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剧

瓯剧

瓯剧,原名温州乱弹,浙江省传统地方戏曲剧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瓯剧以“书面温话”作为舞台语言,已有三百多年历史,较有影响的传统剧目有《高机与吴三春》、《阳河摘印》以及创作的现代戏《东海小哨兵》等。1959年定名为瓯剧。瓯剧以唱乱弹为主表演上已形成统一的艺术风格,具有朴素、明快、粗犷而细腻的特点。文武兼备,唱做并重,以做工见长。音乐朴素、明快、流畅,表现力很强,能细致地表达各种人物内心复杂感情。
      2008年6月7日,瓯剧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遗产编号Ⅳ-106。 

戏曲名片

  • 中文名称瓯剧
  • 申报地区浙江省温州市
  • 批准时间2008年6月7日
  • 遗产类型传统戏剧
  • 非遗级别国家级
  • 遗产编号Ⅳ-106

历史渊源

瓯剧已有三百多年历史,较有影响的传统剧目有《高机与吴三春》、《阳河摘印》以及创作的现代戏《东海小哨兵》等。瓯剧的音乐除乱弹外,还有高腔、昆曲、徽戏、皮黄等剧种的唱腔曲调,十分丰富多彩。瓯剧唱腔分“正乱弹”和“反乱弹”;正乱弹主要曲调有【慢乱弹】【二汉】【玉麒】【流水】【小桃红】等;反乱弹有【锦翠】【洛梆子】【反流水】【反紧板】等。
温州瓯剧,原名“温州乱弹”,形成于明末清初,多声腔剧种,史来以演唱乱弹腔为主,兼唱髙腔、昆腔、徽调(皮篑)、滩篑、时调六种声腔唱调。1959年,以温州古称“东瓯(王国)”,又有瓯江流贯全境,因改称“瓯剧”,并以其为剧种名行于世。
明嘉靖年间(1522-1566),海盐腔迅速占领了温州城乡。
清代,由于它声音高亢,被泛称为“高腔”,是时已流布于全国各地。古来戏曲音乐的发展,有其极大的广泛性、群众性和流动性,它们之间相互吸收影响,乃至催化、合化,本不足奇。
清中叶,曾发展到三十多个班社,盛极一时,至今,其流行区域的格局,基本未变。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政府将残存的“凤玉班”、“新凤玉班”、“新新凤玉班”(“胜凤玉班”)合组为“温州胜利乱弹剧团”;其后,又先后将“更新”、“红星”两个乱弹班的部分骨干充实于“胜利”,几经整合,成为后来建团模制。
1957年起,政府从又先后选派(调)一些政治、行政及业务创作干部扩充剧团班子、队伍,形成一个体制较为完善、力量较为强大的戏曲编演团体。
1959年,经政府批准,改名为“瓯剧”,并为“全民所有制剧团”。 

文化特征

瓯剧唱腔

瓯剧以唱乱弹腔为主,兼唱高腔、昆曲、徽调滩簧、时调诸腔。瓯剧乱弹腔与婺剧、绍剧等兄弟剧种的乱弹腔同源,但又有自已的特色,分正乱弹和反乱弹两种。其传统乱弹本戏除《珍珠塔》中“后见姑”一段唱反乱弹外,全部唱正乱弹。瓯剧的高腔,为曲牌联缀体结构,音调高亢粗犷,以鼓击节,一人独唱,众人帮腔,均无弦、管伴奏,唱时以闷鼓起点,或于道白后起腔,唱腔中夹有数板式的韵白,唱念结合。瓯中的昆腔为曲牌联套体结构,伴奏以笛子为主,其调清柔婉转,朴实无华,唱法比苏昆稍紧促,保留了较古朴的风格。瓯剧中的徽调指西皮、二簧。皮、簧以徽胡主奏,曲调平稳、朴实,男腔高亢、激越,女腔柔和、婉转。瓯剧中的滩簧原为民间坐唱形式,后被乱弹班吸收,曲调轻盈动听,流畅多变。瓯剧中的时调则多为明清以来各地流行的民间俗曲。以上各种声腔,在瓯剧长期的舞台实践中,各自保持独特风格;但也有在同一个戏中几种声腔合用,或以昆曲开头,接唱乱弹(如《卖胭脂》);或有昆有乱(如《雷峰塔》);或徽中夹乱(如《回龙阁》)等等。 

