塘门到了。

小青   (白)     哎呀!怎么又下雨了!

白素贞  (白)     是啊,又下雨了,如何是好?

小青   (白)     真是的,这伞……

许仙   (白)     不要紧,雨伞小姐拿去,我改日来取就是。

白素贞  (白)     多谢君子!

     (西皮垛板)  谢君子,恩义广,

             殷勤送我到钱塘。

     (白)     君子请看!

     (西皮垛板)  我家住在红楼上,

             还望君子早降光。

             青儿扶我把湖岸上,

     (白)     君子,明日一定要来的呀。

许仙   (白)     明日一定奉访。小姐慢走。

白素贞  (白)     少陪了,君子!

     (西皮摇板)  莫教我望穿秋水想断柔肠。

(白素贞盈盈一礼,偕小青同下。)

许仙   (白)     好一位娘子!

     (西皮摇板)  一见神仙归天上,

     (白)     哦!

     (西皮摇板)  不问姓名忒荒唐!

     (白)     小娘子转来!

(小青上。)

小青   (白)     什么事啊?莫非要伞?

许仙   (白)     不是,不是。请问你家小姐她姓什么呀?

小青   (白)     我家小姐她姓白。

许仙   (白)     原来是白小姐。你们可知道我姓什么?

小青   (白)     君子你么?你姓许,对不对?

许仙   (白)     我正是姓许,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青微笑。)

小青   (白)     你那把雨伞上不是有大大的一个“许”字儿吗?君子,明儿个请早点儿来,免得我们小姐久候啊!

许仙   (白)     那是自然。小娘子慢走!

小青   (白)     少陪了!

(小青下。)

许仙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好一个小娘子伶俐无双,

             莺莺端合有红娘。

     (白)     哦呀!那位小娘子她姓什么呀?她姓……

船夫   (白)     她姓白。

许仙   (白)     是啊,她姓白。

船夫   (白)     怎么闹了半天,敢情你不认识她?我还当你们是一家人哩!

许仙   (白)     咳!这就叫:

     (念)     相逢何必曾相识,

船夫   (念)     风雨同舟便一家。

(船夫撑船,许仙一惊。)

船夫   (白)     客人坐好了!

(许仙遥望岸上,不禁神往。同下。)

【第二场:结亲】

(滨湖红楼。)

小青   (内白)    许相公这里来呀!

(小青引许仙同上。)

小青   (西皮摇板)  扫尽落花门外等,

             接来姐姐盼望的人。

     (白)     许相公请坐。

(小青急下。)

许仙   (西皮摇板)  曹祠竟有神仙境,

             一角红楼傍水滨。

(小青急引白素贞同上。)

小青   (白)     他来了。

白素贞  (白)     啊,君子在哪里?君子在……

许仙   (白)     小生拜揖。

白素贞  (白)     还礼,快快请坐。昨日在湖上遇雨,若非君子借伞叫船,我与青儿真不知如何是好。

许仙   (白)     此乃男子分内之事!何足挂齿。

白素贞  (白)     青儿看酒,与君子小饮几杯,藉申谢意。

小青   (白)     是。

(小青急下。)

许仙   (白)     何劳小姐如此费事。

白素贞  (白)     理当的呀!

(小青取杯盘上。)

白素贞  (白)     君子请。

许仙   (白)     小姐请。

白素贞  (白)     请问君子府上还有何人呢?

许仙   (白)     小生自幼父母双亡,寄居姐姐家中。虽蒙姐丈见怜,只是他家也非宽裕,蒙姐丈推荐,在药铺作伙。

白素贞  (白)     君子既是在药铺作事,昨日却哪有工夫在湖中游玩呢?

许仙   (白)     小生哪里是在湖中游玩,先母就葬在灵隐山后,昨日乃是先母忌日,告假半日,到我母亲坟上拜扫。回来刚过苏堤,就大雨淋漓,才得与小姐、小娘子相遇。

白素贞  (白)     君子如此淳孝,真乃可敬!君子请!

许仙   (白)     小姐请!

白素贞  (白)     青儿!

小青   (白)     小姐。

白素贞  (白)     附耳上来。

(白素贞耳语。)

小青   (白)     这,怎么好意思问呢?

(白素贞拉小青衣襟示意。小青小声。)

小青   (白)     你们当面说说不好吗?

白素贞  (白)     贤妹,拜托……

(白素贞羞下。)

小青   (白)     许官人,我们小姐问您可娶过亲了没有?

许仙   (白)     小生伶仃孤苦,还提什么“娶亲”二字?

小青   (白)     我说许官人,您还没有娶亲,我们小姐也没有出嫁,主婢二人也是无依无靠,小姐意欲跟您结为百年佳偶,您意下如何呢?

许仙   (白)     若得小姐为妻,真乃望外。只是方才说过,小生药铺作伙,寄人篱下,怎能得养活小姐与小娘子呢?

小青   (白)     唷!我们主婢二人不是在柴、米、油、盐上打搅的。先老爷去世,还留有一份家财。你既在药铺作伙,小姐也深明医理,结亲之后,学个夫妻卖药,那还愁什么呢?

