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棋书画-此中有真意

琴棋书画,历来是中国传统文人之所最爱,我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曲高和寡,深刻的东西飘逸灵动,你让世人在神往于你之时也离你渐远。只有知音能解,只有高才者心动。

一 琴

“七弦琴上五音弹,此艺知音自古难。”古人早已如是说。我为琴感伤时,也叹息世人错过了美。无人欣赏不是琴的悲哀,恰是世人的失败。当你流连于街灯眩目,忘返于车水马龙,你收获了欲念的满足,却也失去了心灵的感动。你沉醉于纸醉金迷、声色犬马,可曾记得有高士漫弹绿绮,绕梁声声……
我有幸见过两次古琴。一次是上学路上,在一家影楼门口,琴被摆在耀眼的白色架子上。架子前,摄影师在忙着拍照。在这个浮躁的时代,艺术也被用来拍卖。我真不知是该为此高兴,还是该为此感伤。另一次,是在北京的琉璃厂。卖琴的老者长发微白,仙风道骨。他很和蔼,特意取下挂着的古琴,让我抚弄。于是,我第一次和琴有了最直接的接触。琴离我很近,在我的指下叮咚作响;琴离我很远,曾经十九年。

一次,我听《流水》,琴声灵动,让我想入非非。旁边九岁的表妹却不解:“这是什么声音?粗声怪调的!”我莞尔一笑,相顾无言,不忍揉碎她带露的绮梦。

流年似水,历经沧桑。有人深爱着你,有人麻木依然。我又重新欣赏古人“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的境界,“大音希声的陶醉。于是,心灵也渐趋宁静,任世人在这花花世界里沉沦……

二 棋

皮里春秋!

三 书

“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像这样的诗句,体现的是一种生存状态,一种生命形象。

我极少临帖,但读帖却是常事。印象中接触到的第一本字帖是《褚遂良楷书字帖》,是小时侯在祖父家的旧物堆中发现的。时光易逝,如今摩挲着这本已有些破旧的书,童年时的往事浮现眼前,清晰可见。
请登录会员阅读全文。转载时请注明:来自 /“六法”者何?一曰气韵,生动是也;二曰骨法,用笔是也;三曰应物,象形是也;四曰随类,赋彩是也;五曰经营,位置是也;六曰传移,模写是也。

在众多题材中,我最喜欢山水画,尤其是水墨山水。山水本是天地精华,万物灵长。人们从山水中获得的不是一种被动的接触,而是一种能发之于声,诉之于笔的启示。山水与“文”有一种亲切的默契,于是山水画的出现便是情理之中的事。山水、山水画与文人结缘也是很自然的。从孔子、老、庄到魏晋名士、竹林七贤,再到王维、孟浩然、林和靖……圣贤们俯仰观察,获得了道德体会,哲学的领悟。心灵的寄托获得了审美的艺术的观照。

唐以前的画,有题跋的少。自宋以来,由文人兴起,题跋之风遂盛。我认为,题跋乃画之眼。有了题跋,这画就有了灵魂,有了生命。我主要喜欢宋元以后的文人画。文人画与画家画所不同者,全在于灵气。如果说画家画稍有匠气,那么文人画所富有的是内涵,别有幽情,倍添韵致。远远看去便有“画中有诗”之感。

我喜欢“留白”较多的,而不喜欢画面堆积,略显臃肿的。我所欣赏的,大概就是马一角、夏半边(马远、夏圭,南宋山水画家)的那类风格。平生所见过的画中,画得最好的当推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另外,被称为南派山水画始祖的董源有一幅《潇湘图》,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花鸟画中我喜欢“四君子”(梅兰竹菊)。“四君子”的画谱我看过不少,如《芥子园画传》等。但印象最深刻的是马湘兰的一幅兰花。
请登录会员阅读全文。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