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固、李泂等元曲赏析

作者:张英基
摘要:

齐鲁古典戏曲在中国戏曲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元明清时代,产生了许多优秀的戏曲作家作品。元代山东沂州贾固、滕州李泂等,元末明初贾仲明《录鬼簿续编》、元·夏庭芝《青楼集》、明·朱权《太和正音谱》均有载录。

关键词:元代 贾固、李泂、商挺、商正叔、杨朝英、杜仁杰、严仲济、奥敦周卿、徐孟曾、真凤歌、金莺儿 杂剧 散曲

元散曲作家贾固

贾固,字伯坚,生卒年无考,山东沂州(今山东临沂)人。曾历官山东佥宪、西台御史、扬州路总管、江东道廉访使,入为中书左司郎中,终以中书左参政致仕。通音律,善乐府,极富才华,且风流倜傥。有【庆元贞】《珠砂渍玉鼎》盛传于世。其事见于贾仲明《录鬼簿续编》、柳贯《柳待制文集》卷六《赠贾伯坚》诗序等。
据元·夏庭芝《青楼集》载:“金莺儿,山东名姝(妓)也。美姿色,善谈笑。搊筝合唱,鲜有其比。贾伯坚任山东佥宪,一见属意焉,与之甚昵。后除西台御史,不能忘情,作【醉高歌红绣鞋】曲以寄之曰:‘乐心儿比目连枝,肯意儿新婚燕尔。画船开,抛闪的人独自,遥望关西店儿。黄河水流不尽心事,中条山隔不断相思。常记得,夜深沉,人静悄,自来时。来时节三两句话,去时节一篇诗,记在人心窝儿里直到死。’由是台端知之,被劾而去。至今山东以为美谈。”意谓,贾固在其任山东佥宪时,与艺人金莺儿交往甚密,后为朝官仍不能忘情,作小令【中吕·醉高歌过红绣鞋】《寄金莺儿》曲以寄之(见附录)。

在扬州时,贾固与曲家乔吉多有交往,《乔梦符小令》中,乔多有曲相赠之。其散曲作品,今仅存《青楼集》所载小令《寄金莺儿》一首。

附录贾固小令【中吕·醉高歌过红绣鞋】《寄金莺儿》(此据《全元曲》本):

乐心儿比目连枝,肯意儿新婚燕尔。画船开,抛闪的人独自,遥望关西店儿。

黄河水流不尽心事,中条山隔不断相思。当记得,夜深沉,人静悄,自来时。来时节三两句话,去时节一篇诗,记在人心窝儿里直到死。
贾固的这首小令曲写得情意深沉缠绵,由衷地抒发了他对金莺儿的眷恋真情。曲中以“黄河水流不尽心事,中条山隔不断相思”、“记在人心窝儿里直到死”等句,表白了曲作者刻骨铭心、永世难忘的深情厚意。

曲家身为西台御史能够对一个风尘歌妓如此钟情,在那样时代,实属难能可贵之举。贾固公开唱出了自己的真情,故而触犯了封建礼教、官场礼法,被劾罢职。在当时社会,达官贵人狎妓玩弄女性,司空见惯,却不受任何谴责,而同歌妓真心相爱者,却不为礼教礼法所容,可见官场礼法之腐朽与虚伪。贾固遭劾免职,也未必是因赠莺儿曲之事,其中定当别有事因,而此事只不过是个引子罢了。贾固并未因此而终止小令写作,后来他又被重新起用。
元散曲作家李泂

李泂,字溉之,生于至元十一年(1274),卒于至顺三年(1332),享年五十九岁,滕州(今山东滕县)人。据《元史·列传第七十》卷一八三载,李泂生而颖慧,有异质,始从学,即颖悟强记。其文精妙,文思俊逸,有“如宿习者”,为姚燧所赞赏,深叹异之,力荐于朝,授翰林国史院编修。泰定(1324-1328)初,除翰林待制。天历(1328-1330)年间,迁翰林直学士,继而特授奎章阁承制学士,参与《经世大典》的编纂。书成后,引疾告归。朝遣使召之,竟以疾不能起。

李泂其人,仪容清峻,胸襟豁达,性格开朗。“秀眉疏髯,目莹如电,颜面如冰玉,而脣如渥丹然,峨冠褒衣,望之者疑为神仙中人也。”他尝游匡庐、王屋、少室诸山,留连久乃去,人莫测其意也。他曾居济南,其居处有湖山花竹之胜,园中作亭,名之曰“天心水面”。元文宗曾命“元诗四大家”之虞集,为文以记其事。

李泂常以李白自拟,时人也以其为元代诗坛之李白。诗人萨都剌便以“山东李白”呼之;元曲家张小山亦以李白拟之。“其为文章,奋笔挥洒,迅飞疾动,汩汩滔滔,思态叠出,纵横奇变,若纷错而有条理,意之所至,臻极神妙。”真可谓纵笔挥洒,气韵飞动,情思奔涌,姿态万千。笔意所至,俱臻妙境。著有文集四十卷。他还特擅书法,篆、隶、草、真诸体,皆造精诣,其墨迹为世所珍爱。其散曲,今仅存套数【双调·夜行船】《送友归吴》一套,见附录。明·朱权《太和正音谱》将其列入“词林英杰”一百五十人之中。

附录李泂散套【双调·夜行船】《送友归吴》:

驿路西风冷绣鞍,离情秋色相关。鸿雁啼寒,枫林染泪,撺断旅情无限。

【风入松】丈夫双泪不轻弹,都付酒杯间。苏台景物非虚诞,年前倚棹曾看。野水鸥边萧寺,乱云马首吴山。

【新水令】君行那与利名干?纵疏狂柳羁花绊。何曾畏,道途难?往日今番,江海上浪游贯。

【乔牌儿】剑横腰秋水寒,袍夺目晓霞灿。虹霓胆气冲霄汉,笑谈间人见罕。

【离亭宴煞】束装预喜苍头办,分襟无奈骊驹趱。容易去何时重返?见月客窗思。问程村店宿,阻雨山家饭。传情字莫违,买醉金宜散。千古事毋劳吊挽。阖闾墓野花埋,馆娃宫淡烟晚。
李泂的这一散套,出手不凡,风调慷慨硬朗,读来令人回肠荡气:“丈夫双泪不轻弹,都付酒杯间。”“君行那与利名干?纵疏狂柳羁花绊。何曾畏,道途难?”“虹霓胆气冲霄汉,笑谈间人见罕。”这是一首伟岸丈夫的“壮别曲”,写得如此豪放洒脱,具有阳刚之气、雄壮之美。曲家真不愧为元代山东之李太白。

参阅书目:
《元曲选》明·臧晋叔,中华书局1989年版;

《元曲选外编》隋树森编,中华书局1987年版;

《录鬼簿》元·钟嗣成,《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二集,中国戏剧出版社1980年版;

《录鬼簿续编》明·贾仲明(亦作无名氏),《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二集,中国戏剧出版社1980年版;

《元曲百科辞典》袁世硕主编,山东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

《中国古典名剧鉴赏辞典》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

《全元曲》(上、下)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古本戏曲剧目提要》文艺出版社1997年版。

2005.04.04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