许仙   (白)     也当回去禀告姐姐才是。

小青   (白)     忙什么呀?结了亲,带新娘子回去见姑奶奶、姑丈,不更有意思吗?

许仙   (白)     只是今日仓猝之间不曾带得聘礼,如何是好?

小青   (白)     哎,要什么聘礼!你那把伞就是你们订亲的上好聘礼。今日正是良辰吉日,我点起花烛,你们俩就拜见了吧。

(小青点烛。)

许仙   (白)     哎呀,这……

小青   (白)     预备好了,我替你们赞礼吧:

     (念)     “千里姻缘一线牵,伞儿低护并头莲。西湖今夜春如海,愿似鸳鸯不羡仙。”

     (白)     动乐搀新人!

(乐声。小青引许仙东向立,小青下,搀白素贞,白素贞穿红衫、花冠上。小青扶白素贞与许仙交拜。)

小青   (白)     先拜天地,后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许仙、白素贞行礼如仪,小青送白素贞、许仙同入洞房,同下。)

【第三场:查白】

(金山寺。法海坐禅床,众僧同侍立。)

众僧   (同滚绣球)  千年古刹阅兴亡,

             一片江声入海洋。

法海   (念)     堪笑世人太冥顽,沉沦三字痴、嗔、贪。苦海回头即是岸,方寸之地有灵山。

     (白)     老僧法海。驻锡金山。今日镇江来一白素贞,老僧查明,她乃千年蛇妖所化,与杭州许仙相恋,结为夫妇,在此开店卖药。江南佛地,岂容妖孽混迹其间!不免先度许仙,后降白氏。曾命法明前去查访,未见回报。

(法明上。)

法明   (白)     参见师父。

法海   (白)     命你查访白素贞、许仙之事,怎么样了?

法明   (白)     弟子也曾见过许仙,募化得檀香一担。

法海   (白)     就该引他前来见我。

法明   (白)     弟子对许仙说:“本月十五日是本寺观音菩萨开光之期,奉法海老禅师之命,请许施主到寺拈香。”许仙本待要来,白素贞的丫头小青说:“小姐吩咐:‘僧道无缘’。休说是你,就是那法海亲自来清,也是不能前去的呀!”

法海   (白)     可恼!

     (西皮散板)  江南佛地威灵显,

             岂容妖魔混其间。

             衲衣龙杖离禅院,

众僧   (同白)    送师父。

法海   (白)     免。

(众僧、法明同下。)

法海   (西皮散板)  去到江南度许仙。

(法海下。)

【第四场:说许】

(许仙上。)

许仙   (西皮摇板)  江边买得时鲜果,

             归家劳慰女华佗。

(小青迎上。)

小青   (白)     姑爷回来啦。

许仙   (白)     回来了,娘子呢?

小青   (白)     小姐还在看病哩。

白素贞  (内白)    老妈妈,走好。

病媪   (内白)    多谢大娘子。

白素贞  (白)     大嫂慢走!

(白素贞上。)

白素贞  (西皮摇板)  五条街上忙行过,

             依旧堂前病客多。

     (白)     哦,官人回来了?

许仙   (白)     回来了。娘子忒以辛苦了,歇息歇息吧。

(许仙藏果篮。)

白素贞  (白)     见了病人,怎么歇息得了?

许仙   (白)     不要忘了,你已是有孕之身了。

(白素贞羞俯。)

白素贞  (白)     晓得了。你那是什么?

许仙   (白)     适才江边见有卖洞庭山时鲜水果的,十分难得,带些回来,与娘子尝尝。

白素贞  (白)     官人如此见爱,多谢了!

许仙   (白)     娘子说哪里话来!许仙自幼伶仃孤苦,自得娘子,才知人生幸福。如今来到镇江,赖娘子之力,药店又如此兴旺,卑人正不知怎样感谢娘子才好呦!

     (西皮摇板)  贤妻待我恩情似海,

     (白)     青儿!

小青   (白)     姑爷。

许仙   (白)     快请窦先生来照顾病人,让娘子歇息歇息吧,

小青   (白)     是。

(小青下。)

许仙   (白)     娘子来呀!

     (西皮摇板)  我与你到房中把绣被安排。

(许仙一笑,下。)

白素贞  (白)     官人先请。呀!

     (西皮摇板)  许郎夫他待我百般恩爱,

             喜相庆,病相扶,寂寞相陪。

             才知道人世间有这般滋味,

             也不枉到江南走这一回。

(许仙上。)

许仙   (白)     娘子怎么不来呀?

白素贞  (白)     为妻来了。

(小青上。)

小青   (白)     姑爷,窦先生已经知道了。

许仙   (白)     这便才是。

(白素贞、许仙、小青同下。法海拄杖上。)

法海   (西皮摇板)  一苇渡过长江浪,

             只为寻妖到店房。

     (白)     店中有人么?

(许仙上。)

许仙   (白)     啊!师父请了。

法海   (白)     施主请了。你就是许官人么?

