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仁杰元曲《庄稼不识构阑》等赏析

作者:张英基

杜仁杰(约1201-1283后),原名“之元”,后名仁杰,字仲梁,号善夫(一作善甫),又号止轩,晚号散人,济南长清人。其生卒年无考,元曲作家。《录鬼簿》将其列入“前辈已死名公”。杜善夫生于济南长清大户名门,其家世世代代艺竹,远近闻名。元·郝经《陵川集·万竹堂》,专叙其家事。其父杜忱,字信卿,少以辞赋闻名乡里,试为益都路魁首,齐鲁间颇有名,举进士,授京兆录事判官,后因病还乡,卒于金贞祐四年(1216)。

杜仁杰由金入元,金正大中,曾与麻革、张澄隐居内乡山中。元初,屡被征召不出。性善谑,博学。平生与元好问、王恽、胡紫山等名士相契,均有密切交往,有诗文相酬;书会才人、青楼优伶,皆知其名,慕其才艺。元初诗人、曲家、名公刘敏中、王构、王旭等,皆曾受其教诲。他才学宏博,时人无不敬佩;他高风亮节,时人无不仰慕。元好问曾两次向耶律楚材举荐,但他都“表谢不起”,没有出仕。其子杜元素,任福建闽海道廉访使,由于子贵,他死后得赠翰林承旨、资善大夫,谥号文穆。杜仁杰著有《逃空丝竹集》、《河洛遗稿》,均佚。今存《善夫先生集》一卷(清·顾嗣立辑《元诗选》卷三收入其诗集),散文十馀篇(《金文最》、《灵岩志》辑录)。其散曲,见于《朝野新声太平乐府》、《盛世新声》、《雍熙乐府》等集中。

王恽《挽杜止轩》诗曰:“泰岱东蟠未了青,文章公独萃精英。赋方庾信才华壮,诗到樊川气格清。平日酒杯追散圣,一生高节见陈情。风神想在齐梁席,未让邹枚独擅名。”又曰:“一代文人杜止轩,海翻鲸掣见诗仙。细吟风雅三千首,独擅才名四十年”。胡紫山诗曰:“胸中泾渭自清浑,舌颊春风笑语温。看破大方无畔岸,耻居小节作篱藩。百年放适诗千首,四海交游酒一尊。醉眼天风吹不醒,倒骑箕尾阅乾坤”(《赠杜止轩》)。其弟子王旭《祭止轩先生》文赞曰:“学际天人,名声四驰。雄章俊语,星日争辉。高文典册,元气淋漓。豁达飘逸,灵襟坦夷。鼓舞群才,妙无端倪”。

杜仁杰的性格“善谑”,优伶演戏曰:“你课牙比不得杜善夫”(《宦门子弟错立身》第十二出)。其为人言语雄辩,机锋敏捷,幽默诙谐,“善谑不虐之道”。其声名日高,名公、大夫争荐者屡屡有之。然而他自经战乱,目睹世事,看透官场,淡漠名利,对所有举荐,一律谢绝。自称是“乾坤腐儒”、“江湖散人”。其散曲,今存小令【双调·雁儿落过得胜令】《美色》一首,套数四套。

其散套【双调·蝶恋花】【金娥神曲】曰:“世俗,看取,花样巧番机杼。乾坤腐儒,天地逆旅,自叹难合时务!”【三】:“是非,荣辱,功名运前生天注。风云会一时相遇,雷霆震一朝天怒。荣华似风中秉烛,品秩似花梢露。”【四】:“至如,有些官禄,辨什么贤共愚?更那,有些金玉,识什么亲共疏?命福,有些乘除,问甚么有共无!”曲作者历尽世事沧桑,将“功名”、“荣华”、“品秩”,看似“风中秉烛”,“花梢露滴”,过眼烟云。对官场虚伪周旋,贤愚不辨,更是不屑一顾。他不求于仕途腾达,却愿与书会才人亲近,笑傲豪门,企羡陶令,高唱“人间归去好”。

杜善夫的散套【般涉调·耍孩儿】《庄稼不识构阑》、《喻情》和【商调·集贤宾】《七夕》,给后世留下了多幅风格迥异的金元时代社会风俗画卷。其散套【般涉调·耍孩儿】《喻情》,通篇多用成语、歇后语写成,对于了解元代口语甚有价值。诸如:“望梅止渴,画饼充饥”、“铁球儿漾在江心内,实指望团圆到底”、“没梁的水桶,挂口休提”等等。特别是【般涉调·耍孩儿】《庄稼不识构阑》散套,最为著名。曲中以一个庄稼人的视觉与口吻,描述其秋收后初次进城买票看戏的所见、所闻、所感,极其真实而生动地描述了金元时代都市构阑演出戏剧时的盛况,以及观剧者的心情、感受。真实地再现了元代勾阑演戏时贴戏报、剧目、剧场、票价、戏台、道具、乐队乃至化装、角色、剧情、曲白等种种情况,写得情趣盎然,生动真实。