瓯剧行当

瓯剧的行当,最早有“上四脚”(生、旦、净、丑)、“下四脚”(外、贴、副、未)之分。随着剧目发展的需要,行当越分越细,最多时发展到三堂(即白脸堂、花脸堂、包头堂)十六行脚色。白脸堂为:老生、正生、小生、四白脸、武生;花脸堂为:大花、二花、小花、四花脸、武大花;包头堂为:老旦、正旦、当家旦、花旦、三手、拜堂旦. 

瓯剧表演艺术

瓯剧的表演艺术,文武不挡,唱做并重,以做功见长。如小生可分穷生戏、风雅戏、花戏、箭袍戏、雌雄戏、姆姆(童生)戏、胡子戏。在《陈州擂》《玉麒嶙》等剧中,翻扑跌打,一应俱全。小旦有悲、花、泼、癫、唱、武等六类戏;花旦要兼演刀马旦,有时则反串武小生,如《哪咤闹海》中的哪咤,是花旦的重头戏。二花兼演武花脸,《紫阳观》中杜青,要有“飞腿”、“倒爬”、“水鸡步”、“虎跳”等武功表演。此外,如小生的“麻雀步”;且脚的“寸步”、“跌步”、“三脚步”以及小花的“踢球”、“飞锣”、帽功、扇功等,均有独到之处.由于瓯剧长期活动于农村,表演具有朴素、明快和粗犷的风格,表演生活细节,尤为真切动人。瓯剧的武戏,更具独特风格,吸收民间拳术而成的“打短手”、“手面跟头”,演员赤手空拳,互相搏斗,时翻时跌,动作紧凑。“打台面”中的“上高”、“脱圈”、“衔蛋”等技巧,亦颇惊险。其它如三节棍、八仙棍、梅花棍对子连环(即“藤牌阵”)等武技,均颇有特色。 

瓯剧舞台语言

瓯剧的舞台语言,不全用温州方言,而是吸收了中原音韵的字音,加进温州方言的声调,创造了一种特殊的舞台语言,俗称“乱弹白”,听来亲切易懂。小丑大都用温州土语,以保持其风趣、诙谐的特色。 

瓯剧乱弹

瓯剧的乱弹,分为正乱弹和反乱弹两种,均为板式变化体结构。定调正、反相差5度,各有原板、叠板、紧板、流水和起板、抽板、煞板等变化。伴奏乐器以笛、尺字胡、板胡为主,打击乐多用大锣大鼓。 

瓯剧脸谱

瓯剧的一字眉、手形脸,以及神话中的鲤鱼脸、鸟脸、虎脸、龙脸等,都是惟妙惟肖,有独特的创造。如《铁桶城》中的黄模,传说是青蛙精,他的脸谱是一只向下伏的青蛙,两道眉毛处是两条后腿,鼻梁中间是青蛙的脸身,嘴脸是青蛙嘴,两颊画着青蛙的两条前腿。当演员表演时,一扬眉,一动两颊和嘴巴,就像一只活青蛙在动,给人以奇妙的感觉。 