许仙   (白)     正是。请问老师父上下。

法海   (白)     老僧法海。

许仙   (白)     原来是法海老禅师,想是募化来了?卑人已捐过檀香一担了。

法海   (白)     深谢施主。老僧今日却不为募化而来。

许仙   (白)     想是来看病的。拙荆累了,歇息去了。

法海   (白)     休要惊动尊夫人,老僧是来与施主你看病的呀。

许仙   (白)     我无有病哪!

法海   (白)     看施主满脸黑气,被妖孽所缠,怎说无病?

许仙   (白)     妖孽在哪里?

法海   (白)     就在施主身旁。

许仙   (白)     无有哇!

法海   (白)     许官人,请借步讲话。老僧查明你那妻子乃是千年蛇妖所化!

许仙   (白)     诶!我妻乃贤德之人,怎说是蛇妖所化!老师父说出此话,忒以无礼了!

法海   (白)     许官人!老僧喜你善根甚深,才亲下金山,指点于你。你若执迷不悟,久后必被她所害。

许仙   (白)     她既要害我,为何又对我十分恩爱呢?

法海   (白)     此乃她迷惑于你,待等时候一到,定要将你吞吃腹内。

许仙   (白)     她如今忘餐废寝,医治病人,也是迷惑于我么?

法海   (白)     这……

     (西皮摇板)  许官人休得要执迷不醒,

             她本是峨眉山千年的蛇精。

             到时候定然要害你的性命,

             那时节想回头再世为人。

许仙   (白)     老师父!

     (西皮摇板)  那白氏她为人温婉贞静,

             老师父说此话有悖人情。

     (白)     嘿!

法海   (白)     许官人!看你入迷已深,说也无益,待等端阳佳节,你劝她多喝几杯雄黄酒,她原形一现,方知我言不谬也。

     (西皮摇板)  好言相劝你不醒,

             端阳酒后看分明。

     (白)     告辞了。

(法海下。)

许仙   (白)     老师父慢走。这是哪里说起!

小青   (内白)    姑爷,小姐请你呢!

许仙   (白)     哦……这……这是哪里说起!

(许仙下。)

【第五场:酒变】

(小青上。)

小青   (念)     剑蒲角黍悼高贤,愁绝江南五月天。千古忠臣难见信,美人香草总缠绵!

     (白)     光阴似箭,不觉又是端阳。是我劝姐姐避开这个日子,以免官人见疑。姐姐说,她与官人形影不离,不便他往。只好托病在床。要我到了正午,到附近山中暂避一时。本当前去,又不放心姐姐。咳!

     (西皮摇板)  听满城庆端阳何等欢畅,

             怎知道姐妹们痛苦难当?

             我本当独自山岗往,

白素贞  (内白)    青儿!

小青   (西皮摇板)  贤姐姐唤我所谓哪桩?

     (白)     莫非姐姐她也要走?

(小青急下。许仙持壶上。)

许仙   (西皮摇板)  人逢佳节精神爽,

             玉壶银盏入兰房。

     (白)     娘子起来了么?娘子!

白素贞  (内白)    为妻起来了。

(小青扶白素贞同上。)

白素贞  (西皮摇板)  年年此日心惝恍,

             强打精神对许郎。

     (白)     官人用过饭了?

许仙   (白)     娘子,适才店房之中,与伙友们共贺佳节,喝得十分畅快。只是卑人与娘子每日同桌而食,从不相离,偏偏今日,你身染小恙,卑人如何放心得下?伙友们定要我进来代敬娘子几杯雄黄酒。来来来,卑人先干。

白素贞  (白)     为妻身体不爽,不能饮酒,官人代为妻谢谢他们吧。

许仙   (白)     娘子海量,今日佳节,你我夫妻怎能不醉?

小青   (白)     今日怎能比得往日!姑爷别劝小姐喝了吧!

许仙   (白)     怎么小姐今日就不能喝酒呢?

小青   (白)     小姐今日身体不爽,再说,她有了小少爷了。

许仙   (白)     也说得是。只是日子还早,几杯淡酒,又待何妨?哦,是啊,青儿你也辛苦了,喝一杯吧!

小青   (白)     谢谢姑爷,您知道我从不喝酒的。

许仙   (白)     既然如此,你就下去歇息去吧。

小青   (白)     我要服侍小姐。

许仙   (白)     小姐有我服侍,你下去吧。

白素贞  (白)     青儿,你就去吧。

小青   (白)     小姐!

白素贞  (白)     知道了。

(小青无奈,下。)

许仙   (白)     娘子,今日异乡佳节,看卑人薄面,饮干了吧。

白素贞  (白)     为妻身体不爽,饶了为妻吧!

许仙   (白)     娘子平日海量,今日不饮,伙友们要笑话卑人的。饮干了吧。

白素贞  (白)     这……为妻身体不爽,实实不能饮酒。

许仙   (白)     如此,就依娘子——卑人……

白素贞  (白)     官人为何发笑?

许仙   (白)     卑人想起一桩笑话来了。

白素贞  (白)     什么笑话?

许仙   (白)     咳,不说也罢。

白素贞  (白)     夫妻之间有什么说不得的?但说何妨。

许仙   (白)     前者有人对我说,娘子乃……

白素贞  (白)     乃什么?