诸如,构阑门前街上花花绿绿的“纸榜”(戏报广告),人群熙熙攘攘,剧目演出的顺序,先演院本《调风月》,后演杂剧《刘耍和》。庄稼人化了“二百钱”,买了一张门票,走进构阑(剧场)。只见“层层叠叠”的看台,那戏台像个“钟楼模样”。密密麻麻的观众“是人漩涡”,演完戏的女演员就坐在台上,一阵阵“不住的擂鼓筛锣”,热闹非凡。正剧前面是小表演唱的演出情景,演员化装的脸谱,在他看来是“满脸石灰更着些黑道儿抹”,戏中的曲白是“念了会诗共词”、“说了会赋与歌”。院本《调风月》的演出,逗得观众“刬地大笑呵呵”,等等。最后,这位庄稼汉“被一胞尿”胀得无奈,但又舍不得离开,还想忍一忍,再多“看些儿个”,“枉被这驴颓笑杀我”。凡此等等,生动而真实,这无疑是研究金院本、元杂剧的一份重要史料。

杜仁杰的散曲虽然传世并不多,但却很有特色,其笔触老辣而有谐趣,他很善于驾驭生动活泼、丰富多彩的俚俗口语。

附录杜仁杰散套【般涉调·耍孩儿】庄稼不识构阑:

风调雨顺民安乐,都不似俺庄家快活。桑蚕五谷十分收,官司无甚差科。当村许下还心愿,来到城中买些纸火。正打街头过,见吊个花碌碌纸榜,不似那答儿闹穰穰人多。

【六煞】见一个人手撑着椽做的门,高声的叫“请、请”,道“迟来的满了无处停坐”。说道:“前截儿院本《调风月》,背后幺末敷衍《刘耍和》”。高声叫:“赶散易得,难得的妆哈”。

【五煞】要了二百钱放过咱,入得门上个木坡,见层层叠叠团圞坐。抬头觑是个钟楼模样,往下觑却是人旋窝。见几个妇女向台儿上坐,又不是迎神赛社,不住的擂鼓筛锣。

【四煞】一个女孩儿转了几遭,不多时引出一伙,中间里一个央人货,裹着枚皂头巾顶门上插一管笔,满脸石灰更着些黑道儿抹。知他待是如何过?浑身上下,则穿领花布直裰。

【三煞】念了会诗共词,说了会赋与歌,无差错。唇天口地无高下,巧语花言记许多。临绝末,道了低头撮脚,爨罢将幺拨。

【二煞】一个妆做张太公,他改做小二哥,行、行、行,说向城中过。见个年少的妇女向帘儿下立,那老子用意铺谋待取做老婆。教小二哥相说合,但要的豆谷米麦,问甚布绢纱罗。

【一煞】教太公往前挪不敢往后挪,抬左脚不敢抬右脚,翻来覆去由他一个。太公心下实焦躁,把一个皮棒槌则一下打做两半个。我则道脑袋天灵破,则道兴词告状,刬地大笑呵呵。

【尾】则被一胞尿,爆的我没奈何。刚捱刚忍更待看些儿个,枉被这驴颓笑杀我。

附录杜仁杰小令【双调·雁儿落过得胜令】美色:

他生得柳似眉莲似腮,樱桃口芙蓉额。不将朱粉饰,自有天然态。

半折慢弓鞋,一搦俏形骸。粉腕黄金钏,乌云白玉钗。欢谐,笑解香罗带。疑猜,莫不是阳台梦里来?

参阅书目:

《元曲选》明·臧晋叔,中华书局1989年版;

《元曲选外编》隋树森编,中华书局1987年版;

《录鬼簿》元·钟嗣成,《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二集,中国戏剧出版社1980年版;

《录鬼簿续编》明·贾仲明(亦作无名氏),《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二集,中国戏剧出版社1980年版;

《元曲百科辞典》袁世硕主编,山东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

《元曲百家纵论》门岿,教育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
《中国古典名剧鉴赏辞典》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

《全元曲》(上、下)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古本戏曲剧目提要》文艺出版社1997年版。
2005.04.08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