代表剧目

瓯剧的剧目,丰富多彩,大都取材于民间故事和历史故事。多数剧目内容具有强烈的人民性;曲调通俗,善于运用民谚俗语。著名传统剧目有《高机与吴三春》《陈三袅》《仇大娘》等。 
据不完全统计,瓯剧的剧目约四百五十余本,其中,包括瓯剧的“正统”传统“本家”老戏八十四本大戏;却不包括新中国成立后新编、移植改编的剧目。倘全部囊括,其数将甚为可观。 
若将八十四本“正统”“本家”大戏,按所唱的声腔分,有“三昆”、“四高”、“五老”、“四冷”、“四徽”之分。 
“三昆”即三本唱昆腔的“老戏”:《连环计》《雷峰塔》《渔家乐》三本。其实,远不止此数,尚有不下于二十本大小昆目未计;然,历来依此相沿,故仍依此“传统定数”为准。 
“四高”即四本唱高腔的“老戏”,它们是:《报恩亭》《雷公报》《循环报》《紫阳观》四本。其实际情况是:尚有近三十本大小高腔戏未计,同样也是历代艺人依此沿称,故仍沿此数。 
“五老”即五本唱乱弹腔的“老”戏,它们是:《施三德》《银牌记》《赐双刀》《苦相记》《全家福》五本老乱弹戏。 
“四冷”即四本不常上演的“冷门”乱弹戏:《四国齐》《醉幽州》《取宝刀》《闹沙河》四本。 

传承保护

瓯剧传承价值

历史价值:在“温州杂剧”(南戏)的故乡,迄今仍活跃着具数百年历史的,集“高”、“昆”、“乱”、“徽”、“滩”、“时”六种声腔唱调于一剧种的古老剧种,且世代繁衍于南戏故里,这在我国戏剧历史上,是很独特的历史现象和历史事实。 
学术价值:由我国“南戏”直接繁衍的古“四大声腔”,在今天,世上仅存“高腔”与“昆腔”两种。这两种,在瓯剧中史来都有留存和演唱,绵延至今。拥有此二腔者,全国不多,一直生存在南戏故里者,唯瓯剧。 
艺术价值:瓯剧剧目的丰富,音乐的浩博,脸谱的独具,表演的独到,生活气息之浓郁,融(温州)“小南拳”打斗之闹猛,藤牌(阵)舞、浮缸舞之独特等艺术风范,深深根植于浙南群众之中。 

瓯剧传承现状

随着社会的变迁、大众传媒方式的改变、市场经济对传统文化艺术的冲击等原因,瓯剧面临着传承和发展危机。 

瓯剧传承人物

李子敏,男,1930年3月生,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瓯剧代表性传承人,浙江省温州市申报。 
陈茶花,女,1931年10月生,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瓯剧代表性传承人,浙江省温州市申报。 
孙来来,男,汉族,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瓯剧代表性传承人,浙江省温州市申报。 

瓯剧保护措施

2008年,瓯剧招三十名艺徒,计划用六年时间,关门培训,为未来补充新人。 
2019年,为更好地满足广大村民的精神文化需求,将每季度将举办一场瓯剧文化惠民活动。 
2019年11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公布,温州市瓯剧艺术研究院获得“瓯剧”保护单位资格 。

社会影响

瓯剧重要演出

2015年1月6,温州市瓯剧艺术研究院在温州市东南剧院参加“瓯剧艺术演出周”活动。 
2016年2月24日,瓯剧在温州市鳌江镇西塘社区环溪村进行专场演出。 

瓯剧荣誉表彰

1954年,华东区首届戏曲观摩会演中,瓯剧演员陈茶花以一折《卖绡会》获演员三等奖。 
1957年,浙江省举办戏曲会演大会,瓯剧《高机与吴三春》获得剧本二等奖。 
1957年,浙江省举办戏曲会演大会瓯剧《高机与吴三春》获得演出奖。 
1957年,浙江省举办戏曲会演大会瓯剧《高机与吴三春》获得舞美制作奖。 
1957年,浙江省举办戏曲会演大会瓯剧《高机与吴三春》获得音乐演奏奖。 
1957年,陈茶花参演瓯剧《高机与吴三春》获得演出一等奖。 
1957年,金万宣参演瓯剧《高机与吴三春》获得演出二等奖。 
向下展开更多

精彩推荐

更多 >
查看更多...