许仙   (白)     说娘子乃……千年蛇妖所化,若饮雄黄酒,必现原形。

白素贞  (白)     怎么,竟有人这样胡说!如此说来,官人今日劝酒,莫非有心试我?

许仙   (白)     哪有此事!就为不信那等胡说,卑人才告诉娘子的。休说笑话了,娘子身体不爽,不敢多劝,就干了这一杯吧。

白素贞  (白)     少时为妻若现原形,那还了得!

许仙   (白)     哎呀呀,娘子不要生气,你我夫妻情深义重,休说你不是妖怪,就是妖怪,卑人也是疼爱娘子的呀!好,就与娘子换过那小玉杯如何?

白素贞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许郎夫怎解我难言苦状,

             再三劝我饮酒浆。

             我本当不饮归罗帐,

             又恐怕夫妻的情义伤。

(许仙换玉杯,斟酒。)

白素贞  (西皮流水板) 无奈何接玉盏心中估量,

     (白)     罢!

     (西皮摇板)  凭着我九转功料也无妨!

     (白)     干!

(白素贞一饮而尽。)

许仙   (白)     娘子真快人也!再饮一杯。

白素贞  (白)     这……

许仙娘  (白)     祝你我夫妻偕老百年。

白素贞  (白)     怎么,偕老百年?

许仙   (白)     正是!无忌无猜,白头相守。

白素贞  (白)     好,干!

许仙   (白)     如此娘子再饮一杯。

白素贞  (白)     哎呀!为妻不胜酒力,如何是好?

许仙   (白)     怎么,娘子不要紧么?

白素贞  (白)     不要紧。

             青儿!

许仙   (白)     青儿她下去了,待卑人扶娘子睡去吧。

白素贞  (白)     不要紧,我还不曾醉,我还不曾……

(白素贞不由自主地大吐,许仙急扶白素贞入帐。

许仙   (白)     咳!娘子有七月身孕,又兼身染小恙,把她灌得如此大醉,如何是好?有了,不免去至药房调制一杯醒酒汤,与她解酒便了!

     (西皮摇板)  许仙做事欠思量,

(许仙下,取汤上。)

许仙   (西皮摇板)  不该劝妻饮雄黄。

     (白)     哦,且慢。前者法海对我言讲,我妻乃千年蛇妖所化,若饮雄黄药酒,必现原形。如今我妻喝得如此大醉,倘若拨开锦帐,竟然出现原形,那那那还了得!哎咦!想娘子待我恩情似海,又兼一貌似花,哪里会是妖怪?休信那法海胡说!娘子睡熟,不免将醒酒汤放在桌案之上,等娘子酒醒再来赔罪不迟。

             娘子,醒酒汤在这里,卑人去了。

(许仙欲下。)

法海   (内白)    许仙!这红罗帐内就是你的醒酒汤。你大胆看看你那千娇百媚的妻子吧!

许仙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老法海几次对我言道,

             道我妻乃是那千年的蛇妖。

             本当不把香梦扰,

             这疑心一点怎能消?

             端起汤儿把贤妻叫,

     (白)     娘子不要难过,卑人与你解酒来了!

(许仙拨帐,若有所见。)

许仙   (白)     哎呀!

(许仙惊,倒地,小青急上。)

小青   (白)     呀!

(小青抚摸许仙。)

小青   (白)     姐姐醒来!姐姐醒来!

白素贞  (白)     唔……

小青   (白)     姐姐速醒!官人被你给吓死了!

(白素贞开帐,看,大惊。)

白素贞  (哭)     喂呀呀……苦命的夫哇!

     (西皮散板)  一见官人胆魂消!

             眼儿紧闭牙关咬,

             这醒酒的汤儿满地浇。

             哭官人只哭得肝肠如绞,喂呀官人哪,我的夫哇!

小青   (白)     姐姐,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了,必须想个法儿搭救官人才好啊。

白素贞  (白)     贤妹说得有理,就托贤妹护住官人,为姐去至仙山盗取灵芝仙草去了。

小青   (白)     姐姐且慢,倘若你被守山神将看见,如何是好?

白素贞  (白)     贤妹呀!为姐此去只要取得仙草,慢说是守山神将,就是那刀山火海,为姐也顾不得了!青妹啊!

     (西皮快板)  含悲忍泪托故交。

             为姐仙山把草盗,

             你护住官人莫辞劳,

             为姐若是回来早,

             救得官人命一条;

             倘若是为姐回不了,

             你把官人遗体葬荒郊。

             坟前种上同心草,

             在坟边栽起相思树苗。

             为姐化作杜鹃鸟,

             飞到坟前也要哭几遭。

小青   (白)     官人之事,姐姐但放宽心。

白素贞  (白)     拜托你了。

(白素贞急下,小青下。)

【第六场:守山】

(鹤童、鹿童同上。)
鹤童、

鹿童   (同折桂令)  看仙山,别样风光,

             日映霓霞,鸟弄笙簧。

             碧池畔瑶草芬芳,

             紫岩下有灵芝生长。

             看两峰相接处,白云来往,

             衬托那绕琳宫古柏青苍。

鹤童   (白)     仙官请了。

鹿童   (白)     请了。

鹤童   (白)     奉仙翁法旨守护此山。犹恐妖魔擅闯园林,巡山一回便了!

