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剧喜派传人们

那些年的灿烂之评剧喜派传人们

喜彩莲,原名张素云。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评剧喜派创始人。山东掖县(今莱州)人。幼年学莲花落。工旦。曾在元顺戏社任主演,后将社名改为莲剧团在平津沪一带演出。建国后,任中国评剧院演员、教师。是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擅演剧目有《人面桃花》、《十三妹》、《孔雀东南飞》等。还是早期评剧“四大名旦”之一,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她的演唱新颖大方,华美抒情,稳中含俏,具有独特的演唱风格。喜彩莲以她新的剧目,新的面貌和独具魅力的演唱风格形成了评剧的“喜派”,而著称于剧坛。“时代艺人”这个称号来源于30 40年代的上海。当年评剧普遍都是刘派的“高门大嗓”白派的“低回婉转”爱派的“玲珑俏丽”喜彩莲既没有刘翠霞的高嗓也不具备爱莲君的小花腔。所以改走一做功偏重的花旦行当。而多移植京剧剧目,紧跟时代。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成功。另辟新路而举得成功的演员不多。而喜彩莲做到了。从被台上哄下来了到后来的“三足鼎立”这里面有多少的血和泪啊。

《十三妹》这是喜彩莲移植京剧的一出剧目。是喜派的代表作之一。里面把女英雄的刚强和少女怀春的柔情通过唱腔表现的淋漓尽致!“我闻听这位公子言讲一遍,我这里杏眼圆睁我这杀气团,我拿他当做了凶恶之汉,却原来他是一个大孝的儿男,为父仇借银两遮卖家产,三千里走风尘为父伸冤。孝子有难我何玉凤怎么能够不管,我一定搭救他们父子团圆”整段唱腔没有任何花腔,用简洁的二六板配合演员演唱的气势(“杀气”“我何玉凤”调门升高表现气势),展现以为女英雄的英气!“想起来悦来店大石一块,我与你好姻缘棒打不开。从今后你还要听奴家劝解,男儿汉志凌云方显奇才”这两句慢板把一个少女的柔情展现非常全面。低调门起用婉约的慢板来描述,加入“棒打不开”“从今后”“志凌云”来点缀平淡的慢板。

《潘金莲》这出戏我不知道是不是喜彩莲首唱的,但这出戏各个流派都有。刘派和爱派都是以“调帘裁衣”“戏叔”“托兆”为重点,而喜派的重点就是“戏叔”还是在灵堂。也没有“狮子楼”全靠末场的道白来诠释整出戏。而在“戏叔”大多是干起的。没有过门。“谯楼上已到二更二点,死心的人儿你装的什么傻憨,这楼下冷冷清清多么样的凄惨,请叔叔热热闹闹的楼上去安眠”“呀呀,心火你也不用喊”用一种类似于说话的表达方式来诠释这段唱腔。省去了老戏的过门,达到了“说戏”的境界(喊戏唱戏 说戏  说戏为最高境界)

小喜彩莲  1926年生人原名李淑琴。7岁学习西路评剧,11岁时拜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喜彩莲为师.很多基础戏是由评剧前辈吴寿朋所传授。把子功是由喜彩莲高薪聘请的京剧前辈刘玉芳所传授。由于喜彩莲正值盛年,因此小喜彩莲的戏以自学为主。后来小喜彩莲调到广西壮族自治区评剧院。1974年调回石家庄评剧团。我很小的时候去过小喜彩莲老师的家,由于当时岁数太小了。就记得小喜彩莲很瘦,抽烟,有哮喘病。家里以前有小喜彩莲和花明仙的打狗劝夫的磁带。后来遗失了。相当的可惜。小喜彩莲不愧是喜派最好的继承人。原汁原味的继承了喜彩莲的唱腔(而且小喜彩莲是喜彩莲的弟妹)。而且命运不济沦落到了广西,十多年没有戏可唱。回来后年岁以高,基本上没上过舞台。

《桃花庵》这是评戏的看家戏之一。基本上所有名家都演过这出戏,听过一段小喜彩莲的唱腔是在里面演二旦窦氏夫人。一句“劝妹妹,不必啼哭姐姐有安排”后面喜彩莲一句“听她言千般的愁肠去了八百”如果说是一个人唱的都有人信,唱腔,气口,一板一眼的继承的十分完美(在这里不要和我提创新,你连继承都继承不好。还有脸提创新?!自己吃几口干饭的自己不知道?!创新的前提是自己继承好了再说)

喜少莲  我觉得她更像是挂名徒弟。他本身不是北京的演员。喜彩莲也很少教她戏。所以他的唱腔和喜派并不是很一样。而且我个人也不是很喜欢,所以不做评论

喜彩君1932年出生,原名王秀珍,曾用艺名小鸿巧兰。河北省丰润县人,评剧女演员,工青衣、花旦。出身梨园世家,11岁从师吴寿朋、张润时学唱评剧及河北梆子,又拜陆世巨、王瑶琴学京剧花脸,并向水莲珠学习山西蒲剧。20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初,随父王万良在北京、天津和山东、山西一带演出。曾参加芙蓉花、喜彩莲、鸿巧兰等戏班演出。

喜彩君的戏我特别喜欢,无论青衣,老旦,彩旦!当年“白喜打擂”的时候演倒二的就是喜彩君和小白玉霜演的《小借当》(老白和喜彩莲演的《打狗劝夫》)可见当初喜彩君的地位。(一般都是喜彩君的倒二,喜彩莲的压轴,小喜彩莲给喜彩莲打里子)喜彩君的嗓子冲,调门高。所以有很多人说她唱的奉天落子其实不然。喜彩君的喜派也是相当的正宗。《野火春风斗古城》一段“恨只恨”把一个老母亲对革命成功的希望,对叛徒的痛恨,对儿子的思念表达的特别好!(其实喜彩君比喜彩莲更适合唱老旦)这段忽快忽慢,多用散板,跺板,慢板!给人的感觉就是在说话并不是唱戏。。。这就是喜派的精髓所在!

《珍珠衫》也是评剧的看家戏之一。末场的“满眼落泪”是一个经典唱段。喜彩君(喜派)的这段“满眼落泪跪流平,老爷在上容我禀明”如泣如诉的感觉特别的好,同样也是喜派半说半唱的风格,多用小拖腔来加强情绪。忽快忽慢的特别过瘾!

喜派的特点我认为就是板头俏,唱法新,半说半唱的风格!喜派传人或者走喜派唱腔路子的演员还有花砚茹李忆兰(别和我说李派,我个人是不承认的)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