鹿童   (白)     请。

鹤童、

鹿童   (同折桂令)  俺宝剑闪寒光,

             守护着清净坛场,

             休让那妖魔擅闯。

(鹤童、鹿童同下。)

【第七场:盗草】

白素贞  (内高拨子导板)轻装佩剑到仙山,

(白素贞上。)

白素贞  (回龙)    不由素贞泪不干。

             悔当初不听青儿语,

             端阳佳节把杯贪。

     (高拨子摇板) 官人托在青儿手,

             不采灵芝誓不还。

             大胆且把前山探,

     (白)     呀!

     (高拨子摇板) 山门神将好威严!

             无奈何转到后山上,

(鹿童上,仗剑拦。)

鹿童   (高拨子散板) 大胆妖魔来探山。

白素贞  (高拨子垛板) 素贞低头苦哀告,

             尊声仙官听我言:

             素贞本是扫叶女,

             曾炼仙家九转丹。

             只为思凡把峨嵋下,

             与许仙匹配在江南。

             我夫不幸染重病,

             特采灵芝到仙山。

鹿童   (高拨子垛板) 灵芝本是仙家草,

             怎肯轻易与人间!

白素贞  (高拨子垛板) 仙家本是慈悲种,

             应替人间解危难。

鹿童   (高拨子垛板) 劝你休得巧言辩,

             宝剑之下活命难。

白素贞  (高拨子垛板) 只要取得回生草,

             姑娘九死也心甘。

鹿童   (高拨子垛板) 劝你早早离山去,

(鹿童刺白素贞,白素贞按住剑。)

白素贞  (高拨子垛板) 恕你姑娘礼不端。

(白素贞、鹿童起打。鹤童上。)

鹤童   (白)     妖女受死!

(南极仙翁引二仙童急同上。)

南极仙翁 (白)     鹤童住手!

             啊,胆大白素贞,敢来仙山盗草!

白素贞  (白)     喂呀仙翁啊!素贞死不足惜,可叹我那苦命的许郎,就无有回生之望了哇!

南极仙翁 (白)     白素贞,念你痴情可感,又兼身怀有孕,饶你不死,灵芝带回家去,可救你夫性命。下山去吧!

白素贞  (白)     谢仙翁!

     (高拨子散板) 接过灵芝泪不干,

             险些难得活命还。

             拜别仙翁镇江返,

             云山万里救夫还。

(白素贞下。)

鹿童   (白)     唔。

南极仙翁 (白)     休得拦阻。

             众仙童!

二仙童  (同白)    有。

南极仙翁 (白)     回山去者!

(众人同下。)

【第八场:释疑】

(小青愤然上。)

小青   (西皮摇板)  许官人全不念夫妻情分,

             把一本隔月帐搪塞小青。

             辜负了贤姐姐救他一命,

             好不教小青我气愤难平。

     (白)     姐姐。

(白素贞上。)

白素贞  (西皮摇板)  盗灵芝受尽了千磨百难,

             方救得许郎夫一命回还。

             又谁知他病愈将我冷淡,

             对妆台不由人珠泪偷弹。

(白素贞转喜。)

白素贞  (白)     青妹回来了,官人他来了无有哇?

小青   (白)     哼!官人见了小青,就忙着算账,把算盘子儿拨拉得直响。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好几个月前的一本陈账。

白素贞  (白)     想是他还不愿理我……

(白素贞不禁泪下。)

小青   (白)     可不是吗!姐姐九死一生,救了他的性命,他竟然这样无情无义!依小青之见,还是舍弃了他,抽身远走,免陷愁城啊!

白素贞  (白)     青妹你不是知道为姐身怀有孕么?

小青   (白)     怎么不知?分娩之后把孩子还给许官人不就得了吗?

白素贞  (白)     青妹,我与许郎百般恩爱,海可枯,石可烂,我与他是永不分离的了。

小青   (白)     既然不走,姐姐就该想个法儿消除许官人的疑心才是。

白素贞  (西皮摇板)  小青妹休提起舍弃二字,

             必须要去官人一片疑心。

             低下头我这里暗把计定,

             全仗着这腰间七尺白绫。

     (白)     贤妹,我倒想起一个主意来了。

小青   (白)     什么主意呀?

白素贞  (白)     我不免把腰间白绫化作一条银蛇,盘踞厨房屋梁之上,就说是苍龙出现,引得官人到来,一同观看,他就不再疑心了。

小青   (白)     此计甚好,姐姐速速安排,待我引官人到此。

(小青急下。)

白素贞  (白)     这正是:

     (念)     只因宝镜生尘障,且遣银绫上屋梁!

(小青上。)

小青   (白)     窦先生他们把许官人给推进来了。

窦先生  (内白)    东家,娘子久等,快些进去吧。

(窦先生推许仙上。)

白素贞  (白)     官人!

许仙   (白)     娘子。

(许仙勉强同坐。)

白素贞  (白)     适才青儿说,官人在店中清理账目,病体初愈,不要过于劳累才是。

许仙   (白)     还好,还好。

白素贞  (白)     为妻放心不下,今日命青儿准备几样小菜,与官人畅饮几杯。

许仙   (白)     不饮也罢。

白素贞  (白)     哪有不饮之理?

             青儿,取酒来。

小青   (白)     是啦。

(小青下。)

白素贞  (白)     官人哪!

     (西皮摇板)  从端阳抛撇我到今天十七,

             从今后再不要片刻分离。

小青   (内叫)    小姐快来!小姐快来!

白素贞  (白)     哎!何事?

             官人少待,为妻去去就来。

(白素贞下。)

许仙   (白)     呀!

     (西皮摇板)  见娘子依旧是千娇百媚,

             只可惜人与妖难配夫妻。

(白素贞急上,作惊惧色。)

许仙   (白)     娘子为何这等害怕?

白素贞  (白)     官人哪里知道,方才青儿厨下取酒,看见一条银蛇,盘踞在屋梁之上。

许仙   (白)     怎么,又是银蛇!

(小青上。)

小青   (白)     姑爷、小姐不必害怕。窦先生说,这是护宅的苍龙,不害人的呀!

许仙   (白)     怎么?这是护宅苍龙,不害人的?

小青   (白)     是,“男勤女俭”,才有“苍龙出现”哪!这是一家兴旺之兆。

白素贞  (白)     哦,这是一家兴旺之兆?

许仙   (白)     那苍龙走了无有哇?

小青   (白)     还在那儿哪。我们去看看去。

许仙   (白)     看得的?

小青   (白)     看看何妨?我还不怕哩!

许仙   (白)     如此,我们一同前去。

(许仙、白素贞、小青同下,同上。)

许仙   (笑)     哈哈哈……

     (白)     这就好了!

     (西皮摇板)  果然是苍龙现家交好运,

             心儿上才释去一片疑云。

     (白)     果然是苍龙出现!

             啊,娘子!我倒想起一桩心事来了。

白素贞  (白)     什么心事?

许仙   (白)     端午那日,娘子酒醉,卑人送去醒酒汤,揭开罗帐一看,哎呀……也是一条银蛇,与此物一般无二。

白素贞  (白)     怎么,端阳那日,官人也曾见过它?

许仙   (白)     嗯!想来就是它,我那病就是由它而得。

小青   (白)     怎么不早说?

许仙   (白)     这……是我一时糊涂,还当应了外人言语。真正岂有此理。娘子请坐。

             小青看大杯,与娘子痛饮几杯,以赎半月来冷落之罪。

白素贞  (白)     官人刚刚病好,少饮为是。

许仙   (白)     不要紧,卑人于今明白了,这病么,就好了。

白素贞  (白)     端阳那日,为妻身染小恙,不能多陪官人饮酒,今晚也正要与官人补贺佳节。只是你我夫妻病后之身,就用小杯如何?

许仙   (白)     就依娘子。

白素贞  (白)     青儿,将杯盘移到内室。

             待为妻与官人把盏。

许仙   (白)     多谢娘子。

白素贞  (白)     官人哪!

     (西皮摇板)  半月来泪湿鸳鸯枕,

许仙   (西皮摇板)  从今后云破月儿明。

白素贞  (白)     夫哇!

     (西皮摇板)  再不可轻把浮言信,

许仙   (西皮摇板)  上有牵牛织女星!

(许仙、白素贞相携同下。小青喜慰,下。)

【第九场:上山】

(法海扶杖上。)

法海   (西皮摇板)  扶筇来到江亭上,

             等候钱塘迷路羊。

(许仙上。)

许仙   (西皮流水板) 那一日炉中焚宝香,

             夫妻们举酒庆贺端阳。

             白氏妻醉卧牙床上,

             我与她端来醒酒汤。

             用手拨开红罗帐,

             吓得我三魂气魄亡!

             先只说我妻是魔障,

             却原来苍龙降吉祥。

             闷恹恹来至在江亭上,

     (白)     呀,好壮阔的长江也!

     (西皮流水板) 长江壮阔胜钱塘。

(法海走近。)

法海   (白)     施主欣赏长江壮阔,何不到金山一游?

许仙   (白)     哎呀,师父在此,好些日不见了。

法海   (白)     老僧年高,前日忽染重病,几乎就见不到施主了。

许仙   (白)     但不知师父害的什么病?

法海   (白)     老僧受了一点惊吓,故而病了。

许仙   (白)     真是凑巧,弟子也曾与老师父害一样的病。

法海   (白)     怎么施主也受惊了?莫非吃了“醒酒汤”?

(许仙大惊。)

许仙   (白)     这……正是此事。

法海   (白)     老僧的话应验如何?

许仙   (白)     应验倒是应验,只是后来它又在厨房梁上出现。娘子说:“此乃苍龙,不害人的。”

法海   (白)     施主哪里知道:那日你被惊吓,原已死去,那白素贞去到蓬莱,盗得仙草,才将你救活。苍龙乃是她的白绫所化,若非妖怪,怎能有此本领?

许仙   (白)     如此说来,我那娘子仙山盗草救了我的性命,倒是一个好人了。

法海   (白)     她哪里是救你性命,不过贪恋你眉清目秀,叫你多活一时。

许仙   (白)     她于今怀有七月身孕,难道也是假的不成?

法海   (白)     这……施主请听:

     (念)     昔日一人去进香,遇一美女泣路旁。诉她继母心肠狠,逼女提篮采野桑。

             此人怜爱将她救,引女归家效鸳鸯。十月怀胎生一子,如鱼似水度时光。

             谁知一夜风波起,她化作银蛇十丈长!先把娇儿吞吃掉,再咬此人一命亡。

             你今年轻美目秀,白蛇与你配鸾凰。一旦青春不再来,

     (白)     施主啊,施主!

     (念)     白蛇腹内葬许郎!

许仙   (白)     哎呀,师父!但不知何法可解?

法海   (白)     皈依佛法,自然可解。

许仙   (白)     弟子病中也曾许下心愿。今日与我妻说知,正要到宝刹拈香还愿。就请教师父多多指引。

法海   (白)     只是,老僧“法不空传”。

许仙   (白)     这里有纹银十两,望教师父笑纳。

法海   (白)     有道是“菩提不用黄金买”。

许仙   (白)     依师父之见?

法海   (白)     入我门来。

许仙   (白)     这……明日如何?

法海   (白)     到了明日你就走不成了。

许仙   (白)     师父忒以性急了。

法海   (白)     从水火中救人不得不急。

许仙   (白)     如此,师父请上,受弟子一拜。

法海   (白)     阿弥陀佛。随为师来呀!哈哈哈……

(法海挽许仙将下,许仙踌躇,回。)

法海   (白)     许仙哪里去?

许仙   (白)     弟子想回去一下,再来如何?

法海   (白)     岂不闻“出家容易归家难”?

许仙   (白)     弟子不愿出家了。

法海   (白)     你那家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呀?

许仙   (白)     家可舍,娘子恩情难舍。

法海   (白)     看你孽缘不断,怎脱大难?也罢,你不是说要到金山寺拈香还愿么?

许仙   (白)     正是。

法海   (白)     待等拈香还愿之后,老僧把前后因果对你说明,那时生死福祸,由你自择。

许仙   (白)     如此甚好。

法海   (白)     走哇!

许仙   (白)     走哇!这正是:

     (念)     又羡鸳鸯又羡仙,许仙踏上两边船。

法海   (念)     老僧自有无情剑,斩断人间冤孽缘。

     (白)     哈哈哈哈,许仙来呀!阿弥陀佛!

(法海挽许仙同下。)

【第十场:渡江】

白素贞  (内西皮导板) 一叶舟儿忙来到,

(白素贞、小青划船同上。)

白素贞  (白)     青妹!

小青   (白)     姐姐。

白素贞  (白)     想当日与官人湖上相逢,何等恩爱,怎知今日却信法海言语,轻易相抛,叫为姐好生悲苦哇!

小青   (白)     姐姐,事到于今不用伤感,快到金山与法海算账吧!

白素贞  (白)     如此速速催舟!

     (西皮散板)  哪顾得长江波浪高。

             秃驴妒我恩爱好,

             诱骗许郎把红粉抛。

     (西皮流水板) 一去三日无家报,

             活活斩断鸾凤交。

             望金山不由我银牙咬,

             青儿与我把橹摇。

             瞬间宝剑双出鞘,

             拿住了秃驴就莫轻饶!

(白素贞、小青同下。)

【第十一场:索夫】

法海   (内西皮导板) 适才打坐文殊院,

(幕开。法海立金山寺山门外断崖上,白素贞、小青分立崖下。)

法海   (西皮原板)  初把法华教许仙。

             早知道妖魔必来见,

             问我一声答一言。

小青   (白)     秃驴!还俺姑爷来呀!

白素贞  (白)     青儿,不要胡说!

             老禅师啊!我丈夫许仙,三日前到宝刹拈香,望求师父唤他出来,我们一同回去。

法海   (白)     你丈夫他是何人?

白素贞  (白)     许仙。

法海   (白)     许仙!不在本寺,别处去找吧。

白素贞  (白)     我丈夫临走之时,明明说是到宝刹拈香还愿。我与他恩爱深重,不能一日相离,望求老禅师放他出来,夫妻团聚。

法海   (白)     实对你说了,你丈夫已拜在老僧名下,在本寺出家,他不能回去的了。

白素贞  (白)     这怎么使得?我与许郎海誓山盟,各不相负,好端端夫妻,生生拆散,怎肯甘心?老禅师一代高僧,慈悲为本,望求放我丈夫回家团聚,我夫妻生生世世感老禅师大恩大德。老禅师啊!

     (西皮散板)  那许郎他与我性情一样,

             立下了山海誓愿作鸳鸯。

             望禅师开大恩把许郎释放,

             我夫妻结草衔环永不相忘。

法海   (白)     孽畜!

     (西皮原板)  那许仙他本是高德和尚,

             岂与你妖魔女匹配鸾凰?

             我劝你早回转峨眉山上,

             再若是混人间顷刻身亡。

小青   (白)     秃驴!

     (西皮快板)  听一言不由我怒发千丈,

             骂一声老匹夫你细听端详:

             我小姐与许郎妇随夫唱,

             老匹夫活生生你拆散鸳鸯。

             速放出许官人万事不讲,

             倘若是再迟延水涌长江!

白素贞  (白)     青儿!不要胡说!

             老禅师啊!

     (西皮散板)  小青儿性粗鲁出言无状,

             怎比得老禅师量似海洋。

             我如来对众生平等供养,

             方感得有情者共礼空王。

     (白)     念我白氏呵!

     (西皮快板)  在湖上结良缘同来江上,

             与许郎怀下了九月儿郎。

             且替我白素贞想上一想,

             发下了大悲心就还我许郎!

法海   (西皮快板)  白素贞休得要痴心妄想,

             见许仙除非是倒流长江。

             人世间哪容得害人孽障,

             这也是菩提心保卫善良。

白素贞  (西皮快板)  白素贞救贫病千百以上,

             江南人都歌颂白氏娘娘。

             也不知谁是那害人孽障,

             害得我夫妻们两下分张!

法海   (西皮快板)  岂不知老僧有青龙禅杖,

             怎能让妖魔们妄逞刁强?

白素贞  (西皮快板)  老禅师纵有那青龙禅杖,

             敌不过宇宙间情理昭彰?

小青   (西皮散板)  哪有这闲言语对他来讲!

             姐妹们今日里,

白素贞、

小青   (同西皮散板) 大闹经堂!

法海   (西皮小导板) 望空中叫一声护法神将!

众神将  (内同白)   来也!

(众神将、伽蓝同上。)

法海   (西皮散板)  快与我擒妖孽保卫经堂。

(白素贞引小青同下。)

众神将  (同白)    领法旨。

(众人同追下。)

【第十二场:水斗】

(白素贞带令旗上,小青上,白素贞愤掷令旗交小青,小青接旗号召水族。)

众水族  (内同二犯江水儿)纷纷水宿,

(众水族同上。白素贞、小青暗同下。)

众水族  (同二犯江水儿)哎——齐簇簇纷纷水宿,

             鱼虾蟹鳖友,

             闹垓垓爬跳,

             跃去来游,

             似蛟龙在江上走。

             看白浪似珠球,

             威风千丈游。

             跃舞江头,

             安恋中流,

             齐奋起来争斗。

             安排剑矛,

             怒冲冲安排剑矛,

             江声怒吼,

             都把那秃驴诅咒,

             活生生拆散了凤鸾俦!

(白素贞、小青同上。)

白素贞  (白)     听我吩咐!

     (水仙子)   仗、仗、仗法力高,

             仗、仗、仗法力高。

             俺、俺、俺、俺夫妻卖药度晨宵。

             却、却、却、却谁知法海他前来到,

             教、教、教、教官人雄黄在酒内交。

             俺、俺、俺、俺盗仙草受尽艰苦,

             却、却、却、却为何听信那谗言诬告?

             将、将、将、将一个红粉妻轻易相抛!

             多、多、多、多管事老秃驴他妒恨我恩爱好,

     (白)     哎呀!

     (水仙子)   这、这、这、这冤仇似海怎能消!

     (白)     众兄弟姐妹,杀却那法海者!

众水族  (同白)    啊!

(伽蓝引众神将同上,开打。白素贞被触动胎气,小青、众水族同掩护,且战且退。)

白素贞  (叫)     官人!

(众神将同追逼。幕闭。)

【第十三场:逃山】

(许仙上。)

许仙   (西皮散板)  到金山原只望避灾脱险,

             谁知道锁禅堂度日如年。

             对法华苦把我娇妻来念,

(内鼓声。)

许仙   (白)     呀!

     (西皮散板)  山门外为何故喊杀连天?

(小沙弥送茶上。)

许仙   (白)     小师父,我且问你:山门外何来这样人声喧嚷?

小沙弥  (白)     这……我不能告诉你。

许仙   (白)     莫非我那娘子她找我来了?

小沙弥  (白)     哎,你还是真猜着啦。正是你那妻子找你来了。她长得好漂亮啊!可是你那丫头,好厉害呀!

许仙   (白)     她们现在何处?快让我夫妻见面吧。

小沙弥  (白)     得了吧!这个时候怎么能让你们夫妻见面呢?再说,老师父说你那妻子是妖怪,她是假的。

许仙   (白)     可是她的情意是真的呀!哦,我知道了!这山门外喊杀连天,莫非师父与我那妻子交手了不成?

小沙弥  (白)     师父派遣护法神,捉拿你那妻子去了。如今他们正打得难解难分哪!

法海   (内白)    众神将!休让白素贞逃走,将她紧紧围住者!

许仙   (白)     哎呀,我妻现有九月身孕,她、她、她、她怎经得起这一场苦战!小师父,快快放我出去吧!

小沙弥  (白)     你出去做什么呀?

许仙   (白)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展开全文 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